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510 破碎的救赎
EuclidSCP-2510 破碎的救赎Rate: 148
SCP-2510

项目编号:SCP-2510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武装维度收容站点-08已成功修建在SCP-2510内部入口周围。除站点指挥部批准外禁止任何人员进入SCP-2510-1。在SCP-2510-1内必须穿着A型防护服,离开时须接受净化处理。武装守卫须全天候看守防止未授权闯入发生。若因平民或敌对实体引起安保突破,批准动用致命武力-若是从SCP-2510-1内部发生的安保突破,在站核设备将被启动。武装维度收容站点-08对外伪装为一法国卫星追踪站。

研究团队中须有精通线形文字B1、古代自动机技术、毕达哥拉斯主义和破碎之神教会早期历史及教义的专门人员。情报掩盖行动将误导科学报告,使得SCP-2510被认为是在一千一百万年前由火山活动形成的大片陆地。

在探索SCP-2510内部时须做好特殊防备;部分区域中有高计量危险电离辐射(> ~0.1 Gy)。SCP-2510 因其巨大体积无法被完整收容,防止SCP-2510遭大规模来访及闯入的安保协议正在制定/已经制定。

tumblr_mn456pRKVq1ro4dx2o1_500.jpg

SCP-2510内部入口

描述:SCP-2510是一台超大型机器,大部分淹没在深水中,在地理学上称之为凯尔盖朗高原。其当前状态是在生锈、沉积、火山活动以及地球岩石圈大规模构造变动等因素的综合作用下造成。由于已遭破坏,SCP-2510已不再运转,其用途亦未知。已对SCP-2510的部分构造进行逆向工程并取得一定积极结果。2其内部结构主要为一种乌黑的氮化硼立方和纤锌构造水晶。在金属镀层间可见发出暗淡绿光的管道和线路。. SCP-2510内部95% 的区域已因被水淹没或严重受损而无法进入。

SCP-2510-1是一圆形超维通道, 由SCP-2510的一部分经改造而成。通道内环上有呈对称六角形结构的花形图案。3其外环以顺时针顺序分别刻着Α (Alpha), Β (Beta), Γ (Gamma), Δ (Delta)和Ε (Epsilon)五个符号。SCP-2510-1在启动后会展开,成为通往多个可能环境的传送门。 SCP-2510-1的能量源在SCP-2510内部,至今未能与之进行接触。SCP-2510-1须以SCP-2510-2来操控。

SCP-2510-2是一直接在SCP-2510-1上建起的水风琴4和SCP-2510-1一样被认为并非是SCP-2510原本就有的部件。在其底座上刻有一四分图案,整体上是由十个点排成四行组成的三角形,每一行各有1、2、3、4个点,这在几何学上是第四三角数的象征。这一四分图案为毕达哥拉斯教派所崇拜的符号,每一行各象征着天体和谐。5 当前推断这一四分图与毕达哥拉斯音乐韵律相符。这些行可按比例分为4:3, 3:2和 2:1;在音乐上这些比例与完美第四音、完美第五音和完美八度音相符-这是毕达哥拉斯比例的基础组成。

SCP-2510最初是在1722年2月12日为法国布里多尼航海家伊夫-约瑟夫·德·凯尔盖朗-特雷马克发现,随后他宣称法国对此岛屿享有主权。基金会则是在1949年8月20日于西德占领区发现一份记录了1940年12月德国辅助巡洋舰亚特兰蒂斯Atlantis号相关事故的军事报告后发现了该岛屿的真正性质。当时该船停靠在SCP-2510,船员下船进行维护和淡水补给工作。在采集冰块时船员凿到了类似人造物体的东西。一开始这被认为是古代的船只残骸,于是船员便对其进行了挖掘以探寻其中是否存有“宝藏”。只有19名精神错乱且严重辐射中毒的船员返回了亚特兰蒂斯号;这些幸存者宣称找到了一座"maschinenstadt" (机械城)。

