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952 红桃杰克
EuclidSCP-952 红桃杰克Rate: 56
SCP-952

项目编号:SCP-952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撰写文本时, SCP-952-Alpha 仍未被收容且其避免与基金会工作人员接触。它被认为目前处于美国中西部。它应当被收容,因此在Site-17为其保留一个标准独立收容设施。SCP-952-Alpha被禁止接触任何女性工作人员。项目SCP-952-Alpha-1到5都各自分配到一个标准独立收容设施中,并处于持续不断的看守下。12位员工被指派到项目处承担老师和保姆的工作。超过11岁的项目被禁止接触女性工作人员。

一项新的程序作为超声机器的软件升级被引入。这项程序可以报告我们成长中后代的存在并标记他们的出现地。目前,没有后代在北美之外被发现。

当SCP-952-Alphas更多的案例被发现时,他们会按要求被流产或终结。此时我们对项目不需要进一步的测试。

描述: SCP-952-Alpha是一个外貌约16岁,被描述为约168cm高,61kg,拥有长及肩膀金发和蓝眼睛的类人男性。受害者描述其具备超自然的说服力,同时拥有不自然的巨大生殖器。 根据受害者描述,项目称自己为“红桃杰克”。

此SCP行动频繁,没有任何表面上的财政支持。当它进入一个城镇,它会寻找16岁以下,没有发生过性行为的女性。当它找到新的受害者之后, 它会进入诱奸阶段,这种诱奸通常伪装在精神建议的皮囊之下。这需要几周到几个月不等,取决于受害者本身。一旦它取得受害者的信任, 该SCP 会与受害者性交,在它结束之前通常会持续数个小时。受害者们宣称尽管性行为过程十分痛苦,但她们在离开时仍对该SCP保有美好的感受,同时也对她们所声称的,能感受到的自己腹中的胎儿产生保护欲。 SCP-952-Alpha的受害者发现,在她们这段经历期间的某些时候,她们的手腕上会出现一个类似纹身的标记,是一颗中间写着字母J的心。

由SCP-952-Alpha产生的后代有四个月妊娠期。当他们出生时, 被生下的SCP们表现出增加了沉重覆盖物或腿部皮毛、额头上有短角、不自然的巨大生殖器和拥有偶蹄而不是脚的类人形态。这些后代表现出与普通人类的生长模式无异。

附录:
██/██/1999 SCP-952-Alpha-1 在出生几个小时内被发现, 男性,被带入基金会监管。SCP的母亲一同被拘留,但是被证明无异常。给予她A级记忆消除,在完整任务报告后告知她流产了。特工们被通知注意任何称自己为“红桃杰克”的人。

██/██/2002 SCP-952-Alpha-2 被发现, 2岁, 男性。母亲被证实绝对忠诚, 在对SCP感到忧虑期间意外死亡。当把它介绍给SCP-952-1时,两个SCP都互相将对方当作自己的朋友一样对待。

██/██/2004 SCP-952-Alpha-1角脱落。

██/██/2004 SCP-952-Alpha-3 在子宫中被发现, 男性。母亲在分娩后被执行记忆消除并上报。

██/██/2006 受害者952-3 在████郡医院重症监护室被发现。受害者宣称SCP-952-Alpha追求她近6个月才发生了性行为。在插入时, SCP-952-Alpha勃然大怒,严重地殴打受害者, 并说她'不纯洁。'受害者表示在年轻时从亲戚们那里承受着她并不情愿的关注。

██/██/2007 SCP-952-Alpha-2 角脱落。

██/██/2008 SCP-952-Alpha-1蹄子脱落,替换为正常人类的脚。

██/██/2008 SCP-952-Alpha-4 在子宫中被发现, 男性。维持正常程序。

██/██/2009 SCP-952-Alpha-5 在子宫中被发现, 男性。维持正常程序。

██/██/2009 就这样。我们得到了五个小崽子, 我们在这里运行着一个重要的机构,不是日托中心。如果我们再找到更多的小崽子,我们就解剖它们,看看它们是怎么运作的。 -O5-6

██/██/2009 七个各自怀了SCP-952-Alpha后代的女人,与她们的后代一同被发现一起住在████████外的一个小露营地中。基金会特工尝试用终末力进行接触。母亲和后代们在接下来的枪战中死亡。被发现的最年长的后代约14岁,没有显露出明显的失常证据。通过解剖, 一些不寻常的器官[数据擦除]在年幼的后代体内重复发育。

