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1529 高山之王
EuclidSCP-1529 高山之王Rate: 277
SCP-1529 - 高山之王

项目编号:SCP-1529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无论天气和光照是否允许,SCP-1529的原生环境将处于望远镜和卫星监视下。两处分别位于尼泊尔的███████████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的基金会永久监视站负责整年监视。在年初天气较好的时候,基金会的一个子公司,South Chomolungma Portage(南珠穆朗玛运输)将在山峰的北侧高坡和南侧高坡的大本营建立前进监视营地,并在天气允许的情况下(除了在北侧高坡上的营地VI和南侧上的营地IV)在更高的高度上建立营地,这些营地将一直运行到天气状况使得整个山区的人员都不得不撤退为止。当SCP-1529开始行动,望远镜监视将通过一个7秒延迟机制进行监视以避免发生类似事故1529-2的情况。若有必要和足够安全,监视应通过固定翼飞机和直升机进行。

基金会应与所有平民探险队保持联络和合作,以在SCP-1529启动时阻止任何试图到达峰顶的人。任何与SCP-1529遭遇的探险者的尸体应马上从现场移除并进行尸检和处理。所有与SCP-1529相关的伤亡应使用自然原因造成的高空病和体温过低的官方说法。应对任何幸存者和/或目击者进行盘问并在随后实行B级记忆消除。

机动特遣队29029-02,称之为“Alpine Echo”,应驻扎在位于███████████的基金会监视站并随时准备出动。在执勤中,所有机动特遣队的成员应随时在一个加压环境中待命,使其适应海平面7900米以上的环境。若再次发生类似事故1529-1的情况,Alpine Echo应乘坐直升机部署到山上并实施措施September Chill-8。

描述:SCP-1529是一个人形个体,居住在尼泊尔境内的珠穆朗玛峰附近的海平面以上8000米的“死亡区”内,人类被证明无法适应此类环境。SCP-1528的身高和体重都和普通人一样,并从头到脚穿着白色的标准登山服和登山靴。SCP-1529的脸整个都被登山大衣的兜帽和一个似乎是巨大的,不透明的黑色护目镜所遮盖。SCP-1529再也没有被观测到穿戴其他衣物。当少数的活人不通过望远镜观测SCP-1529时,无法确定这些衣服只是衣服还是它身体的一部分,或它整个都被埋在衣服里(除了依照调查1529-1之外。)

基金会是在一次平凡的1970年年度珠穆朗玛峰探险时注意到SCP-1529的,在有流言在登山营地之间流传,说有一只“怪物”出现在峰顶附近。在发现了George Mallory(注释1)的遗骸后,基金会在遗骸中发现了他的摄像机,其录像指出SCP-1529在他试图到达峰顶时出现并启动,且SCP-1529的外观与今天并无不同。(基金会控制下的媒体随后宣布从没有发现George Mallory的摄像机,而他本人则是死于坠落。)

在阳光充足且云层状况允许对山体进行监视的期间内,SCP-1529平均有██%的时间被观测到。在██% 的时间里,SCP-1529都处于“未启动”并静止不动的躺着或坐着。记录中的未启动时间可以从17分钟延伸到(可能的)8个月;未启动时间的中间值是23.4天。当“启动”时,可以观测到SCP-1529会在山体顶部和峰顶附近爬行,但是没有明显的移动方向。SCP-1529在爬行时除了手和脚没有用到任何工具或登山辅助物,并会无视之前登山者装上的导绳或梯子的存在。SCP-1529被证明可以在山脉的表面来去自如,且可以通过根据登山传统无法攀爬的山体表面,并从来没有被观测到坠落或松手,而且看起来零下温度,烈风,稀薄空气和低气压对它都毫无阻碍。其启动和未启动状态之间的切换原因未知,并被证明与天气,时间,山上的人类活动,季节,或年份无关。SCP-1529从来没有被观测到下降到海拔8000米以下的地区(除了事故1529-1外。)记录到的启动时间从3小时延伸到(可能的)6天;启动状态的中间值是15.2小时。对SCP-1529的夜间观测至今还不可能。红外线图像显示SCP-1529和其周围的山体温度并无差别。

若人类登山者在SCP-1529处于启动状态时爬上了海拔8000米区,SCP-1529将冲向他们并挡在他们和峰顶之间。SCP-1529似乎偏好攻击单个的登山者或过于前出和落后于其他人的登山者,若这类情况不存在它会把目标直接对准一组登山者。一旦SCP-1529进入登山者的视野,它会试图引起他/她的注意以使登山者和它发生目视接触,一旦发生接触,受害者就会受到一种催眠效应的影响。受害者会发现难以移开对着SCP-1529的视线,并会开始觉得温暖和舒适,并随后会坐下并放松。一旦登山者停止移动,SCP-1529将会接近登山者并[数据删除]。在与SCP-1529发生目视接触的1-2小时后一般就会死于体温过低,在登山者停留在峰顶附近时这个过程将会加快。在死后,SCP-1529的受害者的尸体会及其快速的腐烂-在死后数小时或数天后,尸体会彻底腐烂并木乃伊化,就像已经在山体上死于数十年一样。

