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229 大熊座驻S.P.Q.R.公使
KeterSCP-2229 大熊座驻S.P.Q.R.公使Rate: 25
SCP-2229

项目编号: SCP-2229

项目等级: Keter

特殊收容措施:所有与SCP-2229的通信都将由指定的SCP-2229联络员进行。联络员由文物部特别委员会根据古典拉丁语流利程度、罗马历史知识和外交经验等因素进行甄选。在与SCP-2229交流期间,联络员必须始终扮演罗马皇帝的角色。每半年,联络人必须向SCP-2229提交一批货物1作为贡品。尽管SCP-2229承诺只与联络人交流,但罗马市精神病医院将持续监控并报告SCP-2229与其他个体之间的交流情况。

描述:SCP-2229是一心灵感应性实体,其自称名叫赛克斯图斯·庞皮利乌斯·特里奥,是北天星座UMA2元老院与罗马人民3的公使。SCP-2229仅与其所选中的个体交流,并在这些个体的听觉感知中表现为一个以古拉丁语交谈的幻象实体。通过以古拉丁语进行思考,对象个体可与SCP-2229进行交流或回应。SCP-2229不被认为具有物理形态,但能够通过异常手段操纵物体。当与SCP-2229交流的个体将目光对准一个或多个特定的物体时,SCP-2229将能够使这些物体自发消失。同样地,当交流对象将目光对准一个特定的位置时,SCP-2229将能够使一些物体在该位置上自发出现4

基金会在罗马市的精神病医院内发现了SCP-2229,当时基金会潜伏特工注意到有数名群众报告称他们听见一个“熊之使徒”用拉丁语向他们对话,并要求“与现任罗马皇帝通话”。由于诸多报告的相似性,故此事件立刻被认定为由异常引起。作为首个指定联络人,Dr. Marcellus很快被派遣去调查这些事故,并被要求尝试与SCP-2229建立联络。

日期:1997年6月5日

<记录开始>

Dr. Marcellus:聆听呐,赛克斯图斯·庞皮利乌斯·特里奥啊,北天大熊的使者!余,提图斯·科尼利厄斯·马塞勒斯,罗马的第一公民,已经知悉了你的渴求,余应如何回应尔等的期待?

SCP-2229:噢~提图斯·科尼利厄斯·马塞勒斯,最可敬的皇帝,我,塞克斯图斯·庞皮利乌斯·特里奥,对与你等的重逢企盼已久。我代表着北天大熊的杰出子民、那些高居于众神之上的存在们,向你带来了好消息。我们见证了你们帝国的荣耀,惟愿能与你们同甘共苦,赢得你们永恒的友谊。是的,我带来了一份最珍贵的礼物!集中精神,注视此处。

(Dr. Marcellus照做了。一份用古典拉丁语写就的卷轴随即出现在指定位置,该卷轴随后被确认为一份包含有制造各种以纽科门蒸汽机5为动力的机械装置的冗长参考书。)

Dr. Marcellus:天父在上啊,这是怎样的神迹?这卷轴之上记载了怎样的珠玑妙语?

SCP-2229:一份馈赠,你可以这么称呼它。让你最睿智的学者来研究它;如果有足够的时间,他们会明晰此中奥妙——尽管你自己无法亲眼见证此事。当然,这会占用他们一段时间——也许两千年。无论如何,既然你见证了我的人民的慷慨和奇迹,你会否向北天大熊回以敬意?

