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1772 “蛋”过敏
SafeSCP-1772 “蛋”过敏Rate: 18
SCP-1772

项目编号:SCP-1772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1772应被保存在Site-19档案室中高价值文件区内的一上锁的有机玻璃盒子中,接触SCP-1772需经SCP-1772的首席档案保管员和首席研究员的授权。

所有曾接触过SCP-1772的人员均应被隔离,直至被确认未被SCP-1772-1感染。任何被SCP-1772-1感染的人都应被处决或在施以C级记忆删除后解除隔离。任何有可能受SCP-1772-1感染的书面材料或记录材料都应被销毁或彻底删除。

目前已知的SCP-1772-1实例的索引被记录于档案WWI-1772-B中。

描述:SCP-1772是一本1983年版的███████-███████口袋西班牙语-英语字典,尽管项目拥有不存在于该出版商所发行的任何出版物中的瑕疵(以下称为SCP-1772-1)。迄今为止,任何使用机械对SCP-1772的复制尝试均以失败告终。对项目的扫描所得的图片总是损坏的,而拍照所得的图像则模糊不清。由于这些性质,目前无法完成一个项目与无异常印刷品的差异列表。

SCP-1772的主要异常特性会在人类个体使用SCP-1772翻译任何他们之前不知道含义的单词时表现。在异常性质激活后,该人类个体会对任何出现在SCP-1772的翻译中的单词过敏。

当听到,读到或写下任何他们所过敏的词语时,被异常性质所影响的个体将会立刻表现出过敏的症状,例如皮疹,双目发红瘙痒,面部与喉咙肿胀,呼吸困难等。标准的抗组胺药或肾上腺素注射只能部分缓解这些反应,其疗效约为正常情况下的30%。大多数受试者在第16或17次暴露于项目的异常效应后需立刻进行气管插管以正常呼吸。

使用C级记忆删除将会有效的消除对词语的过敏现象,然而已出现的症状在通过治疗痊愈前将会保持。

在事故-CB-1772-01-PD后,字典中的瑕疵所产生的次级异常效应得以确认。随后这些瑕疵被重标记为SCP-1772-1。这些瑕疵所引起的过敏反应比SCP-1772所引起的标准反应更为强烈1,且具有传染性。

从感染源接触SCP-1772-1字词对的个体也会受到异常影响。能够作为传染源的载体包括由受感染的人类所创造的录音,书面记录,或是电子记录。到目前为止,所有使用间接手段识别SCP-1772-1词语而不受其影响的尝试均告失败。

C级记忆删除同样能够成功的消除受影响人类的SCP-1772-1效应,然而,除销毁受影响的物品外,没有从记录材料中消除SCP-1772-1影响的方法。

利用SCP-1772的效应作为SCP-1516的潜在收容措施的提案已被负责这两个项目的数名研究人员提出。对这一措施的有效性与可能存在的负面影响的研究正在进行中。

实验记录:

阅读者:D-2710,只能说/读英语
所阅读的单词: “huevo”(翻译: “egg”)
结果:D-2710被给予了一张写着“egg”的卡片。在读过卡片上的内容后,她立即开始抱怨眼睛发痒,并且表现出了轻度的面部浮肿。这些症状在15分钟内减轻。

阅读者:D-2717,只能说/读英语
所阅读的单词: “fresa”(翻译: “strawberry草莓” “drill (做牙科专业词语时)”)
结果:D-2717在阅读“strawberry”,“drill”“dentistry牙科”这些词语时如预期般的表现出了轻微过敏症状。在恢复后,D-2717被给予了一碗草莓。他在进食过程中未表现出任何过敏症状。

阅读者:D-3718,只能说/读西班牙语
所阅读的单词: “cacahuete”(翻译:“peanut花生”)
结果:D-3718被给予了一张写着“peanut”的卡片与另一张写着“cacahuete”的卡片。他对两张卡片都没有表现出过敏反应。

阅读者:D-3824,完全掌握西班牙语与英语
所阅读的单词: “hola”(翻译: “hello你好”)
结果:D-3824被给予了一张写着“hello”的卡片与另一张写着“hola”的卡片。她对两张卡片都没有表现出过敏反应。

阅读者:D-4020,只能说/读英语
所阅读的单词: “risa”(翻译:“laughter笑声”,“laugh”)
结果:D4020被给予了一张写着“laughter”的卡片。她的脸颊立刻长出了皮疹。
附录:D-4020在被送回她的牢房的过程中与警卫█████进行交谈,期间她讲了一个笑话使得警卫█████开始大笑。D-4020立即出现严重的过敏性休克症状。一个紧急医疗反应小组设法稳定了她的状态,在四小时后将她送回了牢房。据警卫█████的汇报,他估计他在D-4020表现出的过敏反应变得明显前至少说了9-10次“哈”。

阅读者:D-4041,只能说/读英语,因为名字是“Hope”而被选中进行实验
所阅读的单词: “esperanza”(翻译:“hope希望”,“expectation期待”)
结果:在读完翻译后,D-4041被要求说出她的全名以供文档记录。在说出她的全名时,她立刻开始表现出预期中的过敏反应。然而,当她如其余D级那样向采访者抱怨这些症状时,她发现任何提及自己的代词均会加重过敏反应。D-4041在暴露于她的名字或指代自己的代词215次后稳定了下来,之后她一直在医疗翼接受治疗直至她的处决日期到来。

事故CB-1772-01-PD:由于对SCP-1772的异常效应近乎免疫,D-3824被招募来进行SCP-1772与无异常版本印刷物的完全比较。在编写差异清单时,D-3824通过对讲机向负责监督这一过程的研究助理Hendricks与Jameson复述他的发现。

控制室的监控录像显示,助理们分别记录下了D-3824的发现,并且随着逐渐变得明显的SCP-1772-1影响而开始表现地痛苦。Hendricks小姐关闭了对讲机并按下警铃,于此同时助手Jameson取来了两支肾上腺素笔3开始紧急治疗。

直至数名研究员与特工在查看了安保录像与收集到的手写材料后同样表现出了SCP-1772-1感染的症状,SCP-1772-1的传染性才被充分意识到。最终共有6人入院治疗,没有人员伤亡4

该事件中回收的录音与书面材料均被从记录中删除,以免引发进一步的感染。

附录:正在努力对页码与字数进行编目以定位导致了WWI-1772-B文件中SCP-1772-1感染的误译。由于编目人员不断受到感染这一阻碍,目前无法预计完成时间。使这一进程更加复杂的是,准确性交叉检查发现当前进程中档案WWI-1772-B中高达18%的条目本身就是错误的。这些错误的来源目前还未能确定。

页面版本: 2, 最后编辑于: 30 Dec 2018 14:05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