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3966 坠落
KeterSCP-3966 坠落Rate: 395
SCP-3966
3000AB.png

SCP-3966-B的晶体结构。左侧部分对应SCP-3966-A。

项目编号:SCP-3966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一份SCP-3966-A存于Site-66的冷冻实验室存储库内。每月检测其是否受污染。若发现新化合物将此样本污染,需对其化学成分进行摄谱分析,记录任何开放分子键。

此外,发布给公众的医学文献必须被检查是否包含对SCP-3966的描述,任何此类文章都应被拒绝发表。若夜间猝死综合征(SUNDS)爆发,机动特遣队Rho-7(“无炮弹医生”)将出动,在爆发区为平民和受害者建立SCP-3966评级。批准以尸检为掩护从尸体上获取SCP-3966。

依照程序墨菲斯-4,所有与SCP-3966相关的通信都将被保存,供认知危害部检查,但SCP-3966当前尚不适用认知危害处置协议。指派到SCP-3966的研究员若开始出现周期性肢体运动障碍(PLMD),可申请调离。

描述:SCP-3966是一种在人类体内发现的神经活性肽。在超过██%睡眠死亡者的脑脊髓液中可发现该成分。当从尸体回收时,它被命名为SCP-3966-A,具有无羧基端的异常性质。1SCP-3966-A中的末端氨基酸在碳链上有一自由结合位,未表现出任何化学反应。

测试记录:

实验3966-1

对象:D-51174
协议:对象在局部麻醉下通过脊柱抽液的形式被注入2ml的SCP-3966-A无菌10%等渗溶液。监控对象的生命体征和EEG被监控,确认有何生物反应。30秒后抽取2ml液体以保证脊髓液平衡。

结果:对象在此过程11.5秒后突然开始逃避反射行为。对象被束缚,但不再有任何反应,2ml样本成功提取。对象的腰椎穿刺处出现组织损伤,但完全恢复。

对象报告称在注射后突发“坠落感”。EEG报告1阶段NREM睡眠开始在逃避反射前1.5M秒。此“坠落感”、逃避反射、NREM睡眠与入睡抽动一致。

对样本的生化分析未发现SCP-3966-A痕迹。发现一种新蛋白(标为SCP-3966-B)并进行了排序。该蛋白在化学上无异常,有预期的羧基端。需要更多测试确认SCP-3966-B的结构。

SCP-IM系统内保存的通信

Pawlie:嗨Dr.Argent。实验完成。对象在脊椎里卡着针时抖了起来,我们很担心但幸好最后没事。
RodArg:我看了报告。我们知道这种新蛋白从哪来吗?

Pawlie:不。我想象不出它怎么产生地这么快。

RodArg:没错。我们得知道它从何而来,它的氨基酸序列,是什么组成了它,还有它是如何折叠的。

RodArg:我们还需要了解SCP-3966在体外有何反应。一般而言蛋白该是从氨基端开始、以羧基端结束。没有羧基端就表明它具有极强的生物活性,本应该会和其他任何蛋白紧密结合而分解掉。我本来期望它会像是种朊类氰化物,但我们没发现任何大规模生物分解的迹象。还有,如果它是如此稳定又开放,不应该只会在脊髓液里才能发现。它应该是能穿透细胞膜然后突破血脑屏障的。

RodArg:我给你发了些新的测试协议。我会尽可能抽空帮你完成。感谢协助,以及欢迎加入团队,Ellie。

Pawlie:当然!

实验3966-2

协议:在含有0.5ml无菌5%丙种球蛋白和5%清蛋白的培养皿中注入0.5ml的SCP-3966-A无菌10%溶液。监控样本反应。

结果:未发现反应。SCP-3966-A水平未变。

实验3966-3

协议:以埃达曼降解法和质谱分析对SCP-3966-A及-B进行氨基酸排序。

结果:SCP-3966-B排序完成。总链长:289个氨基酸。SCP-3966-A排序结束。总链长:143个氨基酸。前143个氨基酸与SCP-3966-B的氨基端匹配。末端氨基酸未能发现。样本质量被确认减少了约0.70%。

SCP-IM系统内保存的通信

RodArg:你好Ellie,我要你再对-A样本进行一次实验3。肯定有什么污染,让质量前后不相等了。

Pawlie:抱歉,会做的。我现在有点累。没怎么睡好。

RodArg:那没事。想睡就打会盹吧。预先检查一下设备,我们不能有任何泄露。

Pawlie:好的,但我不像是能打盹的样子。我是快要睡着了,但突然我想象着绊倒在什么东西上,脑子一阵恐慌,然后就醒过来了。等我终于睡着,我又开始做噩梦。真的太糟了。

RodArg:等下,你是说你开始有入睡抽动了?

