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981 土豆泥朋友
SafeSCP-2981 土豆泥朋友Rate: 138
SCP-2981
2981.jpg

一位学生在收容前拍摄的SCP-2981。图片不具异常效应。

项目编号:SCP-2981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2981将被收容于Site-19收容区域14A的一处冷藏室中。为避免发生腐烂,新鲜的土豆泥将被储存在SCP-2981隔壁的冷藏室中。每隔4天,SCP-2981的收容房间将被暂时清空进行清理。进行清理工作的人员不得将SCP-2981和土豆泥带出收容区域。

描述:SCP-2981是一团4.8千克重的土豆泥,该土豆泥展现出一种认知危害,使受影响者1会将其视作一个活的人类。在被其他人介绍来与SCP-2981进行谈话或长时间物理接触后,这种效应会在之前的受影响者身上突然消失并开始影响新的受影响者2。该效应被发现不会同时影响超过三名人员。

将无异常的土豆放在SCP-2981附近3会导致其效应扩散,这些土豆将被成为SCP-2981的一部分4

发现:SCP-2981首次被察觉到是在████████大学,当时一些寻人启事被张贴在█████校区附近,声称在寻找一个名为“Alan ██████ ████”的人。启事上没有身份信息或照片。校园保安通过启事追查到了助理教授Yuan █████。在接受采访时█████夫人宣称其对这个“Alan ██████ ████”一无所知。几天后,█████夫人联系上了学校保安,宣称找到了“Alan的尸体”。保安根据信息来到了一间休息室,在那里SCP-2981被发现并被辨认出。█████夫人突然离开了现场,只有保安联系了当地警方报告了一起可能的谋杀案件。

赶到现场的警员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处,而一名保安—Shockley先生将SCP-2981带回了家。这之后,SCP-2981消失了一段时间,直到19:00,一名学生在学校自助餐厅被其他学生言语攻击,在争吵中一名学生Payne女士带着一个碗逃离了现场,碗中则装着一个新的SCP-2981个体。

第二天Payne女士将SCP-2981带到诊所,声称它“对外界没有反应”、“严重失血”。在将SCP-2981和Payne女士分开时,她突然变得十分激动并因此被制服。SCP-2981之后被一名护士得到并被视作一名病人。医院人员前来询问这名护士,Paulson先生,而后者则坚称SCP-2981是一名来访的朋友并为让这么多人打扰病人而道歉。在将SCP-2981从Paulson先生身边移走时他未作任何抵抗。

在14:21,警方接到一名病人Joyce女士的可疑人员举报,称SCP-2981在她更衣时偷听偷窥。赶往现场的警察将SCP-2981认作[已编辑]并将其逮捕。

这次事件最终引起基金会注意是在当地警察局发生了一起由短暂冲突上升到追捕的事件后。警员████ Jackson偷偷带走了SCP-2981并相信这是他一名身患癌症的亲属“Jean”。Jackson警员穿过学校,走向诊所,之后失去意识并扔掉了SCP-2981。SCP-2981被大致完好地回收。

由于Jackson警员在整起事件中一直受到SCP-2981影响,之后基金会人员又立即对其进行了拘留和采访,在一开始并未发现这是一种认知危害现象。

Marlowe博士和████ Jackson警员间的采访记录。

<15分钟处开始记录,21:04:48>

Marlowe博士:你用了多长时间才意识到他们要把“Jean”抓进监狱?

Jackson:立刻。他们正想把她抓进去,她失去了意识,他们却说她涉嫌谋杀而被捕。我检查了她的脉搏,她在流血但还活着。我告诉他们她失去了意识必须马上送医,他们却不相信我。有个家伙居然还说她连人都不是就是一坨土豆沙拉还是什么。所有人都在大叫,就像疯人院。

Marlowe博士:之后发生什么了?

Jackson:她开始走了。███警员把他的手指伸进了她的嘴里,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所以我一把把他拉开。我们打了起来。

Marlowe博士:还有多少其他警员参与?

Jackson:只有我们两个。██████想趁机会把我们拉开,但情况恶化前我们就停手了。

Marlowe博士:怎么结束的?
Jackson:我只是,我让了一步。我是说,他是我朋友,我可不想打断他的鼻子。我不知道我在做什么,我只是把她抱起来然后就走。我记得奔跑、昏厥,之后你们就掺来了。

Marlowe博士:“她”现在还是Jean吗?

Jackson:是啊[Jackson警员把一只手放在了SCP-2981上]她还脏着呢。

Marlowe博士:能多说些关于Jean的事么?你是怎么知道她的,她长什么样,或者她又是怎么会被控告谋杀的?

Jackson:我不知道她是怎么搞上这种事的。过去两周她一直在吃药,也许她有些意识不清。很长一段时间状态都不好,但是███,天哪……

Marlowe博士:███警员怎么了?
Jackson:我本来不想伤他。但就在我打到他的时候,他爆发了。就像丢了魂似的。感觉就像我之前从未见过他,就像他突然变成了其他人。我真的吓坏了。

Marlowe博士:他威胁她了?

Jackson:谁?

Marlowe博士:Jean。

Jackson:他威胁的是我。他提出指控还是怎么了,我就是这样才被叫过来的?

Marlowe博士:不,不是那样,Jackson警员。这里的事情处理完之后你就可以回去和███警员一起工作了,一切安好。

Jackson:好吧。

Marlowe博士:Watts博士?

Jackson:嗯?

Marlowe博士: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Jackson:没了。

Marlowe博士:什么?

Jackson:你在问我?

Marlowe博士:不我在问Watts博士。

Jackson:谁?

Marlowe博士:我很抱歉,Watts博士一直在记录我们的对话,我只想知道她是不是还有什么要说的。

Jackson:这里没别人啊。你难道是说的那碗土豆泥?

Marlowe博士:土豆泥?

Jackson:我带进来的那碗土豆泥。

Marlowe博士:[沉默了一段时间]Jackson警员,我想我们有麻烦了。

页面版本: 2, 最后编辑于: 23 Sep 2017 22:40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