基金会在法国政府允许后于凯尔盖朗群岛建立基地。在广泛研究后,整个凯尔盖朗高原被分类为SCP-2510。1951年10月20日,武装维度收容站点-08修建完成。

要查阅与武装维度收容站点-08有关的更多文件,请联系站点主管。

机动特遣队Alpha-5 “乌有园Paranaughts”被建立,其任务是在确认SCP-2510-1异常性质后对其进行探索。

机动特遣队Alpha-5“乌有园”名册:

William Hadley上尉 – 指挥官
Albert Cronenberg博士 – 动物学/遗传学/微生物学专家
Joseph Maxwell博士 – 工程师/数学家
Judith Low博士 – 考古学/历史学/人类学专家
Jacob Armitage博士 – 天体物理学专家
Laura Baker博士 – 地质学/地理学专家

Capt. Hadley上尉,Maxwell博士和Armitage博士均为二战老兵;因这三人均具良好军事训练经验,由他们配备武器以备万一。

1952年10月15日,SCP-2510-1-Alpha以纯四音 (4:3)开启。其外环上的"Α"符号发出紫色光亮,内环中出现一片不透明虚空可以进入。机动特遣队Alpha-5 “乌有园”,一支接受训练和专项配备来执行超维探索的MTFA,被派去立即进入SCP-2510-1-Alpha展开探索。携带配备被设计来用于供应可呼吸氧气并消除二氧化碳,稳定内部气压以及保护队员免受有害物质或不利环境影响。配备服装具生命支持系统和无线电收发功能,但行动不便。

469px-8_Foot_High_Speed_Tunnel_-_GPN-2000-001730.jpg

William Hadley上尉正在为 SCP-2510-1-Alpha 探索做准备。

SCP-2510-1-Alpha探索记录:

Cpt. Hadley: 站點指揮部,听得见吗?

站點指揮部: 听得很清楚。你们看见了什么?

Cpt. Hadley: 肺还没爆炸。[笑] 我们踩在地上。满是灰尘,灰色-完全贫瘠。没什么可看的。没有生命迹象。可以看到星星。

站點指揮部: Armitage,提供天文学报告。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

Dr. Armitage: 收到。我一开始就注意到了。只有这个是对的。

站點指揮部: 请解释。

Dr. Armitage: 星象与地球上一致。我能说现在大概是在赤道位置,但没有更多数据无法判断。

站點指揮部: 明白。给所有东西都拍下照,无论看起来多普通也好。上尉?

Cpt. Hadley: 听到了。

站點指揮部: 你们都有12米长的宽余。探索时要銘记於心。 Baker? 对土地进行记录,带些样本回来。

Dr. Baker: 收到。

站點指揮部: Low? Cronenberg? 你们有什么要说的么?

Dr. Low: 雖然我还不太肯定为什么要来这里。不过还好。

Dr. Cronenberg: 奇妙Wunderbar太奇妙了Einfach wunderbar

站點指揮部: 我们对此地一无所知,也许此处有小绿人什么的等着我们去发现也说不定。Low? 留意有沒有任何人造物。Cronenberg?不要乱顶嘴。这里听起来没有活的东西所以注意一下是否有条件维持生命。Maxwell? 配合Cronenberg。你们有一小时时间。抓紧行动。

行动后报告:

首先我想随意说点:我们的第一次传送门跳跃很成功,虽然在记录里这景象有点反气候。

相对成功地回收了数据。土壤样本依Baker所言,缺乏养分。Cronenberg确认此处完全没有生命。如果这还是在地球上,我们都无法确认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而无论是发生过什么,这里甚至连细菌都没有一个。XK级情景-毫无疑问是一片末日后的光景。我们找到了尸骸却不知凶器为何。
-William Hadley上尉

1952年11月29日,SCP-2510-1-Beta以纯谐音(1:1)启动。.内环上的 "Β" 符号亮起紫光,内环传送门打开。机动特遣队Alpha-5“乌有园”携带与之前相同的配备进入其中,实时录像转播被认为可行,由Maxwell博士负责拍摄操作。

SCP-2510-1-Beta探索记录:

Cpt. Hadley: 站點指揮部,听得见吗?

