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855 钱先生
EuclidSCP-2855 钱先生Rate: 54
SCP-2855

项目编号:SCP-2855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2855收容于Site-██内██号厅的标准人形收容间中。

现任SCP-2855-1不适用任何收容措施。为安保起见,现任SCP-2855-1的身份限于4级以上人员知晓。

描述:SCP-2855是一西班牙血统男性人形实体。在其后颈部纹有“钱先生,来自Dr. Wondertainment的小小先生®" 字样。

SCP-2855会受到与其所有权有关的商业交易的异常影响。SCP-2855的当前所有者,编为SCP-2855-1,可以拟定一份书面合同,内容为用一定量实体货币与另一有意愿人类交换SCP-2855的所有权。

一旦双方签字确认合同,SCP-2855将瞬间传送到合同指定地点,若未指定则是传送到接收者附近;同样地,约定的货币将瞬间从买方的占有下转移到指定地点,若未指定则是转移到 SCP-2855-1附近。交易完成后,买方成为新的SCP-2855-1,前任SCP-2855-1不再是SCP-2855的所有者。

该过程只会在书面合同包含双方签字、且特别指定了一定量货币来交易后发生。无法进行非货币交易。

SCP-2855被确信能适应买方对其能力可能怀有的愿望和先见,此种变化会在 SCP-2855重新出现于新SCP-2855-1所有下时发生。一般而言,SCP-2855会符合在交易合同中提及的任何定义或能力说明。

该种适应能力的极限即使存在当前也尚未发现。

SCP-2855 于21/04/2007从Marshall, Carter, and Dark有限公司的所有中发现,它已在特定MC&D员工间被刻意反复交易多次,以测试并利用其适应变化能力。SCP-2855在此种交易中被一名伪装为买主的基金会潜伏特工获得。 SCP-2855随后被送到基金会监控下。

SCP-2855当前被确信为配合基金会利益。由于SCP-2855可能会在交易过程中被外部势力夺取,不再批准对其适应能力进行更多测试。

附录2855-1:相关文件

被发现时,SCP-2855的所有物中有以下文件:

嘿!你刚刚发现了你自己的小小先生,一个来自Wondertainment博士的限量版收藏集!

把他们全部找到,成为收藏家先生Mr. Collector

01. 变色龙先生
02. 无头先生
03. 欢笑先生
04. 健忘先生
05. 形体先生
06. 肥皂先生
07. 饥饿先生
08. 黄铜先生
09. 热先生
10. 甜心小姐
11. 生先生与死先生
12. 鱼先生
13. 月亮先生
14. Redd先生 (已停产)
15. 钱先生✔
16. 迷路先生
17. 谎言先生
18. 疯狂先生
19. 惊吓先生
20. 条纹先生

附录2855-2: 截获的MC&D备忘通信

在从Marshall, Carter与Dark有限公司处回收SCP-2855前截获了多份通信,使得基金会获知了SCP-2855的存在及状况。由于MC&D使用了逆模因反侦察手段,这些文件中绝大部分迄今无法阅读、无法知晓。唯一能以回复模因修复的文件如下:

备忘 23
WQ2B3/XNGSZ/EOY5J
发送者 Michel Lothar 接收者 Peyton Agapios
鉴定出来了。你的猜测,就如以往一样不够明智,已经被证实是有水分的了。

在物理层面上,该项目如人所期望。对他手艺有经验的那些人已经鉴定出,这种持续的手术改造相当不足,展现出的质量表明这是他早期的作品。

考虑到不可视方面的复杂性,这一结论可能要让有些人皱起眉头。对项目移位术设计的简略检查显示其质量极佳。不仅如此,行动机制的歪曲,如你所推测,也不是其创造者对动态geas的生疏运用。正相反,对与该项目相关的普通绑定信息创造,这种设计几乎能瞬时、异常地做出反应。

说句不好听的,这些性质根本没被破解;只是被一双缺乏经验的手用在了一具身体上,意图创造出一个可用的物件。它们是这具身体本身固有的。就是手艺最好的玩具制造家,也不能植入得如此天衣无缝。

项目在被全面研究后继续引起争论。对此项目的改造,事实上是进行了两次:最重要的一层上面已经提到,第二层则是基本冗余且粗糙得多的作品。对我们的专家而言,这第二层的质量根本就属于当前时代产品的平均水平。所以,为什么创造者想要用冗余的一层去盖掉这既存的上等层?为什么一开始会有一个固有的层?

