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395-CN 人皮兽
EuclidSCP-395-CN 人皮兽Rate: 17
SCP-CN-395

项目编号:SCP-CN-395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CN-395被收容于Site-CN-03大型异常管制区中一间40m*40m*40m的混凝土收容空间,每半年应检测一次SCP-CN-395的体积,以判断是否需要扩大收容间,收容室入口应安置不少于5名安保人员进行监护。已进行回收的56个SCP-CN-395-1个体皆收容于Site-CN-03人形收容区中的标准人形收容室中,每个个体皆单独收容于收容室,所有SCP-CN-395-1的收容室中须置有精神信息传达干扰基塔,以防止SCP-CN-395对其的控制与信息收集。

描述:SCP-CN-395为一体积约为1205m³1的人体组织堆积物,其组成部分包括但不限于:人类肌肉、人类骨骼、人类脏器、人类血液。SCP-CN-395会吸引位于其所在位置半径15m的人类,并在受吸引个体距离SCP-CN-395的2m以内时分解受吸引个体,受吸引个体将保留原体的皮肤、毛发、眼结构、部分角质结构与发声器官,剩余部分均被SCP-CN-395吸引并接合至自身,该过程的时间受个体的质量影响,个体质量愈大,此过程时间愈长。SCP-CN-395拥有一单主型精神意识信息传递网络2,并控制有不少于█████个SCP-CN-395-1个体3目前仍有大量未收容的SCP-CN-395个体。SCP-CN-395拥有智能,并熟悉人类部分语言,SCP-CN-395并无发声器官,其通过控制SCP-CN-395-1实现发声与对话。

SCP-CN-395-1为被SCP-CN-395结构分解后的人形个体,其结构保存原个体的皮肤、毛发、眼结构、部分角质结构与发声器官,且其体内填充有占其身体92.14%的黑色物质4所有SCP-CN-395-1个体的意识状态、精神信息状态皆为同一状态,该状态表现为:

  • 无休止的微笑
  • 对极致完美的追求
  • 对和平的热爱与战争的厌恶
  • 极高的容忍性

实验证明所有SCP-CN-395-1个体的思维模式为如上的不可逆定性思维模式,SCP-CN-395拥有调整SCP-CN-395-1个体思维模式状态的能力。

时间:2018/03/12

对话者:Oliva博士,SCP-CN-395-1


<记录开始>


Oliva博士:我是Oliva博士,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是研究员费马?

SCP-CN-395-1:你为何不用那个愚蠢的代号称呼我?——叫什么来着?那个SCP-CN-395-1?

Oliva博士:不,我知道你的真名,是吧,费马研究员?

SCP-CN-395-1:我是费马,我也不是费马。你也可以叫我Ooper,也就是那团被你们叫做SCP-CN-395的肉块。

Oliva博士:你控制了费马的躯体?他死了

SCP-CN-395-1:不,我独断抢走他控制权的情况并不多见,这次只是为了和你们的对话,而那家伙也并没有死,我救了他,你要知道,这使他的灵魂得到了升华。

SCP-CN-395-1:你要知道,这一切都是他自愿的。我、他以及他们所有人,都希望这个混乱的世界能够真正的众生平等,以及永远——直到最终的永远的和平。我们有着共同的目标,而我又可以帮助他们达成这个目标的一部分,于是,他们便都来请我帮忙了。你要知道,生而为人,限制诸多,还不如把一切都抛弃了,把一切都给忘了,变成一个世界的婴儿;或者像我一样,直接脱离这笨重的肉身。你要知道,人类天性贪婪、邪恶、好战,他们便是“众生平等”的绊脚石,唯一的缺憾,就是他们将我除名了,他们过于温和。

Oliva博士:导致他成为一个愚蠢的按标准制造的机器?