Pawlie:我想是

RodArg:我马上回来。我要检查一下我们的D级。

Pawlie:

RodArg:D-51174抱怨了同样的事。你可能吸入了一剂SCP-3966。要我对你腰椎穿刺来排除这种可能吗?

Pawlie:你想在我的脊椎里插针?

RodArg:这样才能检查你的脊髓液。它不是那么好弄到的,血液里从来找不到。

Pawlie:我觉得我是没得选了,对吧?

RodArg:确实没,但这是个门诊程序而已。一小时就可以回到你的凳子上。

Pawlie:随你便吧,我想。

实验3966-3B

协议:以埃达曼降解法和质谱分析对SCP-3966-A进行氨基酸排序。

结果:SCP-3966-A排序结束。总链长:143个氨基酸。前143个氨基酸与SCP-3966-B的氨基端匹配。末端氨基酸未能发现。样本质量被确认减少了约0.70%。结果与实验3相同。

研究3966-Alpha

协议:比照人类基因组进行已知氨基酸定序。

结果:与人类基因组无匹配。对其他物种的基因组研究正在进行。

首席研究员备注:我们不知道它从何而来,但既然不是人类的,它肯定就是从环境中来的。脊髓液里是无菌的,所以它一定是穿透了血脑屏障。最可能的进入点候选是脉络丛,是它从血浆中产生了脊髓液,但它位于大脑深处,很难检查。需要征用神经组织来确认。- R.Argent

实验3966-4

对象:初级研究员Pawlukojc

协议:对对象进行腰椎穿刺,提取1ml脊髓液测试SCP-3966。

结果:样本生化分析未发现SCP-3966-A痕迹。SCP-3966-B水平为迄今最高的4.2mg/dL,为此前的350%。

SCP-IM系统内保存的通信

Pawlie:Dr.Argent?出什么事了?我没事吗?

RodArg:看起来你的脊髓液里有SCP-3966-B。很高。

Pawlie:但你说这像是朊氰化物?

RodArg:那是-A的形式。我们没发现。我们还是不确定-B从哪来,对人体有何作用,但它没表现出任何异常活动。我在和Dr.Drake通信,带些人类神经组织来继续测试。我们要弄明白SCP-3966会不会和神经元及神经胶质结合。

Pawlie:好吧。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为什么感染了?

RodArg:实验3出了泄露。我现在的假设是你在泄露中暴露给了SCP-3966。

Pawlie:我太傻了。

RodArg:意外不由人,但我们要保证你没事。我要你停下工作,去睡一觉。你看起来很糟。

Pawlie:好,我最近还是睡不好。我一直飘着,突然感觉自己像是在坠落,然后就抽醒了。整夜。什么导致的?

RodArg:没有确定的答案,但入睡抽动与睡眠开始和睡眠瘫痪间的时间失调有关。有些科学家认为这是种进化,得追溯到我们还是树上睡觉的原始人。不过我可不信。其他动物似乎也有,但它们不会因为REM睡眠中的抽搐被惊醒。总之,健康的成人和儿童也会有这种情况。它是很烦,但很正常。

Pawlie:我就想停下

RodArg:还有件事。你提到有做噩梦?

Pawlie:对,怎么?

RodArg:我昨晚也有奇怪的噩梦。你是怎样的?

Pawlie:以前在大学,我有给丝巾染过色。你要把染料漂在水面上,用一根管制仔细对表面吹气制造图案,然后放进丝巾。在梦里,我就在做这个,所有的图案开始出错了。图案开始变得像血像内脏眼睛什么的,就像在盯着我看。然后一群蜘蛛开始从屋顶爬出来,往水里织网。它们开始吸走所有颜色。那些蜘蛛也开始对我粘网,吸走我的色彩。我必须逃离房顶的这些彩色蜘蛛。

RodArg:好吧,和我的不太一样。

Pawlie:你的是什么?

RodArg:在大学那会儿有个漫画叫谜题,90年代早期。里面有个连环杀手叫做“头”,一个大头瘦高、嘴唇又大又皱的怪物,用金属吸管插进别人头里吸脑子。这东西追了我一整晚。

Pawlie:90年代的漫画真操蛋。

检查员: 这是来自认知危害监控部的信息。基于谈话标记,此处有模因感染可能。请注意关于此SCP的所有通信都将被归档、监控、分析。

Pawlie:天哪我们也有麻烦吗?我受不了了。现在别。

RodArg:我不觉得。

检查员: 嗨,耶,你们没问题。我们就是提醒下你们在同一时段分享梦境里的追逐之类的。这可能只是巧合,还不能确认有认知危害,但我们只是想确认你们没有被模因感染。别害怕,我们不会把这些给伦理会和HR的。我们的工作只是追踪认知危害。