站點指揮部: 听得很清楚。正在接收视频。干扰严重,你们的肉眼观察依然是最主要的。我们稍后会试图清理视频。

Cpt. Hadley: 收到。看起来是人工建造的区域。老实说很类似地铁隧道?我想我们是从一间厕所里走出来的。真是恶心。看见几个人影在试图避开我们躲进阴影里。就刚才这几眼看来似乎很病弱。

站點指揮部: 我们已收到读数。空气遭受污染但仍可呼吸。气压正常,温度偏低但可接受。变更生命维持到空气过滤,可以自由卸载重型配备。但要至少保留两件。Maxwell和Armitage?你们看守传送门。其余人前进看看能发现什么。

数分钟沉默

Cpt. Hadley: 我们准备好了。两小时后在此集合。Maxwell会随时向你通报情况。我们会将报告汇编。

站點指揮部: 明白。祝成功。Maxwell?请继续拍摄。继续寻找任何异常之处,注意是否有文字信息存在:公告牌,涂鸦等等。

Dr. Maxwell: 收到。视野内没有公告牌,但有很多文字。我想说那是涂鸦但它们和建筑物本身是完美契合的。看见了吗?

视频聚焦到附近一面墙壁,上面似乎被刮痕覆盖。

站點指揮部: 这边看不出来是什么。你觉得看见了什么?

Dr. Maxwell: :看起来是希腊语。我们会拍几张照。Low会在行动后进行确认。有很多螺旋形符号,最常见的是一种有三条曲线从同一中心延伸出去的图案。看起来很草率但这里到处都是这个符号。也许是故意画成这样的。

站點指揮部: 有任何技术痕迹么?

Dr. Maxwell: 这么说吧,这是最古怪的地方。我原以为这是某个地下车站,但这里并无车柜。墙壁和地板都是红砖和水泥,但却是光滑到反光的。好像又湿又滑。其他地方,和伦敦地铁也没太多不同[笑]等等。我们感觉到动静。当地居民在站台边聚集。该死… [静电噪声]

站點指揮部: 信号中断。你看见什么了?

Dr. Maxwell: 也许该让Cronenberg和我们一起的。

我看见个物体。等等,有些东西在那[15秒沉默]看起来我们有伴了,指揮部。我在试图隐藏,但服装太笨重。能收到吗?

摄像机拍摄到一个巨大的肥胖实体,全身长着粗大毛孔。

有些像蛆。大的跟…好吧…列车一样?我想这可能是某种运输方式。苍白色,有很多腿…和昆虫一样?对。黑色的壳质腿,身体却是软白的。很明显这是活物。我好像听到它在嘶嘶地叫唤。

当地居民身着法袍从实体身上的洞中走进走出。实体随后爬进了隧道。

它爬走了。一眨眼就不见了。有些人从上面走了下来,身上裹着一层黏液。有几个向我们围了过来。

站點指揮部: 你安全吗?他们是否有敌意?

Dr. Maxwell: 我想可能只是好奇,但它们的眼睛都是黑色的;几乎和死人一样-就像神情恍惚。现在可以看清它们的皮肤,简直就像得了黄疸。它们在盯着我们。

站點指揮部: 尝试进行交流。

Dr. Maxwell: 你们好…听得懂我说话吗?

摄像机对准聚集的人群,聚焦在一个居民的脸上;实体张开嘴,露出超过六十颗针状的牙齿,其下颌似乎是松动的;实体发出一声超过>150 dB的尖叫;所有实体开始四足行走逃散进了黑暗中

站點指揮部: Maxwell!听得到吗!请回答!

