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他们想要的是血
他们想要的是血Rate: 536
他们想要的是血

收容周期336的第2天

“等等,所以你真的是…?”Xavier Garcez特工带着同样的难以置信问道,流露出当新工作人员看到桌子上的铭牌时经常会有的语气。

“是的,我是Alto Clef博士。不,那些故事都被极大的夸张了,”穿着普通棕色文职安全事务主任制服的人带有一丝请辞暗示地回答“Garcez特工,为什么你仍穿着那套黑色西装?采购部门(Requisitions department)在你到达站点前没有给你发放掩饰制服吗?”

“先生,不先生,”Garcez特工回答,把他的视线从那个印有简直是基金会神化的巨大部分的音乐题词的程式化铭牌上移开。以直挺挺地贴紧站立的方式来表示对教官的关注,Garcez继续,“有人告诉我在我到位后会提供制服和掩饰身份。”

“耶稣基督…放心,Garcez,”Clef站起来并踱步穿过脏兮兮的旧的安全办公室,然后打开了一个生锈的储物柜,“你太大了穿不下我的备用衣服。并且我没有你的演示身份。那么猜猜会怎么样?你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要在这里露营。我没法把你从这个看起来像一个该死的黑衣人设施来回接送。我真不敢相信采购部又搞砸了。请告诉我他们至少给你送来了必需品。”

“是的,先生,Clef博士。它们在我的车的后备箱里。”

“让我猜猜,你开着一辆没有洲际牌照的亮黑色SUV,而你把车停在了我那辆旧得多的丰田旁边。”

“呃,是的,先生,博-”

“Garcez,这个站点是一个有着非常可怕过往的旧联邦监狱。对幽灵猎手而言,这个地方就像是你个金发女郎举着一个写着‘免费***’牌子。你应该属于雇佣警察中的骨干部分,不要让角质化青少年和寻求刺激的人试图潜入这座大楼。你知道潜入这座大楼的人发生了什么吗?”

“即如这栋大楼的限制房间时必然致命的。条例规定,任何进入SCP-450的人都被认定为失踪,”Garcez从记忆中背诵着,在往他的方下巴里塞入空气时仍立正站好。

“你看起来像一个雇佣警察吗?你开得像是雇佣警察开的那种低劣汽车吗?”Clef一瘸一拐地走向年轻,高大的男子,眯起已经目睹国超过值得一辈子的惊骇的钢铁般的眼睛。“不。我会告诉你你看起来像什么。你看起来就像他妈的一点也不明白自己在处理什么的新来的家伙。你在这儿学得真他妈的快,否则你就会像那四个他妈的来这儿学习打结的新人之一一样死在这。你会被分配到任何角落然后觉得我是个该死的魔鬼是732使我这么做的,因为那家伙只是把一颗子弹放进你不值钱的屁股然后把你埋在停车场里。但我不是那样的人。所以如果你糟糕地开了一点小差,你不仅会死在450里面而且地狱之门也会广阔地打开清理组人员会来这里收拾残局伪造出一个足够把周边的三个城镇都从地图上抹去的巨大自然灾难。我说清楚了吗?”

“先生,是的先生!”Garcez说,面无表情地盯着Clef博士那日渐稀疏的头顶。

“这里不是军队,特工,”Clef疲倦的叹了口气,回到他的办公桌将一封同样恶劣的信发给给他送来一名没有合适装备的新特工的采购办公室。

“唔,抱…抱歉博士,”Garcez回答。没有得到任何答复,他颓然地垂下他的肩膀,然后在办公室里充满霉味地花呢沙发上坐下。最终他再次说话,“那么你在这里做什么,博士?”

Clef从他的显示器上抬起头,把眼睛眯成一条缝,“退休。”

收容周期336的第17天

“我老了,Garcez,”Clef解释道,“距我第一次看守这个站点刚好三十年。我是在这条路上行走的第一个人,你知道。设计我自己的收容程序。”

Garcez什么也没说。他现在穿着合适的普通棕色制服,他的目光锁定在前方下降的破旧走廊上。他的步伐整齐而坚定,他的脚步声与Clef博士的拖曳瘫软和拐杖的敲击比起来几乎无声。

“我根据所罗门之印(Seal of Solomon)的收容图案。认为它具有某种受神秘力量将实体困在死囚室内的分类方式。这似乎已经奏效,它们只有一次获得了宽松,而这是在七年前,当一些该死的新人没能及时把它放上椅子。在未来的三个月你除了焚烧黑猩猩的味道外不会闻到任何东西,即使是在安全区。有个混账说总有一天他会因此杀了我,嘿嘿。美好的时光。顺便说一句,我睡了你妈。”

Garcez退缩着向一旁看去。Clef的钢头手杖砸到了他的小腿。

“不要做出反应,Garcez!当你在这条路上走时不要对任何事物做出反应,”博士发出嘘声,“你只须要把我赶出去并完成实践练习。我们今天要完成三个。你需要执行这项任务否则你会死,你明白我说的吗?现在就来,回到起跑线。”