██/██/2010 SCP-952-Alpha-1脱落腿上的毛发。如今它外貌表现为一个正常人类。项目开始表现出对女性员工非同寻常的兴趣。女性员工表现出对其的兴趣,则被禁止与SCP-952-Alpha-1产生交互作用。

██/██/2010 测试已证明后代不育。

让我们瞧瞧, 闪着绿灯,我猜那意味着这机器在工作了……我是Robert Jakal神父, 技术上被指派至Site Chaplain到Site 23,目前被委派到热得他妈的要死的乌干达 , 就因为我在O5-4面前用了“黑哥们”这个词。但是, 撇开政治不谈,我应该要退休了。脱离现在那些帮助人们从他们的所作所为中回到平静的工作。但是, 在Site咔咔咔1, 抱歉, 我意思是45, 现状是我们没有足够的特工, 所以当那些大男孩儿们外出执行真正的工作时, 我得盯着这个傻逼玩意,因为这些傻逼丛林人觉得一个大活人能抢完银行以后变成他妈的一只羊。

啊, 对了, 差点忘了,将这份活动记录报告作为正式报告提交也许是出于兴趣。妈的三十年实地工作经验中我甚至没有做过面对面的报告, 不,我在对一台该死的机器说话。无论如何,我要摆脱调查这些山羊,这些完全虚假的玩意,我要回去,因为Site BFE是我他妈工作过最烂的地方。好吧。有个漂亮的小黑娘们来找我, 绝对不可能超过17或者18岁,呃 ,她开始对我胡言乱语。用的是英语, 感谢上帝。

似乎最近她生了个孩子, 而且她认为她的孩子被恶魔附身了。她不想去找当地的牧师,因为他们早就为她“让自己被强奸”而失望。她看到了我的牧师领,觉得我能拯救她。在回公寓的路上她告诉我整件事情的经过。有一天晚上她出去工作, 一个她从未见过的人给她下了药,把她拖到小巷里并强奸了她。当她发现自己怀孕时,她说她只是无比庆幸自己没有得艾滋病 ,她甚至没有考虑过足月怀孕。但妊娠期很短,她几个月内就开始水肿。显然,对我来说这已经开始变得不正常了, 所以我给site打了个电话, 让他们知道也许我找到了什么东西,然后与她同去,履行我作为上帝仆从的职责。

因此, 我们到了那里, 我有点希望这只是个早产儿,或者也许只是某种基因上的意外……我的上帝,这东西可真丑。我意思是, 简直太糟糕了,难以置信的丑陋。我见到了一些东西, 是吗?这东西有一点像小孩, 看起来就1个月大,大头2, 长着一双黑眼睛, 就, 完全纯黑, 没有瞳孔,没有眼白 ,什么都没有。还有它的四肢!就像他妈的鱿鱼。两个胳膊, 两条腿, 但看着不像里面没有骨头,而且它的手指全都是……是蠕动的。就像, 指头,在这婴儿身上有两英寸长 ,它们就那样…在动, 时不时的。还有它的嘴!像个该死的小吸血鬼。我发誓我在那里面见到了牙齿。

不管怎样,我准备好弄点什么操蛋的仪式,来让她安心点儿,在我把部队叫来之前,这个小东西拉屎了。我的天,我这辈子从来没闻到过这种味道。我曾经清扫过173个房间;我曾经去过放着腐烂了好几个月的尸体的停尸房。但是, 这味道,它简直,填满了我的鼻子,还有我的嘴里,在我意识到之前,我冲出房门 ,我像个妓女第一次出去接客一样狂吐不止。在这整段时间里,街对面的一个老头一直在笑我,仿佛我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我把午餐都吐出来了,然后呼叫了Site。不超过五到十分钟我便离开了那间公寓。我回去后,那个女孩儿死在了地板上,她被躺在旁边的一把切肉刀割开了喉咙。后窗被撬开,有人带走了那个孩子。那么迅速!无论是被谁带走了,我们都无法找到它的头或者尾巴。狗狗们甚至无法追踪气味。

对啊,有趣的部分呢?死去的小妞手上有一个纹身。看起来像一个里面写着J的黑桃。

██/██/2011 请求开始搜寻项目SCP-952-Beta, Gamma, 和 Delta 的许可。

页面版本: 9, 最后编辑于: 06 Feb 2018 17:51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