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134 安全保障
UnknownSCP-2134 安全保障Rate: 0
SCP-2134

项目编号:SCP-2134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2134收容于Site-27的固态收容间内。不得与之直接互动;维护须由自动化设备或SCP-2134自己完成。任何SCP-2134的图像、记录必须经充分修改以防引起其异常效应;人员不得接触未经此种处置的信息。SCP-2134仅可以热成像摄像头监控。不得与之进行交流。

人形自残防范协议C对SCP-2134适用。

描述:SCP-2134是一人类男性,年龄54岁,没有严重健康问题。SCP-2134身体上有多处改造,大部分集中于颈部和面部。

SCP-2134全身大部分皮肤上刻有图案,对人类能造成健康威胁。目击这些图案是致命的;死因为神经系统衰竭,过程约7小时,期间伴有其他并发症。SCP-2134面部标记产生的此种效应发作速度更快,一小时内就会导致死亡。这种效应具模因性质,复制这些图案会将异常性质其一并复制。

SCP-2134的声音具有多种模因性质。暴露者会产生观看SCP-2134的冲动,并会劝说他人如此做。他们不会出现散播SCP-2134图像或复制其身体图案的冲动。

SCP-2134不受其自身效应影响。

SCP-2134掌握有大量与基金会、已收容异常、模因类对象的机密情报。若将其移出单独收容会引起其敌意并利用其异常性质影响人员,直至其确认自己将被送回单独收容。

- 需4级权限。检索文件。

发现:在出现异常性质前,SCP-2134曾是Konstantin Krupin博士,前Site-27模因研究部部长。除了曾多次违反标准测试协议外,对象没有不当行为史。

于2007-04-19,安保摄像显示Krupin博士将一把刀从站点餐厅处瞒过守卫带走。在自己的工作站印刷一份文件后,他进入了一间空置人形收容间并用刀在自己身上刻上了前述异常图案,过程中未造成大量失血。1接着SCP-2134用刀对自己的声带进行了多处改造,之后呼叫站点安保并告知了自身异常、建议单独收容,此外要求获得医疗。收容在可接受的伤亡下完成。

采访2134-4:采访进行于2007-07-07。再被送入单独收容间前SCP-2134拒绝回答任何问题。采访由Barley博士以文本交流协议进行。记录未被更改。

<开始记录>

Barley博士:SCP-2134,若能阅读请回应。

SCP-2134:回应。我想我搞坏电脑的尝试显然是失败了。我猜你们会把我放入自残预防协议以免我继续砍自己?

Barley博士:是的。

SCP-2134:你写的名字是“Barley博士”;这真是你吗?

Barley博士:是的。

SCP-2134:你好Bill。能帮个忙把这文本对话去了吗?

Barley博士:为什么?

SCP-2134:好吧

SCP-2134:你记得SCP-181是什么时候进入站点的么?

Barley博士:我没有权限了解181。

SCP-2134:我明白为什么所有人形个体都那么抑郁了,我们和他们像机器人一样谈话 :P 你认识我,我们是朋友,就这么对我?

SCP-2134:算了我就直说吧,反正他们都会给你记忆删除了。

SCP-2134:181是“幸运”—它能操纵概率引发罕见事件。曾经是D级但躲过了3个致命SCP,引起了“我们”的注意,几个测试后我们把它编成了SCP。

SCP-2134:六个月后,他们算了一下,自从他送到这之后原来那个站点的事故率提升了3个百分点(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要瞒着这个),所以……

SCP-2134:……他们把他放进了Site-27的彻底单独收容。这不是我的研究领域,但我还是看过研究文件,我得出的结论是因果操作是按对181有利来的。别问我他们是怎么确定的。

Barley博士:让我猜猜。

Barley博士:你觉得这意味着对SCP-181在基金会最好的处境竟是获得单独收容,所以你决定把自己搞成异常来获得同等待遇。

SCP-2134:正是如此。

SCP-2134:这也很有道理。他因为赌博出千被判终身监禁。我们基本不会抓美国囚犯当D级,但我们抓了他。他们把他派去处置整整3个有生命威胁的异常。这一切只为促成对它的收容。

Barley博士:记下了。谢谢你的情报。

SCP-2134:送给我的老朋友机器Bill:就我所知送到隔离外的任何东西都是模因,所以我希望你把这文本对话去了。

Barley博士:但我来这确实是要得到特定情报。特别是,你是如何做到对自己的性质免疫的。

SCP-2134:想都别想

Barley博士:好吧。既然如此,我们要破译你的研究记录了。

SCP-2134:对,破译一个给自己刻满杀人模因的模因学家留下的研究记录。真是个好主意。

Barley博士:我们都知道对站点指挥部而言模因免疫研究有多高的优先度。这值得冒险。当然你也可以告诉我们怎么安全阅读。

SCP-2134:然后你们会逆向工程我的免疫能力,把它赋予所有人,把我送去低安保人形收容间。想都别想。

SCP-2134:放弃吧Barley博士。

Barley博士:有没有你的协助我们都有办法搞到答案2。我来这只是给你个机会,不让几个D级当炮灰面对你硬盘里的杀人模因。

SCP-2134:……

SCP-2134:所以情况就是如此了。

Barley博士:最后一次机会,Konstantin。

SCP-2134:Bill,在我部署杀人模因前你有你有一分钟时间结束对话。

Barley博士:别唬人。

SCP-2134:绝对没有。你们那猪脑子绝无可能理解我在研究什么。你们大概会弄错什么然后把整个地狱给放出来。

SCP-2134:就是这样,不是么。你们破译我的笔记,然后我的武器化模因就会释放。除了我和181外的所有人都得滚去日狗。

Barley博士:如此戏剧。很有说服力,显然你不会失望。

SCP-2134:‘``.:+:‘..`.`…,’:,;’;,;:';+;:++++++

SCP-2134:…::.:.`.“`````..„;”;;;;;”;;;++++++

<记录结束>

此时Barley博士停止对话并对上级进行警告。更多交流尝试均以SCP-2134送出可能有危险模因的文本告终。文本交流渠道已被移除以作防范。

页面版本: 2, 最后编辑于: 27 Aug 2017 00:40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