Clef和Garcez沉默地转身走到空旷的牢房尽头。他们在设施中安全的一侧,一个安全到在头顶上有电灯的地方。空气中充满厚重的***气味,味道最强烈的地方是远处的墙壁,那里每天一遍又一遍的用猪血涂出实践的象征。

Clef停了下来,在Garcez开始他的步行之前举起手。他的胸口起伏着,他的手过于用力地握着拐杖的手柄以至于它震动起来。“你还好吗,博士?你需要休息吗?”Garcez轻轻地问道。

Clef盯着脏兮兮的水泥地面,“你知道,我怀疑它是否在乎。图案。我们每月在死囚室跟踪它已经三十年了,但我不认为实体关心图案。它们想要的是血。”

“博士?”

“重要的是行走的方式,特工。你必须冷静并以完美的速度行走。不能太快也不能太慢。不要看两侧。只是进去,把血涂在墙上,然后出来。这样实体将不会看到你,而你将活到下个月再次这么做的时候。然后可能会被分配到收容不能么恶劣的东西的地方。”

“是博士,你需要休息吗?”

“不,不。我只需要想一些在你练习时来折磨你的新东西。一些确实不错的东西。”Clef的面孔被一个满是皱纹的笑容分割开,“让我们继续吧。”

在接下来的四个小时里Clef用真假嗓门唱个不停。Garcez则设法完成一次成功的步行。

收容周期336的第30天

博士和特工站在死囚室的门口。一对耀眼的泛光灯在他们身后的安全区闪耀着,他们的影子则截然相反地被印照在锁住漆黑的处刑室的钢制防护门上。Garcez提起一个白色塑料桶,里面装有画笔和林及城镇的居民在一次经常的献血活动中慷慨捐赠的三个血包。

“它们会袭击我吗?”Garcez问道,茫然地望着门口。

“它们应该不会,Xavier。但如果他们做了,我承诺我会完成工作。我们要保证这些东西处于收容中。”Clef在电子锁上挥了下手中的钥匙卡,钢质大门随即对两名男子打开。一阵匆忙的叽喳声似乎从死囚室那荒凉的黑暗中倾泻出来。在一百六十六米远的地方,处刑室的门打开着,几乎没有被二人身后那高输出的灯照亮。

“似乎一切正常,”Clef点了点头,当左侧每个牢房的门开始砰的一声一起打开并关闭。,“去完成它吧,孩子。记住,图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行走。”

当Garcez步入黑暗时,他的呼吸平静而整齐。Clef看着他的伙伴轻快地跨过那个在三年前没能完成任务的特工遗体。

在走廊里通过七十三码后,Garcez转过头伴随着一声极短的叹呼,“妈妈?”

突然他的身体被猛地拉向一旁,一遍又一遍地冲撞着一间封闭牢房的生锈的金属门,直到它软绵绵的瘫倒在涂满血迹的栅栏之间。Clef眯起眼睛做了个鬼脸。他真的以为Garcez能完成任务。

6月22日,20██ 7:53 PM

Clef把他的手杖夹在一只胳膊下走了过去。他的另一只手在他慎重的步伐中及时抄起了白色塑料桶。花了整整十一分钟进入SCP-450后,他来到老旧的电椅前,在它的固定装置处惊慌颤抖。除了Garcez的失败,一切都如预期般进行。

Clef跪在电椅后打了一个寒颤,开始检查桶里的内容。两个血袋在Garcez被抓住时撕破了。回首他第一次来到这里的路,他还可以看到自己留下的血脚印。Clef博士撅起了嘴唇—剩下的一个血包不够画他在三十年前制定的遏制图案。他在裤兜里挖掘,找到了Dmitri在他们的假期后作为礼物送给他的老式猎刀。Clef挽起他的袖子,对着自己的手腕落下刀锋,然后进行他的任务。他怀疑自己在完成这个之后是否哟欧足够的时间安全走出去…

收容周期337的第1天

Yancy博士坐在安全办公室里,在Clef博士的笔记本电脑前感到自己十分渺小。一个进度条在一系列高分辨率照片被添加到O5理事会报告时缓缓填满。

Xavier Garcez特工已被确认在大约7:42 PM执行安全收容时死亡。附加图片[事件450-34-a],是由Darrin研究员在SCP-450的收容外拍摄。这似乎是Clef博士用自己的血完成的收容程序。值得注意的是Clef博士画在处刑室后墙用来替代衰退的收容图案的短语:“过来吃他妈的吧!”

SCP-450中的实体已确认受到收容。这似乎验证了Clef博士最近的假设,即特定的图案与收容效果无关。只要经人类的血液施加于墙壁便可收容实体。

附加图片[事件450-34-b]是电椅前面的地板。从这个角度观察很难确定斑痕的本质,但我们认为这是由多个手印和一个巨大的人形空白区域。Clef下落不明,。据推定已经死亡。

page revision: 1, 最后编辑于: 04 Mar 2017 10:12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