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692-CN 你存在于存在本身,你信仰存在本身
KeterSCP-692-CN 你存在于存在本身,你信仰存在本身Rate: 2
SCP-CN-692

项目编号:SCP-CN-692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已与当地政府达成一致,SCP-CN-692-1所在的3000平方千米的区域对外描述为军事禁区,与该项目无关人员禁止入内。SCP-CN-692-1内的街道、广场及办公地点被安置摄像头以监控SCP-CN-692-2个体的宗教活动。

每当监视到SCP-CN-692-2的仪式产生一SCP-CN-692-3时,将派遣机动特遣队-丙辰-02“浅塘”对SCP-CN-692-3进行追踪,对其沿路可能经过的地区内地方政府给予警告,要求提前部署防洪涝应急预案,以尽可能减少因SCP-CN-692-3影响所造成的人员损失。

SCP-CN-692-4应当被着重监视,以防潜在“寄灵教”人员使用SCP-CN-692-4。对其的进一步调查正在申请。

描述:SCP-CN-692-1是位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新疆省一处戈壁的未知城市,占地约2100平方千米,于2007年突然生成。SCP-CN-692-1的异常在于,所有在其中的物品,生物,建筑都经常发生违反现实物理定律与客观事实认知的现象。其中反复出现的现象有:

  • 其中的SCP-CN-692-2个体在场景中产生小段位移并在片刻回到原位。
  • SCP-CN-692-2个体同其他物体或建筑产生“重合”,即SCP-CN-692-2个体的局部或全部“进入”SCP-CN-692-1内的物体或建筑。大多数时SCP-CN-692-2不会因此受到伤害。
  • 在SCP-CN-692-1空间内部的随机位置会产生突兀的画面和内容,代替那片空间的原有视觉效果。该现象的产生方向取决于观看者的视角。已知会产生的图像有:
  1. 太空中某一星云,此前未被发现。
  2. 巨大的海浪。通常显示浪峰。
  3. 黑色正五面体。
  4. 呈球状的未知生物,根据其器官推测为水生生物。
  5. 以黑底白字呈现的符号与字句,通常没有意义。
  6. 乱码。

另外,SCP-CN-692-1内的建筑及城市结构时常发生变化,这是其另一个异常性质。

SCP-CN-692-2为生活在SCP-CN-692-1中的居民。尽管SCP-CN-692-1的出现十分突兀,但所有SCP-CN-692-2个体都表现得十分自然,且对发生在自己及居住环境内的异常变化似乎习以为常。SCP-CN-692-2没有触觉及痛觉。

所有SCP-CN-692-2都信奉一个叫做“寄灵教”的宗教。该宗教被认定为第五教会的一个分支教派,通过其神明来“完成存在”。该宗教目前仅被SCP-CN-692-2个体信仰。在该宗教的影响下,所有SCP-CN-692-2会于不定时间在SCP-CN-692-1内进行宗教仪式(多位于广场),宗教仪式的形式不定,但内容大都围绕能寄托于其神祗的能力来实现“存在”。寄灵教的神祗数量不唯一,但教徒最“爱戴”的神祗被描述为“神圣的海星”、“完整的五角”。对SCP-CN-692-2的宗教领袖的采访请见访问记录。

在SCP-CN-692-2进行一次宗教仪式后,在最迟两天内会在SCP-CN-692-1区域外生成SCP-CN-692-3。SCP-CN-692-3皆为为外貌不定的未知生物,通常身形庞大,高度可达3米以上,由其器官推测为水生生物。在产生后,SCP-CN-692-3会不定向的移动,沿途会产生暴雨及暴雨引起的洪涝灾害,即使SCP-CN-692-3处于干旱地区。SCP-CN-692-3不会受到物理阻挡,这使得阻止其行进的想法无法实现。

尽管SCP-CN-692-3产生于SCP-CN-692-2的宗教仪式,但SCP-CN-692-2对这些未知生物的认识却极为模糊。

附录:

日期:2007/8/12 地点:SCP-CN-692-1中心广场

18:05:07 中心广场一切正常,仅有几个孩童追逐嬉闹。
18:07:05 开始有不少人结伴来到广场,到场后四处张望,似乎在等某人。
18:13:05 广场几乎被站满。但人群中一片区域及广场中心一座雕塑1附近被自发空出。
18:14:15 一位中年女士2从广场外围接近,人群开始主动让出通路并逐渐爆发出掌声。
18:15:03 该女士来到预先空出的区域中心,开始向人们说话。因为没有使用扩音设备,因此该目标的所有话语在录像中都难以辨析。3
18:15:59 目标将手举过头顶。紧接着群众模仿其动作,目标开始大声宣读什么。
18:17:05 画面开始失真,薄雾开始弥漫。
18:17:59 由于薄雾遮挡,画面难以辨识,仅能看出仪式已经结束,人群不断散开。
18:20:05 广场中的雕塑发出强光,光线透过薄雾。

