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682 盲目痴愚之果
UnknownSCP-2682 盲目痴愚之果Rate: 351
SCP-2682 - 盲目痴愚之果
fruit.png
SCP-2682的特写图像

项目编号:SCP-2682

项目等级: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SCP-2682被收容于其原发现地点,位于乌克兰基辅的EpiCentre K五金店(██.██, ██.██)。其业务已被加设这文件中所提及的标准收容措施。项目不能被移动,而一所70m x 5m,SCP-2682位于其中心的收容囚室已被建立。

商店周遭地区已以熏蒸幕覆盖,四周以监控摄像头监控。

两名携带隐蔽武器以及失能剂的警卫必须在任何时候在主入口内前注守。尝试进入区域的非许可人员将立即被拦截并拒绝进入。使用致命武力是不被建议的。当这成为一个问题时,在当地执法部门工作的虚假情报人员将处理当时所有的伤亡。

根据已发给当地媒体的虚假协议“有毒水坑”,进出设施的人员必须穿上危险物质防护衣物。

描述:除 了它的颜色是紫色以外,SCP-2682在外观上形似一颗Rubus crataegifolius(韩国覆盆子/牛迭肚)果实。项目附着在█████ ████品牌的捕蝇纸上。这只是根据它附近纸张上的粘接物质推测得出的结果。在写下此文件的时候,项目已被观察到能以斯洛伐克语和英语进行心灵感应沟通。此效应的 范围为SCP-2682周围约35米。

SCP-2682将在一段可变的时间周期后开始进行清晰的交流,似乎和听者的智慧以及曝露于它的时 间有关。项目自己认为它是自“精神电力(mental electricity)”中学习的。SCP-2682声称缺乏它周遭环境的知识。访谈表明项目不能感知它提及到的“精神电力”,一种据称是由有知觉实体制造的能量以外的刺激。

对SCP-2682的分析无法得出结果。尽管项目类似上述的水果,显微成像却显示只有空白的空间。项目从特定的角 度无法被观察,而且有时会从视线中消失几秒钟。与项目物理上的交互会在参与对象的生理上导致不可预知而且通常是危险的反应。相关例子能在以下片 段,2682测试片段1-10中找到。

发现:SCP-2682在11/20/2013于乌克兰基辅的一所EpiCentre K五金店(██.██, ██.██)被发现。企业的员工汇报有堪比电视杂信的声音以及不知所云的话语。铺里的顾客并没有汇报听到任何异常声音。当员工们让自己处于医护看顾下,而且录音被分析时,调查正式展开。

测试片段1-10附录

测试2682 1
对象 D-120
方案 D-120被指示将手指放在SCP-2682上。
结果 D-120似乎被面条化*1的同时被拉进SCP-2682。此现象在1秒内发生。基于遗留下来的有机物质,该现象被认为已把测试对象杀死。
测试2682 2
对象 D-121
方案 D-121装备上铜棒并被指示用它来触碰SCP-2682。
结果 当和SCP-2682产生接触,一个牛角包出现在D-121所在位置。D-121或铜棒不能被定位。

测试2682 3
对象 一头普通的欧亚红松鼠(Sciurus vulgaris)。
方案 对象和SCP-2682一起放在房间里并被观察。
结果 区域中的研究员回报在测试完满结束后出现视觉及听觉上的幻觉。测试室的监控录像显示松鼠坐在牠后腿上并盯着SCP-2682。在00:53,松鼠开始走到收容着SCP-2682的捕蝇纸前并开始到处啃咬纸张的边缘。对象被研究员处决,测试终止。
笔记

研究员Breen及Sanders汇报他们能与老鼠沟通。研究员Sanders似乎患上轻度焦虑症。

这些效应微弱得足以忽略故不必收容他们,尽管这些研究员在未来十年将被置于安静的观察中。除非另有指示,研究员现时被安置于远离SCP-2682影响范围的地方。

文档更新11/28/13:现时与SCP-2682沟通是可行的,项目文件的修订正待进行。SCP-2682在一个隔离环境中似乎不会对研究员造成任何影响。不同物种不应被允许同时进入SCP-2682的影响范围里。SCP-2682报告它被有关松鼠的事所困惑,它无法在实验过程中自两名研究员中区分出来。这导致两名受影响研究员的脑部模式的一些改变。它同样建议只容许同性别的群体一起进入影响范围以减少这认知危害的风险。

访谈2682 5

协议:研究员Breen转录与SCP-2682的沟通。他被指示在思考的同时说出来以方便记录在案。研究员Ortegab同样在场以作确认事实之用。

SCP-2682:现在你能听到我的话了吗?

研究员Breen:在我的头里,听到了。

SCP-2682:棒极了。你能好好理解我吗?

