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1467 不存在的男人
EuclidSCP-1467 不存在的男人Rate: 145
SCP-1467
wall.JPG

SCP-1467于2008年抵达Site-19

项目编号:SCP-1467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1467必须被收容在软垫病房内,房间的墙壁上至少要安装三(3)个录音装置。允许SCP-1467自由使用这些装置。对象入睡后,装置录制的内容应该一直循环播放。装置的电池必须每星期更换一次。除了使用文件'23-A'来治疗SCP-1467外,也要安排对象每星期和治疗师见面一次。提及SCP-1467时必须使用"史密斯先生"这个名称,因使用其它方式来称呼他会使他进入恐慌/狂怒的状态。这种做法曾引致他或研究人员的受伤,阻碍与对象的沟通,并严重影响他的心理状态稳定性。希望接触或研究SCP-1467的基金会人员必须事先得到对象目前指定治疗师的批准。遇上收容突破的情况,必要时可以立即处决SCP-1467。关于SCP-1467的研究纪绿应该每月审查一次,至少六份纪录备份应该同一时间保存在完全不同的地点中。

描述:SCP-1467是一名四十七岁的男性非裔美国人。除非不断地确认他的存在,SCP-1467将会逐渐消失于现实之中。此效果的实际体现为,用任何方法来感知SCP-1467的努力将会越来越困难,直至他完全消失为止。这种效果被证实会影响处于SCP-1467附近的对象和人员。基金会无法精确地确定这种效果所影响的范围,但目前的研究数据表明此效果仅局限于SCP-1467身上。对象声称自己为一名建筑工人。他同时声称自己的异常属性在他的妻子和孩子们死于一场车祸后才渐渐体现出来。

直至目前为止,他一直在使用几种方法来防止自己逐渐消失。他形成了一些习惯,例如复颂自己的名字,检查自己的脉搏,不断和其它人谈话,在自己的身上、收容范围的平面上绘画或书写关于自己的描述,录下自己的声音在入睡时重复播放等等。目前基金会无法找到证明对象的妻子、孩子们、屋子、车子或其它家庭成员曾存在过的纪绿。而对象所声称的日期和地点,并没有发生过任何车祸,也没有埋葬纪录,对象提供的地址并不存在,而所有相应的社保号码也由于计算机数据库的错误,从没被分配过。

唯一能证明SCP-1467存在的证据来自他几名同事的记忆,但描述却互有矛盾。例如,建筑工人██████ ████████,被形容为对象的“哥们”,却无法肯定地回忆起对象的肤色。由于对象一直受到心理压力影响,他被证实患有严重的躁郁症,并伴有慢性失眠症。他的异常属性效应正在加剧中。据估计,基金会将会在20██年██月失去他。

附录1:请注意收容程序仅指示人员在SCP-1467的附近时将之称为"史密斯先生",而这仅是为了避免影响对象的心理状态。在其它场合,应该称呼对象的SCP编号。我们注意到负责SCP-1467的人员很多时候都没做到这一点。继续违反的人员将会受到训斥。办事专业点。-████主任

实验记录

实验#16:
测试程序:SCP-1467被遏制,并且无法说话。研究助理Reiner和Dieter位于房间内持续观察对象,Thorns博士在邻近的房间进行监督。
日期:█████-██-██
实验结果:
10分12秒:无法把对象辨认为SCP-1467
14分32秒:无法判断SCP-1467的穿着
19分07秒:无法判断SCP-1467的种族
24分00秒:无法判断SCP-1467正在做什么
35分46秒:无法判断SCP-1467的坐姿
39分41秒:无法判断任何细节,只知道房间中存在一名人形生物
研究助理Dieter开始播放一段录音,录音内容是SCP-1467对自己的描述。对象回复到可以被描述的状态,像胎儿般卷缩在地板上。找不到之前用作限制对象活动的遏制装置和椅子的痕迹。随后的测试得到相近的结果,只是在时间上有细微的差异,消失速度有加快的趋势。
实验结论:看来SCP-1467的状态越来越糟了,还有他的异常属性似乎可以影响除自己之外的对象。-Thorns博士

