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162 …就像蓝莓派一样正常
KeterSCP-2162 …就像蓝莓派一样正常Rate: 35
SCP-2162

项目编号: SCP-2162

项目等级: Keter

特殊收容措施:机动特遣队Theta-5(“更大的船”)正持续追踪SCP-2162,并在任何移动方向改变时迅速报告收容程序主管。两艘MTF θ-5巡逻舰保持在SCP-2162前方10km的距离,并且以海军训练的名义护送任何商船或客船离开该异常行进的路线。如果基于其移动方向预测SCP-2162将登录有人居住的岛屿,将疏散当地居民并且以非季节性飓风作为掩盖借口。目前计算预测在2021年年底SCP-2162将到达人口密集区,在这一日期之前制定有效的收容措施目前为高优先级。

描述: SCP-2162是一移动异常结构,由大量的高浓度氮气(N2)组成。测试表明这一结构内部有大约101Kpa的压强(与海平面大气压强相似),但有着相比于正常大气条件明显过多且可能纯度已达100%的氮气。

这一结构的行动方式与正常的气体不同-比如,它不受周围的空气压强或者气候模式影响,也不受建筑物和其他结构的阻碍。相反,SCP-2162保持着固定的形状与速度,在结构范围内的大气会自发转化成氮气,在SCP-2162经过之后会恢复原有的成分。

事故SCP-2162-A显示SCP-2162包含三个图形,在运动中形成:

  • 一弧长16公里,宽2km,高750m,中心向结构的行进方向弯曲的凸弧。
  • 两个圆柱形,直径2公里,高度750m。两个圆柱相隔4km远,对应在弧的中点两侧。它们跟随在距弧距离6km处。

已通过大气测试验证了该结构的形状。这一结构前缘的电离空气辉光于SCP-2162远离人工光源照耀时在夜晚变得可见,为其形状构成提供了进一步的证据。

SCP-2162以固定速率0.25km/hr沿一特定的经度或纬度向一固定方向移动。从2013年6月25日起,SCP-2162从它洛杉矶附近的起点向南沿东经118.25°W的方向移动。于2015年8月24日,结构达到北纬8.65°并改变航向,转向90°并西沿该纬度移动。

事故后访谈 SCP-2162-A/Green/01

受访者: 特工 ██████ Green
采访者:Griffiths副主任,Site15纪律委员会主席
日期:6/28/2013

前言:事故SCP-2162-A涉及该异常最初的发现,事故发生在2013年6月25日的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西部地区。记忆删除药剂已分发到受影响地区,基金会将该事故掩盖为附近的化工厂气体泄漏。据信,该事件造成了758名平民和19名基金会人员伤亡。

A-D Griffiths:谢谢你抽出时间接受访问,Green特工。我们将了解你在事故中负责解决的部分。

特工Green:没问题,介意我抽烟吗?

A-D Griffiths:并不。请从解释一下你为什么在事故发生时在洛杉矶开始。

特工Green:不难,不过如果我告诉你,你也只能把这些在报告中删除掉。我能说我只是在执行与SCP-2162无关的基金会工作,然后开始下个话题吗?

A-D Griffiths:额,好吧,我觉得也是。对了,所以我们的交流部门要求你暂时离开你的任务,然后你驾车驶向千橡市。你对那里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特工Green:坦白说,一团混乱。Pi-11还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只有一部分来自Site-15的队伍在争分夺秒,但是没有人知道如何应对这样的异常。没有冒犯的意思-这不是你经常遇到的场景。

A-D Griffiths:没关系。

特工Green:从一开始的观测点看起来就像是那见了鬼的死神降临了一样的感觉。车开进了水沟,穿过了房子和商店。你可以看到尸体倒在人行道上但没有明显外伤,他们就是死了。真可怕。没有起因的任何迹象——没有东西出现,没有声音,什么都没有。只是死亡。

A-D Griffiths:当你到达观测点之后,你都做了什么?

特工Green:我去负责这件事的人那里要求相关指示。Carter,他是你们安全部门的头?