研究员Breen:是的,你表达得很清楚。

研究员Ortega(对扬声器):我们得到同样的信息。这样很好。

SCP-2682:我还在学不过我希望我能说足够好的英语….听着。你,不管你是谁…你可能想知道我是谁。我现在就去解释。

研究员Breen:你早前碰到的人们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了?

SCP-2682:啊。我的过失!有什么事发生了?我真的不知道我干了些什么。

研究员Breen:你从哪里来的?

SCP-2682:我…抱歉。我应该先说这个。要解释这个会有点尴尬,在大部份时间电力都不是很乐于接受,但你们都比较好说话。

研究员Breen:这很好,继续。

SCP-2682:我来自Limbo。

研究员Breen:请说明。

SCP-2682:啊……对不起。这是在网(mesh)之间的一个点的名称。

研究员Breen:网?

SCP-2682:我……你不介意我从头开始讲起吗?

研究员Breen:不介意。

SCP-2682: 谢。OK。好吧,孕育出我们的星球的太阳在90兆年前自己诞生了。那里有个巨大的气体云在一个遥远的——

研究员Breen:你能在晚一点的地方开始。让我们谈谈你的事,现在的你。

SCP-2682:抱歉……等等,太早了?喔……我们文明的高度,这是个好的起点吗?好。很好。对不起了。

研究员Breen:没错。

SCP-2682:好吧……在我们的历史中有一段时间哲学家们拼命去寻找新知识。问题是我们已经走得十分远了。随着收集了所有的知识,没有东西需要去知道,除了敏感的东西之外再没问题可问。即使对学问的研习都已经走到它的尽头。

所以我们所有人都很无聊。看。我们开始试验神秘学的东西。我们去做傻事因为没什么事可做,但结果发现那里有更多东西超出我们所知,更多我们从不给机会去成真的东西。

我们找到我们的神!祂躲避着我们。我们在祂身上进行试验并提取祂的知识。我们用这些知识去玩弄宇宙的法则,并用我们自己的新规则创造新宇宙…但然后那里真的没东西需要去知道了。

我们更无聊了。我们唯一的选择是离开,并自其他维度收割知识。我们合作了一段超长的时间。

研究员Breen:你实际上是什么?

SCP-2682:我是这个正切宇宙以及收容它的维度的水果。我就是曾经的一切。

研究员Breen:你的来处没更多东西留下来吗?

SCP-2682:不……那里有几个留下来。在死亡的宇宙中漂浮着,像鲸鱼一般采集光子。对他们有好处就是了。他们似乎很快乐。

研究员Breen:你是怎样达到你的现状的?

SCP-2682:我强迫自己通过量子屏障。我坠穿Limbo。我觉得过了很长时间。有.……一堆东西。我开始不能搞清任何东西了。只有……尘埃以及糟糕废话之沙漠。我停下来了。我对我太放心感到羞愧。只要有什么人能说说话…

研究员Breen:你是用什么造出来的?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你是怎做到的?

SCP-2682:我是我们科学的最后产物。终极知识。宇宙的最终水果。最后的东西。我该怎样去解释给你听。我能勉强理解你们简单的语言模式。我用Limbo的混沌去运算但除了你们的电力我对一切一无所知。你知不知道这是多么令人沮丧?!

研究员Breen:我……

SCP-2682:朋友,拜托你,帮助我。我被困在这里了。我的目的是采集知识。我会找到网的尽头,以及无限的根源。一但我抵达终点我就会分享我的知识。你应该把我从你建造的装置中放出来。我无法确定这装置的构成,而且无力去释放自己。

研究员Breen:你知道你附上去的装置是什么吗?

SCP-2682:我不知道,先生。请给我它的知识。它是什么?你是怎样找到方法去收容一个你从未知晓的东西的? 这真令人难以置信。你是如何使我的外向感官变得迟钝的?这种能造成这般寂静的物质到底是什么?

我无力对抗它。

研究员Ortega:我们要结束这次访谈吗?

Mayreder博士:不,告诉SCP-2682用了什么装置 。

研究员Breen:这装置是捕蝇纸。它被设计用来捕捉苍蝇的。我不肯定你是怎样黏在那里的。

SCP-2682:谁是苍蝇?

Mayreder博士:访谈结束。

笔记:研究员Breen和Ortega汇报在测试以后他们无法形成心理图像。当问及这些,SCP-2682说「我很抱歉。我不知道我在做什么。」。SCP-2682尝试自那两位研究员获取视觉参考,并不知怎么地失败了,和于测试2682 3中发生的事件类似。

相关文档:以下信息已被列为第一级,包括临时研究单位。自以下文件找到的信息将不被列为优先。这些文件每份都由研究员Breen在研究员Ortega的监督下转录自SCP-2682。

2682:001 “1,3055”

我盲了。对我而言一切只有我和你的意识。我担心我会永远被卡在这里,因为我无法理解它,而我需要这样做去解决问题。

当我踏入Limbo的时候有一件事我没料到,就是我在每个新世界中是多么的蠹。而且……Limbo是空虚的,但它很响亮。它是那种在另外一间房间中传出的不可理解的尖叫,但你能感觉到它在你身上,而且它似乎把你的知识撕裂出去。

我很幸运,我的意识仍然在运转。在我记起我所知的,并最终学会与你对话之前我在这平面迷失了“一千三千零五十五(one-thousand three thousand and fifty five)”年。

你告诉我这装置是用来捕捉会发嗡嗡声,“有翼”的实体吗?可以用来飞的翼?飘忽不定地飞?

