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959 我们都做了什么,我们都干了什么
KeterSCP-2959 我们都做了什么,我们都干了什么Rate: 101
SCP-2959

项目编号:SCP-2959

项目等级:Keter-potissimi1

特殊收容措施:SCP-2959和所有相关文件属于德尔塔5级安保权限。属于德尔塔5级安保权限的人员不得与任何曾暴露于SCP-2959的人员有任何接触。德尔塔5安保权限人员与暴露者的交流须在用于清除交流中模因危害的同时保留信息大意的AI(LUKA-7)协助下进行。

当前推定全部主要站点都已被SCP-2959侵入并存有SCP-2959-A个体。直至对SCP-2959的抹除程序被设计并实施,所有德尔塔5级安保权限人员将被留在指定安全区域,至少距离任何基金会前哨一百公里。

在SCP-2959被根除前,尚无阻止受影响者行为的计划,虽然其本身是有害的。持有德尔塔5级安保权限者正在专注于寻找根除SCP-2959的方法。若SCP-2959能被根除,所有受影响人员将被给予接受记忆删除的机会。

描述:SCP-2959是对一群实体的统称,受影响基金会人员将其称为“D级人员”。SCP-2959个体外貌为普通人类,性别、种族、年龄、背景各异。在生物学上SCP-2959与基准人类完全一致,在心理和生理上都有常规的差异。SCP-2959个体的人格各异且没有相似之处,但都会倾向于称呼基金会人员为“博士”。SCP-2959全体宣称曾被囚禁于各种高安保监狱内,一般是各国为死囚或政治异见者修建,之后又被带到了基金会的拘留下。当前没有理论解释SCP-2959是如何产生其效应的。

SCP-2959的异常效应会在基金会员工与SCP-2959个体直接发生互动、或是与曾与这些个体发生互动的人员互动时出现。受影响的基金会人员会将这些SCP-2959视作测试用人类对象。无论之前的道德观念及对暴力的厌恶度如何,受影响人员将参加,或是支持进行实验,一般会造成这些SCP-2959个体死亡或是对其造成巨大伤害。大部分实验仅有极少科学价值,也不能促成对SCP对象的进一步理解。随接触时间增加,受影响人员会越发地对SCP-2959个体的生命安全及感受缺乏关注。

SCP-2959个体会在一日历月的时间内被用做测试对象。受影响人员会对SCP-2959个体承诺在事后将其释放,以此来换取其保持配合。在每月的第一天,SCP-2959个体将被处决,一般是以SCP-2959-A附有的毒气室执行。部分站点出现有非典型的SCP-2959处决方式,包括仪式性斩首、溺毙、鞭打,SCP-2959-A会提供所有必要工具。在所有案例中,被处决的SCP-2959个体都将被焚化。在这些个体被焚化后,新的个体会身着橙色连体衣、处于睡眠状态地出现在SCP-2959-A的宿舍内。受影响人员对这些事件视频、或是与SCP-2959运输相关的矛盾之处不作任何反应。受影响者会产生假记忆,认为SCP-2959个体是被运送到了站点。

SCP-2959-A是作为“D级人员营房”的翼区或楼层(部分案例是整栋建筑)。当任何相关人员被SCP-2959个体或是受影响人员感染,SCP-2959-A将会把自己完全融入该基金会站点中,其显现表现为瞬间完成。SCP-2959-A内有对SCP-2959的照顾、处决、控制所必需的一切配备。所有站点人员会将SCP-2959-A视作建筑一直既有的一部分。

百分之九十五的SCP-2959个体表现为某一当前在监狱服刑人员的复制品,一般仅犯轻罪。除其被监禁的原因外,这些人员生活的细节与其复制品相同。剩余百分之五的个体无法与任何已知的在世或死亡人员对应。

附录2959-A:自02-13-11起,首个遭到感染的站点—Site 19制定了一种将正常人员“降职”为“D级”、并于月初和其他个体一并处决的惩罚措施。降级的理由包括抗命和滥用基金会资金,但也包括有长期工作拖沓、或是未能遵照近期出台的着装标准。

附录2959-B:自9-18-16起,所有受影响站点都建立了以各种事由将员工降职为“D级”的制度。

在伪装为国防部并通过多家空壳公司运作后,对SCP-2959个体的采访在德尔塔5级保密下进行。进行采访的人员并非基金会员工,而是从CIA处暂借的审问员。审问员基于对美国政府的绝对忠诚而选中,并被告知审问是针对某个秘密政府计划的人类测试对象。因此事违背伦理,仅使用了两名审问员。所有牵涉此事的平民均在采访后接受记忆删除。所有知晓德尔塔5获取SCP-2959个体的受影响人员也被记忆删除。

为保密需要,只有十名SCP-2959个体被采访。十人中有九人与当前在世人员相对应。除其入狱理由外,所有相关信息都与其当前在监狱中服刑的对应者完全一致。下面的采访是对剩余个体进行。

依照德尔塔5协议,SCP-2959-10的回答已经过LUKA-7筛查。

SCP-2959-10:为什么我在这博士?是说我自由了?

