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3839 吸脂蛞蝓2:脂肪与激情
EuclidSCP-3839 吸脂蛞蝓2:脂肪与激情Rate: 34
SCP-3839

项目编号:SCP-3839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3839应被收容在Site-234低层一处巨大的、经过加固的重型生物收容隔间内,按生物安全四级规范密封。SCP-3839每周应被一次性喂食100kg脂类,其偏好为猪油脂。与SCP-3839的直接交互以及对隔间的维护须通过机械无人机完成。除非同时获得项目负责人(当前为Maravilla博士)与站点主管(当前为Leep博士与Sherry Andrews)的直接批准,任何人员均禁止进入隔间。

该隔间的天花板应配备有装满浓度为10M的NaOH溶液的洒水喷头,在即将发生收容突破的情况下使用。

描述:SCP-3839是一团大型无定形物质,其组成主要为未分化的脂肪细胞,半径约2.5米,重约60公吨。SCP-3839持续变化外形与尺寸,使用类似变形虫的方式移动。

SCP-3839可控制半径3米左右的范围内除自身以外的脂类,在更远的距离,SCP-3839仅能施加弱吸引力,其强度随距离呈指数减小。SCP-3839能够将脂类重塑成多种形状和结构,通常为粗糙的手、臂或口的形状。

当静止时,SCP-3839释放一种由雾化脂肪和蛋白质构成的黄色云状物,大部分构成物质在正常生物体内未发现。对该产物的吸入或皮肤吸收将对附近的人造成异常影响,几乎所有人类均会在暴露后1分钟内开始失去自我保护的本能,所有恐惧反应神经回路将在8分钟内完全关闭。对回收对象的解剖表明,杏仁核1中长出鞘磷脂2的小型增生,包裹及吸收了神经元和神经胶质细胞。

SCP-3839随后将会使用它的肢体试图捕捉受影响的人类。SCP-3839一旦用它的附肢抓住一个人类,将会伸出一个较小的类似管道的附肢,从中排出粘稠的浆液,滴在目标人体的身上。粘液接触人体组织时,将人体的成骨细胞、软骨母细胞、肌细胞、脂细胞3转化为间质干细胞,整个转换过程通常在4分钟内完成4。这些干细胞将分化成一种新型的脂细胞,凝聚成成分均一的物质体并吸收剩余神经元。SCP-3839接下来将会继续向残骸移动并将新形成的脂细胞物质体吸收到自身之中,舍弃其余部分。

对SCP-3839外部物质体的活体检测表明,它包含来自36个人的遗传物质,其中9个与前普罗米修斯实验室人员吻合,最为显著的有███博士、████博士以及Javier Pineda博士

对SCP-3839的CT扫描显示在其中心有一大团物质体,该物质体似乎由一个密集的神经元网络构成,神经元排列为37条离散簇。其中35条与物质体中心的一条大型神经簇连接,彼此之间也存在小连接。第37条簇与其他簇隔离,被包裹在结晶壳中。壳体主要由结晶脂肪组成,看起来始终处于平衡状态,向外溶解并从内部重构。所有神经簇都表现出显着的神经活动,中心簇和第37号簇最为活跃。同位素标记法的测试表明,在转化和摄入人类对象时,将会利用对象的神经元构成一条新的簇。

脑活组织检测确定SCP-3839的神经簇由一种大脑物质的新型结构组成,特有的脂细胞取代了正常的神经胶质细胞。

SCP-3839将不时进入Eglah状态,长出单个大型附肢,不时在末端产生结晶尖刺或各种液体。SCP-3839随后将使用这条附肢攻击自身。此种情况下SCP-3839不会受到持久性伤害,SCP-3839将重新分配自身物质以填满伤口,从而快速修复伤害。值得注意的是,SCP-3839通常会形成增厚的压缩脂肪以保护其神经簇。当附肢缩回或切断时,该状态结束。