两天后,即2007年8月14日,在距离SCP-CN-692-1西北15千米处观测到一未知生物,形状为近似正方体,高度约3米。将其临时标记为SCP-CN-692-3。目标产生后开始向西南行进,在██镇附近消失。在其消失1小时后,██镇没有征兆的降下大雨,大雨持续两天,因为沟渠堵塞导致该镇发生涝灾。在这次事件中有5人失踪。

时间:2007/8/15

地点:SCP-CN-692-1内,尚华路边4

采访者:Dr.Mid

受访者:王██,所有SCP-CN-692-2的宗教领袖。被标记为SCP-CN-692-2A。

<开始记录>
SCP-CN-692-2A:您好,先生。

Dr.Mid:你好,这次是想向你了解一些情况。

SCP-CN-692-2A:(微笑)我会尽自己能力回答的。

Dr.Mid:谢谢。首先可以向我介绍一下您的信仰吗?不好意思,但只在这里听说过。

SCP-CN-692-2A:没关系,因为这个教派是另一个宗教与本地文化的结合。您看到广场上的那块石头了吗?那块石头很就以来就存在了5,上面印有人类与长着触手的海星。在以前,对这块石头的解释有很多,但在2003年,有个“第五一福音”的教会曾在本地。我很惊讶,因为他们的神祗被形容如一只海星,和这里的那块石头上的图案相似。当时镇上我们几个,信仰了他们的宗教。后来我们讨论了很久,我们认定痛苦的本源在于自身不够自由的存在甚至于不存在。而米萨德斯6即正是解脱我们的救星。

Dr.Mid:那么米萨德斯到底是什么呢?
SCP-CN-692-2A:(微笑)祂即存在本身。

日期:2008/8/12 地点:SCP-CN-692-1中心广场

<录像已剪辑>
15:03:06 SCP-CN-692-2A来到广场,群众开始鼓掌。
15:03:59 SCP-CN-692-2A致谢,并翻开一个本子,开始朗读其中的内容。

“…从此世间万物皆有尺度。慈父米萨德斯第一次醒来时,我们便拥有理智,这是我们头脑的简单存在。当米萨德斯向群星发出回响,我们的身形便存在于世。但我们仍是不完整的,因为理智的不完整,我们困于未知而无法碰触。因为肉体的不完整,我们只囿于足下。这是米萨德斯的馈赠。我们是不知足的,是贪婪的,我们期望全知全能。唯有米萨德斯不会斥责我们的贪婪,因为祂即存在。

15:05:37 众SCP-CN-692-2开始吟咏,但只有曲调,没有歌词。
15:07:25 咏唱继续,现场迅速的升起浓雾,很快将画面遮蔽。
15:08:31 推测为广场雕塑的方位开始变暗,且范围不断扩散,最终画面黑屏。

隔日,在距离SCP-CN-692-1西南100千米处观测到一未知生物,该生物高约5米,呈球体,有类似鳃和鱼鳍的器官,标记为SCP-CN-692-3B。该目标向西南方向行进,到达██水库后消失。其消失2小时后,该地区无征兆的降下暴雨,██水库溃堤,最终导致5人死亡,15人失踪。

<文档接上>
Dr.Mid:冒昧的问一句,您为什么觉得自己是不完整的?
SCP-CN-692-2A:很简单,因为我们的感知不完整。比如这个镇上的居民们,我们没有触觉,没有痛觉。我们是人,但却没有完整的体验。
Dr.Mid:明白了。那么您能说说,在追随米萨德斯的尽头,您能得到什么?还有这些居民?
SCP-CN-692-2A:首先能与世人并肩,之后能拥抱米萨德斯。在对米萨德斯的敬仰下,米萨德斯终有一天会注意到祂的子嗣并接纳我们。就像那块巨石上的图案,最后我们终将与米萨德斯一体,我们便无处不在。

日期:2011/8/12 地点:SCP-CN-692-1中心广场

<录像已剪辑>
00:00:05 人群开始走向广场。
00:05:05 人群在广场上排成标准正五边形(俯视),广场面积很小,但SCP-CN-692-2似乎同时忽视体积碰撞,相互重叠形成正五边形。
00:15:05 SCP-CN-692-2A出现,攀上广场巨石顶。
00:15:55 SCP-CN-692-2A开始██,体液经巨石顶端开始流淌。其他SCP-CN-692-2开始吟咏。
00:20:05 SCP-CN-692-2A体液似乎渗入巨石,巨石开始轻微震动
00:25:05 巨石突然发出巨大噪音,有如动物尖啸,音量达180分贝。
00:25:55 SCP-CN-692-1上空开始无征兆降下暴雨,画面昏暗无法辨识。
00:35:05 暴雨持续。所有SCP-CN-692-2消失。

