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1536 替身卵怪
EuclidSCP-1536 替身卵怪Rate: 47
SCP-1536
estuary-artifact.JPG

SCP-1536-1在实验1536-20之后处于惰性状态

项目编号:SCP-1536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惰性状态的SCP-1536将被收容在Site 19的Sector 37的一个标准收容盒中。SCP-1536个体仅允许为实验用途而激活。活性状态的SCP-1536个体应被收容于适合其当前形态的收容中。一旦实验完毕,SCP-1536个体将立刻被回复到惰性状态以便长期收容。

更新:鉴于██/██/20██ (事故1536-γ),所有的SCP-1536相关实验都被暂停等待进一步的命令。识别与收容其余个体,特别是出现在基金会设施内或周围的,被认定为Epsilon级优先事件。

描述:惰性状态的SCP-1536为棕色卵形个体,长度35cm,直径15cm,由一系列目前未知的化合物以及常见的陆生生物组织构成。SCP-1536的外部“表皮”类似于甲壳质,其内部为类似于细胞流质的均匀胶体。在主体的两侧各生有一只类似于节肢动物腿的附肢。

当处于惰性状态时,SCP-1536会缓慢地在收容区中爬行,偶尔能观察到其在收容室的墙壁上剐蹭。剐蹭没有在钢制墙壁上留下痕迹。惰性状态的SCP-1536不需要任何的给养。

当在其直接视线中出现一个足够复杂的运动对象时,SCP-1536个体会被激活。通过一种未知的方式,SCP-1536个体会改变其组成和表现以复制该对象,这一变化过程始终只持续3s。

SCP-1536用以判断是否复制的条件仍未知。屏幕上的动画不会被复制,但是不具有活性的移动对象,比如发条玩具就曾被复制。动物一定会被SCP-1536所复制。如果同时出现多个可复制的对象。SCP-1536会选择距其几何中心最近的对象复制。

在复制之后,SCP-1536在16分钟内无法复制其他的对象。在这一时期之后,如果出现新的可复制对象,SCP-1536个体会立刻改为复制新的对象。

SCP-1536在复制后与原对象具有相同的耐久度(如果有的话),但是也许,如果能够的话,将会一直保持该状态。一旦SCP-1536个体复制了一个对象,在各个可度量的方面其都会与该对象保持一致。包括DNA,包括指纹和皮肤斑记之类的表皮信息,记忆和性格。关于人类对象的实验见访问记录。

活性的SCP-1536个体对所有刺激的回应也和原对象相同,也会如常地受伤或受损。如果其完全丧失行动能力(或是在复制动物时被杀死),SCP-1536个体会回到惰性状态,并大约16分钟无法复制其对象。变回惰性状态的时间与激活的时间完全相同。对复制后个体的伤害仍会呈现在惰性个体上,但是会随着回复过程逐渐消失。当回复过程结束,SCP-1536个体会如常复制新对象。

附录1536-A:实验记录节选

实验编号:1536-20
复制对象:六周大的雄性褐家鼠
实验目的:测试SCP-1536从伤害中复原的能力

结果:SCP-1536-1复制了对象。SCP-1536-1的左前爪被移除,并被焚烧致死。观察到惰性状态的SCP-1536-1被严重烧焦,并且一只附肢缺失。在回复过程中缺失的附肢重新长出,烧伤恢复。很明显,被切除的肢体不会复原并如常地腐烂。

实验编号:1536-34
复制对象:███████牌的鸭子形的玩具,由发条驱动。
实验目的:研究SCP-1536对机械装置的复制程度。

结果:将不动的玩具提供给SCP-1536-1,但其并未复制。玩具被移走,被损伤,并处于移动的状态下被提供给SCP-1536-1,SCP-1536-1复制后以同样的形式和相同的路线移动。

实验编号:1536-52
复制对象:D-90124
实验目的:研究SCP-1536对人的效果。

结果:SCP-1536-1复制了对象,包括衣着。更多的细节见访问记录1536-52。

实验编号:1536-75

涉及对象:D-90124(实验1536-52的对象;在初次接触██天之后)

实验目的:研究暴露于SCP-1536的长期影响。

结果:[已编辑:拥有4/1536权限的人员请查阅附录1536-C]

受访者:D-90124,实验1536-52的对象

采访者:研究员Grant

研究员Grant:早上好,D-90124。请详细描述一下实验1536-52中发生了什么?

D-90124:上帝啊……那真他妈的可怕。你们怎么会有这鬼东西?随便了,那么我进入我的隔间然后实验开始。高大的警卫来找到我,嗯,亚裔或是什么的,他讨厌我。让我想起几星期前注射的那让我的小便变成紫色的鬼东西。

研究员Grant:请告诉我实验中发生了什么,D-90124。

D-90124:是的,嗯,抱歉。你根本就不他妈在意我对警卫的想法,是吗?嗯,我走进那个气密舱的东西,他们锁上我背后的门。另外一道门打开了,然后看了一眼地上那玩意儿。像是个橄榄球,然后……它开始很快地长大(D-90124停顿)我当时想“噢上帝啊,他们给我弄了个什么玩意?”之后它开始长出手臂,大腿,头的东西,然后它长出了嘴然后大声地尖叫。之后它向前倾倒,大约3秒后它就是成了一个四肢着地的人。

研究员Grant:之后发生了什么?

