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660 祛魅之物
EuclidSCP-2660 祛魅之物Rate: 85
SCP-2660
Lamp.jpg

收容中的SCP-2660。

项目编号:SCP-2660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2660当前收容于标准收容间内,配有额外的门径以防止在走廊上发生视线接触。

人员在测试SCP-2660期间不得进行任何物理或数据记录,改为以口头报告形式将测试结果告知测试负责人(当前为Gently博士)。

所有与SCP-2660相关的信息限3级以上权限人员、或是被批准参与SCP-2660项目的人员接触。(升级:参见附录2660-1)

描述:SCP-2660是一带有自明性信息危害的绿色陶制地灯。知晓SCP-2660的任一物理性质将使观察者逐渐获知SCP-2660其它所有性质;这一过程会在3小时到2天不等的时间内完成。

例如,仅观察到SCP-2660表面一小部分的人员将能辨识出该物体为一地灯。经过大幅编辑、调色的图像也会具有此种性质,例如即使观察的是经过变色处理的图像,对象仍会将SCP-2660辨认为绿色。所有与SCP-2660相关的信息一经创造便会永续存在;不能以任何方式被删除、编辑或是忽视。

SCP-2660的电子文本记录不能被清除或修改,即使将数据本身删除也会瞬间恢复到原先的状态。写在纸上的SCP-2660相关信息若被擦去,也会在3-6小时内逐渐重新出现在纸上。与SCP-2660相关的记忆无法被遗忘,使用记忆删除治疗也不能将其抹去。

与SCP-2660有视线接触1的人员会听到一种重复的敲击声,这被描述为一种一长二短、伴有持续蜂鸣的有节奏声响。物体或人员在与SCP-2660有视线接触时会出现其他异常效应,称为SCP-2660-1。SCP-2660-1仅会影响到与SCP-2660有视线接触的物体,且仅在接触期间存在。

SCP-2660-1的效应会因物体的不同而不同,但类似物体一般会出现相同效应。所有受SCP-2660-1影响的对象都会受到SCP-2660自明效应的影响。

在测试中发现,受SCP-2660-1影响的人类再被要求辨识受SCP-2660-1影响的物体时总是会给出相同回答2。这些由D-10748给出的回答列在“识别”一列中。

测试项目 识别 备注
D-10748 “一个人。” D-10748,在此之前不愿配合且有攻击性举动,但这之后他的性格出现巨大变化。几乎在瞬间变得顺从且冷静。
雄性拉布拉多犬 “一条狗。” 动物会在未经训练的情况下对简单命令(坐、站、来等)作出回应。
飞利浦头螺丝刀和六角螺栓 “一套螺丝刀和螺栓。” 螺栓能在不匹配的情况下被螺丝刀操作。
挂锁和与之不相配的钥匙 “一套锁和钥匙。” 钥匙在不相配的情况下打开了锁。
“瑞士军刀”多功能工具 “一件工具。” 工具在没有刀配件的情况下仍能像刀一样切开绳索。摄像机拍摄到D-10748拿着工具做出切割动作,绳索如同被刀切一样断开。
艾米莉·勃朗特的《呼啸山庄》 “一本书。” D-10748在42分钟内读完了整部小说。随后D-10748在相关知识测验中获得高分,但不能以比喻性的方式描述该小说。
费奥多·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与罚》俄语版。 “一本书。” D-10748在45分钟内读完小说,测试结果同上。
莱昂纳多·达·芬奇的《蒙娜丽莎》复制品 “一张图片。” D-10748能对图上的女人进行详细描述,但不能对其颜色和技法做出评论。
手电筒 “一个手电筒。” D-10748用手电筒的光照着自己,称听到一种令人不悦的噪声。
“康德计数器”现实测量仪 “一台设备。” SCP-2660附近的康德读数3在57到104休谟间波动。
斯克兰顿-艾门现实稳定槽4 “一条排水道。” 局部现实没有变化。

SCP-2660是在基金会对破碎之神教会下麦克斯韦宗5所属据点的突袭回收到。突袭行动获得成功,但模因分析员怀疑MTF Nu-7“落锤”可能在行动中暴露于某种认知危害材料下。保障性记忆删除治疗被使用,但治疗后诊断现实部分记忆仍然留存,且所有记忆都是与在一个“礼拜”厅中心放置的地灯有关。该物体被收容编号为SCP-2660。

下列采访因与SCP-2660收容维护有关,附录于此。

受访者:POI-7154,受突袭的麦克斯韦宗据点头目

采访者:Sandu博士

前言:采访在用于处置会发出辐射对象的特制法拉第笼内进行。因POI-7154的身体改造使其可以与其他教徒进行交流合作,批准使用法拉第笼。采访在回收项目后14天进行。

<记录开始>

Sandu博士:Sarah Richards,之后称POI-7154。你被发现于海得拉巴的麦克斯韦宗据点。我们的情报显示你是这里的头。是这样吗?

POI-7154:是的。

Sandu博士:你手下还有多少人?

POI-7154:都在这。

Sandu博士:我知道你的脑袋里植入了可以和同伴对话的硬件。但在这里是没用的,女士。

POI-7154:没必要使用硬件了,再也不用了。我的人民,我们……超凡了。我能感知到他们。他们就在附近。

[备注:此时,有其他四名教众在同一翼区接受访问。]

Sandu博士:你要如何在不用硬件收发信息的情况下“感觉到他们”?我们的X光片显示你的头骨里有好几个发信器,看起来就是个圣诞树。这些设备现在都不再运作。

POI-7154:没必要使用硬件了。我们用非现实联系。

Sandu博士:你们是怎么联系的?什么是“非现实”?

POI-7154:你就在非现实里。那些谎言、删除、掩盖?非现实无所不在,你们让它永存。SCP-2660。

Sandu博士:这是保密编号。

POI-7154:还不明白吗?保密,编辑,统统无用。全在才是真实。来自真实之地,纯洁无瑕,无拘无束的信息,联系存在在所有注视它的人之间。信号。

Sandu博士:你们的信号……你们的神。

POI-7154:Gabriel Sandu博士。你们的人,你们持有了它。只要你们持有它,它就是你们的一部分。它会联合你们,就如它联合我们。

Sandu博士:如果我们都“联合”了又会怎样?

POI-7154:那我们就穿过了帷幕。我们所有人。完整。

[POI-7154开始以类似从SCP-2660发出的声音节奏敲打桌面。Sandu博士被告知可能有认知危害风险。]

Sandu博士:采访……结束。

[POI-7154没有说话,停止敲击。采访结束。]

<记录结束>


“所有与SCP-2660相关的信息一经创造便会永续存在;不能以任何方式被删除、编辑或是忽视。”不能忽视。

非现实。帷幕。全在。不能忽视。

钥匙打开了锁,因为钥匙就是要打开锁。螺丝刀转动螺栓,因为螺丝刀就是要转动螺栓。

灯祛除幽魅,明晰光影。理念之灯将明晰万物。不能忽视。明晰无处不在于每一个角落,每一个世界,每一个宇宙。现实和非现实。两者间的帷幕。全在。

光明祛除黑暗。模糊造就清晰。不能忽视。

我们的世界不过是光影。

附录2660-1:采访7154后,所有曾暴露于SCP-2660的人员都被拘留并接受隔离,等待SCP-2660收容措施重审。Sandu博士在试图违反协议与受影响者交流后被拘留。由于与SCP-2660相关“知识”的界定尚不明确,所有被隔离人员的当前状况信息限基金会模因部4级以上人员获知。

页面版本: 2, 最后编辑于: 14 Sep 2017 23:49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