Dr. Marcellus:诚然,余正欲如此。然则,如斯伟大者,能从余的帝国中得到什么呢?相比之下,余的帝国是如此贫瘠。

SCP-2229:把你们所创造的最珍贵的财富,一年两次,以四一之税交付于我,我将把它们作为贡品转交与我的人民。这些,就是我现在对你们的全部要求。

Dr. Marcellus:如此,余必然履诺无疑。余唯有一事相求:只对余、和余的继承之人交谈,而不是余帝国治下的凡夫俗子。芸芸众生远不及你万一,屈尊与他们沟通,是对你最大的不敬。

SCP-2229:大笑。)甚妙!如此,便成了。

<记录结束>

备注: 此后,Dr. Marcellus开始定期向SCP-2229呈送贡品。到目前为止,SCP-2229尚未脱离其最初的行为模式。

正在验证4/2229间隙……验证通过
正在访问Gladius事件日志……准许访问

日期:2010年1月5日

<记录开始>

Dr. Marcellus:噢~塞克斯图斯·庞皮利乌斯,余,提图斯·科尼利厄斯,带来了今年的第一份贡品。十匹以帝国紫6染就的布料,五十个双耳细颈椭圆陶7——

SCP-2229:是是是,我相信你们的贡品质量一如既往。快点给我,我们现在还有重要得多得多的事情去处理。

(Dr. Marcellus将目光集中于贡品之上,贡品消失。)

SCP-2229:恐怕今天我对你们帝国的要求不止朝贡了。我们的人民,尽管他们很出色,但不是我们现在非常需要的战士。提图斯·科尼利厄斯呵,你的帝国能匀一个军团出来吗?我的子民将深深地感激你们的帝国,而你将永远被我们所铭记尊敬。

Dr. Marcellus:余的帝国很难做到这一点,因为这意味着余的子民将面临野蛮人和叛军的威胁。余可否冒昧问一句,你的人民为什么需要一个军团?他们卷入战争了吗?

SCP-2229:严格来说并非如此。我的人民确实有义务战斗,但不是在战争之中。唔,我觉得这应该说成是一场角斗,给其他圣堂的平民提供的一种娱乐手段。我们没有选择,只能用自己的鲜血去取悦他们——或者也可以用你们的。否则,我们就将与那些仅凭言语就远远可怕于那些执兵杖者的“表演者”为敌了。你的帝国有许多勇士,而我们则不然。容我再问你一次:你的帝国能否派出一个军团?

Dr. Marcellus:如果余拒绝呢?

SCP-2229:如果雇员不尊重他的雇主会如何?如果奴隶违背他的主人会怎样?如果弱者忤逆强者会得到什么下场?,提图斯,作为一个君王,应当是最清楚这些问题的答案的。我只问最后一次:你的帝国会不会派出军团?

Dr. Marcellus:余向您致以真诚的歉意,方才的问题确有唐突。余必将竭诚完成您的委托——但是,余亦须知,余有多少时间筹备于此?

SCP-2229:五天,如此,便成了。

<记录结束>

备注:综合考虑拒绝请求可能导致的潜在后果,以及时限与罗马军团级8军事人员筹备的双重困难,一份有关利用Bright/Zartion人类复制器Bright/Zartion Hominid Replicators9以完成任务的提案被提交与人类克隆伦理小组委员会。经过一天的审议,该提案以5比4的表决结果获得批准。

日期:2010年6月7日

<记录开始>

(Dr. Marcellus沉默地注视着贡品,直到其消失无踪。)

SCP-2229:提图斯,当你上缴贡品之时,你本应更加健谈才对。我觉得有什么事情困扰到了你——是因为军团吗?

Dr. Marcellus:赛克斯图斯啊,对一个男人而言,将他的六千子民送往命运未卜之地,实在是太过艰难。

SCP-2229:他们奋勇作战,英勇牺牲;其身虽殒,英名长存。对于战士而言,得此终局,夫复何求?

Dr. Marcellus:我明白的。

(长达三十秒的沉默。)

Dr. Marcellus:你将来,还会再度要求余的帝国提供一个军团吗?

SCP-2229:不,观众看得够多了,演出者自己也很满意。下一次,不是我们的人民被召唤,而是你们的人民。你的战士们的表现很令人振奋,而且,还有就是,我听说你的人民很久以前就应该去一趟竞技场了。

<记录结束>

备注:暂无。



















































页面版本: 3, 最后编辑于: 29 Dec 2018 13:33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