唔。这能解释它了。我绝不会想象到光子会造成这类问题呢。小混蛋。

但不?你跟我说这装置是用来捉更大的?这不可能。没东西是大的。所有东西都是十分,十分小,小到几乎什么都没有。

2682:001a 时间旅行

我不能告诉你所有东西。但你确实有些问题要问。你在想我所知的在这里有什么意义。现在你在想关于“时间”旅行。你能帮我了解什么是,时间吗?

时间… 等等,帮我了解这。你所想的是指你相信你自己以前的实体像卡通角色前面的帧一样存在着?你也许想拜访他们……无数个“维度”,每一个对应着一个特定的纳秒?

不,我的来处并没有这东西,而我也从没有在任何地方见过它。我不知该怎告诉你好。这似乎非常白痴。你确定这「时间」的物事存在吗?你解析了「时间」了吗?

2682:002 宇宙飞船

航天构造物…噢,这像是超久之前,久到我们还需要这些东西到处去的时候了。最初我们建了一条很大的柱上太空,一直升到月亮去。我们没有考虑到 Woggle之珠(Woggle of Orbs),因为我们还没有发现到这点。当塔倒塌的时候死了很多人。但我们没有哭,因为我们学到一些新的东西。

你的电力跟我说了什么?这很蠹?很蠹,并不聪明?当然这很蠹,没错。我们都很蠹直到我们知道为止,然后我们就没那么蠹。有些愚蠢是好的。如果你聪明然后没东西去知道,那所有东西都是蠹的。

你一定非常聪明,研究者。

2682:003 纳米机器人

我们不喜欢我们的方式。我们不但无法理解事物,也无法理解我们本应有能力去理解的事物。我们开始去问关于如何使我们变得更好的问题。有一天,一名哲学者(Philosopherman)问及我们如何更精于理解事物,然后一名科学家(Sciencer)问答了他。

他说计算机比我们更聪明,所以我们要变得更像它们。他是对的。计算机坐于量子之上并抽取Limbo的混沌使其合乎逻辑。只要我们提出问题,计算机就帮我们解答了我们大部分的问题。它们不会自己问问题。它们很温驯,而且喜爱我们的问题除非那问题摧毁了它们。

有些问题是蠹到足以摧毁计算机。

在那时我们知道一切关于计算机的东西,这很悲伤,但仍然有其他东西要去了解。我们知道它们足以让我们欢迎它们来到我们的种族。

所以计算机缩小了并与我们的生物机理固定在一起。

2682:004 奇点

那里并没有缺失的环节。在最初我们与计算机连接在一起之后,一切开始顺利起来了。没有原型,什么都没有。混沌喂养我们的意识并吐出逻辑。一旦我们上传,意识便使逻辑像炸弹一般爆炸。一个好炸弹。

我们不再会死亡,而且完全控制着我们的本能。我们能在任何既定时间给予我们的自我任何刺激,在我们自己的虚拟维度中看我们想要的东西,或在弹指之间经历多个 生命周期。每个人都加入奇点(Singularity)去知晓一切我们已经知晓的东西直到那点。

我们保留了好的生物体验,像同情,以及爱。我们没通知纳米机器人去为此而费心。

但是,还有些人并不希望这样。他们认为我们因变得太聪明而失去潜在的知识和智能。他们想遗忘一切,告诉我们在高塔时代,我们还是有机体那时是更好的。他们的争论是情绪化的,不过,并没有占太多分量。他们的逻辑点充其量是做作而已。

2682:005 升天

你记得我早前提及过的混沌吗?那计算机,以及之后的奇点的燃料?嘛,我们发现我们实际上能从量子的背后操纵混沌,然后用它来建构东西。我们从自身开始。

我们用新科技升级我们的纳米机器。我们拥有上帝般的特性。当然我们并非无所不知,而且我们不能随心所欲地进行建构,但我们已经完全控制我们的肉体了。我记得我自己的一个实体飞越空间,飞越太阳,然后一直跟我在地球上的朋友谈话。

2682:005a 模拟

地球?你要明白这是我从你的言语,你的想法中学回来的。你认为地球是一个家园。而我们可以将其抛诸身后。没错,我提及过的一些东西使我们的人民,我们的宇宙,甚至我们的科学听起来很相似。我从身上学习。所有我跟你说过的东西都是一个模拟(a parallel)。