Pawlie:我得走了。我要吃点安眠药什么的。

RodArg:睡个好觉,Ellie。明天再见。我会弄完实验。

实验3966-5

协议:对SCP-596的D级处获得的人类神经组织适用SCP-3966-B。测试组织结合位。

结果:SCP-3966-B与神经元上的N型钙离子通道微弱结合。结合造成通道被动堵塞,但结合会在细胞电势差变化时断裂(比如神经元的常规发信)。生物活动有限。治疗学功能仅限于很温和的止痛及瘫痪,且不会持续到正常活动结束。

需注意,SCP-3966-B并不会造成入睡抽动;它基本上不构成风险。我会叫它是种非活性蛋白。 - R.Argent

实验3966-6

协议:对SCP-596的D级处获得的人类神经组织适用SCP-3966-A。测试组织结合位。

结果:SCP-3966-A作为外毒素与N型钙离子通道紧密结合。观察到突触前末梢出现串联错折叠,令钙通道重构为开放细胞孔。神经递质、离子和细胞质通过细胞孔从神经元内快速流失,数秒内造成细胞死亡。

样本质量记录为测试前样本的93.2%。未发现泄露。需注意的是,未发现细胞外神经递质,含有组织的液体也没有偏高的钙离子浓度。

又是巨大的质量改变,但没有泄露?怎么,这些神经递质和离子是凭空消失了?这种再折叠是做什么的? - R.Argent

实验3966-7

协议:对SCP-3966-A和-B的蛋白折叠及N型钙离子通道结合进行数学建模。

结果:SCP-3966-A朝氨基端的蛋白结构参与了将钙通道重折叠为细胞孔的酶催化,而非羧基端的一头则插入了孔内。SCP-3966-B与此活动类似,只是其羧基端裂片试图插入孔内但未能实现,造成羟基端结合不稳,通道恢复为原本结构。

试图对SCP-3966-A的末端进行蛋白结构建模,没有结果。

用白话说:建模程序崩溃。结果没有意义,数字爆炸。 - R.Argent

SCP-IM系统内保存的通信

RodArg:姐?你在吗?

CArgent:怎么,你好,老弟。情况怎样了?

RodArg:不好。最新的计划没有结果。我的助理还是不睡,我在她的脊髓液里发现了这种潜伏SCP蛋白。

CArgent:在她的什么?你怎么发现的?

RodArg:…我给她做了脊柱穿刺。

CArgent:什么鬼,老弟?你在怕什么?

RodArg:这个。

<==发送scp3966.scp==>

CArgent:好吧,很古怪。我难以相信你居然把时间都费在一个蛋白上。等下,认知团队在监控这个?

RodArg:是的,抱歉。我该提前说一声。

CArgent:所以我也要做噩梦了。很好,多谢你啊弟弟。

RodArg:只是预防而已!没人知道到底有没有认知危害!你不会有事的,我不是在传染你,真的。

CArgent:你太保守了。这不像你。我能做什么?

RodArg:你能看看折叠模型的结果吗?在那个非羧基端出现了数据爆炸。数字全疯了。

CArgent:所以你要异常物理小博士来检查一下。没问题。我看看。

CArgent:好吧,看起来用平面向量看这是疯了,不过我能用四元法简化一下数字。

RodArg:四元法?什么?

CArgent:Okay好吧,你知道复平面对吧?一条线是实数(1、2、3),另一条与之垂直的线上是虚数(i,2i,3i)?

RodArg:嗯,对。

CArgent:四元法不止用i,用的是i、j、k。三套虚数。三个不同轴都与实数轴垂直。

RodArg:你要怎么把它可视化?

CArgent:做不到。需要四个空间维。

RodArg:怎么,这蛋白是收缩成-操。

CArgent:又怎么了?

RodArg:操,抱歉,得走了。紧急情况。我一会儿再说。

实验3966-8

对象:初级研究员Pawlukojc

协议:从对象的脊髓液和探索性尸检中获取SCP-3966-A。

结果:对象在00:15触发生命迹象警报,随后被发现在床上死亡。脊髓液的血清分析发现有5.1mg/dL的SCP-3966-A及1.6mg/dL的SCP-3966-B。死因似乎为SUNDS。对神经组织的组织学分析发现有大量SCP-3966-A形成的细胞孔,减少了受影响神经元的体积。

