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寻获机械
寻获机械Rate: 653
寻获机械

我们受训是为了征战。我们的任务无比重要,这从一开始就毋庸置疑。在任务之前,经常会有个经理或副总裁露面致意,但见到你就十分稀奇了。我们只通过扩音器听过你的发言,或者是在信的末尾看到你的签名。把一个排送去突袭一间农舍也很不同寻常——最初看上去有点过头了,不过当我们得知我们要迎头直击破碎之神教会的时候,这么做的原因倒是清楚了。我们上一次和那帮混蛋的遭遇以大火告终,其结果便是战利品被毁了。

当然,他们有我们想要的东西。我们安插的间谍告诉我们教会有个特别奇异的东西。它擅长改进或拆卸任何置于其中的物体,这是他告诉我的全部。仅这条信息就说明它很有价值。我们都不想知道教会打算拿这设备干什么,不过如果对他们的意图了解足够充分的话,就会明白我们把这设备拿走对所有人都好。

在我们到达之前,我们预想会有一系列的障碍;巡逻该地区的卫兵,巨大狰狞的自动机械,屋顶上隐藏的狙击手,还有那里能搞到的所有东西。情况本不会有太多差别。但我们并未看到预想中的重武装堡垒,而是发现边界无人巡逻,房屋则似乎一片空荡。

我们怀疑他们料到我们会来。或许是我们的间谍被发现了,然后他们预计我们会尝试获取那台机械。不过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东西可极有可能是他们最为神圣的圣遗物,天知道为什么他们毫无防备?我们都不想匆忙下个结论,所以我们想出一个行动方案。

我们一通过谷仓那三层操蛋的门,它便放出一股死亡的气息。显然这里先前被当做信仰中心使用,但在我们进来探索的时候,它更接近一个鬼城。长椅要么抵在门上,要么被用作障碍,泥地上满是垃圾。我们发现教堂的另一侧有一个男人。体型消瘦,金发,穿着一套蓝色礼服:或许是唱诗班的一员。男人倚在一个讲台上,背朝我们,让我感觉这可怜的家伙像是在哭。我们命令它跪下,但他没有反应。我上前去制服他,但是……抱歉,先生,我不知道该怎么描述它。我把手搭上他的瞬间,他摔倒在地。他前半边身体的皮全被剥了,骨头和肌肉直接暴露在外。

我们都被这吓到了,不过没人动摇。过了一小会儿,我们继续搜索,然后发现了一个被埋在一堆长椅下的,通往地下室的门。另一个队里的两名成员被命令把长椅从门上移开。我们聚在一起撞门,门开之后,发现另一侧有几个朝向我们的男女,他们背后的皮也以和长椅上那个男人相似的方式被剥开。

他们一动不动,但看上去就像试图爬出地下室一般,他们残缺的脸上表露出恐惧,仿佛他们被冻结在时间里。我们通过无线电向排里的其他人报告了发现,并要求增援。我们不确定这是不是某种异常的瘟疫,但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毫无准备。

我们在教堂的入口等待装甲部队,他们很快就来了。四个好伙计外加生物防护服让我们感觉更加安全,不过我不知道这有没有实际帮助。我们九个人回到了大厅,前进的同时对尸体进行了编目。先生,我想说的是,室内尸体的数量只是稍稍吓到我,不过在我踏到一片由那些曾经是大脑的东西组成的水坑里时,我开始真正担心起来。我们之前没注意到这一点,但从他们剥下来的部分全都朝着一个方向,就像石头上的苔藓。我们有种预感,我们仅仅正在接近这场灾难的源头。

被剥下的部分都朝着大厅的尽头,指向唯一的一个木门。一个女人躺在地上,腿被剥皮了,也指向那扇门。她的长袍上有一个巨大的裂口,露出她腹部极为恶心——且致命——的伤口。即便那个破坏了这里的不知道什么东西没解决掉她,她十有八九也会死于失血过多。但对我们而言最为重要的是,凝视着大门的她脸上,彻底绝望的表情。

我们几乎可以确定门会突然给一个恐怖的可憎之物撞开,只要我们一靠近它,就会被它击倒。我们小队的队长命令我们将步枪始终瞄准那扇门,并时刻准备好,如果他开门后发生什么糟糕事情就开火。用于开门的四分之一秒似乎便是永恒,即使到现在,我依旧不知道是什么造成了那里的景象。

我们看到了那机械。我们的确预想它会很大,但也没想到会有一个房间大小。它分为三部分,每一部分都像一个标准的步入式衣橱那么大,并通过某种管道与中间部分相连。它看上去对用户非常友好,有一个含五个可选设置的旋钮,当时设在“半粗加工”一档,还有一把似乎只要旋转就可以启动机器的钥匙。

那里有三个穿着僧服的男人,双手举起以防备那已经将它们杀死的某物。机械最左隔间的门是关上的,而最右隔间的门开着,并正渗出一滩红色液体。内部就和冷藏库里差不多,我找不到更好的比喻。那些器官,骨头,肌肉,……我猜是神经末端的东西,头发还有皮肤被整齐地分离开,并沿着输出室的地板各自成堆。剩下的那些在我们找到时已经是一片模糊了。我们把机器,还有一些其他有价值的东西一同打包到货车,然后撤回了总部。

Carter先生,我有理由相信这个设备的能力远超我们的想象。我有预感教会当时正试着用它来除掉某种异常的野兽。如果它能够在仅对器官有少量,甚至没有损伤的情况下完全分离一个异常生物的内脏,或许它的异常被一并分离开。当然,我并不是要求毁了它,我请求你谨慎使用它,并在转手之前理解清楚它的功能。我不知道你打用它做什么,但如果我们坚持按往常一样将它放到拍卖列表里,就需要采取适当的措施来保护买主。



168x6w7_repacked.jpg

发条机械

拍卖品编号:50621-914

发条机械

起拍价:368,000,000美金

无疑它是这次拍卖会的骄傲,这台别出心裁的发条巨人分为三个部分,每一部分均通过牢固的铜管与中心部分相连。拥有十分友好的交互界面,甚至门外汉也能轻易操作,这一奇妙设备的用途无穷无尽。

奇异特质:将任何物体置于该机器的“输入”室后,使用者可以选择修改该物体的设置,共有五种不同的设置供选择:“粗加工”,“半粗加工”,“1:1”,“精加工”,“超精加工”。

  • 粗加工:将置于内部的物体变为其组分,并各自分堆。
  • 半粗加工:整齐地拆解物品,并按组分的类别分离。
  • 1:1:将物品变为拥有相同功能和价值的随机物品。
  • 精加工:给予物品一个随机而非凡的,与其功能相关的改善。
  • 超精加工:随机地从根本上以抽象方式改变一个物体,粗略地与原物品的一般功能相关。

保养指南:各部分的外部需每周清理一次,方式类似其他金属设备的保养。输入及输出室可能也需要清洁。在任何情况下不应拆解该设备。

免责声明:Marshal,Carter,&Dark对使用该物品过程中的不恰当操作,贵重物品损失及任何变换结果均不负责。特别是在以“精加工”和“超精加工”设置下使用时,“改良”的最终结果可能会对使用者的健康带来危害:应采取适当的预防措施以防丢失生命或肢体。我们强烈建议不要将任何已经“具有资质”的物品,生命体(包括使用者)或尸体置于机器中,此类行为将导致保修无效。

页面版本: 3, 最后编辑于: 08 Oct 2017 02:35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