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1533 社群
EuclidSCP-1533 社群Rate: 64
SCP-1533
1533.jpg

上一次SCP-1533事件现场.

项目编号: SCP-1533

项目等级: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SCP-1533集群须被关押于Site-██的一间10 x 10 x 10(米)收容间内。无论何时都须一名武装安保被部署在收容间外。如果SCP-1533试图逃脱,枪支只能用于暂时地制服实体。实体对娱乐材料—不管是书籍,电影,音乐,还是其他媒体—的要求都必须严加拒绝;如果发现任何人将上述物品走私进SCP-1533的收容间,此人将以行政手段被移出收容地点并重新安置。收容地点内的任何人都不可以与对方有过深的交情,与实体更是如此。在收容间附近,所有人都必须面无表情,且只能用陈述式的语言交流。任何正常指令之外的个人行为、社交活动以及其他类似交流都将被划入SCP-1533的可能行为1中并视其为被SCP-1533用来逃脱的手段。

在正常规划的SCP-1533事件日期间,须令十二(12)名表现出自闭症谱系障碍的D级与(SCP-1533的)集群社交来阻碍它的社会化成长。SCP-1533的去社会化必须在武装安保的监督下进行。安保的任务是密切观察集群,以防任何集群为了自身利益而试图使D级社会化的迹象,或任何其他异常情况。特工人员与SCP-1533的交流仅限于眼神交流。

描述: SCP-1533是一个智慧集群,拥有控制██浅薄的人形实体及其人格的能力。SCP-1533的个体会表现出各具特征的社交聚会行为,这些聚会由组成集群的个体组织和参加。SCP-1533事件每月发生一次。在先前的事例中,事件范围在半径五十(50)英里的圈内,且通常表现为类似假日聚会或别墅聚会的集会。然而在SCP-1533目前组织的事件中,这些聚会与生日聚会或是家庭聚会并不完全相同,因为参与者在聚会前互相都不认识。

组成SCP-1533的个体能够模仿其接触过的人类对象行为。个体观察到的行为会被录入由SCP-1533处理的集群‘数据库’中,并根据个体遭遇的不同事件分布。每个实体会接受(并使用)数据库分配的一种行为模式,该模式由一系列行为,技能和个人属性组成,用以扮演一个特定的社会角色。个体只需要将一个行为保持在直接视线范围内以‘吸收‘它,这样即便在喝醉的情况下也能对社会暗示保持敏感。能够吸收的具体特征包括个人特质,声音的音调和节奏变化,体育活动中的肢体动作特征,演讲技巧,个人的举止,甚至幽默感。

SCP-1533能够轻易地模仿有说服力的人格,这是它日益增长的社交能力的一个标志。这个过程类似于自然选择,因为它更偏向于保留能被受害者喜欢的行为,而那些会让人感到不舒服或是反感的行为则被抛弃。因此,它已经从一些表现出低度自闭症谱系障碍症状的低危险性个体,发展成为一个极具吸引力和危险性的群体。

除了扩展它的数据库,SCP-1533仅在练习其操控人类的能力时露面。这种练习可以是通过说服目标认同一种污秽的或是荒谬的观点来挑战他们的自我认同感,也可以是使用其他间接的方法使对象受到情感和生理的伤害。SCP-1533群体还表现出一种使用很有魅力的个体诱惑人类目标的偏好,以期威胁亲密的友谊和类似关系的完整性。这个集群会为了争夺客人的控制权而互相竞争,那些争到最成功的人的个体会通过炫耀自己的纹身或是其他身份标识来显示他们的地位,以表现出某种自主权。

这些个体对人类产生了很深的影响,以致基金会的工作人员经常会发现之前的客人们寄向先前的聚会地点、署名给SCP-1533个体的信件和个人物品。这些实体还试图贿赂基金会人员,并承诺让他们在生活中得到特定人群的爱慕和崇拜,比如他们的同辈和暗恋对象2。SCP-1533的个体对肢体语言和面部表情的解读已经超过了基金会目前的水平。清除那些容易受到集体操纵的人员也被证明是很麻烦的,因为这只能增强SCP-1533对自身能力的信心。从██/██/████起,基金会工作人员将被分配以面具,用以限制SCP-1533在每次遭遇中所吸收的社交信息。