理想状况下,答案会在下次测试交易完成后更加明显。直至那时,我相信你会保留自己的猜测。
Marshall, Carter与Dark有限公司

附录 2855-3: 采访1

前言:采访在最初收容后进行。

<开始记录>

Dr. Latimer进入收容间。SCP-2855坐在椅子上,手臂束缚在前方的桌子上。 Dr. Latimer坐在了 SCP-2855对面。

Dr. Latimer: 你好,SCP-2855.

SCP-2855: 嗨,女士。你可称我为钱先生。

Dr. Latimer: 我是Dr. Latimer,我来进行此次采访。我想先问你几个关于你住处的问题。你感觉如何?

SCP-2855: 已经好很多了。我有预感我会喜欢它。

Dr. Latimer: .很高兴你这么说。从另一个组织被交易过来,你困惑吗?这样突然的被送走,毫无预兆?

SCP-2855: 被送走只是游戏的一部分而已。你可以说早该如此了。

Dr. Latimer: 你一点都不惊讶吗,在这么一个完全不同的环境下?被不熟悉的人围绕着?

SCP-2855: 我不是用来被熟人环绕着醒来的。每一次,都有新东西。总在变化。

Dr. Latimer: 而你随之变化?

SCP-2855: 是有范围的。

Dr. Latimer: 你的范围是什么?你的意志?

SCP-2855: 我的意志是我所得到的。我…从来没和他谈过。你知道的。他。但我会觉得…从我的角度看,他有高傲的雄心。

Dr. Latimer: 怎样的雄心?

SCP-2855: 我觉得有一部分的我基本是从失意中诞生的,是关于那种你可以靠说谎得到世上一切的观念。不是说这样-说谎,有什么不对,我的意思是—孩子应该接受真相,对吧?于是博士采取了他的行动,有了我…你就得到了你出价该得的。

Dr. Latimer: 某种对资本家梦想的满足?

SCP-2855: 或是反抗。讽刺?是讽刺吗?

Dr. Latimer: 我不觉得是。请继续。

SCP-2855: 但,我确有此意。我喜欢被需要。知道我…有用。过去的时光总像是有魔法。

Dr. Latimer: 请你给我说说这些时光吧。

SCP-2855: 我一开始的时候,总是会…我的第一个拥有者,她只是个小女孩。她叫Annabeth。

Dr. Latimer: 她把你卖出去了?

SCP-2855: 对,但那就是我。我就是为此而生。美好的时光,那时我只…到处漂泊,躲在树屋里,见着新人们。有时我看起来完全不同。有时他们甚至看不到我。

Dr. Latimer: 什么结束了这段时光?

SCP-2855: 好吧,大人们似乎对我在他们孩子周围出现有意见。有对夫妇看到了,然后我就走了。此后我再也没有遇到孩子当主顾。

Dr. Latimer: 但你遇到了其他主顾。

SCP-2855: 没…那么多,在他们来之前。Marshall, Carter, Dark。他们理解的真快,哈?

Dr. Latimer: 你不会和他们再有交集了。

SCP-2855: 又或者被他们交易,我想。

Dr. Latimer: 他们测试了你?

SCP-2855: 你可以这么说。把我送来送去,试着…好吧,进行一切事情。我变成了…别的人。有次,我是两个人。或者我变得无比动人。或者我开始吐宝石。

Dr. Latimer: 为找到你的极限?

SCP-2855: 类似那样的。但我不知道他们到底有没有找到。

Dr. Latimer: 你感觉如何?如此频繁的变化?

SCP-2855: 你知道,就像… 宿醉。我从来没有过,但我看到过。我知道发生了什么。然后现在你又不一样了。但我说不出是什么变了,或者你是出神了多久。会有一段湮没,然后你又回来。接着就不一样了。

Dr. Latimer: 这痛苦吗?