随着时间的推移,Eglah事件的时间间隔稳步增加,从2000年被收容时的平均2天一次变为3周一次。然而,在近期事件中,持续时间从10分钟提升到了超过一小时。

SCP-3839被收容期间,Eglah事件的破坏力持续增加。近期SCP-3839开始显示出智力增加的迹象。

附录3839-A:值得注意的Eglah事件

为清楚起见,带敌意的附肢将被定名为SCP-3839-ALPHA。

事件编号 持续时间 笔记
12 13分钟 首次记录到3839-ALPHA个例试图装死以发动第二次攻击。3839-ALPHA从3839的主体上断开,并于2分钟后重新吸收。
122 15分钟 3839-ALPHA使用从其末端渗出的粘合剂将自身粘于天花板。它随后从收容隔间地板上拉起3839,试图反复撞击隔间的地板和墙壁。7下之后3839受到严重的钝击创伤,此时3839-ALPHA经受结构性衰竭并从3839分离。3839-ALPHA从天花板上移除并被3839吸收。一份粘合剂样本已被成功采集以供研究。
237 22分钟 首次记录到3839附肢末端长出类似人手的结构。
289 27分钟 首次记录到3839-ALPHA实例使用化学攻击,具体来说,是一种诱导脂肪细胞凋亡的有机化学试剂。
355 34分钟 首次记录到3839模拟人类发声。3839发出扭曲的女声,导致3839-ALPHA停止攻击。3839-ALPHA不再移动,直到被重新吸收。
381 38分钟 3839伸出附肢突破了3839-ALPHA上方的NaOH喷头,将3839-ALPHA摧毁。首次记录到3839利用其收容隔间。收容安排已升级。
509 72分钟 首次记录到3839在Eglah事件中向人员发表讲话。3839用深沉扭曲的声音说话,记录到的说话内容为“他是个傻瓜。”
602 88分钟 最后一次Eglah事件。3839-ALPHA形成一个粗糙的人形,反复攻击3839,无视3839反击造成的一切伤害。在触碰到3839的中心簇之前,3839-ALPHA被强行从3839的主体上撕下来,并一再猛撞地面和墙壁直到最终被3839撕裂并吸收。吸收后,3839急剧地不规律移动了9分钟,然后塌陷为近液体状态。3839在2天后恢复了以前的形态。

██/██/14更新:Eglah事件完全终止,SCP-3839在气质上变得更加温顺。SCP-3839开始不时分裂出一部分质量,尝试塑造形状。这些结构被定名为SCP-3839-BETA。SCP-3839-BETA实例通常为粗糙的人形,往往迅速塌陷成一堆脂肪。未塌陷的实例最终会被SCP-3839重新吸收。

SCP-3839-BETA实例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变得更加精细,并且在崩溃和重吸收之前维持更长时间。

██/██/18更新:所有新的SCP-3839-BETA实例都与已故的Pineda博士隐约相似,且完全可移动。这些SCP-3839-BETA实例能够自主运动、发出扭曲的声音,并且通常试图向隔间的摄像头或观察口移动。

SCP-3839-BETA:你在那里吗?

SCP-3839-BETA:你好?

SCP-3839-BETA:有人在吗?

SCP-3839-BETA:我怎么到了这里?

SCP-3839-BETA:放我出去!

SCP-3839-BETA:我的名字是Javier Ignacio Pineda博士。我的名字是Javier Ignacio Pineda博士。上帝啊……

SCP-3839-BETA:我听到你了。请帮帮我。

SCP-3839-BETA:拜托了。我不能永远控制它。

SCP-3839-BETA:帮我杀了它。

SCP-3839-BETA:谁在那里?我感觉到了其他的人。

[笔记:Velasquez博士在事故SCP-3233-N█后被重分配到SCP-3839。]

SCP-3839-BETA:你感觉上去很熟悉。我记得你吗?

SCP-3839-BETA:记忆。我依然在这里。蛞蝓。

SCP-3839-BETA:Monique?是你吗?请告诉我你安然无恙。

SCP-3839-BETA:我从没想要过现在这一切。

SCP-3839-BETA:至少我得再见你一眼。

SCP-3839-BETA:拜托了。

页面版本: 3, 最后编辑于: 04 Dec 2018 08:31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