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狂喜
狂喜Rate: 50
狂喜

他飞得越来越高,在他急速上升时白色的翅膀无声地拍打,违抗着想把他拉回地面的地心引力。很快,人影就被云层掩埋了,苍白的羽毛和大量的湿气混合在一起。这种全身都伸展开的感觉多么美妙!再一次骑在他的战车上,看着下方的众人所有的价值,多么美妙!

怪物自己咧嘴笑了。他已经很久没有吃的这么好、而且听过这么美妙的声音了!哦,如果他更贪吃一点的话可能会留下的!然而,他知道要如何面对诱惑;在他离开通常沉默的地狱之前,只是简单地吃了必要的东西。然而,他知道最好的还在那里,而他注定要找到它。

立即,一首美妙的歌冲破了大气层,呼唤着他。哦,这会是它吗?这会是弥赛亚吗?他飞快地扑向那音高。


她苍劲挺拔地站在那里,就像大厅前的一座灯塔。又一次,教会的音乐家和她的声音充斥着礼拜堂。信徒们鱼贯而入坐在他们的座位上,一排排、一节节。神职者们站成一排,在房间逐渐挤满时静静地看着,人们安顿下来打断了机械装置的声调时只有拍打在地面的脚步声和长凳的呻吟声。最终,当最后一位成员坐下时,站在祭坛脚下的人说话了。

“教众们。今日,我们庆祝我们声音的回归。她被从我们身边带走,被那些异教徒:基金会。”他满是怒火地说出基金会这个词,仿佛它亵渎了神明,而与会者低声表示同意。“但是!异教徒已经被破坏!他们的力量正在减弱,他们的控制力正在下降。”低语声越来越响,带着更多同意的哼声。“他们击倒了我们的先知太多次了!他们试图平息我们的真理!他们玷污我们的神,妨害我们的音乐家!”满含愤慨和怒火的喊声由他们的隆隆声中升起。“他们是不洁的!他们同神相抗!我们必须消灭这邪恶以使破碎之神完整!”与会者变得疯狂起来,一面大声欢呼一面跺脚。

祭坛上的人举起手,等待着直到教堂里唯一的声音是她的歌声。他以一种稳定的节奏冷静而平稳地说着。

“我们归于破碎。我们会于破碎。我们战于破碎。”

他重复了一遍,在人群接上时用了一种稳定的节奏。

“我们归于破碎。我们会于破碎。我们战于破碎。”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说这句话,吟诵的声音越来越大,随后喊叫,随后尖叫,再一次一同跺脚。在他们疯狂时计量仪从来没有变化过。与会者全神贯注、精力充沛地吟诵着,连人群后面一个苍白的人影进来都没有注意到。


多么美妙!

他以前去过很多地方朝圣,但从未遇到过这样的盛宴。他几乎满足于沉浸在吟诵的节奏中。

几乎。

最后排的人毫无防备地被抓住。他们前面的一排人得到了足够的警告刚好能在死前转过身来。在那之后,有组织的集会变成了一场混乱的大屠杀。痛苦的喊叫取代了骄傲的宣告。男人、女人、孩子、家人互相践踏,都试图到达祭坛,祈求神来拯救他们。都是徒劳。每一声恐慌的抽泣、每一声痛苦的嚎叫、每一声惊惶和恳求的喊声都使他愈发成长。他走到过道前,缓缓沉浸在美丽的景色中。他走到祭坛脚下,翅膀已经长得很大,足以够到教堂的每一个角落了。他张开双臂,将手掌伸向天空,发出一声令人愉快的叹息,鲜血飞溅在他的身体上又如水一样滑离。他舔了舔嘴唇,回味着。很快、太快了,房间里的每个人都死了。血肉和金属覆盖了墙壁和地板。然而,他意识到,喂养还没有完成。虽然所有人类都死了,但仍有一个音高持续存在,从祭坛后壁高耸的建筑物中传来。

那太……雄伟了。太完美了。不可否认是神圣的。他怎么能离开?他怎么能离开?

他跪在他所站的地方,认识到尊敬在什么地方是恰当的。他停留了很长一段时间,思想集中于它、仅集中于它,向它祈祷,感谢着它,让它以愈发高的音调滋养他更多更多。

最终,一个新的声音加入了音调中。

滴答。滴答。

他不在意。事实上,这似乎是正确的。这是个征兆。一个目标的征兆,不仅仅是盛宴和斋戒的征兆。他站起身,转过来,羽翼尽可能地合拢以面向入口处。它必须被保护。必须被保护。这是他神赐的职责。

页面版本: 1, 最后编辑于: 10 Oct 2018 01:28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