实验#19:
测试程序:重复实验16。当对象发展到只能被勉强辨认为人形生物时,研究人员被更换为对SCP测试有经验的D级人员。D级人员接下来将被称为D-1和D-2。
日期:█████-██-██
实验结果:
D级人员对自己只能勉强感知的生物感到不安。D-1不断用指甲抓门,而D-2目不转睛地盯着SCP-1467的剩余可感知部分。以下对话被纪录。


研究助理Reiner:“请描述你们看见了什么。”
D-1:“[脏话删除]让我们出去!"
D-2:“我不知道,这儿……这个……有什么东西在那儿!但我看不见它。”
研究助理Reiner:“你怎知道有东西在那里?”
D-2:“[脏话删除]"
研究助理Reiner:“你怎知道有东西在那里?”
D-2:“我能感觉到!老兄,它消失了,叫他们[脏话删除]的把门打开!”
D-1:“我在试!我正在尝试!"
研究助理Reiner:“请冷静下来。”
D-2:“它来找我们了!我很肯定它要来找我们了!”


此刻D-2开始尖叫。D-1开始哭泣。一段SCP-1467自我描述的录音被播放,同时武装人员进入房间。D-1在出口的门前卷缩成一团,昏迷的D-2被发现躺在不远处,并在刚开始时被误认为是SCP-1467。SCP-1467的位置最初无法判定,但他约在三分钟十九秒后,被发现倚在房间的墙上,双手捂着头,明显受到了惊吓。
实验结论:到底是效应具有传染性,还是它只是……影响了附近的事物?-Thorns博士

实验#20:
测试程序:为了查明SCP-1467的异常效应是否具有传染性,和传染的程度,一(1)名D级人员将被分派到SCP-1467的房间三个星期。之后D级人员会被带离房间并持续观察一个星期。被选的D级人员27岁,男性,无暴力倾向,编号:D-17321。
日期:█████-██-██
实验结果:D-17321从被带离到处决期间都没有显示出异常属性。治疗师报告SCP-1467在这段期间的心理状态显得更清醒和平静,但在人员被带走后回到原来的状态。SCP-1467表现出担心D-17321的情绪并多次问及他目前的情况。
实验结论:没有结果。我们没有命令D-17321忽略SCP-1467,尽管他们在第一个星期里互相表现出不信任,但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似乎发展出了初步的友谊。建议继续进行测试。-Thorns博士

实验#21:
测试程序:被选的D级人员32岁,男性,无暴力倾向,编号:D-9452。D-9452被严格命令忽略SCP-1467的存在。
日期:█████-██-██
实验结果:在大约十五分钟后,SCP-1467攻击了D-9452,后者打破了SCP-1467的鼻子。对象被守卫遏制。测试中止。治疗师报告SCP-1467的心理状态得到了改善。
实验结论:失败了。我不明白他怎么反而让SCP-1467进一步确认了自己的存在。很明显无暴力倾向并不代表会喜欢挨打。-Thorns博士

实验#22:
测试程序:以治疗的名义,成功劝说SCP-1467主动配合实验。被选的D级人员37岁,女性,无暴力倾向,编号:D-361。没有对D级人员该如何对待SCP-1467下任何特别的指示。
日期:█████-██-██
实验结果:在两个星期又四天后D-361消失了。目前无法确定她到底被SCP-1467的效应所传染,受到了效应的影响,还是自行逃脱了。关于她的纪录文本并没有受到影响,而她似乎是在SCP-1467入睡后消失的。在她消失后,SCP-1467在接下来的一天里表现得反应迟钝,一直在自言自语说自己“不想离开”,并在自己的手臂和腿上制造出划痕。他持续表现出恐惧,并且难以沟通。
实验结论:鉴于压力已经对SCP-1467造成了心理问题,加上他身上异常效应影响有限,这一系列的测试已被暂停。-Thorns博士

记录结束

页面版本: 2, 最后编辑于: 06 Jul 2017 03:07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