D-90124:嗯,之后它抬起头。它和我看上去一样,几乎和我一模一样,但是还差一点,非常上的一点。我当时想:“我的上帝啊这他妈怎么了。”但我什么什么也说不出来也动不了,然后突然它跑向我。我他妈立刻闪开了,之后它开始猛烈地敲门并大叫“让我出去!那鬼玩意扑在我身上了!我是真的█████!”之后,天啊,那是我刚刚要做的事好吗!门打开了,然后它跑了进去!我当时想:“我操,他们要把那玩意儿放出去然后把我关住!”但是之后门又再次打开,然后你进来了。你们把它怎么了?

研究员Grant:我不能告诉你。你能告诉我更多关于复制过程的事吗?在那个过程中你有感觉到什么吗?

D-90124:除了,吓尿以外?那种感觉很奇怪,就像是,就像是它从我这拿走了什么。你知道的,不是字面上的意思,它没有碰到我,但是我操。

研究员Grant:你还有这种感觉吗?

D-90124:(抽搐)就像是有什么东西丢了。不知道是什么。就像是一点灵感,或是什么。真滑稽,它就像是……

研究员Grant:像是什么?

D-90124:它比我还像我。

备注:实验后的精神测试显示D-90124出现突发抑郁症,这一现象在其余的实验对象中出现的概率低于5%。可以相信这不是SCP-1536异常性质的直接影响,而是一种对精神创伤的反应。

D-90124被单独关押以研究暴露于SCP-1536的长期影响,如果该影响确实存在的话。见实验记录1536-75。


受访者:SCP-1536-1,在实验1536-52之后即刻。
采访者:特工Rajesh

特工Rajesh:告诉我刚刚发生了什么?

SCP-1536-1:我他妈怎么知道发生了什么?

特工Rajesh:回答问题,或者我处决了你。
SCP-1536-1:上帝啊……你就这么讨厌我吗?好吧,操,好啊。你带我进入那个隔间对吧?那有一个他妈的奇怪的橄榄球躺在地上。然后我记得是的事就是,就像是我全身,他妈的着火了一样。没有比这更加痛苦的了,我一下痛得摔倒到四肢着地。然后就这样,痛苦就消失了。我抬起头,然后有个和我一样的鬼玩意儿就那样看着我。嗯,不是全部一样,就有一点不一样,你知道吗?上帝啊,有什么一定弄错了。我当时想:“我操,他们会觉得那才是我!”所以我冲向门。并使劲地敲起来。大叫着:“让我出去!那个鬼东西跳到我身上了!我是真的█████!”就像我说的一样,我很高兴那该死的门打开了!我很高兴见到你……老兄,你把我一个人留在里面的时候我吓坏了。你们会对那个像我一样的玩意儿做什么?

特工Rajesh:我没必要告诉你。详细地描述变化的过程。

SCP-1536-1:我已经说过了。那真他妈疼。你还想我说什么?还有这鬼东西到底是什么意思?(SCP-1536-1指的是挡在其与特工间的钢化玻璃以及将其拷在椅子上的手铐。)

特工Rajesh:这只是出于对整个设施的安全考虑。

SCP-1536-1:不,这他妈的不是!你们设施的他妈安全以前从不需要这样保证!上帝,我可能比你们的设施要安全些。我可不像那个锁在里面的克隆橄榄球复制的我那样!

特工Rajesh:如果拒绝合作你会被处决。这是标准程序。

SCP-1536-1:标准……你觉得我会做什么?你给我看了那个鬼东西,不……我操,你觉得我是那个鬼东西是吗?它欺骗了你。我他妈的是真的!我是!我是█████ ████████,编号D-90124,我妈妈的名字是████ ████████,N.I。不。██ ██-██-██-█,我在[已编辑]上学,两周前你对我注射了SCP-他妈的-████然后我的小便变成了紫色,我是——我是——

备注:此时,SCP-1536-1再次进入活性状态并复制了特工Rajesh。特工通过启动危险对象访问室的自动保险装置处决了对象并使其回到惰性状态。

实验编号:1536-75
设计对象:D-90124(实验1536-52的对象;初次接触后█个月)
实验目的:研究暴露于SCP-1536的长期影响

结果:D-90124在实验1536-52之后即刻患上突发性抑郁症。这被假定是因为心理创伤而不是SCP-1536的异常性质导致的。通过视频通话对在单独拘禁室的对象执行的心理治疗中度有效。

在单独拘禁室中大约███天后,其并未显示出异常影响,D-90124被从拘禁室中带出并进行了一系列精细的检查。之后,D-90124被执行C级记忆消除,这顺带治愈了其抑郁症。其之后进入了正常的D级人员循环。

四天之后,在SCP-████项目工作时,D-90124受重伤并在医疗设施(Medical Wing)██中死亡。这之后,D-90124开始变为一个新的SCP-1536个体。新的个体被编号为SCP-1536-2并与SCP-1536-1分开单独收容;特工Rajesh也被隔离并处于观察中。

页面版本: 1, 最后编辑于: 15 Jul 2017 09:00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