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3036 骄傲的弹性小丑猎人
EuclidSCP-3036 骄傲的弹性小丑猎人Rate: 73
SCP-3036

项目编号:SCP-3036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3036被收容于Site-43里B翼楼的标准人形收容间内。允许SCP-3036每天进行时长一小时整的娱乐活动。在此期间,允许其与类似心理特征的其他异常人形生物进行交流。

SCP-3036不得于收容室外或测试期间时使用其异常能力,如果其违反此条件,将取消其娱乐特权三个月。这是为了使其适应其当前基金会拘留下的环境。为了SCP-3036-A-1和-2的安全,SCP-3036应出席由Site-43医疗人员所做的健康检查。

描述:SCP-3036为一完全以人肉、肌肉和各种体液制成的人形实体,身高185厘米,体重100公斤。黑、白和红色的墨水设计图案刺在了项目的面部,并延伸向其上半身和下半身。SCP-3036没有显示出神经系统的迹象,使其无法感觉到触碰。此外,项目没有容纳骨骼结构或生殖系统的痕迹。

尽管如此,SCP-3036是有智能的,且完全可以完成需要更高等的大脑功能和体内平衡环境的活动。SCP-3036完全能以英语谈话和阅读。与SCP-3036交流的人员描述当它开始与心理学家的个别化谈话时是冷静和率直的。

SCP-3036能够伸展其自身到异常的长度,记录到的最长尝试为47米。项目不会因为被伸展到如此长度而有不适的反应。当没有其它合适的娱乐活动时,经常发现SCP-3036在其收容间内伸展自身。当不论是因表演或受伤而受损时,SCP-3036都能在短时间内再生失去的组织。根据SCP-3036所言,其已幸存于:

  • 无法确定数量的12口径子弹
  • 来自无法确定种类的熊的攻击
  • 电锯插入其头部

SCP-3036-A指称两名居住于SCP-3036内的人形实体,均位于项目的胃部区域。通过外科手术,两个SCP-3036-A自髋部结合,均受生长发育迟缓所扰。据信生长发育迟缓并非先天,而是由目前未知的团体所导致。由于SCP-3036-A实体的位置,当前无法记录两者的确切体重和身高。

这些实体分别指称为SCP-3036-A-1和SCP-3036-A-2,与SCP-3036形成了一种寄生关系。根据对SCP-3036的X光照射,SCP-3036-A-1和SCP-3036-A-2的口部已经通过手术方式与SCP-3036喉咙内的管子连接。此为SCP-3036-A实体获取必要营养的地方。SCP-3036已拒绝任何和所有将SCP-3036-A实体从其胃部移除的尝试。

回收:SCP-3036是于1999年一场对GoI-233(“赫曼·富勒的不安马戏团”)的袭击尝试中捕获。SCP-3036因未知原因被遗弃,但SCP-3036声称这是因为它跟表演同伙之间的“嫌隙”所致。1毫无阻碍地回收了SCP-3036。


采访日志

采访者:Henderson博士
对象:SCP-3036

<开始日志 >

Henderson博士:你的名字?

SCP-3036:我已经想过这个问题很长时间了,但是我还是不记得我以前的名字叫啥。自从我变成这个样子之后,我总是被富勒和其他同行叫做Stretchy。这个不重要。

Henderson博士:为什么记不得?

SCP-3036:我他妈怎么知道。也许这跟那个手术有关系。

Henderson博士: 手术?

SCP-3036: 没错,手术,这就是我们怎么被创造的。你懂的,你根本不能在一夜之间将一个七岁大的孩子变成小丑。

Henderson博士:这个手术意味着什么?

SCP-3036: 哦,你知道的,就跟平常一样.把那些小屁孩搞一起,破坏所有能使他们成为正常人的东西,在他们的大脑里注入几百种化学药剂,用点魔法把他们拼回来。这样你就能得到一个比你更有感情包袱的小孩子了。

Henderson博士:我原以为马戏团只生产小丑。

SCP-3036:哦,没错啊。我们恰巧组成了大部分在那里工作的小丑。只有当实验室倒闭了他们才换成一种更,额,‘人道’的方式来创造小丑,我们是最后一代存活下来的人类。

Henderson博士: ‘我们’?

SCP-3036: 当然,难道你仅仅认为他们只创造了一个我?一个我们这样的?


Henderson博士:你在马戏团中的职业是什么?

SCP-3036:小丑猎手。

Henderson博士: 请解释一下。

SCP-3036: 你看啊,被生产出来的小丑呢,可能会比较更,嗯,这个词怎么说来着?对! ‘叛逆’。逃跑很普遍,逃跑计划也四处泛滥。富勒不会喜欢的,哦,当然不会。既然我们对人们不再有用,富勒就允许我们与这些新朋友玩玩,然后我们就这么做了。

Henderson博士:那么你们是怎样‘玩玩’的呢?

SCP-3036:嗯,这么说吧,你一定会对小丑的头盖骨有多厚而吃惊,老实地说,简直就跟碎玻璃一样。

Henderson博士: 你作为一个小丑猎手有多久了?

SCP-3036:那些新诞生的小丑刚刚出现我就成为一个小丑猎手了。我仍然能记得我的第一次狩猎,我仍然能记得当我从树丛中穿过的时候那个小丑的喘息与呻吟声,我的心脏,或者剩下的什么玩意儿,在我的胸膛里不停的跳动。我从50英尺远的地方一把就抓住了他的咽喉,捏碎了他的脖子。

Henderson博士: 你对它做了什么?