毒物学分析发现环苯扎林和唑吡坦自用药。必须强调的是这些药物为强效解痉和镇静剂,有致瘫副作用。心肺系统似乎未受影响,但骨骼肌出现显著活性减弱。

首席研究员备注:我很走运。我弄掉了一管测试脊髓液,但没打碎,结果里面也只有-B。我得睡个觉。- R.Argent

研究3966-Beta

协议:继续对SCP-3966的基因谱定序进行自动化搜索。

结果:未发现完整匹配。最接近匹配(87%)为SCP-848的丝蛋白。

首席研究员备注:SCP-848从天知道什么地方抓猎物到它的网上。我不敢用安眠药了。如果非得和蜘蛛一起睡,我干。 - R.Argent

实验3966-9

对象:首席研究员Dr.RoderickArgent、D-51174(受控)

协议:在SCP-848收容间内进行睡眠研究。

结果:对象顺利睡眠9小时。对象在收容间内有一五小时苏醒周期,取消了控制研究,将D-51174带入收容间。

首席研究员备注:不能再让他们辗转反侧了。我睡得像个婴儿一样好。D级不想加入我和这些蜘蛛在一起,但他们没得选。他们缩成一团,贴在我身边。花了好久让他们冷静。真的不喜欢蜘蛛。我醒过来的时候有只在我脸上爬。我一直梦到Ellie被缠在茧里。蛛网今天特别地厚。要告诉姐姐。我痊愈了,希望吧。 - R.Argent

SCP-IM系统内保存的通信

RodArg:嗨姐。感觉好些了。

CArgent:天哪,老弟。你来了。我担心坏了。我听说你助理的事了。很遗憾。

RodArg:嗯。她很棒。还是不清楚。我不知道她怎么会染上致命SCP-3966-A的。我很害怕睡着了会不会就死了。我没测过脊髓液,但我知道症状。

CArgent:D级呢?

RodArg:他们还活着。没给他们睡眠协助,等我发现我睡得不错,我就把他们和我一起带到收容间里了。

CArgent:收容间?…我不会问的。我觉得我没事。整件事让我紧张无比,每次翻身都让我害怕有没有被感染。

RodArg:噢,上帝,抱歉,姐姐。我在这自说自话,都没想过对你会有什么后果。

CArgent:不过我确实在夜里有过一两次坠落的感觉。可能没什么变化。

RodArg:很好。所以你觉得这些是某种四维蛋白?

CArgent:这样的话更能解释数学结果。这也是为何羧基群不见了,它确实还连在氨基酸上,只是我们看不到而已。

RodArg:我们怎么才能看到呢?其实,我们怎么会看不到呢?

CArgent:我看看怎么解释…你知道《平面国》吧?

RodArg:所有人都是图形的二维世界?

CArgent:就那个。现在你是个三维人,所以你是站立在平面国上看某人的家,你可以直接看到里面的所有东西。但那些居民永远看不到你,完全不能。因为你并没有在平面国之中,你在它之上,但平面国中没有“上”。

RodArg:所以我要进到平面国之中才能被看到?

CArgent:没错。如果你进到平面国,还用手指去触碰它,它们能看到的也只有你的指尖。

RodArg:所以……我可能只看得到四维生物最小的一点,但它能把我看得完完全全。

CArgent:你弄懂了。这还不是最酷的。你还能伸进橱柜里,拿出一个杯子放在桌子上,而不用去打开那个柜子。

RodArg:等下,如果我看得到房子里的一切,甚至是橱柜里面…我是不是也能看到那些人的里面?我还能碰到?

CArgent:是的。

RodArg:…你知道,爷爷是在睡觉时死的。

CArgent:对。那得是,20年前吧?我很想他。很大的打击,对吧?

RodArg:我有个朋友翻出了一份老尸检报告。他们其实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说是老死的。

CArgent:怎么了,你觉得另有隐情?

RodArg:我弄掉了一根试管,但里面只有SCP-3966-B。那些人翻来覆去辗转反侧,但他们的身体里只是有-B而已。如果我去碰一个平面国民,而它动了,会把我一起拉动,对吧?

CArgent:对的。类似地,你的拉扯会变成一股加速度。它也能感觉到。

RodArg:但那是你察觉不到的方向。能感觉到的就只有一股坠落感…我要进行最后的实验。如果有用,我就得更新描述了。多谢了,姐姐。多保重,睡个好觉。

实验3966-10

协议:一个玻璃微量移液器矩阵,各自夹住一个N型钙离子通道。往每根吸液管内插入一根光纤。将仪器插入25%的SCP-3966-A等渗溶液中。在钙通道重构为孔后,往孔内插入纤维,记录视觉结果。

结果:通道孔重构完成。光导纤维各插入孔内超出吸液管末端10μm。外部显微镜未发现穿过吸液管末端的光纤扩张。在结构中,成功生成一张图像。

Image Unavailable
页面版本: 3, 最后编辑于: 21 Apr 2017 18:09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