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 Andrew Swann的提案
S Andrew Swann的提案Rate: 1753
S Andrew Swann的提案

項目编号: SCP-001

項目等级: Keter

特殊收容措施:目前尚未找到一种方法可以收容SCP-001而不带有可能引起ZK级现实崩溃和其导致的可观测宇宙毁灭的风险。(参考:监管协议ZK-001-Alpha)当前的措施被限制在对关于SCP-001信息的绝对封锁上。有关SCP-001的性质或对其描述的信息都不得被提供给任何人,除了唯一的一名O5级指挥长官(目前是O5-█)以外。一切收集到的关于SCP-001的数据都须被以【刪除】的方式进行加密存储,且密钥需被分为三部分。每一名O5级指挥人员都需记忆且只可记忆密钥的三分之一。数据只可以被在仅供O5级指挥长官阅读的非联网的视觉终端上面被解密,并且需要全体O5级指挥人员的一致同意才可进行。

由于谍报、心灵感应、研究或者【刪除】导致的关于SCP-001的数据泄露必须被基金会不惜一切代价阻止。O5级指挥长官,作为唯一一位有权限掌控SCP-001知识的人员,对收容措施拥有最终裁定权。

在正常任务中接触到关于SCP-001数据的2级或以上的基金会员工可在接受询问之后被处以A级記憶刪除处理而不是被处决。此类事件的处理由O5级人员视情况而做出决定。

描述:【数据刪除】

附錄: 收容日志001-Alpha

日期:01/12/19██

事件:文件出现在互联网站点【刪除】。服务器已被夺取且文章作者于【刪除】被追踪到。制造了一起被伪装成煤气泄露的爆炸。没有监察到关于文件的进一步宣传。

日期: 03/31/19██

事件:██████ ████的一份电影剧本包含可能的泄密信息和图片。剧本原作者已被【刪除】。探员成功地用一份不含有【刪除】内容的剧本替换了原剧本。电影以███ ██████的名字上映并在周末首映获得2700万的票房收入。1

日期:06/19/19██

事件: 畅销书作家█████ ████提供给了【刪除】一份描述【刪除】的小说大纲。对作者的刺杀未能成功,导致目标高调地住院治疗。O5授权允许只用A级洗脑来阻止可能引起的进一步关注。大纲被回收并销毁。2

日其█: o5/2█/20█z

事█牛: 基nAt金会on石█sea九e█%20发scov

问问你自己你是否想要知道。

如果答案是不,那么现在你不要继续读下去了。如果你现在离开并且将这未授权的文件汇报给你的上级,表现得痛心疾首,并且声称你只读了这一小段的话,你大概能在接受A级洗脑之后留下你的小命。当然,如果你很幸运而且那些O5的老大们当时恰好不那么多疑的话。

所以你想要知道SCP-001到底是什么?第一个能想到的答案是它是一个占位符,一个为了首要目的理论规划,和我们每天处理这些不正常玩意儿的最终原因。SCP-001 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去应付打不死的爬虫、不断膨胀的房间、多维的红色粘液池和违反物理法则的消费品。当然,考虑到这所有的一切——既致命又疯狂的玩意儿——都缺乏固有特征而又自相矛盾,大部分的研究者都确信没有办法找出它们共有的法则,更不用说找到其共同的起源了。

他们错了。

交互测试不被接受有很多原因,而O5们甚至是鄙视那些将不同的SCP进行牵强附会的交互的行为。O5们不想让任何一组成员同时研究稍微多一点的这些东西,这都是由于当基金会试图找出一个SCP的大一统理论时他们所发现的东西。那些研究现在大部分都已经遗失了。001-Alpha地点已经被拆除,从档案中被抹掉,员工们被洗脑和调走。除了我之外谁都没有留下,而我也不会知道这一切,如果不是因为我有着不信任基金会的服务器的习惯并且私藏了一份令O5们惊慌失措的个人档案的话。

我是一个001-Alpha号地点的数据分析员【给O5级指挥人员的备注:别费劲找我,我完成了你们的目的,001-Alpha地点的所有原员工的身份都已经被从记录里完全的抹掉,现在你们也不会知道更多事情了】并且参与了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试图合并基金会所有SCP数据的尝试。我的任务是负责数据的完整性。不管你们觉得这到底有多离谱,相信我,它实际上要更糟。

忘了那些模因的SCP吧,或者是那些定义自己描述的,或者是那些只存在于信息空间里并且在数据库里造成破坏的东西吧。对在基金会的网络中工作的人而言,现有的这些SCP没什么特别,只不过是數量多少的问题而已。真正可怕的,是数据库当中那完全不可知也无法解释的改变。

抱歉,我错了,尽管我实在忍不住这么想。它不是当现实发生变化时数据做出的相应改变。我对于我们使用的软件的内部所知甚少,但是我知道里面有一部分遁入了我们所认为的“现实世界”当中。并且,最初所有人都认为审查追踪到的结果只是某种BUG而已。但是,明显可以看出这软件的性质,即它和那些影响叙述的SCP们之间的有意识的孤立,使得它可以去记录一些远更为重要的事情。

那是你们、或者O5们、甚至是我们处理的大部分SCP们所看不到的,但是基金会——直至整个宇宙——处在持续的现实不稳定变化中。SCP档案令人不安的从我们的数据库中出现和消失,而档案所提到的SCP,从各方面,也和档案一同出现和消失掉。不仅仅是SCP,是人员,整个地点甚至是基金会几十年之間的历史都会被重写,且无法捉摸其规律。而我们自己的记忆,以及所有的研究都会确认“客观现实”和数据库里当前的情况一致。

有一个研究员告诉我说我们好像在寻找某些拥有像SCP-140那样的东西,只是更大一点而已。

对的。某些非常像SCP-140的东西,并且是无穷大的。

我不知道谁做的分析,说不定是我做的。如果她不知道自己的发现的话可能会更快乐一些。但是她看着那些消失的和出现的事物,那些隐约的记录的改变,并且她找到了那形式和趋势,朝着黑暗、朝着有条理的叙述,朝着一个计划……

每一个在基金会工作过一段时间的人都会知道我们生存的宇宙是一个相当混乱的地方。我们仍然相信上帝对祂的造物保持着矛盾的态度。

但是我们最终发现确实有一个上帝,那就是SCP-001。

而那是一群可怕的作者们。

附錄:紧急收容协议ZK-001-Alpha 仅供O5人员阅读

备注:收容协议001-Alpha带有一定的导致ZK级现实崩坏事件的可能性。只可在世界末日情景或者是基金会面临毁灭的情况下被授权使用。

在001-Gamma地点进行的研究分析和叙述了SCP-001的改变对可观测宇宙引发的影响。结论是SCP-001由多个和人类认知形式相同的个体组成,并且因此这些个体会受到模因效应的影响。由于先前的实验显示SCP数据库会引发信息反馈,我们研发了一种可能的攻击或者控制的手段。协议ZK-001-Alpha,当启动的时候,会通过软件病毒将多种模因作用剂导入SCP数据库,并且通过可观测的数据反馈,将SCP-001暴露于这些作用剂的模因效应当中。ZK-001-Alpha协议包含三个階段:

  1. 导入引发冷静和友善的模因作用剂
  2. 导入引发睡眠、昏迷或紧张的模因作用剂
  3. 导入引发死亡的模因作用剂

鉴于SCP-001的性质和我们对它所知甚少的相互作用,目前尚无法安全的测试ZK-001-Alpha协议,并且仍然未知在没有SCP-001作用的情况下宇宙是否能继续存在。

page revision: 5, 最后编辑于: 12 Dec 2016 06:03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