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4240 兜圈子游戏
SafeSCP-4240 兜圈子游戏Rate: -21
SCP-4240

项目编号:SCP-4240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基金会网络爬虫将对出现在网络上的任何SCP-4240相关材料进行撤除。被发现发布过此类材料的人员将被拘留、采访,相应施以记忆删除。

对SCP-4240的测试必须由至少一名4级人员批准。

描述:SCP-4240是一系列指导,被称为“兜圈子游戏”,若有人员遵循之,将进入一超维空间。这些指导最初于2015年被发布在观谬维基上,内容如下:

兜圈游戏

想来看点有趣的东西吗?那就照着下列指示来。

一:挑中你房子里的至少四扇门。最多八扇。

二:(用粉笔!)给每扇门编号,务必要把编号写的非常清楚—这在之后很重要。保证你能按顺序经过每一扇门!

三:等时钟指向午夜,开始兜圈!等你进到最后一扇门,再去一次第一扇门!在循环十次左右后,你就能看到这里说的是什么了… ;)

记住:胜利之前不要脱离循环!不要回你已经去过的门!一直走到你来到楼梯位置—然后一切都会重归安好(我正和你说话对吧)。

一旦有了解此规则的人员将此步骤详细执行,他们将在三次上述循环后从观测中消失。对幸存对象进行采访后,发现此时他们会进入一个看似与之前所在地相同的超维空间(称为SCP-4240-1)。不过,随他们在SCP-4240-1内持续循环,周边环境会逐步变暗,新的房间会在编号门之间出现,循环的长度和难度也将大幅增加。

若人员违反SCP-4240规定、回到已经通过的门中,他们将会回到最初的所在地,且身负与已循环数成正比的伤害。在二十五个循环前,对象一般会在面部和肢体处受有严重擦伤并幸存,但所有尝试在二十五个循环后脱离的对象都会死于严重的钝器创伤。这些伤害的具体施加机制尚不明了,对象对在SCP-4240-1和真实世界间的穿越过程没有记忆。

在循环二十五次后,记录显示对象报告称感觉被监视和跟踪,还会被某种隐形但具实体的存在触碰。该实体的性质目前不明。

当前,尚无人员成功达成SCP-4240所描述的“胜利”。(见探索记录4240-1。)


探索记录4240-1:

于15/02/2018,D-28392被指示进入SCP-4240-1,尽可能多地持续循环。对象配备记录设备,并指示其在过程中报告经历。


呃?你好?开了吗?(停顿)他们,呃,他们给我说是开了的。所以他们这安排了四个大概是房间的东西,用塑料之类弄的。说实话,它们看起来……真是很薄。好像我能一拳打个洞在上面。你们确定没问题?(停顿)他们说是没问题。

呃,第三圈,我想。唔,所有人都不见了—我之前还能看到,透过塑料,但现在没了。此外,有点感觉怪怪的,好像是,地板?不知道。我真说不准。(吞咽)所以,我觉得我又要串门了。

第五圈。没什么大变化。外面变暗了点,大概,但可能只是我瞎想吧。

啊,第六圈,第六圈了!有个他妈的新房间在三号和四号门之间冒了出来!好像,不是塑料做的之类,是,呃,我看起来应该是砖块。而且很臭,有东西,嗯,肯定有东西在这些袋子里烂掉了。这是…

(翻动声)

鸡肉。我操。

第七圈。对,那个肉房间在到处发臭,还在这里。呃,你们说记录我的体验,所以我大概应该提一下吧—我之前说可以在墙上扎个洞,那会儿是真的非常薄。好吧,现在我做不到了。所以大概算个事吧,我想。

十一圈。开始累了。有没有时间限制或者…?也许应该开始前就问下。

十六圈。现在肉房间后面接了条走廊,从三到四有点远航的意思,此外,开始变黑了。我试过手电,但那也在变黑。好像看电视的时候亮度调低那样。

二十圈。现在三到四要走老长一截路了。肉房间,走廊,然后又是肉房间。还被我自己的脚给绊了一跤。我能看清楚的唯一东西就是数字,呃,门上的。所以我们继续吧。

二十五圈。有东西在我背后。我只是…(动静声)看不到它,但我知道他妈的就在那。我是说,听。

(快速的脚步声)

等下。

(快速脚步声)

