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4636 我要忏悔,我要忏悔。
EuclidSCP-4636 我要忏悔,我要忏悔。Rate: 63
SCP-4636

项目编号:SCP-4636

特殊收容措施:除非被明确要求获得SCP-4636的信息,否则应避免接触与之相关的一切数据。将自身暴露于本文档未删减版本将导致降级以及对全部基金会活动的认知清除。如已获得授权,请在下方输入您的访问密钥。

> 输入访问秘钥: 7zE80f97RB5m9Af8
> 身份验证已通过. 文档加载中……


免责声明:以下文档虽然完全根据事实写就,但却违反了数条技术性写作准则。试图编辑、替换或删除无关句子可能对研究与收容不利(参见描述第四节)。无关紧要的文体问题使我如此困扰,我对此感觉糟糕,因为我很清楚我的责任是专注于确保SCP-4636保持无害。

confessional.png

SCP-4636。

项目编号:SCP-4636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项目收容间的所有监控设备必须符合2dgs信息安全协议。对SCP-4636的一切数据的访问仅限于SCP-4636研究团队,其成员在招募时必须立即清除关于所有其他机密数据的记忆。必须保证每项文档任务仅分配给单个成员。我担心这项遮遮掩掩的措施会导致未参与其中的基金会人员无法合理评估SCP-4636相关威胁程度。

描述:SCP-4636是一个装饰华丽的木隔间,被内部框架从垂直方向隔为三间。虽然它类似于一个基督教忏悔间,但并未追溯到任何已知的团体或机构。我对于它对人心的暗中操作深感恐惧。

远端效应:
当试图交流有关该项目的信息时1,所有评估对象(无论是否暴露于SCP-4636)都会暂时产生一种表达主观感受和内心冲突的冲动。我荒唐地为这份文档的强迫性带来的混乱而惴惴不安。

我坚信该效应可以解释为SCP-4636将关于隔间的对话等同于隔间的物理范围(即由于其异常属性,它将自身包含的空间拓展到了相关信息的概念空间)。我沮丧于这一解释无法证实,因而不适合放入这篇严谨的技术文档。

试图消除此种冲动的行为(方式有言论压制、对记录/书面材料施加比原始权限水平更为严苛的限制)会受到强烈抵抗2且/或触发以下异常事件:

  • 在测试中,极为严格的物理限制手段将导致出现在数十公里内传播的声波,用对象的嗓音传递想要表达的信息。就好像那声音绕过我的耳膜,直侵大脑。
  • 当删除或编辑书面材料时,它们随后将会被发现(连同完整的上下文)被刻在数十公里内的某些固体表面。

近端效应:
向SCP-4636传播以及从SCP-4636内传出的声波将以未知原因衰减。
站在SCP-4636内部(任意隔间)的两个人对任何话题展开口头交流将导致其中一人产生如前所述的强迫反应,两人同时处于项目内部时,该反应将一直持续。关于两人中哪一个会受影响,未发现有任何规律可循。

受影响对象所作的一些陈述将导致另一名对象产生永久性的强迫反应,迫使他们保守秘密(当被指示以任何方式披露这些信息时,无论何种激励都无法让他们做到这一点3)。有趣的是,在多个案例中,这种无法泄密的情形是由并非SCP-4636强迫说出的句子所引起的。我现在正在想象折磨的场景,完全没心思写文档。尽管某些类型的信息似乎不受此限制(主要是与对象自身无任何利害关系的表述,例如对于平常事物的大段描述性说明),但尚未确定任何明确的标准。文档里真正本质的信息被无用的转移话题所掩盖,让人揪心,然而我无法生出将其删去的动力。我不明白这怎么可能,我竟没法主动做一件我希望我自己有动力去做的事。这项目的效应叫人又困惑又害怕。

我讨厌它强迫我写的内容,因为我的思想是如此可悲。我希望我能有纠结的过往或诱人的秘密可以拿来忏悔。我很确定我被选中写这篇文档正是因为我的人生、我的事业无用而又无趣,这一点人人皆知。对此的承认加深了我的羞耻和厌憎,我能想象同事们得以窥探我最私密的想法时,却只看到微不足道的不安全感。这两种情绪之后是恐惧,因为我意识到这些对我内心窥探揭示出我完全无法胜任我的工作。表达对同事厌憎肯定会导致对我工作的重新评估,我能够预见到一场认知清除:一想到我并没什么有价值的想法可丢的,我泛起一种欣慰和耻辱混合的奇异情绪。

当前正在研究该项目在信息安全协议和心理评估程序中的潜在使用可能性。

页面版本: 1, 最后编辑于: 23 Jan 2019 06:23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