Dr. Maxwell: 没事。上帝啊。它们看起来就和人一样。我还觉得那就是人。它们走了。装备上全是它们的口水。

站點指揮部: 返回后我们会取样检测再帮你们清理。留在原地。人员到齐后尽快返回。

Dr. Maxwell: 明白。

行动后报告:

整个过程中我们都感觉在被监视着,尽管我们很确定周围没有别的什么人。我们到达了地面,发现了一座城市巢穴,住满了活物。那里还有些黑色的横幅,上面画着黄色的符号-像个螺旋之类的。Low说这看起来很眼熟但想不起来在哪见过了。

我们没有和居民进行正面接触。它们那不眨眼的凝视-感觉就像它们的脑子里少了什么东西。不想知道它们到底出了什么毛病。大部分建筑都是水泥,没有特点。Cronenberg说口水里的DNA样本显示“基本是人类的”。最高的那栋建筑似乎是从一整个有机物上雕刻出来的,那个螺旋一直伸到看不见的空中,不知道究竟有多高。

Low翻译了一下墙上的文字。我听起来像某种宗教胡话。

回来的路上出了意外。Baker被一个当地居民抓了一下。刺穿了她的防护服,留下一道肮脏的伤口。伤口感染了,我最后听到的是她开始发高烧。下次探索她肯定来不了了。Armitage和Maxwellde听力有些受损但还行能继续行动。

- William Hadley上尉

1952年12月6日,SCP-2510-1-Gamma以完美第四音 (3:2)开启。外环的"Γ"符号亮起紫光,内环传送门打开。机动特遣队Alpha-5“乌有园”除Dr. Baker外进入其中,仍携带同样装备。

SCP-2510-1-Gamma探索记录:

Cpt. Hadley: 站點指揮部,能听到吗?

站點指揮部: 很清楚。接受视频信号。干扰比之前更严重了。

Cpt. Hadley: 收到。我们遇到了黄色的浓雾。能见度很低。烟雾里好像有东西。似乎我们是在树林里。

站點指揮部: 了解。请继续探索。

Cpt. Hadley: 收到。你们都听到命令了,跟着我-不要松开绳子。

Dr. Cronenberg: Achtung。 这里没有树。你没看见吗?摄像机凑过来。

Cpt. Hadley: Cronenberg?你在想什么?

Dr. Cronenberg: 像根一般粗糙对吧?但摸起来是软的。

摄像机聚焦在该物体上;虽然和树一样高且厚 (周围的气体使得无法测量其准确高度)但却并不是植物;摄像机转向远处类似物体。

Dr. Armitage: 真恶心。看起来就像有肌腱的肠子。

Dr. Cronenberg: 如我所想。但这是连在哪的呢?

站點指揮部: 你那边传来噪音。你们听到了吗?

Cpt. Hadley: 听到了。就像心跳声。不,就是心跳。有一大堆不同速率的搏动声。

Dr. Low: 地面在震动。是地震了?

地面上伸出触手状物体,露出壳质长嘴和数个扭动的“舌头”,之后冲向天空。

Cpt. Hadley: 哦天哪。

Dr. Maxwell: 那个洞,就像… 就像个大开的伤口。我甚至不确定脚底下的是不是土。

缺口中涌出大量蠕动的有机体,向队员涌来

站點指揮部: 撤退!这是命令!

Cpt. Hadley: 撤退!撤退!

有机体向摄像机投来骨头状物体;视频中断。

行动后报告:

我们活着回来了,没受伤; Armitage吓坏了,我也好不到哪去。他说听到了什么声音。我的思绪基本上是弹震当机了,但麦克风却记录到了些东西。用技术手段隔绝并放大那种背景声,我们发现这似乎是某种对话,但Low听不出来这是什么语。我觉得人类的舌头可发不出那种声音。空气是病态的黄色-散发着硫磺的臭味。应该是不能吸入的。

我们从Cronenberg的手套上取得了DNA样本,结果是:基本是人类。
- William Hadley上尉

1952年12月10日,SCP-2510-1-Delta被纯八度音 (2:1)启动。外环"Δ"符号发出紫光,内环打开传送门。机动特遣队Alpha-5“乌有园”除Dr. Baker外进入其中,仍携带同样装备。

