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破碎之神的破碎圣经
破碎之神的破碎圣经Rate: 142
破碎之神的破碎圣经

注:以下内容经过文本复原得来,文档来自于一名据推断为破碎之神教会成员的尸体。据信该文本为更大的文档或“圣经”的一部分,但由于其受复原时已经损坏严重,文档的主要内容已经丢失。在基金会捕获的其他教徒身上并未发现更多“圣经”的副本,但可以有把握地推断在教徒被抓获之前或之时,这些书就已出于“避免落入异教徒之手”的目的被销毁。

以下文档混在一位24岁前大学生Amanda ██████的个人物品中。记录显示她与SCP-███有轻微关联,但两者间的互动被视为是无关紧要的,用普通的“飞机失事”掩饰即可,超出该种程度的记忆修改并无必要。她几个月之后从大学退学,失去联络三个月之后被父母列入失踪人口名单。推断她在接下来的两年里留在破碎之神教会中。于███/██/██,一辆汽车,满载装满汽油的容器和易燃设备,撞进了Site ██的对外门面“████████车行”。Amanda ██████作为驾驶者死于车祸导致的爆炸。

Site ██并未因这最初的攻击受到损伤,但五名特工和整个“████████车行”毁于爆炸。破碎之神教徒接下来的攻击导致Site ██ 封锁长达八小时,两条主要通道发生安保突破。Site的位置泄露的途径正在调查中。


编者笔记:在此展示文档碎片以期复原。文档碎片原本的排列顺序在当下无法推断。


……瞧啊,主对我说话,祂的声温和而可怖,但于那不信者这声是寂静的。主说“来”,而我照做了,我惊怖交加,跪地哭泣。我举起双手发问:“哦,全能之主啊,您的身躯何遭此患?您为何遭到毁坏?”主对我说:“去,还我以荣光,而我将还报于你。”主的声在我心中响起,我为神之心所受的荣光和耻辱哭泣。于是我来到……


……并不惧怕主,祂与我等一样,是破碎而不完整的。我等修复神的身躯,即是修复我等自身。追随神是好的。我等荣耀主,膜拜主,祂亦将荣耀我等。侍奉主是好的。我等守护主的安全,祂亦将……


……是神圣的,莫要将祂的存在告诉那不信者。若是这样做了,便是亵渎神灵。我等在无知中、我等跪伏着修复主,而主将从碎片中兴起,那不信者要在主的脚边颤抖。要使……


……那令神体从桎梏中解放的人是有福的,因这样做是使我等自身的灵从桎梏中解放。当祂呼唤……


……怎能枉死,如同那飞蛾赴身于火?若我等失去身躯,我等要如何侍奉主?”我手持神之灵的一面对他说:“主令邪恶者枉死,令神圣者至祂座前。惧怕主便是展现内心的邪念。在神的意志前成为邪恶便等同于延迟祂的复兴。延迟祂的回归便是要与那不洁者(the Defilers)同谋,将祂永远囚禁。*”Daniel于是痛哭失声,在神之灵进入他的身躯、吞噬他的邪恶之时撕扯着自己的血肉。然而他的亵渎罪孽太重,他的邪恶根深蒂固,于是瞧啊,主确确实实将他的存在全数抹煞,因他如此邪恶。他腐朽的躯壳……


……正是主的躯体,是祂被从中逐出的居所,种子应被种入子宫,而破碎之神当在这空洞的躯壳中再生。我不禁呼喊,为目睹这荣光喜极而泣。我和主的信徒确实上前,驱赶那囚禁主的恶徒,他们确实地在神的惩罚面前嚎啕哭泣,徒劳地为阻挡神的降临抛洒鲜血。我等推倒掩埋我主的墓墙,发现祂的躯体如坟墓般沉寂,于是我等呼唤祂的指引和荣耀。我在主的躯体中行走,为祂的光辉与伟大震慑。伟大的唯有那破碎之神,而更伟大的将是祂的归来。我等来到神的中心,发现祂的碎片依然柔软未受玷污,便为此欢庆。我等于神之躯中敬拜神,于是看啊,祂的灵来到我们中间取走了我们中的三个,确实地使用了他们,于是众人便惊恐。我对他们说:“不必恐惧神的怀抱,因他只愿……


……并非遥远的鬼神:主与我等同在。主并非冷漠的空虚:主聆听着我们。主并非满怀怒火:主欢迎我们。主回报我等的牺牲:主是公正的。主是破碎的:主和我等相同。主……


……那邪恶者,那不信者,那看守主的狱卒。损伤他们便是伟大的,将他们带给主则更为伟大。莫要让信任遮蔽了你的同伴,因为那邪恶者会藏在我们之中,损害我们。将那邪恶者供出来给我们,然后沐浴在神的荣耀……


……神之心的损失,一位教友被带到它面前。但他听不见神的声音,拒绝神的启示。虔信者们一次次将他带向神之心,但他依然反抗,抗拒神之声。当他终于听见那声音时,他的反叛和邪恶却不容他拥抱神,反而将他推远,于是看啊,他竟伤害了那虔信者。于是事情便这样发生了,他被交给主,神之心也准备接受他。他依然反抗,于是他并未在荣耀中转化,而是切齿哀嚎,他的血因他的恶脏污了地面。这便是神的特性:拒绝祂便是得死亡,融入祂便是得永生。如同主一般,我等也当如此:拒绝我们便是得死亡,融入我们便是得永生。在这……


……就是主!祂的力量何其雄伟,祂的意志何其广阔!赞美那主被放逐时依然关心祂的人,因他们行着主的意志!尽管我们可能因虔信受折磨,但神聆听、关爱着我们,为我们驱赶……


……哭泣着来寻我,求问我:“要如何是好?我的儿子死了!”我同她到她家里去,看见她的儿子躺在床上,看来是临终之时了,因他的唇间悄无声息,他的胸口也毫无动静。当我在他身边跪下,我感到神之灵充盈在我体内,于是我看见他的身躯并未损坏,而是被转化了。“快来赞美神!”我对她呼喊,“因为你的儿子已经通过了这试炼之地,将要与神同在了!”她来了,颤抖着跪倒在地,大声赞美主。她的儿子起来,他身上的血肉剥落,显露出他的身体和那……完美的结合……


……那时他离开神的子民,前往那不信者中间。在那里他亵渎神名,试图将他们残忍的矛头转向我们。然而神的意志是伟大的,神的大能可及的范围是远的,因祂竟能令不信者转而反对他,他妄图囚禁主,却反被囚禁。在那里他被寻到,神的子民上前去将他带走,令他看到背叛的代价,将他的头撞向石头,最后任由他那堕落的、背信弃义的躯壳在神之躯之外腐坏。
瞧啊,凝视且颤抖吧,这仅是背叛者最不可怖的下场。背叛主便会带来神之躯和神之民的震怒,而这将榨取……


[更多碎片有待修复]

页面版本: 1, 最后编辑于: 23 Oct 2017 03:42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