SCP-CN-395-1:这一切都是他自己的意见,人类的本性实在恶心,若不去规划一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善良内核,人类依旧会逐渐展开自身的劣根性——就像伊旬园偷食禁果的亚当和夏娃。人类本质如此。

Oliva博士:人类并不乏良善之人,你永远无法否定那些和平的爱好者。

SCP-CN-395-1:你说那些伪君子、笨女人和那些不谙世事的孩子?得了吧,他们能代表人类本性吗?任何愚笨野兽的雌性和崽子不也热爱和平吗?

Oliva博士:你这是诡辩,不过我们数据告诉我,你是一个组织的成员。

SCP-CN-395-1:对,没错,我曾是Everyone Is的成员,他们可不像你们这些跳梁小丑一样,不是监禁就是破坏,不是买卖就是玩坏,他们平等对待一切——包括那些异常,可惜他们也只是愚蠢羔羊,温顺到愚笨的地步,而且他们都是普通人类,那种人类恶臭我都不想去说,我只是与他们合作,可他们并不领我的情。总是对他们愚笨的同类抱有卑微的希望。我劝说他们让我把所有人类都净化,他们却不愿意,说什么“自由”,什么“平等”,什么“人权”,诸如此类的一些愚蠢话语,这些东西有什么意义?人类最后还是会显露出恶魔的本性,只不过是些披着羊皮的狼。

Oliva博士:那么,你脱离了组织?

SCP-CN-395-1:是的,那个愚蠢的地方我一刻也不想待下去,反正我可以自己一个人达成我的目标,于是我便自己进行精神意识数据浮动改造的工作了。

Oliva博士:就我们目前所拥有的信息来看,你曾经不是这样,你曾是人类。

SCP-CN-395-1:没错,我曾是人类,可这又怎样?我打小就生活在一个悲哀的贫民窟,家里很穷,阿爸在外赌博,阿妈在外卖身。每天晚上我都能从我的卧室听到阿爸打阿妈的声音。我的日子就这样苟且着,阿爸从来就没有想到要还债,每当家里没钱了,阿爸只会找阿妈要钱。直到后来,阿爸自杀了,阿妈也受不了这样的生活了,就把我卖给了一个实验室,自己改嫁了。而在那之后,我就生活在一个可怖的实验室,每天我能吃的只有那一点点水和药剂。若非你亲身体验,你绝对不知道在一个充满消毒水与恶臭的药剂气味中生活11年是什么感受,那些白大褂天天在我的身体上开刀,每天都喂我吃各种药剂,我生不如死。直到后来的一天,上帝眷顾了我—又或者说撒旦眷顾了我,我的身体被他们成功改造了,于是,我便成了你如今所见的这模样,在我变成这样之后,我发现我可以吸引别人来我的附近并被我杀死,接着他们能被我控制,成为我的奴仆。我在在发现这件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实验室里的人都给杀光,尖叫持续了两天两夜。接着,我离开了实验室,同时也领悟到了我生于此世的目的--净化世间所有在苦痛中的悲哀人类。没错,我曾是人类,但我现在已不是那恶心的模样了。我是神的使者,我是天使,我要净化所有的人类,使世间再无争执与恶意,而正巧也有一些与我志同道合的人,我们便一同共事这项伟大的工程。他们哪儿都好,但他们也有缺点,他们唯一的缺点便是他们身为人类的事实。因为他们身为人类,便有了人类的懦弱与龌龊,他们不愿让我强制净化所有的人类,而是决定要采取更软弱的做法,于是,他们与我断绝了合作关系,可这不影响我的净化,如你所见,我仍在净化人类。这个社会没有接纳我,我却接纳了这个社会,我将让你们成为更高等的种族,我将创造一个和平的未来。

SCP-CN-395-1:如你所见,用不了多久,你要知道,人类就将悉数被我净化,整个世界都会被我制造的完美人类索充斥,而我,将是世界的主人,结束这愚蠢的对话吧。


备注:SCP-CN-395-1在此后陷入了长约20分钟的浅昏迷,其恢复意识后表示对先前的谈话无记忆。

页面版本: 16, 最后编辑于: 24 Jul 2018 11:24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