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文档451-A
文档451-ARate: 134
文档451-A

文档451-A:SCP-451的日记

06/05/20██:自从世界上的所有人消失已经过了一个月了。我真不应该去碰[编辑]。我应该呼叫支援。至少这样不是我来承担灭绝人类的罪责。我现在████████,到达Site-19之前的最后一个城镇。我假设在别的地方还有人活着,所以我决定用一支笔和一个笔记本写下我干的事情。████████就和我经过的其他镇子一样,像是就在一分钟之前被遗弃了。汽车停在街边,桌子上的食物还热着。我本以为时间只是静止了,但是昼夜依旧,日历上的日期也总能对上。一切都比刚刚发生时更让人迷惑了。明天我会继续前往Site 19,那里我肯定能找到答案。说不定还能找到挽回一切的方法。

06/07/20██:Site 19和城镇里一样。我到达那里时安保大门敞开着。餐厅里挂着菜单,上面有我最爱吃的东西。我自己吃了点,把剩下的放进了冰箱里以防坏掉。很有趣,当我小时候,我总是幻想着这样。每个人都消失了,我可以去我父母不让我去的地方,想吃多少糖就吃多少。如果我没有长大,说不定会很享受现在的状况。

我以我的旧单间作为活动的基地。那里的所有东西都被动过了而且很多东西都不是我的。我听了听CD播放器里挪威乐队的唱片,但是实在无法欣赏,于是这些CD放到了隔壁的房间。我记得很久以前Rommel特工就住在哪里了。我曾经有一些和他在一起的愉快回忆。看来这比我想象的要……艰难一些。

06/08/20██:今天早晨又去了餐厅。盘子里装满食物,冒着热气,桌子上都是吃了一半的饭。我打开冰箱想自己热点番茄汤但是却找不到。然后我发现早餐菜单更新了。到底怎么回事?可能我昨天没仔细看菜单,那就是昨天那张,但是我的汤到底他妈的去哪了?

我开始有点厌烦了。到这里之后没有取得任何进展。明天我要开始检查一下最近的文档,看看有没有人注意到什么。

06/09/20██:终端不接受我的通行证!早就应该想到没这么容易。我设法在Rommel存放他的通行证的地方找到了他那张。上帝保佑你倒霉的记忆力,Rommel,不管你现在在哪。目前为止,我只找到了他的活动记录。明天我要在Rommel的通行证上做点手脚,找到一些有用的东西。

06/10/20██:起床之后就去了终端,现在Rommel的通行证也不管用了。我试了两个小时想要通过,最后还是放弃了。或许我应该找找纸质文件记录。

我去了餐厅,发现菜单又变了。没有番茄汤。现在是蘑菇乳酪。桌子上也没有盘子了。我拿了点烤火腿和奶酪回到房间里。我得好好想想。

06/11/20██:我开始觉得我被跟踪了。可能只是我的偏执。我闯进了██████博士的办公室,在她桌子上放着文件夹。我看了一会文件,然后它们消失了。我可能是疯了,但是我知道它们就在那里!我设法翘开了文件柜上的锁,但是柜门纹丝不动。我觉得它们是在自己强行关上!我试了试其他五个办公室,都发生了同样的事。

06/12/20██:我早晨去了餐厅。早餐菜单。我四个小时之后回到那里,换上了午餐菜单。我在17点又去了一次,结果变成了晚餐菜单。要不就是我疯了,要不就是世界疯了。我仍然觉得我在被跟踪,所以不排除第一种可能。

我敲翻了一个文件柜并且最终在它狠狠地自行合上之前拽了点文件出来。文件包括SCP-173SCP-945SCP-657。都不能对我现在的情况造成真正的帮助。我把文件放下之后,它们立刻消失了。

06/13/20██:妈的。我现在能找到的每个文件柜都被钉在墙上了,没法撬翻。即使我曾经打开过的那个也打不开了。不过至少餐厅里又有番茄汤了……我现在会拿上一切我能拿的东西。

06/14/20██:(研究员试图通过在日记上书写来交流;字迹被SCP-451的字迹覆盖住了)[字迹模糊无法辨认]去他的咖喱鸡!我觉得我的东西正在从房间里消失。笔没了。我从Rommel的房间里拿了一支。

06/17/20██:我放弃穿衣服了。我意识到Site 19仍有温控,所以我需要的只是鞋子而已。大概没有人会看到我。我还是找不到任何有用的东西。无论我去哪里,我都被挡在外面。