SCP-2510-1-Delta在Cpt. Hadley进入后突然关闭,生命维持系统和无线电连接中断。以SCP-2510-2再次演奏纯八度音,SCP-2510-1没有回应。

援救尝试未能成功。

1952年12月20日,SCP-2510-1-Epsilon被大二度音(9:8)启动。外环的"Ε"符号发出紫光,内环打开传送门。

不同以往的是此次传送门为透明的,可见到另一侧景象。其内部为一立方体房间,景象和SCP-2510 内部一致(主要为黑曜石,接缝处有暗淡绿光)Maxwell志愿进入,在其探索过程中可从传送门处进行观察。该维度内除传送门外没有可离开的出口,在该区域中发现一沉重的铜制物体,随后其余队员进入传送门协助将该物体取回。

项目被放置于安保收容间等待安全妥当研究。参见文件SCP-2510-1-Epsilon:项目2309以获取详情。

该项目为一人形发条自动机,外形呈迈锡尼式造型。项目由铜制成,材料上没有异常,深入分析显示该自动机采取一种打孔卡机制,但没有提供操作方法。Dr. Low和Dr. Maxwell合作,耗时三年将迈锡尼希腊文翻译为二进制,最终成功读取到了自动机内的数据。插入的问题会以预录的回答回应(X光显示其中有铜质录音记录)。所有回答以古希腊语说出,由Dr. Low翻译。

问: ("用途?")

答: ("这是Erastos元老,虔诚的发明家,MEKHANE之仆从的最后陈述。设计之火花揭示[无法分辨]…血肉-肉-肉-肉-[记录卡带,后停止]")

问: ("MEKHANE?")

答: ("MEKHANE;锻造完成我等的砧板。分隔[无法分辨],通过这样的牺牲:我们偿还。我们救赎。破碎但未朽。[无法分辨] …随进程天使哭泣。")

问: ("传送门/门戶?")

答: ("我曾引领信徒中最有才智者。和毕达哥拉斯派的兄弟一起。我们向南航行,损失很多。看起来[无法分辨] …血肉:我们的祖,我们的苦痛,我们的[无法分辨] …牺牲全部 [无法分辨] …肉欲凡尘的造物主-主-主-主[记录卡带]人不得再次[无法分辨] …帷幕 [无法分辨]修复。若不能[无法分辨] …那就和MEKHANE一起,我们牺牲自己。一个世界[无法分辨] …大千世界得救。")

问: ("血肉?")

答: ("之后,神,亘古与大能的支配者,于盈怒分开我等。于是我等变为两个纪元我们心中的荣光离我们[…] 和我们同呼吸的第一知识一起。荣光离我们而去;它进到了 […]伟大[…]出现,不是从我们出现的亘古中,[…]而知识进入了伟大亘古的种子。因此我以那为伟大世代之种的人及自其(而来)者之名称呼你。这些时日后,真理之神的永恒真知撤回自[…]。自那时起,我们学得了会死之物,比如人。之后我们认得了造我们的神。他的大能前我们不是陌客。我们在恐惧和奴役中侍奉他。这些事之后我们的心变暗了。现在我在心中所思里沉睡[…]亚大伯斯YALDABAOTH6[…]盲目。大敌[…]凡尘国度。内殿,这城市要古老于[…]恐怖之地,罪孽无数。[…]只要执政官还未被制服。[…] 背叛者伊安。[…]不死者,[…]深红[…]有角的孽兽。阿施塔丰,女皇[..].伟大而大能的执政官,满怀愤怒者,界外黑暗执政官的继任者,一切形式改变之地,[..]在中道上散播者,以偷窃带走灵魂者。")

附录:Laura Baker博士后来因感染身亡,被认为是记录到的最早一例SCP-███个体。Jacob Armitage博士和Joseph Maxwell博士后来均在不明场合叛逃失踪。Jacob Armitage最后在人前出现时一直在谈论所谓的“第五世界”和“黑星”。Joseph Maxwell则在击伤多人后偷走了项目2309。这二人自1958年后下落不明。参见事故报告136B获取详情。