看到了?!那不是我!有东西就在我背后跟着!噢,操蛋了。又是肉房间。

三十…五圈?他就在我后面,我一停下来就推我。冰凉,但他在变得温暖起来。我不…我不明白,哥们….我不想回头。

四十二。他在我背后,他用胳膊环住我脖子了。(吞咽)我要—我要好好按住我的头不然他的肘就要挖进来了。他…他有手肘,这是个重大信息,是重大信息吧?嗯。

好重。

十六个肉房间。十七。有时候是我童年的卧室,有时候是同年地下室,有时候是我监狱的牢房,有时候是我在这的宿舍。腿好痛。我只能……勉强看到它们—这些房间,不是我的腿,呃……如果我闭上眼,但这些数字……他在对着我的脸呼气。

(呻吟)

那不是我。

在咬我的耳朵,撕了小块,但我感觉不到。有一部分的我,呃,丢—丢了。如果我-如果我把手往后伸,就能感觉到他的脸,就像是那个象人的电影……Dumbo……?

我想再感受下他的脸,好-好比较一下,但我再摸不到了。但我,我想明白了,为什么我一直站的这么怪,这出了什么事……这地板。它是向下倾斜的,就—就一点。

(咳嗽)

这不是循环—这是螺旋。

当我还是孩子,当我惹怒了妈妈,她总是说我在子宫里害死了那个同胞兄弟。他当个儿子本来可以多优秀,他本来可以多尊重妈妈。他不会像我这样伤害到她,好像我一直在伤害她。然后她会打我,送我去房间或者她喜欢的随便哪。

听到她说我的所作所为,我一直感觉自己是个怪物。总有人没有活在世上是因为你。这不可怕吗?但……(呜咽)我感觉……感觉我已经挽回一些了(撕肉声)

(舔舐声)

(笑声)

(模糊)好了!

爱你,哥们。九十九圈。

楼梯。


在最后记录之后,距离其最初进入超维空间二十五小时五十三分钟时,D-28392重新出现在Site-36,疲惫倒地。在让其恢复一段时间后,D-28392被带回受采访。


<开始记录>

Dr. Land:欢迎归来。感觉怎样了?

(无回应。D-28392低头看着手,咧开嘴露出笑容。)

Dr. Land:D-28392?

D-28392:(抬头看)啊,哦,抱歉博士。我只是,你知道,二十五小时在一片漆黑里,你大概会忘了手是什么样。你刚才说啥?

Dr. Land:我就问你感觉如何。

D-28392:(发笑)不坏。你呢?

(停顿)

Dr. Land:我们听了你的记录。

D-28392:好吧。

Dr. Land:到一半的时候,你开始提到那个跟着你的存在。你能对我稍微解释下吗?你在记录上没怎么说清楚。

D-28392:啊,呃,抱歉。(发笑)大概是这样,呃,差不多有个隐形的东西跟着我,挂在我背后。像是,大概,幽灵之类的?

Dr. Land:这我可真说不准。它怎样了?

D-28392:(发笑)我怎么知道。很高兴拿东西终于走了,你知道吗?我一走到楼梯它就被卸掉了。

Dr. Land:你说它“被卸掉”了。从这种描述看,你是觉得它死了?

D-28392:(微笑)对,我觉得是。

<记录结束>

D-28392被保持观察一个月,并经历细致测试确认其是否因SCP-4240及超维空间中的遭遇出现任何反常。在测试确认他和进入空间前状态一致、没有异常性质后,他在01/04/2018依照标准D级雇佣政策被释放。


事故4240-1:

为收集关于可能居住于SCP-4240-1内实体的更多情报,安排进行更多SCP-4240-1探索。D-39212配备和D-28392类似的记录设备,指示其进入SCP-4240-1,对他可能遭遇的任何实体进行精准观察。

六小时后,D-39212被殴打的尸体出现在测试间地面上。分析其记录后发现他被出现在循环中的一堆人类脏器所惊吓,于是试图原路返回离开SCP-4240-1。因他已经进行过的循环次数,这造成他死于钝器伤。

分析D-39212鞋上内脏痕迹后,发现其在基因上与D-28392相同。

在01/04/2018从Site-36被释放的实体尚未被找到。

页面版本: 5, 最后编辑于: 05 Sep 2019 03:37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