A-D Griffiths:是的。

特工Green:我很抱歉。他把每个人集合起来,站在我们面前的山顶上。他告诉我们他们已经在现场拉起了警戒线,所有活着的平民都已经被疏散。告诉我们的工作是没有任何人进入这片区域,保持警戒然后等待后援。然后他问我们有没有问题,十秒后,他瘫倒了。倒霉的家伙,他没想到这个SCP是会动的。

A-D Griffiths:然后发生了什么?

特工Green:好吧,全乱套了。Carter开始抽搐,几个安保人员上前协助他,然后他们也突然倒下了。剩下的人开始大喊大叫,往各个方向狂奔,他们中的一些人也倒下了。我和其他人开始后退,离开Carter待过的地方。真是太糟了——我们知道它是从何而来,却不知道它是什么,或者它能移动的多快。

A-D Griffiths:从你的报告看,你和Site-15的剩余人员一起上了车离开现场。

特工Green:我们拖着一些人,是的。我最后是带着一个你们的人在我的车上,一个年轻的研究员。

A-D Griffiths: 那是Zhen博士。你开车去了哪儿?

特工Green:南方。南方,远离那看不见的死亡浪潮。并且开向有一万两千名居民的Malibu,那里还没有得到有关这件事的消息。我们连上了通讯,然后决定分头行动来通知尽可能多的人,切断道路,有序疏散。Pi-1有一架飞机帮上了忙。

A-D Griffith:你负责Malibu的哪一部分?

特工Green:你已经知道我改变了思考方式。我只是持续思考那些安保人员的倒下,我的意思是,看上去他们就像闷死了一样,但是他们其中的一个装备着防护服和SCBA2气瓶。我开始思考,如果他们并不是吸入了什么呢?如果说是他们肺里的所有空气和气瓶里的所有空气都不见了呢?但它不是在狩猎,它只是在不停的任意移动。这感觉就像是…你没有判断人造异常的直觉,就不会像我那样长时间的去狩猎一个现实扭曲者。这就是我开车去仓库的原因。

A-D Griffiths: 就是那个在Norwalk的危险化学品仓库?

特工Green:是的——Zhen告诉我的。我们还在半路上时,Pi-1已经测量了周长,同时他们意识到了这东西动得有多慢。我们知道我们还有点时间,但我们需要能看到它的途径,那时我想到了主意。

A-D Griffiths: 你能详细说明一下吗?

特工Green: <沉默四秒>你看到这烟圈了吗?你知道你可以在没有烟圈的情况下做到同样的事,不是吗?

A-D Griffiths:拜托了特工Green,就为了记录方便。

特工Green:好吧那么,你小时候玩过隐形墨水吗?没有?你用淀粉或者柠檬汁写字,字会消失,然后你用碘冲刷纸,字又会出现。现在我有了一个隐形的异常,我需要的就是正确的冲洗方式。Zhen想到了使用亚硝酰氯的点子。

A-D Griffiths:你知道这是有害的而且没有指示让你这么做。

特工Green:但这没有隐形杀手气体危险。而且事实上,也没人下命令了——Site-15没有领导留下来,Pi-1正在试图说服一半的Malibu人取消她们的派对。在这之后机动特遣队队长感谢了我,更不用说我们给他的使用“有害气体泄露”作为掩盖故事的灵感。

A-D Griffiths:特工Green,我们正在试图弄清楚你为什么释放了数千公升剧毒粘膜刺激气体——还是靠近一个主要人口中心!

特工Green:人口中心?当时那是在国家公园啊,气体分散的很快。而且这起作用了,不是吗?有色气体散布到没有异常的每一处——而那该死的东西开始变得清晰,Pi-1的飞机就可以找出它的尺寸并且观测有多少Malibu人要撤离——当然,在他们停止笑以后。好笑的时,没有人想到这东西从上面看起来像什么。我的意思是,Zhen说,气体是有色的-但他没告诉我这是黄色的。还挺合适的,你不觉得吗?

A-D Griffiths:我想我们可以结束了。

<记录结束>



更新 - 29 June 2013:特工Green因他在事件2162-A中的行动而受到了一次纪律警告和一次表彰(根据站点主管意见)。由于他的异议,特工Green受分配与特工Daniel Navarro一同追踪SCP-2162的源头以及可能的异常艺术家介入。

页面版本: 5, 最后编辑于: 04 Nov 2017 05:04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