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1520 坐化僧
SafeSCP-1520 坐化僧Rate: 194
SCP-1520 - 坐化僧

项目编号:SCP-1520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1520坐在一间用于收容Safe级人形SCP的隔间的一个角落。不需要提供家具,电器,或娱乐媒体。除了直接与SCP-1520进行交流时,不需要提供内部或外部光源;当必须交流时,人员必须佩戴低光护目镜并将灯具调整到允许运行的最低亮度。隔间应铺设隔音材料以防止任何外部刺激。空气应进行过滤掉并在静音情况下少量逐渐充入室内。空气温度将维持在16摄氏度。

SCP-1520每日将被提供一片自然风味的营养饼干和30毫升的蒸馏水。与SCP-1520进行调查和检查目的的交流应维持在最小限度。任何与SCP-1520的物理接触应由一名穿戴直达肘部的长手套的人员进行,不得赤手与SCP-1520发生直接接触。每月一次对SCP-1520进行医疗检查以确定是否需要额外护理;SCP-1520在检查中将不会移动位置,且所有检查应在低光下进行并尽量安静快速的完成。

SCP-1520若有要求,可以为其提供一副不透明的护目镜。

描述:SCP-1520是一个日本血统的人类男性,在进入基金会监管下时年龄约为404岁。SCP-1520通过一种佛僧称之为sokushinbutsu(即身佛)的方法处于高度干燥和脱水中,该方法是由一个意志坚定的人通过数年的特殊饮食逐渐使身体脱水以在死后使身体自然木乃伊化。SCP-1520的血肉已经干燥并半透明,耷拉在他的骨头上。X光和MRI分析之处其肌肉和内部器官,包括脑补,眼睛和耳朵,已经严重萎缩。SCP-1520被注意到约每8.3分钟呼吸一次-心跳每小时2-3次。SCP-1520的循环系统内只有0.5公升的血液,其他体液被发现只存留在微不足道的量或已不存在。由于其被抑制的新陈代谢,SCP-1520只需要极少的水和食物且似乎不需要排泄和排汗。

SCP-1520可以完全感知其周围的环境,并讲述一种16世纪日本的████████的方言,并可以通过手和手指的移动做一些简单的符号。SCP-1520既不愿也不需要任何其他物理接触。当不与基金会人员交流时,SCP-1520摆出一个莲花座的姿势,除了呼吸和偶尔安静的背诵经文外静止不动;在其他时间,似乎正处于睡眠或冥想中并不会对外部刺激做出反应。在此静止期间,SCP-1520似乎有能力一边睡眠一边侦测其周围环境。

1946年日本处于盟军占领期间,美国陆军人员在███████████的一间佛寺中发现了SCP-1520,其随后自愿进入基金会监控下。佛寺内的僧侣将SCP-1520称之为“活佛”,他在1576年就开始了sokushinbutsu,并被僧侣奉为神。

调查记录1520

日期:██/██/19██

调查者:Y█████博士,称之为“Y”

被调查者:SCP-1520

前言:SCP-1520曾经,有礼貌的拒绝了任何对其调查的试图,对所有问题的回应都是沉默或说“我不能讨论那个”。SCP-1520的话语范围一般都是有关其收容的简单要求,例如干净的长袍,在明亮的环境中被检查时需要护目镜,并在每日喂食中要求少量水。在██/██/19██,在其隔间内对他进行医疗检查期间,SCP-1520要求和Y,一个说本土日语人说话,Y当时正在检查他的心跳脉搏。下列是交谈内容。

<记录开始>

SCP-1520:它(心脏)会在必须跳动时跳动。

Y:怎么……(Y面对SCP-1520稍微后退)

SCP-1520:你在害怕?不用恐惧。恐惧只是Maya的一个表现。

Y:你……你在说话。(Y试图重新镇定下来)

SCP-1520:是。

Y:你之前从来没说话。为什么?

SCP-1520:因为我必须如此。

Y:为什么?

SCP-1520:因为我失败了。

Y:失败什么?

SCP-1520:我曾坐下来好好考虑我有多久才能涅槃,但是这幅身体不愿意从它的掌控中释放我。我……无法实现我之前的目标。

Y:为什么?

SCP-1520:我后悔了。他们……一直让我呆在这里。我无法在这个工作无法完成时摆脱我真正的意志。我无法自己完成,因此我要求你的帮助。

Y:你想要我们杀死你?

SCP-1520:不。死亡会在需要的时候降临到这具身体上。你必须带一个消息给一个女人,我在选择这条道路时抛弃了她。

Y:不是冒犯,不过你知道现在是几几年了?每个在你“选择道路”之前认识的人都死了很久了。

SCP-1520:自从我开始数天数开始过了很久了。如果她死了,把它带给她的后代。你有卷轴和墨水么?我会等着的。

<记录结束>

补充说明:在这次讨论后,Y用一支钢笔和一张纸抄写了一封冗长的,给一个名叫██████ ████的女人的信,内容是SCP-1520对抛弃她道歉,解释为什么他选择成为一个僧侣,并表达了他们的后代将成长起来并成为明智和仁慈的人。基金会历史学家确认████死于1588年;一个后裔,██████ ████,被确认居住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斯克兰顿。因为████无法阅读和书写日文,一封信的英文拷贝以对一个被拍卖的房产的清理中发现的家庭纪念品为幌子递送给了他。在递送完成后,Y回到了SCP-1520的隔间并告知事情已经完成。SCP-1520没有对这个消息有任何反应并至今为止没有再试图与基金会人员有任何交流。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