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1405 史前大地懒
EuclidSCP-1405 史前大地懒Rate: 113
SCP-1405
1405.jpg

保持非活跃“姿势”的SCP-1405

项目编号:SCP-1405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1405将被储存于生物研究站点13的一处标准大型动物高安保收容区中。收容区的环境条件须模拟为与北美中西部地区气候、昼夜交替情况大致相当。收容区中将种植与北美地区落叶林一致的植物,包括数种SCP-1405被推测会在野外摘取的大型树木。每天须向收容区域内供应25kg的新鲜、高营养干草和清洁水源。若项目表现良好,每周还可额外提供5kg塑料或丝制的植物模型。

SCP-1405必须全天候处于一系列闭路摄像机监控下。当前人员仅可在执行清洁或喂食工作时与项目互动,以免过多接触引起项目的紧张。其他目的的接触须由驻站兽医Dr. Haury批准。

收容措施升级:在事故13-1405a(参见事故报告)后,SCP-1405将立即转移至一高安保级收容区域中。项目本身被认为不具高风险,但仍有必要减小外部力量造成收容突破的风险。此外立即加强SCP-1405收容区域和生物站点13周边的驻站安保守卫。额外的安保摄像头将被安装在收容区域外围的墙壁上,安保系统将全天候运行(参见低安保收容设施协议的升级内容)SCP-1405的任何行为变化都必须立即报告给特工McComb或在职安保负责人。

描述:SCP-1405是一个已灭绝史前动物大地懒的仿真模型,其大小与该动物真实大小相等,质量达到博物馆展示级别。项目以双腿直立的高度为2.9m,重量超过350kg。

在非活跃(或称伪装)状态下,SCP-1405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的动物模型;X光扫描显示其内部由金属制支架支撑,其余大部分由塑料填充。

项目的异常性质仅在其被放置不管超过一段不定的时间后(通常是6-8小时间,但最短为45分钟,最长达到4周)显现。如果被放置不管,SCP-1405会开始进入活跃状态并在其收容区域内四处活动,然而实际上项目的身体中并无可见的肌肉组织、内部器官甚至是可动关节存在。 从收容区域中回收到的毛发经由检测主要是合成纤维,但仍有极少部分的毛发 (<1%) 来自真实的哺乳动物,其线粒体DNA与现存的树懒类动物血统极为相似。

项目在活跃状态下的表现与现存的树懒类动物和其他大型食草动物相一致。项目把大部分时间花在了在收容区内的植被中翻找树叶食用上,但其也被观察到会在一偏僻区域内的地面巢穴中睡觉、刮蹭树木以及与各种物体玩耍。对项目的高清视频记录进行检查后发现项目的肌肉位置会发生一些灵活的活动,其胸口也会随呼吸而发生起落。这可能意味着项目在由非活跃状态转向活跃期间发生了相当的形态学差异。

SCP-1405以植物为食,其进食需求和与之等大的其他食草哺乳动物大致相当,但其从未进行过排泄。项目极其偏爱进食草叶,但也会吃掉肉、木头、塑料、石膏和小片金属。项目是如何将这些食物消耗掉的当前仍然未知,而在非活跃状态下项目似乎并不需要食物、氧气或是睡眠来维生。此外项目对用于装饰的植物模型有着特别的偏好,在被基金会收容前这似乎就是它的主食。

如果受到惊吓,SCP-1405会立即回到非活跃状态,“保持”以双腿直立并抬起一只前爪的姿势。项目似乎能无限期地持续这种状态,且对任何外界刺激,包括物理破坏不作任何反应。SCP-1405在非活跃状态下仍能保留记忆:在经受了组织采集和其他创伤性试验后,项目保持非活跃状态的时间会明显变长,并在回到活跃状态后仍做出十分紧张且不安的表现。过分刺激项目可能会使其做出破坏性举动并尝试突破收容,这已对收容区域造成过相当大的破坏。因此,一切不必要的人员暴露都已被推迟。在进入活跃状态后,项目在非活跃状态下受到的一切损伤都会以3倍于常规的愈伤速率自动愈合。

回收报告:SCP-1405被发现于1992年,当时其正在████ ████自然历史博物馆的一座大型立体展示区中展览,其姿势与其保持非活跃状态时相同。对博物馆的记录调查显示该雕塑最初是在1978年由一位被博物馆雇佣的艺术家Alicia Mayberry制作。该艺术家的其他作品均未展现出异常性质。