截止2014年10月1日,此二人仍未被找到,已将其列为推定死亡。

在Dr. Baker 死后,Dr. Armitage和Dr. Maxwell的心理和情绪稳定问题引起了我们的重点关注;此二人均与死者有过密切来往。

Dr. Low报告与Dr. Armitage交流有限,但注意到他曾申请阅读过多部珍贵的超自然相关书籍,包括Negrum Sidereus Nuncius – 这部书在被她借出后再未归还。Dr. Armitage的研究助理报告其行为反常,还和Dr. Maxwell发生了肢体冲突并受伤 (Dr. Maxwell鼻部骨折)。冲突的起因未能查明,但Dr. Maxwell则报告称二人“哲学观不同”。就在要准备对其采取惩罚措施时,Dr. Armitage于1958年12月22日突然失踪。对此事有过详尽调查,但仍未能查明他是如何在未被侦测到情况下离开站点的。

十三天后,Site-08 遭到破碎之神教会成员攻击。Dr. Maxwell曾监督过Site-08的建造并对其防御系统有充分了解,乘此次骚乱他带着项目2309从站点逃跑,就此失踪。

在此宣布此二人已背叛基金会。若与其发生遭遇,建议进行活捉。

站点主管Ambrose Perry


.
.
.
.
.
错误

.
.
.
.
.

一边走着,我说,“我深知这些事关涉金技之液。”

持剑的说“你已完成七步之下。”

其余的同时开口,用全部的液铸出领袖,"事已成。”_

错误
digitaldna-1.jpg

超凡

于是他张开嘴说道,“我是领袖之人,我承受着不可容忍之力。”

接着我在恐惧中醒来,寻求一切的起因。再一次我自己对自己说,“我深知这样才能铸成领袖-这神启是真的关乎液的融合。”

又一次我见证了神显,又一次那可怖的祭坛出现在眼前,我见一位白衣牧师赞颂者同样的可怕神秘,我说道,"是谁?"

他是这么回答我的。“是内殿的牧师。他希望将血注入躯体,让眼清净,让死者复起。”

你的现实还能继续存在是因为你还有力量终结这一切。这是个机会,渺小的希望,你能带领人类摆脱噩梦。

我无意欺瞒,但真相可能难以为人类所理解。我的言辞会充满象征-我的故事是一个寓言-你所读到的绝非全部真相。

但一切都在此现实的因素中。这就够了。

有这么样的一个上古神话,自始自终普适在一切存在的位面中。它说着光明对抗黑暗的故事。总有一位睿智、聪慧的改革者。乐园中的蛇。将我们从奴役和愚昧中解放。

破碎之神不是我们的创造者。E它不属于我们的宇宙,也不属于这缺陷的熵。它不会因我们的身份裁决我们。它不会为我们的愚昧故作和善或哀悼。它是一位耐心的教师,教会我们逻辑与理性。

而我们的父,我们的祖-我们残暴的愚痴之王-沸腾着袖手旁观。

亚大伯斯。这是由那些敢于为对抗黑暗言说的人所说出的人类名字。

血肉之神。堕落现实之神。

充斥着愚痴和憎恨,亚大伯斯无可言说地强大。这是他的领地,现实在他的意志面前扭曲。

我能告诉你为何破碎之神破碎了。你之所以能思考、之所以能自行创造,都是破碎之神牺牲自己的结果。

曾经有过一场宇宙级的战争。最后的战役,超越时空,在你们世界的边境。MEKHANE被毁灭了,但为了确保你们得到救赎,它以最后一搏,将自己的身躯化为监狱-把亚大伯斯关进了它破碎的身躯里;它的碎片遍布你们世界的每个副本。