自1924年以来,已经有约220人死在珠穆朗玛峰的高海拔区,据信SCP-1529至少杀死了其中的███人。█人在接触了SCP-1529后幸存了下来(除了调查1529-1外),几乎都是因为在SCP-1529在与他们发生物理接触之前有其他登山者帮助了受害者。SCP-1529似乎一次只能影响一名登山者;尽管如此,SCP-1529若与多名登山者接触会导致[数据删除]。SCP-1529的目的和动机未知;推测见调查1529-1。

事故1529-1:在██/██/19██, SCP-1529进入了位于海拔7775米的北侧的营地V,并[数据删除]。有██人伤亡,包括负责运转营地V监视点的基金会人员在内。基金会控制媒体的官方说法将事故归结于突如其来的风暴和死者之一,远征队策划者███ ████的粗略计划。无法在夜间观测到SCP-1529进入启动状态,并无法用望远镜找到它。至今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记录到的SCP-1529进入到海拔8000米以下的地区并进入任何有人营地的案例。

事故1529-2:在██/██/20██, 特工██████在位于中国境内的永久设施用望远镜发现了SCP-1529, SCP-1529当时正在峰顶附近并处于启动状态。██████报告说SCP-1529正面对基地,直接对准了望远镜的所在位置。██████马上受到了和SCP-1529的接触者一样的影响,并报告说SCP-1529正从山体下降直冲永久设施的方向而来。在开始接触后的17分钟,由于无法自行移开视线,██████被其他人制服并注射了镇静剂,当他被送往设施医务室后发现他的核心体温只有27摄氏度,尽管他在开始接触后一直呆在温度为24摄氏度的室内,他的手指和脚趾都出现了冻伤的痕迹。在██████被送走了,特工█████继续进行观测并发现SCP-1529仍旧在从山体上下降并遭遇了类似的情况。望远镜监视随后中断并直到空中监视在██/██证实SCP-1529已经返回高海拔区并进入未启动状态才重新开始。

调查记录1529-1

被调查者:L██████ ████,称之为“L”

调查者:特工█████

前言:在██/██/20██,L在到达峰顶后不久SCP-1529就进入了启动状态,随后报告L被杀。尽管如此,在差不多两天后第二只小队到达他的位置时,发现他还活着,并安全的将他送下山,虽然他的指尖和脚趾进行了截肢,他仍彻底恢复了过来。下列报告是在L出院前对他进行的调查。

<记录开始>

█████:告诉我你在碰见了怪物后发生了什么。

L:大概是1300时,在离开峰顶后我感觉还没到10分钟。这是登山最难的一段。你到达了峰顶,你振奋得要死并为自己自豪,并觉得你完成了生命中最艰难的一次挑战-并发下你还要马上重新再来一次,不然你就得和Green Boots(注释2)一个下场。其他人在我前面5到6米处-我在调整我的兜帽时落后了一小会。那时候我看见它从山岭上过来了。

█████:你看见它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L:至少是很惊讶。我们被告之今天没有其他人登山。我认为他一定是从另一侧爬上来的,或被他的伙伴落下了。我应该挥手引起他的注意。

█████:你引起了它的注意后发生了什么?

L:它看着我,然后就开始了。我一下子感觉……快乐?放松?感觉就像痛苦,悲伤和寒冷都离我而去了。我感觉不到我脚上的水泡了,也再次感觉到鼻尖有感觉了。这就好像我回到了██████████并正把双脚放在壁炉前面烤火一样,感觉我忘却了一切烦恼,而我正在享受一次彻底的休息。不过……

█████:……不过?

L:你没听说过反常脱衣现象么?当你的身体开始冷下来,真正的冷下来,你的血管就扩大而你就会感觉暖和起来。于是你开始脱衣服因为你觉得你需要冷却一下-之后每个人都知道会发生什么,你赤条条的蜷缩成一个雪堆冻死了。我有个朋友就是在98年这么死的。至今为止我还知道他还蜷缩在Hillary Step(注释3)旁边。

█████:所以你感觉这一切都是幻觉。

L:当然。所以我试着耸耸肩,不够我无法把我的视线从那个人身上移开,并它正爬向我。然后一切都XX了。

█████:然后?

L:所有温暖和舒适的感觉都没了。我一下子觉得冷-比我之前觉得的还冷。冷得比我感觉到的还冷。我没法感觉到我的指头和脸。我的嘴唇冻裂了。我试着呼吸结果感觉肺部全是水。我的腿似乎给钳住了然后我就倒下了。我的伙伴离我差不多有30米远了。我试着朝他们大叫但是只能说出低语。我看着那个人-那个东西-还在过来。

█████:它用了多久到你面前?

