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3915 同性恋清洁工
EuclidSCP-3915 同性恋清洁工Rate: 55
SCP-3915

项目编号:SCP-3915

项目等级:Neutralized (原为 Euclid)

circool.jpg

标记区域表示SCP-3915帐篷在拆除前的位置。

特殊收容措施:目前,除了标准的POI监测之外,不需要任何收容措施来遏制SCP-3915。84号前哨目前作为一个独立的基金会位于阿拉斯加的设施,并进行维护。

蒙太古岛除了被派往84号前哨的人员外,应尽可能无人居住。在SCP-3915不活跃的时候,允许适当的打猎和考察,以提高可信度,并避免引起对岛屿意外关闭的注意。

除了NOAA和海洋保护联盟之外,还组织了一次虚假的清理工作,以掩盖SCP-3915的垃圾收集活动。基金会的直升机会每月一次将收集的垃圾运送到安克雷奇的指定处理设施。

描述: SCP-3915是一个从2012年至2017年居住在阿拉斯加州蒙太古岛的异常人形生物。SCP-3915在外观上几乎与普通男性完全相同,除了它的非实体性质:任何和所有的物理实体都完全穿过它。然而,它似乎能够随意地与物质世界互动。

SCP-3915声称(在后来得到确认)自己是一名34岁的男子,名叫Cees Martin,来自德克萨斯州1沃斯堡。对其异常能力的性质和来源的调查几乎没有产生什么信息;SCP-3915不愿透露具体细节,称之为“朋友送的礼物”。

在蒙太古岛上,SCP-3915的主要目标似乎是收集垃圾。它的日程安排得很严格,早上6点起床,沿着海岸线走,捡垃圾,然后回到巴顿湾东北半岛的帐篷,晚上8点睡觉。上午7:00、下午12:00、和下午7:00,它会停下用餐;目前还没有确定它是从哪里获得这些食物的。周六和周日,它拒绝离开帐篷超过半公里,因为它声称自己正在休息。

鉴于其非实体性质,物理消除和收容SCP-3915是不可能的。说服它离开的努力遭到了SCP-3915的敌视,因为它坚持必须完成任务才能回家。

在13/6/13,SCP-3915同意接受基金会特工的采访, 以换取阅读材料和香烟。

受访者: SCP-3915

采访者: █████ Vought

前言: 在等待采访者到来的时候,SCP-3915要求吃一片披萨饼;这一点被拒绝,因为该设施没有披萨。

<开始记录>

Mme. Vought: 晚上好,Martin先生。是这么叫吗?

SCP-3915: 哦,不,伙计,叫我Cees。我不喜欢那些形式上的废话。嘿,借个火?

Mme. Vought:火柴?(通讯) 嘿,我能给他一根火柴吗?行,好的。[Vought将一个火柴盒递给SCP-3915。SCP-3915点燃了它的香烟。] 那么,Cees,你来阿拉斯加做什么?

SCP-3915: 很显然,去捡垃圾,那些海啸冲过来的东西。顺便说一句,谢谢你的火柴。

Mme. Vought: 不客气。你指的是哪场海啸?

SCP-3915: 什么?海啸。海啸。几年前发生在日本的那场,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吧?

Mme. Vought: 我想起来了。你从它那里捡的垃圾?

SCP-3915: 是的,老兄。一堆狗屎冲到这里来,搞砸了这里的环境。我想:那么,为什么不行动起来,做点改变呢?拯救企鹅宝宝之类的。

Mme. Vought: 令人敬佩。你为什么选择蒙太古岛?

SCP-3915: [微笑] 在此之前,我已经去露营过,花了一些时间和Mark一起打猎,打的是鹿。这里的鹿有一些非常漂亮的黑尾巴。我有一次,打到了一只角有三个叉的。哦,天哪,那东西真漂亮-

Mme. Vought: Mark是谁?

SCP-3915: [沉默了7秒钟]我的……丈夫2。我不确定他是不是我的伴侣了。

Mme. Vought: 为什么?

SCP-3915:[沉默了整整9秒] 我们,呃,闹矛盾。太蠢了,这是不应该发生的事。

Mme. Vought: 这就是你来这里的原因吗?

SCP-3915: ……是的。

Mme. Vought: 你打算回去吗?

SCP-3915: 我猜,可能吧。但要直到所有的垃圾都被捡走。我是说,总得有人去做。

<记录结束>

结束语: SCP-3915在陪同下返回其帐篷。Marcus G. Halen 被认定为一个POI。

附录15/10/17: 在6/10/17,SCP-3915从蒙太古岛上失踪,并留下了它的帐篷,还有一份写着“去做几年前应该做的事”的书面笔记。对地面的清扫显示岛上几乎没有垃圾。

据发现,SCP-3915本身正与POI Marcus G. Halen一起住在其在沃斯堡的旧住宅。在汇报过程中,发现SCP-3915不再具有任何异常性质。随后确定,进一步收容将产生不必要的费用,因此,允许它继续作为平民和Halen一起生活。两人目前都在监视之中。

附录22/10/17: 在拆除SCP-3915帐篷的过程中,在SCP-3915的气床垫下面发现了一捆装在密封塑料袋中的文件。大部分的文件都是空白的,或者涂满了一些潦草的字迹/涂鸦。然而,其中的三张上面有连贯的句子。

首先,我很抱歉

Mark,对不起

Mark,我想说我有多

[这一页的其余部分都是粗略绘制的沿海鸟类飞行的图案。]

给那些海岸警卫队的人

好吧。我知道你不是海岸警卫队。没关系,真的。我一点也不在乎。

后悔 不后悔 对于来到这里有着复杂的感情。一方面,我可以捡垃圾,并拯救这里的所有海鹦。另一方面,我逃避了自己的问题,现在我知道这么做只会使问题发酵恶化。那是个坏主意,我会一直待在这里,直到我把所有的垃圾都捡起来,但不会再等多一小时一分钟 一秒钟。我甚至要把那[已毁坏]3给我的神奇的东西还回去。

我回家之后就别管 我们 我们了。我要解决这个问题。我发誓我会的,而且这个不是我能通过写信做到的。

我不会告诉任何人任何东西。让我和我爱的人在一起吧。

cees

p.s. vought,你给我的那些香烟帮了我很多忙,所以再次感谢你的

那些家伙对海岸警卫队一无所知

我很抱歉,关于一切。我甚至不记得我们当时为什么而闹矛盾

我希望你能在这里,即使只是为了明白大海有多蓝

页面版本: 4, 最后编辑于: 26 Jul 2018 12:53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