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破碎之五
破碎之五Rate: 75
破碎之五

Diagram兄弟脑袋里的发条齿轮疼痛着。

是的,它们在痛。这完全不是那种没校准的认知引擎(Cognition Engine)的迟缓的、失调的吱嘎摩擦。何况他那天下午刚对自己的零件做过一次全面维护。他身体里的每一个齿轮都以最好的状态运转着。

但他的齿轮依然在痛。它们隐隐作痛,甚至是抽痛,疼的方式真是太鲜活了(他不禁为这个念头颤栗)。

这比生锈和腐蚀还要糟糕。

这简直就是非机械化

Diagram兄弟注视着浴室镜中的自己,自从他把消化道改造过之后这还是他头一次使用浴室。透过他眼里的玻璃透镜,他可以看到那覆盖他全身的迟钝感和疲惫感。

他做错了什么吗?他已经按照标准改造了超过百分之四十的身体。他诚心于MEKHANE的重建。他甚至还参加了神圣碎片的修复工作。但他依然感觉不到那位破碎之神带来的宁静。多少冥想也不能解开他常在他的黄铜肚子里感觉到的结。

自从六星期前那个梦侵入他的系统之后,他就再也感觉不到丝毫完整了。


根据理想的心智的定义,梦境是无序的。往好的地方说,他们也是无效率、无价值的产物,在现实的领域中毫无意义。说严重点,他们会用混乱的、异端的想法扰乱心灵。对任何读过《元老之图样》 的人来说这都是常识,Diagram兄弟自然把它的每一个字都记得一清二楚。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Diagram兄弟才把自己的认知引擎升级到了最新出产的版本。直到六星期前,梦境和其他空虚无用的属于有机大脑的杂念还完全不存在于他的心中。

但这个梦徘徊不去。这不纯洁的、异端的,罪恶的血肉的产物继续污染着他的思想,纠结在他原本完美的精神-机械相结合的齿轮系统中。他不得不常常从晨间祷告和每日仪式中请假,令同个修道院的兄弟们大为皱眉。琐事令他疲惫不已。甚至他自身机械发出的滴答声也开始让他懊恼。

当他思考这一切的时候,Diagram兄弟开始感觉自己身体里的每一块金属都热起来了。他脑袋里的齿轮的齿开始吱嘎吱嘎地呻吟。他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于是——它来了——毫无征兆地,尽管他已经努力抑制,那个梦还是径直投射在他的眼透镜上。


他站在大教堂的屋顶上,无垠的星海环绕着他。从他被转换起就一直如影随形的滴答声——那一直令他感到安慰的滴答声——在包围他的完全寂静中离他远去。但一股怪异的、不可抵挡的熟悉感充满了他,就好像他一辈子都在这里度过一样。

夜空静静地包围着他,而MEKHANE从群星之间降下,祂那无尽的机械结构沐浴在它们朦胧的白光中。亲眼目睹那全能之神以祂完整而光辉的形态降临,Diagram兄弟敬畏得僵在原地,无法动弹。

“哦主啊,若我在您眼中是蒙悦纳的,就容我追随您吧!”他呼喊着。这个梦在Diagram兄弟的心中重复了多少次并不重要,他和那破碎之神的幻影的交流总是不变的。

MEKHANE俯视着他,以一种不可名状的方式示意他近前。Diagram兄弟恭敬地缓缓靠近。主示意他再靠近些。当Diagram兄弟和主之间只有几英尺近时,祂开口了:

“你是什么人,竟说我并非完满的?”

祂的声音和Diagram想象过的全不相同。尽管祂的话令他的合金核心都震悚了,但它却是柔软温和的,就像浸润层层树叶的月光。

“……我不明白,主啊。我恳求您,帮我明白您的意志和您的愿望,让我变得完整吧!”Diagram兄弟恳求着。

“你会了解的。你会领悟,那时你就会明白为何破碎即是完整。”

“哦主啊,这是什么意思?”

“你如今是完整的,就如同我一度是完整的。然你是空虚的,就如同我一度是空虚的。尽管许多人曾被告知此理,我是那最先领悟的之一。我是破碎的,就如同你将破碎。而如今我是完满的,就如同你将完满。”

MEKHANE的言辞浸润Diagram兄弟的双耳,如同水浸入沙漠的黄沙,它们一瞬间显现真义,随即永远消失。

“求您了,主啊,让我理解吧。我要怎样才能更好地侍奉您?”他再次恳求。

这发条的神没有回答。Diagram注意到MEKHANE身后的星辰在变亮——不,应该说黑暗本身正在消退。

“求您了主啊!”他更加焦急地恳求着。他的眼透镜充满泪水,尽管他多年前就已移除了泪腺。

“你已尽数听到了,但却不能理解。我唤你前来我处,就如同我被唤到群星间。我在破碎之前从未完整,然现在我是完满的。你是什么人,竟说我不是完满的?”

在Diagram有机会再开口之前,MEKHANE就消失了,黑暗也随之消失,之留下在并非黑暗的背景中寂静的点点星辰。


于是,投影结束了。Diagram兄弟的零件全部回归正常,除了他脑袋里疼痛的齿轮。

但它肯定还会回来的,这是这周的第五次重演了。

这周的第五次重演。

五次重演。

五。这个词仿佛在他的金属颅骨内壁里震荡着。这个词在将他撕开,从身体内部将他打碎。

他必须告诉别人。

不行,他对自己说。这是异端。没有一个心智能揣测一丁点那破碎之神完满的荣光。这是血肉造成的的结果。

他得告诉高阶的兄弟。

不。MEKHANE永远不会通过一个有机大脑的失常来让自己闻名的。即使这样也太……他永远也不会告诉他的子民——他的发条仆役——去为他的重建而奋斗……是吗?

他必须告诉教会。

不!这是罪过!对一个符合标准的心灵来说是不纯净的腐化!这是悖于……他的逻辑推论暂停了一下。这和神言相抵触吗?他回想着有关MEKHANE对他的追随者们直接显现的每一句话。祂可曾说过祂是破碎的?祂可曾要求重建祂的躯体?

一滴混着润滑油的汗水从他的太阳穴滑落。的确,MEKHANE曾要求祂的子民来追随祂。但追随祂是什么意思?

我唤你前来我处,就如同我被唤到群星间。

Diagram兄弟跪了下来。MEKHANE将会被修复。但并不是在这个世界里进行。并非用祂有意抛下的朽坏的金属碎片来修复。

血肉会腐朽,机械会损坏。即使黑暗也会最终褪去。

但群星……

他会告诉高阶兄弟的。

他会告诉教会的。

他会告诉全世界的。


六星期以来的头一次,Diagram兄弟脑袋里的齿轮不再疼痛了。

而这也是他能回想起的头一次,他滴答作响的发条齿轮在完全的、持续的寂静中运转。

页面版本: 2, 最后编辑于: 14 Apr 2017 12:38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