L:一小时?我不确定。我没法看手表我也没法感觉到任何东西。我试着在地上移动我的胳膊结果却是我的腿动了。看样子即使我现在恢复过来我也无法在黄昏前回到营地了。我开始认为我这次真的要死在山上了-不过我对那个人感觉更不好。它越靠近我,我就越感觉我脑袋后有什么东西-某种被压抑的,和威胁的,以及更糟的,憎恨。

█████:它到达你面前后发生了什么?

L:它用手臂抓住我并把我拉到它面前。我直直的看着那些护目镜,那些眼睛……

█████:是护目镜还是眼睛?

L:都不是。都是。我不知道。我好像能看见那里面有东西。好像又看不见,这么的……感觉到他们。我的脑海里的图像和感觉。愤怒,和快乐,和……混乱。

█████:混乱?

L:我不认为它习惯有人抵抗它。它问了一个问题。

█████:它说话了?

L:不是话,不像。我可以听见它,不过不是用我的耳朵听。我看见有人的图像-有人坐在浴缸里,躺在营火边,在海滩上晒太阳。温暖,快乐的人。不过我知道他们的脸。我在书上见过他们的脸,在图片里,是那些上了山却没有下来的人。我看见了Green Boots!那个还倒在死亡区的人。而且我听见了它的问题。

█████:什么问题?

L:“你拒绝了我的礼物?”

(L在此时十分不安并沉没了一会)

█████:继续。

L:我很难感觉到发生了什么……不过我知道我面前的着东西是一个比任何风暴或任何雪灾更大的威胁。抖动我的嘴唇简直比我做过的任何事都难……不过我做到了,我告诉它“是。”

█████:它如何回应?

L:我看见了更多图像。同样的人,倒在雪中,已经半死。我感觉是用它的视角在看他们。它曾经[数据删除]他们。我一直都冻得厉害。它没对我说更多的-不过它对我很愤怒。它感觉被冒犯了,愤怒了,被震惊了。它试图告诉我-拒绝在它[数据删除]时获得平静的感觉就是不领情。我问它,“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它说了什么?

L:它嘲弄了我。

(L再次沉默了。)

█████:还有没几个问题了。它怎么嘲弄你?

L:它……它给我展示了其中一个受害者。可能是第一个,Mallory,1924。我对那张脸的熟悉就和我熟悉我母亲的脸一样,不过我从来没见过那种样子的脸……或那个情况的。他趴在那里,虚弱,冻伤,正在死去。我从它的视角看着他朝这东西挥手并喊叫。它看着他的眼睛然后它[数据删除]。它让我看着那时刻的每一秒。我感觉比死了还难受。然后它告诉我……

(L沉默了。)

█████:告诉你什么?

L:“因为它就在那里。”(注释4)

█████:然后发生了什么?

L:我没有让[数据删除]发生在我身上。它把我举得高高的,所以我挥了拳头。我打了它。用我能用的最大力量,我的每一分最后的力气都用上了。正打在护目镜上。护目镜碎了。我看见了护目镜后面的东西。

█████:是什么?

L:[数据删除]我在那之后什么记不得太多。我只知道必须爬回我的行军帐篷里在那之后他们(这里指第二只小队)发现了我。

<记录结束>

近况:在L接触SCP-1529后,无论启动或未启动,有5个月,17天,19小时没有再观测到它。在第二次观测时,它的护目镜没有任何损坏或磨损的迹象。L在██/██/20██去世。基金会控制下媒体报告死因是年幼时暴露于石棉而引起的并发症。由基金会进行的尸检之处L在死亡之时遭受了严重的体温过低,冻伤,和脑水肿。L在接触SCP-1529后从登山运动中引退,在他死前12个月再也没有登上过任何超过海拔500米的地区。

附录:在██/██/20██,空中监视截取的图像显示一个类似SCP-1529外观的个体出现在████████ ███████, ██████附近的峰顶。由于██████政府已经下令禁止攀登,其威胁程度十分微小。对███████ ███████的空中和卫星监视将定期进行直到能够建立永久监视站为止。

注释1:在1924年登山时死亡的英国登山者,几乎差一点就成了成功登顶的第一人。

注释2:对Tsewang Paljor尸体的昵称,他在1996年穿着一双极具特色的亮绿色登山靴死在北侧山峰的主要道路上。

注释3:东南侧的一块岩石,用Sir Edmund Hillary的命名,他是第一个在1953年成功登顶的人。

注释4:1923年纽约时报采访Mallory时,问及他为什么要攀爬珠穆朗玛峰时,Mallory如此回答。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