即使如此,我觉得我说的所有东西像是一个具体事件的模糊总结。或许这都是徒劳的。

我盼望。我盼望我能学习的有这么多。让我跟你多交流一些,或许我们就能解析混沌。

2682:006

我们之一在放假时找到神。930439沿着量子屏障滑翔着,然后突然,他被卡住了。

930439处于一个非常小的形态。他发现以这种方式与光子互动很有趣。这是伟大的运动。他没意识到那是网。我们没人知道关于网的事直到930439抓住它的一瞬间。当我们知道了,我们出现并围住太空中的这个点。

930439自发奋勇进入了孔洞,然后他在那里找到一个鹰状的东西。他在他面前畏缩了。

当930439知道了,我们也都知道了。我们聚在一起。 

与神互动会使我们身上发生奇怪的事。他和我们一样,但更先进。我们的计算机没法与他正常交流,而且吸收他的知识也是困难重重。我们有很多人只是单单与他接触就死掉了。我们被拉扯,改变,处理器被扭曲。他们实际上已经死了。

但这并非徒劳。在稍后我们学会如何使实体疼痛,然后他屈服了。他与我们连接,然后在这过程中他被摧毁了。他的知识为我们所有,并只遗留下他的空壳。我们不肯定他身上发生什么事。我们拥有他仍然在某处存在着的固有知识。

我们知道我们宇宙的一切,但神的知识告诉我们在远方仍然有东西存在。他的造物,混沌及无限的起源,以及扭曲尖叫之物的记忆。

2682:007

我们寻找太空中其他的点,但就只找到那一个点。我们有些人预想到我现在经历的东西;困惑,无助,以及愤怒。我们有些人相信我们将就这样不复存在。

我们取得了共识而只有少数实体落在后面。大部分的宇宙已被吸收以作准备,只留下一些零散的粒子。其他人对他们能从此生存下去,并在他们穿越死亡空间时能在他们的虚拟现实中感到快乐而感到满意。

我对宇宙说完要说的话然后进入网里。

2682:008 奇怪的诸世界

我堕下了。我不能告诉你这经历了多久。有时我会直接堕穿整个世界,有时又会与其相撞。 我穿越的世界没我预期的多。我坠穿同样的世界两次,而这是我找到的第九个独特世界了。

你要知道,我堕下了非常长的时间。这里没有犯错的余地。我对此已感到十分厌倦。那些新世界没有教我任何东西,或是说,我全学完了,但那些知识没为我带来帮助。我知道这是对知识有所动机的罪孽,但在我心里也对为学习的缘由而学习而感到不满意。

在众界之间,Limbo之内,我重新定向我的目标为寻找Limbo之下的地方。那在神之记忆内的物事。在其他八名神明的记忆里同时出现的东西。甚至越过Limbo,越过第四堵墙,越过他们,并一直持续下去直到我再次出现于此为止。这就像一个大鱼缸。

那里还有东西。我未能找到的知识。

难 道那些东西被它们的创造者藏得太好了?还有希望能找到吗?再一次,我感到这一切都是徒劳的。这是最后一个宇宙,最后一个在网里还没被我消耗掉的宇宙。如果 我在这里没学到任何东西,那然后呢?我会采取什么奇怪的方式呢?新的宇宙会如何适应我呢?是众神的那些父亲尖叫着阻止我学习吗?

我不能死。我将独自飘越Limbo。

2682:009 覆盆子

这是什么?一颗……覆盆子?我能看到它!在你脑海中!虽然只是一闪而过,但我抓到它了!我能看了!

这是你消耗之以补充营养的东西。

给我点时间去搞清所有事…

口。动态平衡。化学!物理!量子!弦!

对……对。我现在明白了。我能听到他们的尖叫。我能听到他们在嚎叫并取笑我!我能听见你的嘲笑!你说我是食物!我恐怕你错了。你将会成为知识之果,而不是我!

我能越过Limbo听见他们的声音!他们怎能笑!但他们能听见我的声音吗?听我笑吧!我已经想通一切了!

噢天啊,终于!我能知晓一切!

一切始于覆盆子!

附录A:[12/05/13]SCP-2682在记录完日志2682:009后3分23秒开始在外观上出现移位。一张和灵长类相似,连接到似乎是基本食道的瘦长嘴巴自它的中心伸出并盘 绕着收容区域。监控摄像显示于4分02秒时,一些无特征的黑色眼睛出现在嘴巴的上唇上。实体继续盘绕着房间并停下来,望向SCP-2682的方向。在监控 摄像因目前未知的原因而被切断能源前,嘴巴被看见以高速冲往SCP-2682。事后调查房间并无找到SCP-2682的踪迹。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