采访者:恐怕不是,女士。还有我其实不是博士。他们告诉我你的编号是D-4596G12。为记录,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SCP-2959-10:Selina,博士。Selina Davis。你们这帮人开始这么叫我了?

采访者:Selina Davis,好的。以及我不是他们这帮人。(采访者向前做出手势)你不用叫我博士,请叫我Jones特工。

SCP-2959-10:我不懂,那你是谁派来的?(SCP-2959-10被注意到开始流汗)

采访者:女士,你不需要知道我为谁工作。你只需要回答问题,然后我们就会立马送你回去。

SCP-2959-10:回去?你们不能送我回去博士。不能。就是不能。你们不知道他们在那边做什么吗?你们知道他们对我做了什么吗博士?

采访者:我不会质疑命令。还有我不是博士。我不知道你以前在哪,我也不知道他们做了什么。现在,你能告诉我你出生在哪吗?

SCP-2959-10:你,你不知道?不是博士。(SCP-2959-10的话语从此开始变得含糊。)

采访者:不是。你能告诉我你出生在哪吗?

SCP-2959-10:南塔基特。南-塔-基-特。(SCP-2959-10开始以异常速率流汗)

采访者:是什么罪让你进监狱?

SCP-2959-10:罪。我不会质疑命令,博士。我不知道他们以前在哪,博士。我不知道他们做了什么,博士。(SCP-2959-10似乎变得极度困惑,一种液体开始从其鼻孔、耳朵和嘴角流出,之后发现是脑脊髓液和羊水。)

采访者:你在和我说什么,女士?

SCP-2959-10:什么是女士,博士?你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回答罪,还有你不需要被叫成编号,Selina。当我不是个博士的时候我出生在哪?

采访者:D你是想装好人,还是在装疯子?

SCP-2959-10:这帮人中有人可以装好人,博士。我不会质疑疯子。他们做了什么。他们做哪,博士。(SCP-2959-10重复这两句话,然后闭眼倒在椅子上)

采访者:(采访者向SCP-2959-10伸手猛烈摇晃其肩膀。采访者用力扇了SCP-2959-10一耳光。SCP-2959-10没有反应,继续重复上述话语。采访者对记录仪器说话)我觉得按照当前允许的武力我套不到这人什么话了。

SCP-2959-10:他们做了什么。他们在哪,博士。(SCP-2959-10继续重复话语数分钟,音量渐小,最终完全昏迷)

采访者:好了,这家伙肯定睡着了。我们结束了各位。

SCP-2959-10的过度出汗造成脱水,在被送回原处期间必须接受盐水治疗IV点滴。在回到基金会拘留后,SCP-2959-10的昏迷立即停止,并能流利与基金会人员交流。SCP-2959-10接受彻底检查,没有发现符合羊水与脑脊髓液累积、昏迷和反常出汗对应的问题。在拘留数小时后,过分出汗停止,它被送回Site213拘留。

当前正在准备定位、获取更多无对应SCP-2959个体的计划。

所以我们在这里了。大部分O5都已被感染。当然他们还在任职,但我们会试着尽快让他们退休。当我们看着情况变成地狱,只有一小部分人能来得及获救。但我们还有几个研究员没有犯病,还有特工走运在外面。现在只剩我们了。

这是个夸张的任务,但我们必须阻止这场瘟疫。我们必须力挽狂澜。我们走运逃过一劫,但却受诅咒要见证我们居然堕落到何等地步。

他们已经变成了可怕的东西,我们必须解救他们。我们不知道SCP-2959是否是谁想改变基金会的目标,或者是要利用我们的资源给它们做实验,但怎样都无所谓。我已经见过我所爱的人们做出原本会让他们呕吐的事。就算这些东西并非真正的人,他们被感染的思维却是真的,而且他们在一天天变得越发冷酷。我们不能让这种事情继续下去。我们决不能让它们继续腐化基金会。

记住我们在此是为了控制、收容、保护。绝不以科学之名制造不必要的痛苦。他们需要记起我们曾经的作为。他们必须记起来,他们和我们一样曾经是黑暗中的光明。

O5-5

页面版本: 2, 最后编辑于: 19 May 2017 06:35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