SCP-3036:我给他好好的上了一课。把他的脖子捏碎之后, 我把他扔到了树上。粉红色的血从他的肚子里流了出来,如果你眼睛眯成一条缝的话,这看起来就像一团冰淇淋。他尝试用他天生的那种恐怖、单调的声音发出惨叫,试图发出我们的马戏团的调子。我把他拖回马戏团的帐篷里,那冰激凌还在从他的肚子里流出来。我敢说,如果我不知道这是血的话,我可能真的会尝尝。

Henderson博士:天哪。

SCP-3036:当回到马戏团的时候,我向其他新诞生的小丑示意。我把那喘息着的,被掏空的尸体举到头顶十英尺高的地方给他们看。那小丑还在咳血。让他们知道惹了富勒博士会发生什么。然后你知道富勒博士对我做什么了吗?

Henderson博士: 做了什么?

SCP-3036: 他给了我一个拥抱。他告诉我他是整个国家最骄傲的马戏团老板。我让他感到骄傲,在所有人当中,为我感到骄傲!作为奖励,他让我留着他们,而不是杀了他们。

Henderson博士: “他们”?

SCP-3036指了指自己的肚子。

SCP-3036:我的兄弟.。

Henderson博士: 兄—兄弟?

SCP-3036:是的。你看,他们没有在手术后活下来。他们本来应该跟我一样,但不是当个艺人,而是当个小丑猎手。然而,他们搞砸了,也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他们的脑子被弄得乱七八糟。我亲眼看见的。他们的脑子就像一篮子打在白碗里的鸡蛋一样。富勒本来要杀了他们。但是,在我立功之后,你知道的,他决定让我留着这他们。

Henderson博士: 发生这些的时候他们多大年龄了?

SCP-3036:不记得了。不过他们是我的晚辈。可能只有个位数。这不重要。即使我想,我也不能让他们死。


Henderson博士:你为什么被遗弃了?

SCP-3036: Masky可能是故意这么做的。这个小傻逼一直恨我。

Henderson博士: Masky?

SCP-3036: 绰号而已。那群马屁精叫他‘Mask先生’。他的把戏就是他可以变成任何人的样子。和我一样是一个小丑猎手,并且,和我一样,也是最后一代人类小丑。

Henderson博士: 你觉得他为什么要恨你?

SCP-3036: 比他优秀呗,在——比如说——任何方面。但他觉得他比我更优秀,他对富勒不是阿谀奉承就是溜须拍马。如果我再看到那个杂种的话,我会一块一块的将他肢解掉,首先,先从他的屌—

Henderson博士: 请别跑题。

SCP-3036: 好吧,抱歉。我总会在这种事情上面走神。反正,他就是一只被实验的畜生,想把我和我的兄弟们赶走。他做到了,我完蛋了。

Henderson博士:什么意思?

SCP-3036: 得了,别装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清楚我在说什么。我们都知道Dick发生了什么.这就是受富勒博士重视后所遭受的。我完蛋了,而且你也差不多了。富勒,无论在哪他都有耳目。这个房间里唯一会活下来的是我肚子里面的东西。快写遗嘱吧,博士,不久你就要跟我一起死了。

<日志结束>


附录 -3036.1

2000年12月25日,在收容SCP-3036长达一年后, Site-43在B翼楼的电力供应被切断。2 安保人员被派往B翼,目的为(一)防止异常人形可能的收容失效 (二) 调查此次站点断电的性质。3 B翼楼的备用发电机在短时间内被Site-43的工作人员启动。

B翼楼的断电事故发生三小时后,三个戴着小丑面具的个体在SCP-3036的收容间被发现。并且有安保人员被派遣去应对潜在的威胁,但是攻击随之终止。安保摄像头显示是三个III级红色型人型生物。4

随着事件的进一步调查,为了防止有更多的入侵者进入site-43也为了确保site-43里的入侵者无法逃脱,B翼楼被站点主任[数据删除]封锁。并请求从Site-44与Site-22的特遣机动队Beta-22(“告密者”)和Beta-11(“理智小丑团”)调来增援。

安保人员受命清除那三个试图进入SCP-3036收容室的人形生物。三十分钟之后,当剩下两个人形生物仍然在与基金会安保势力交火时,另外一个成功的进入了SCP-3036的收容室。以下是来自SCP-3036收容所的录音:

SCP-3036:呵,这几天富勒的标准有点下滑,呵呵。

<低声的说话 >

SCP-3036:我真希望这是其他人做的。但你,Masky。

<低声的说话>

SCP-3036:呵,贱人也有爪子,对吧?无论怎么样,我知道你要杀了我,但是这并不妨碍我们好好玩玩—

<SCP-3036猛击该未知人形生物,使其飞出房间。>

SCP-3036: ——不是吗?

根据摄像头画面与幸存下来的人员的证词,SCP-3036持续攻击未知人形生物直到项目与三个人形生物都严重受伤才停止。接下来的30分钟,那三个人形生物与到达的Site-44与Site-22的特遣机动队发生了交火并通过一扇异常的门逃离。
SCP-3036自愿被基金会收容。在这场战斗中,项目失去了自身约55%的质量并且失去了双臂。5

事后采访摘录

采访者: Henderson博士
项目: SCP-3036

<日志开始>

Henderson博士: 为什么你愿意被基金会所收容?

SCP-3036:没有你们我他妈根本活不下去。你觉得我一个人可以独自对付那群人?哈!你们准备了那么多。结果你们都没注意到他们的到来,多亏了一个神秘的恩人,你可以去告诉那群杂种自己滚蛋。如果不是你们我就死了。

建议增加SCP-3036与其他和GoI-233相关的类似异常项目的安保工作。

页面版本: 13, 最后编辑于: 15 Jun 2018 09:25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