SCP-1405在制作完成后被展示了近十二年,期间并未展现出任何异常性质。项目由潜伏在██████警察部门中的基金会特工McComb发现,当时他接到了数起发生在████ ████自然历史博物馆的蓄意破坏报告。于1992年五月,博物馆的几座大门遭不明力量撞碎,现场迹象表明门是由某个大型物体以极快速度撞开的。当时SCP-1405自身也受到了相当的损伤,其面部、背部上留下了数道参差不齐的切口,其身体上出现了巨大的破洞,而其爪子、牙齿也出现了多处破损。项目随后被修复并继续展览。

当地警方报告称在博物馆休息室和项目展示区之间被撞碎的门上留下了一种透明的粘性液体,似乎是某种胶水。当时对这种液体并未进行检测,但对犯罪现场的照片分析显示这些液体的碰溅形状与一只大型动物在受伤后的血液喷溅形状十分相似。

在这次事件后的三个月里,博物馆工作人员发现SCP-1405展示区里的装饰植物模型的叶片被全部拔光。SCP-1405自身的爪子和牙齿似乎磨损得特别快,且在多次修复的情况下仍然出现了持续性的大规模脱毛现象。特工McComb将此情况上报了基金会,SCP-1405随后从展览撤下并被转移到了Site-19的一间标准收容设施中。三周后监控摄像机首次发现项目进入了活跃状态,此后项目被重分类为活体并转移到了生物站点-13.

附录A:Dr. Haury记录到SCP-1405在博物馆展览期间出现的损伤(脱毛、爪子、牙齿快速磨损等)与大型哺乳动物在营养不良或生存空间狭小的状况下出现的症状十分相似,且其在活动状态下的行为也与在动物园和马戏团遭到过长期虐待的动物十分相似。在当前的收容协议生效后这些现象再也没有出现。

附录B:于2011年五月,尝试使SCP-1405适应与人类接触的计划开始执行,这期间,项目被观察到在清洁人员离开收容区后仅十分钟便重新开始活动。SCP-1405此后曾数次在一位研究员仍在收容区内的情况下进入活动状态,但研究员必须保持静止且安静;而在最近项目已经开始在清洁人员仍在场的情况下继续保持活动。若SCP-1405能完全适应人类出现在其面前,研究人员便可能针对其在活跃状态下的行动进行更多的研究,更有可能借由项目了解到史前大地懒的某些生活习性。

文件 1405-1:协助兽医Dr. Haury的额外笔记

当前针对SCP-1405的收容措施给人的印象是这是个活过来的雕像。但就我个人而言我并不认为这一印象十分准确。让SCP-1405引起我们注意的那些事件、还有它能在活跃和非活跃形态间转换的能力,这些事实都告诉我这可能不只是个带魔法的地懒雕像而已:这可能是个别的什么实体,而现在它只是把这个地懒雕像用作一个方便的庇护所而已。当然这样的假说又会引发新的问题,比如为什么这个实体会选择寄居在一个地懒里,以及是不是有可能让它进入其他类似的活动物体。如果是这样我们也许能让它换进一个不会每周吃掉200kg干草的东西里。—Dr Haury

事故13-1405a记录:在2012年12月13日01:25时,SCP-1405收容间的北部外墙突然遭到了一个不可见物体的高速撞击。该物体似乎具有相当质量并以极快速度撞塌了外层的煤渣墙并使内层的钢墙发生了变形,但最终未能突破收容房间。事后外墙上留下了数道类似熊或其他大型食肉动物留下的爪印。

收容区周边的安保摄像头并未记录到任何物体或人员进入设施。区域西南区的隔离栏在事故后被发现出现了一道垂直裂口,似乎是由刀或其他锐利物体划开。SCP-1405收容房间外部的摄像头记录到了建筑物受到的撞击和破坏时的情景,但是造成破坏的物体在摄像记录中完全不可见。该摄像头和SCP-1405收容区域内的摄像头均在撞击后的4分钟内记录到了一种刮擦声。

在该次事故发生的约24小时前,SCP-1405突然变得极度紧张,开始四处踱步并拒绝饮食。项目被观察到持续地注视着收容区域的北墙并发出一种哀怨而低沉的声音。在事故发生的2小时前,项目突然毫无预兆地进入非活跃状态,背对着南墙并举起前爪捂住了脸和头部,这是唯一一次项目在非活跃状态下做出了与通常不同的姿势。事故后的两周内项目一直保持此姿势,且在再次进入活跃状态后的数周内都表现得十分不安。

页面版本: 5, 最后编辑于: 26 Jun 2017 05:00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