人格列表:下表是被SCP-1533利用来控制人类的几名代表个体。多名个体选择同一目标的情况十分稀有。SCP-1533并没有心灵感应能力或是预知未来的能力;它靠的是在事件发生之前对各种(包括很荒谬夸张的)行为的预测,因此实体目前的操纵成功率(由猎物对实体操控的接受程度决定)在 ██%左右,并且自从有记录以来成功率一直在上升。由于SCP-1533的运作机制是将人类社会的阴暗面固化成自己的人格,基金会强烈鼓励工作人员阻止任何集体对平民任何形式的接触。

对实体的行为和外表描述是由打入SCP-1533内部的特工提供的。这些特工被要求在运作机制允许的条件下表现得尽可能低调。
名称 人格纲要
"AJ" 一名二十多岁的男性,显著特征是脖子上的一个██████纹身和一顶白色棒球帽。AJ常出现在别墅聚会和狂欢派对中。在目标的眼里,早期的AJ实体很专横、惹人讨厌,而且找不到和他们建立密切关系的共同点。在它扩展了数据库并完善了自己的社交直觉后,AJ会宣称自己有朋友或兄弟姐妹在目标的故乡/学校/单位作为谈资。这个实体是用来在最短时间内吸引最多的目标。██████纹身是事件██-█ 的标志,在此事件中AJ成功地把一对二十多岁的女性迷住,并在一夜之间显著地破坏了她们的友谊。
"Roger" Roger是一名体型肥胖、留着胡子的二十多岁男性。这个实体只出现在别墅聚会和社区聚会场景中。Roger看上去蓬头垢面,以致人们会下意识地与他保持距离。考虑到Roger在群体中扮演着演说家的角色,聚会客人对其外表和主观的看法是对其说服力的巨大挑战。这个实体已经多次以一种极具说服力和权威性的方式发表了一些法西斯式言论,如女性天生低人一等,强者有权利征服弱者,人类生命必然存在的孤独,以及在命运已是定数的宇宙中爱存在的不可能性。持有这种少数观点的人会被吸引到Roger身边,并在每次活动中会形成一小群这样的追随者。一次社区诗歌课上,Roger用一段虚假的童年记忆使两名学员被感动得流泪。在这之后,人们注意到此实体穿上了污渍斑斑的衣服,这种污渍通常是一大块红酒斑。
"Donna" Donna是一名二十五六岁的女性,看上去十分有魅力。Donna的作用是在聚会中诱惑男性(某些情况下也有女性)。这个实体戴有一些戒指,每个戒指代表着一段被她危及的感情。这样的戒指目前有██个。
"Jace" Jace是一名快二十岁的男性,以在社交场合中不太自在的客人为目标。由于表现出焦虑、明显不舒适的客人在派对场景中很少见,所以Jace的实例也不多,但都能够对目标造成巨大的情感影响。该实体靠表示同情和理解来接近目标,声称自己有与目标相同的问题。通过一些手段——比如斜视一个不确定的人或群体,发表一些带有双重含义的观点,发出万能假笑,在不恰当的时候大笑——实体既可以让目标感到放松,也可以激发目标的焦虑。最近一次对实体的目击表明他带上了一条黑色的手环,且与一名男性抑郁症患者成为了朋友。该患者曾不情愿得被他当地的一个朋友带往一个公寓聚会(事件 ██-██)。实体宣称自己也在与抑郁症斗争,以缓解目标对象的焦虑情绪,还对他说“[你]做任何事都比害怕去真正做一件事好得多”。一次对象正不自然地试着与别人交流时,发现Jace在用手机给自己录像。不久之后,对象被发现在公寓浴室里用剃须刀片自残。
"Ryan" Ryan是一名二十多岁的男性。他的人格集合了过去在客人们那里感知到的幽默感。Ryan经常在聚会/班级/其他活动中徘徊在朋友圈和集会的边缘,开着下流淫秽的玩笑。实体对其喜感和表达的磨练使他在当地的活动中以及互联网上小有名气。基金会已截获了██段Ryan发布在YouTube上的笑话和小品表演视频。在实体控制了一个书友会(事件 ██-██)后,Brooklyn(布鲁克林)本地 █████ ████ 曾建立了一个模仿网站“Ryan Sandiego在哪里?”来请他做一些即兴表演。但在站长宣布了找到实体并将其介绍给New York(纽约)的一个喜剧剧组的意图后,该网站被迅速关闭。
"Shaun" Shaun是一名二十多岁的男性,十分好斗,常出现在别墅聚会和狂欢聚会上。由于SCP-1533参与的事件中肢体冲突十分少见,该实体需要的行为数据总是更新得很慢。该实体引发过三次对峙,其中一次一名客人被打出了脑震荡、倒在地板上,且有人联系了当局。该实体最初只是与受害人不定期接触,且没有任何特定社交风格或技巧。最近这个实体会询问那些喝醉的强壮客人是否练过任何武术或防身术,并要求他们展示身手。基金会强烈建议特工们阻止该实体与经验丰富的战士交谈。
"Tiffany" 一名忧郁的快二十岁的女性,常出现在别墅聚会场景。Tiffany是SCP-1533见到的所有痛苦,焦虑,悲伤,悔恨以及苦恼这类情绪的集合体。该实体与实体David共生运作,以与对方的角色形成互补。在事件期间,该实体遵循一种行为路径。路径的第一阶段是与那些对她表现出极大渴望以及/或表现出愤怒/不安全感迹象的客人成为朋友。如果这样的客人很少,Tiffany将转而利用特定客人的保护本能来蓄意挑起暴力。在第二阶段,该实体将会从聚会现场消失一个小时以上,并和David进入一间封闭的卧室或卫生间。最后一个阶段,人们会发现Tiffany在一个引人注目的地方哭泣,并会宣称自己在离开时遭到了David的性侵。关心她的客人会联系当局,更有甚者对David大打出手。
"David" SCP-1533在一个狂欢聚会上发现一个恋痛癖后模仿其创造了David.与Tiffany一起扮演的双重角色会给David带来痛苦,而David的快乐正是来源于痛苦。在实体被当局拘留时,他就会充当起侦查外部世界的角色。对地方警察程序性行为的吸收、同化以及在周边城市环境中的长期暴露极大地扩充了智慧群体的输入数据。David常在被带往当地警局的第二天一早以一种无法解释的方式消失。一旦证实David在任何场合出现,基金会特工应立即对相关人员进行A级记忆消除。
"警官 Brady and Barstoe" 警官Brady和Barstoe是模仿实体Dave3收集的数据创造的,且在事件██-██—一个别墅聚会场景中出现过一次。他们声称因为噪音投诉被叫到现场,并通过恰当的措辞和对程序的了解使聚会人员相信他们是真正的警察。和所有SCP-1533个体的未知情况一样,基金会无从得知该智慧体从何处获得该县分发给警官们的真实██警用制服和制式伯莱塔92F4。两实体最初对派对客人的困境表示了友好和同情,并向参加派对的人发出了最后通牒:如果他们降低噪音,并允许自己留在现场,派对可以继续进行。尽管这个要求有些奇怪,客人们还是接受了,派对继续按计划进行着。基金会推测这两个警官怀有智慧体的施虐冲动,因为接下来发生的事不可能是对先前智慧体参与过的任何社交行为的模仿。两实体将十名客人铐在床头并强迫他们用一把几乎装满子弹的大口径.357S&W左轮手枪玩一种俄罗斯盘赌的变种,然后用████电子金属管卡死了主卧的门。客人们被强迫用手机录下现场并发给受害者的家人和朋友。特工 ██████ 成功进入了主卧并被准许使用致命火力。警官Brady和Barstoe在随后的交火中被射杀,这使得他们与其他实体的联系被切断,并使他们陷入昏迷。受害者被施行了记忆消除,先前发出的录像也被及时截获。SCP-1533集群随后被收容并被送往最近的收容设施。一周后,实体恢复了意识。