SCP-2855: 我想,按照定义来说,是无痛的。没有痛苦。什么都没有,真的。就只是…不存在着,而非存在着。

SCP-2855 似乎深思了数秒。

Dr. Latimer: 我想今天这就够了。如果我需要什么会再通知你。

SCP-2855: 我信任你们。我知道我进到了正确的手中。

<记录結束>

在被Nolan特工回收后,SCP-2855被交易给了站点主管Dziekan,用于交易的简易合约中指定SCP-2855不具危险性,且同时指定其基础异常将保持不变,以保证其能力不会在交易差错中丢失。

在首次采访数周后,批准进行一次新的交易。站点主管Dziekan将所有权转移给了O5-4,约定SCP-2855将完全配合并服从于基金会利益,同时对所有曾在它身上发生过的交易有准确完整的记忆。

在此次交易完成后, SCP-2855的变化成功显现,之后SCP-2855被指示对过去每一次所有权交易写出概要,以供比对。

在重审后,SCP-2855于首次采访中的供述被证实是准确的。


**<开始记录> **

SCP-2855坐在椅子上,双手铐在一起放于膝上。Dr. Latimer进入坐下。

SCP-2855: 嗨,博士。很高兴再见到你。

Dr. Latimer: 你好SCP-2855。我要问你些问题。

SCP-2855: 我能帮上什么?

Dr. Latimer: 我想聊聊有一次交易。在1996年12月16号进行的。

SCP-2855: …噢。

Dr. Latimer: 从Jason Eamon,到Elene Yates?他们还是孩子,是吧?

SCP-2855: 五岁和七岁。他们很可爱。

Dr. Latimer: 而你被规定为"钱先生,我最好的朋友,能做到任何事情。”

SCP-2855: 对,这…这就是他所说的。

Dr. Latimer: 你说你不知道你能力的上限。请如实回答。你知道吗?

SCP-2855: 我… 不知道上限,意思是我不知道是不是任何上限。

Dr. Latimer: Elene怎么了?你了什么?

SCP-2855: …我能讲个故事吗?

Dr. Latimer: 请。

SCP-2855: 我总觉得有些事情是种残忍的讽刺。关于Wondertainment。关于,好吧,所有这些企业。因为…作为孩子,你一直在变化着。一切都是崭新的,美丽的,全都是如此…多变。

SCP-2855: 但要是你有过…你有过孩子的话。你就不会想他们变化。你想要静止,但他们…他们只会继续向前。这是为何童年如此宝贵的部分原因了。

SCP-2855: 而Wondertainment,是…是对这种改变的一个纪念。为成长。但不能永远如此下去。对改变的纪念永不能保持静止。一定要有规则。事物一定是要有秩序的。

SCP-2855: 我有了一个机会。一个让事情奏效的机会。我能…我能保护Wondertainment所代表的。随时,随地。我永远能保护他们安全。伸出援手。为更大的善。

SCP-2855: 于存在与非存在间,我有永恒的时间留下我的印记。

SCP-2855: 我一路回溯,回到我的起源,而那只是…毫不费力。就如在坚固的玻璃上行过。Wondertainment没有把我做成完美。我自己做到了。他试着去做的,我已经做了。我总是将会所是。我令自己完整。

SCP-2855: 而我的兄弟…我的姐妹。我看到了他们。我知道他们会没事。因为我帮助他们。我总是和他们同在。我总是将会所是。

Dr. Latimer: …为什么你会回来?为什么你…为什么你不让自己获得自由?

SCP-2855: 因为现在我在这里。我全看见了。这就是轨道结束的地方。这是我应该在的地方。现在我有了归属。

Dr. Latimer: 你的归属?

SCP-2855: 我归属于这里。我相信基金会,博士。我相信我们所有。

Dr. Latimer: 我觉得我懂了。今天就这样吧。

SCP-2855: 谢谢。请多保重。

Dr. Latimer: 我会的。

<记录结束>

page revision: 4, 最后编辑于: 17 Feb 2017 04:24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