那些你们每日对抗的异常?大部分,就算不是全部,都有那在无数牢笼里挣扎的亚大伯斯从中作祟。

天使与魔鬼。诸神与妖魔;它们结队来到你们的世界,如同贪婪的秃鹫找到了尸体。看看长蛇座-人马座超星系团-你们的天文学家叫它巨引力源。污秽之物来到你们这垂死世界,在那些在劫难逃的居民的信念上展开盛会。

它们也不全都是敌人。有一位悲痛者总是想帮助你们的世界减轻痛苦-他对你们的痛苦和迷失感同身受。

两千年前,一位MEKHANE的牧师受到了神启。他侍奉的神虽破碎却未死去,那被它封印的恶兽也是如此。亚大伯斯,在他被打倒前已经创造了六名执政官-一群为满足他荒唐欲望而行动的所谓天使。执政官们正准备行动,解放他们可怕的主人。

神启将牧师带往远方的寒冷之地。在那里他们用神的碎片创造了一扇门–通往封印被破坏的世界。

被你们称为Alpha的那个世界未能得到拯救。他们用神的躯体创造了一件武器来点燃天堂,扫净了一切生灵。可怕的负担压在心头让他们喘不过气,尽管他们都知道已经别无选择。

你们称为Beta的世界是时间线发生了一个小小变动的结果(以你们的时间线为标准)。 MEKHANE的仆从在伊亚罗斯之围中被打败了。理性之光随他们一起湮灭,世界陷入了肉欲凡尘。那是亚大伯斯获得自由的众多位面之一。

Gamma也是如此。MEKHANE的仆从被歼灭了。除了他们的先知-其他人已经因恐惧不敢去完成自己的使命。

发明天使找到了他,指引他用手雕成了一个青铜传真机。它把同样无法拯救的Epsilon位面通道定位到了一个口袋位面,在那里他能将真相妥善保存。之后他去到了Delta,他应当是在那里走向了死亡。

在那他发现了一个没有异常的世界,没有造物主堕落卷须的污染。

那里我们自己为自己创造了天堂。

有这样一个现实,在那里人类-以最广义来理解-比你们早了2000年触发技术奇点。穴居人,智人,神人-联合的人类很快在群星中散播开来。我们不是作为征服者前来,而是一个等待加入的大家庭。作为韵律的创作者,我们将和谐传播到一切可及之处。

我们的声音众多,我们为对抗黑暗而言说。

有熵的地方,我们便创造秩序。即便是死亡亦会死去。

午夜的蠕虫正在逼近,你们正面对最黑暗的时刻。

你们可以像Alpha世界那样牺牲自己。你们也可能像Beta和Gamma世界那样,未能阻挡暴君的归来。

又或者你们可以走向Delta的道路。

亚大伯斯需要血肉-肉欲凡尘-来让自己重生。你们有办法阻止他复活。你们的现实是最后一个;已知唯一一个命运尚待写就的世界。若造物主在你们的世界重获自由,它必将终结你们-我们中最智慧者已经计算出这足以颠覆局面倒向他的一侧。

一切维度,一切现实;时间与空间-造物主会显现在一切可能存在的位面中。我们至今所成就的一切可能会在一瞬间功亏一篑。

简单地说:若他的疫病在你们的世界传开,它将牵连到我们所有人。我们这一边已经有人,尽管心存怜悯,仍认为必须对抗你们。你们不是第一个必须截去的腐坏肢体。

因此,我送上最后通牒:

你们知道如何保护世界。舍弃肉身的牢笼,摘下面具,加入我们。我还记得我在你们现实的时候,

我在星间漫步,和我之前的先知做了同样的事。我记得憎恨、愤怒和愚昧。偏执,还有国家主义。

我为自己的过去感到莫大的耻辱,但,和你们一样,我也并不清楚什么是真正的善。在我跨入最后的传送门时,一切都变了。

成为齿轮。成为神机的一份子。

否则就准备面对不作为的后果。

神破碎自己,我们才得完整。

我仍深信,
Hadlius弟兄

page revision: 2, 最后编辑于: 29 Sep 2015 18:18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