附录 1533-01: SCP-1533现在在与人类交往时放弃了一切伪装出的友好。由于D级实验对象已被告知了实体的欺骗能力,最近对D级在收容区暴动的煽动以失败告终。 到 ██/██/████为止,已经有十二(12)个D级被实体们侵入用以逃离收容区。SCP-1533知道自己的“游戏”被发现了,并且面临着再次讨好它伤害过的对象的挑战,这教会了它如何用强大的说服力伪装出悔恨和同情。

到 ██/██/████为止,SCP-1533的所有要求都被回绝,基金会人员和该群体的交流也被禁止。SCP-1533自此开始尝试让基金会成员向收容间走私各种媒体。基金会认为这可以使其通过另一种形式的接触来吸收行为数据,因其经常要求阅读书籍和观看电影以作为娱乐活动来打发时间。最近突破收容的方式包括通过分配给他们的D级传抄指挥中枢的宣言。基金会人员被要求拒绝向SCP-1533的收容间提供纸和笔。基金会研究员还建议给该异常不断回放1976年的电影出租车司机中的一些片段,以阻碍智慧体的行为发展。该电影描述了一个有社交困难而又艰难地尝试着与周围的人建立联系的出租车司机。这个提议正在等待O5的审核批准。

页面版本: 18, 最后编辑于: 03 Mar 2020 03:50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