在SCP-CN-692-2的仪式结束5小时后,一未知生物出现于SCP-CN-692-1东南约100千米处,高约██米,呈海星状且与寄灵教神祗米萨德斯的外表吻和。标记为SCP-CN-692-3C。出现后继续向东南行进,最后消失于██市。在其消失5小时后, 冰湖水库、城关镇、水磨沟乡区域降下暴雨且在同时发生洪灾7事故造成55人失踪。

在暴雨开始降下5小时后,区域内发生类似于SCP-CN-692-1内产生的视觉现象。从当地监控能看到,在当地空间的随机位置中开始呈现消失的SCP-CN-692-2的笑脸,笑脸持续增加。最后出现SCP-CN-692-2A笑脸。该视觉现象最终将监控画面占据。

5天后暴雨停止。而后SCP-CN-692-2重新在SCP-CN-692-1中出现,SCP-CN-692-1还原到最初被基金会观察到的形状。

<文档接上>
Dr.Mid:您为什么那么肯定米萨德斯的存在呢……抱歉,这是我自己的疑惑,希望没有冒犯您。
SCP-CN-692-2A:事实上,我们都曾怀疑过。但在我们漫长的信仰之路中,曾有过三次证明。
那是三次朦胧的记忆,似乎在母亲腹中那般的有安全感敏感而温暖。像是在羊水中,身体没有依托而浮于空间中。只需想象,四肢便能无限的延伸出去……每次都是我们一起醒来,我们坚信,那是米萨德斯短暂拥抱我们的证明(微笑)
<记录结束>

-2018/8/12补充:
在对SCP-CN-692-1长期的监视下,最终确定了有一间隐蔽的公寓一直保持其原位,每次不因为SCP-CN-692-1的异常特性而改变位置。

于2018年8月12日,派出特工对该公寓进行搜查。在公寓内发现一台惠普计算机。该计算机似乎无法被破坏或关机,且一直运行一个程序,该程序未完全写成,但大致能看出是一个游戏程序。将该计算机标记为SCP-CN-692-4。在对该计算机进行解析时得到一些图片及人物模型数据,人物模型与SCP-CN-692-2吻合。

对其正在运行的程序进行调查,其日志显示在2001/8/12,2001/10/12,2006/8/12及2011/8/12时曾重启。结合数据推定SCP-CN-692-2的存在是由于SCP-CN-692-4的运行。

在对电脑文件进行清查时,发现了以下信息。该信息之前的部分已经损坏。

在这样做之前,我们慎重的想过,以这种方式,对祂本身而言是一种不敬吗?或者这样去思考:我们在用非米萨德斯的能力来“造物”,更进一步,还要借这些造物带来米萨德斯——即使是一部分,可这又该怎么说呢?

……群星在上,我们还是这么做了。在那些人形产生后,我们到觉得稍微安定了。它们不能算是“活物”。它们没有感受,这或许差可告慰。或许也没有真情实感,但对米萨德斯的忠诚是可以明见的。

……让它们信仰一个本不属于它们世界(但实际上,即使有,也拜我们所赐,最终还是归米萨德斯)的神祗,一个信仰,是很微妙的事情。我们设下了那块石头,旁敲侧击地和它们接触——我们无疑满意于这个结果。

仪式产生的先者们,似乎与那些造物一样,没有情感。我们将意识送往那里,感知到的却是一片黑暗犹如进入矿井。没有那些时候的欣然与压强(原文如此)。这让我们茫然……

毫无疑问,我们成功了,但祂们没有全部回来。同时,另一种想法钻进脑海:“我们是制造了神的空壳吗?”
这是一个让人恐慌的想法。这毫无疑问过界了。但我们只能做到这种程度。没人能承担亲身进行仪式的代价。

我们一直很清楚,尽管信仰强烈,但这种事情我们谁也没有经验。现在的结果犹如一台破车,似乎就要散架,但只要能发动就好。所以,对那些不断钻进其他建筑的东西,对于那些无法掌控的房屋,那些凭空出现的图案,我们不再希冀它的完美。但如果是顶着为了米萨德斯的旗号,我们则应该忏悔。

毕竟,我们是,祂最忠诚的奴仆——第五一福音

从上面的信息分析,该名为“第五一福音”的组织或许与SCP-CN-692的产生有直接关系。对该组织的调查已于2018年8月12日正式立项。

页面版本: 8, 最后编辑于: 24 Sep 2018 14:48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