06/18/20██:我颤抖着醒了。温度计显示只有5摄氏度。我要是没把衣服扔进焚化炉里就好了。从Rommel的房间里拿了几件衣服,虽然有点大,但是至少暖和不少。

06/19/20██:温度回升了。昨天实在太他妈的冷了。看来什么东西最终开始发生故障了。早就应该发生这样的事了。

06/20/20██:冷。就好像只有在你有伞的时候太阳才会出来,然后你把伞放下之后太阳又缩回去了。

06/25/20██:凑合裹了条浴袍。我仍然感觉到了那些隐形的眼睛盯着我……最好只是可能。

06/26/20██:一个多星期没有搜索任何东西了。不会被打扰。今天午餐是肝和洋葱。

06/27/20██:炸鸡。

06/28/20██:蔬菜汉堡。直接拽了。

06/29/20██:炒牛肉。应该拌点酱油的,但是一点不剩了。

06/30/20██:今天是披萨。没有夏威夷风情口味。全糟蹋了。

07/02/20██:两个月前的昨天我杀了所有人。从Rommel桌子底下藏啤酒的地方搞来一些啤酒,庆祝了一下。然后为了他又喝了一瓶。然后为了我害死的每一个人都喝了一瓶,直到我醉死过去。我醒来时躺在我的呕吐物里,脑子上好像插着一把斧子一样。喝了点醒酒饮料缓解一下。

07/03/20██:Rommel的房间空了。早就应该料到。吃掉了一整个奇形怪状的潜艇三明治,我不应该吃的。

07/04/20██:在某人的房间里找到了哈兰·艾里森的一本书。我就像是书中的Ted。但是如果周围没人听到,那么尖啸干嘛呢?

07/05/20██:我是个艹██████的懦夫。没有别人帮忙我甚至不敢了结自己 。我去了SCP-173的房间,闭上了眼睛。SOB却连碰都没碰我,而是[资料编辑]。真希望我和他们其他人一起消失。

07/06/20██:我决定试试招惹别的SCP。他██的没用,我还活着。

07/07/20██:在我房间的地板上发现了一片刀片,还有一条绞索从天花板上垂下来。不,我受不了这种死法。还是得有人来帮我。

07/08/20██:找到了一把枪,这应该能迅速了结我。我到休息室去自杀。能和你谈话我很高兴。

我看到了人!我没杀掉自己,而是正中了他。我跑到医务室去找急救物品,但是当我回到休息室他不见了。枪也是。甚至连血迹都没有。

07/11/20██:在我桌子后面有张备忘贴纸,我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意思,基本上是说什么根据SCP-657的预测所有人都要死,让人们向神祈祷获得安宁并且享受最后的时光啥的。看起来跟真的似的,要不是死亡日期是今天,七月十一的话。

07/12/20██:便条变了。现在死亡日期是七月十二。一个想法在我脑海中酝酿成型:我正在不同维度中穿越。我到达的每个维度,人类都刚好在一瞬间前消失。这就全都对上了!这解释了为什么文件都从我面前消失了,为什么经过了两个月没有任何崩溃和事故发生,为什么我一直都能吃到正常的饭。

如果我一直在不同维度间跳跃,那么我可能可以找到一条回家的路。Site19仍然有最好的资源来供我达到目的,我只要找出来。

07/13/20██:找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看起来我试图回收的物体在这些平行维度中仍然在被基金会紧张地追缉着。这可能是我脱身的关键。我现在要找到这东西的SCP编号,然后把它弄到手。

07/14/20██:这是我最后一次在这本日记上写字了,我马上就要离开这个房间。自从我把这本日记从一美元商店里偷出来之后它一直很好的为我服务。为了保险我会把这本日记留在我的房间里。尽管每时每刻所有的东西都在变化,我的房间看起来是不变的。我把它放在便条旁边。657还在预言说今天是世界末日。我会随时随身带着我的新日记。如果我转移时没有它,会丢失很多信息。我可不想那样。

再见,亲爱的日记。谢谢你忠诚的服务。

因为SCP-451坚持随时带着他的第二本日记,现在无法确定上面的内容。提出了利用SCP-423进行隐秘行动的建议,正在审阅中。

page revision: 2, 最后编辑于: 20 Jan 2016 09:53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