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1537 Akul'hil的符文
KeterSCP-1537 Akul'hil的符文Rate: 41
SCP-1537

项目编号:SCP-1537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公众关于SCP-1537的了解应当被尽可能地降到最小。这需要涉及到所有包含或者指向SCP-1537的文档,监视整个全球网络传播,管制所有与SCP-1537相关事件的新闻。任何关于SCP-1537或是“Akul'hil兄弟会(TBOA)”的事件将被立刻调查。暴露于SCP-1537-1的人员将被执行A级记忆消除1。与TBOA成员或者SCP-1537-B个体直接接触的人员需佩戴听觉保护装置且筛查其是否被SCP-1537-1所感染。

变化完全的SCP-1537-A个体将被收容于一个独立的8m x 4m x 8m的混凝土室中。任何情况都禁止SCP-1537-A与SCP-1537-B或是TBOA的成员发生直接接触。如果与SCP-1537-A接触时必要的,禁止将其焚烧。

SCP-1537-B个体和TBOA的成员都被单独收容于隔音的收容隔间内,这些个人每天由无声视频监控。

查阅SCP-1537-██的特殊收容措施需要4/1537权限。

SCP-1537-██目前被收容于Area-███。SCP-1537-██的收容要求与SCP-1537-B个体相同,再附加基础特殊规格。收容室由衬铅钢所建造并配有放射量测定仪。如果上述测试仪侦测到伽马辐射达到每小时10盖瑞或以上,即推定SCP-1537-██正在展现多维特性[数据删除]。如果侦测到上述指标,该收容室将注满一氧化二氮直到这一情况结束。SCP-1537-██被观察到睡眠,踱步,思考和自言自语(也可能是和未知实体)。任何非上述行为的行动必须立刻报告给5级管理员。如果一氧化二氮无法抑制SCP-1537-██,紧急事故-Hadraniel-Alpha必须被立刻实施(见安全文件-Thanatos-1537)。 Area-███的站点核弹需立刻被引爆。

描述:SCP-1537是一种和名叫“Akul'hi兄弟会”(TBOA)的组织相关的语言。SCP-1537与目前已知的语言没有任何的联系和相似之处。关于TBOA的来源和目的正在被推测。追溯到SCP-1537的首次事件发生在1982年并涉及几个同行组织,特别是GOC。关于SCP-1537的发现的进一步信息见文件-SCP-1537-Alpha。

SCP-1537-1是SCP-1537中的一个短语。当其被大声说出是,感知到的人类会出现异常的反应。对此有两种独立的反应产生不同种类个体(SCP-1537-A和SCP-1537-B)。SCP-1537-1可以被大致翻译作[数据删除]。

SCP-1537-A是比较普遍的反应(大约99%的对象如此)。受到SCP-1537-A影响的个人会连续出现以下几种症状:

  • 刚刚接触:无症状
  • 1-2天:口感金属味,发烧(39摄氏度)
  • 2天-1星期:疲劳,呼吸浅短,轻度黄疸
  • 1 - 2星期:内出血,心绞痛
  • 2星期:死亡及之后的变化

在接触之后两个星期,对象的身体会急速分解,产生大量准液态物质。该物质的组成尚未定论,有一些人类组织在其中。然而其主要组成部分尚未鉴定出。这些实体自主且拥有感情,能够运动且改变自己的质量/形状(曾观察到质量增大200%)。SCP-1537-A实体的外形是没有限制的,并且可以把自己的强度加强到类似于钢铁左右。SCP-1537-A的无定型可变特性能够恢复大多种类的物理伤害。焚烧是目前已知的唯一处决方式。在战斗时,SCP-1537-A被观察到产生了各种附肢和结构,最常见的触手也长度不一。SCP-1537-A敏捷异常并且能够以81km/h的时速前进。在惰性时,SCP-1537-A可能因为对其的敌意行动或是SCP-1537-B个体或是TBOA成员的命令而被激活。

SCP-1537-B是较为稀少的反应者(低于对象的1%)并且不会产生任何生理症状或者效果。受到感染的对象会表现出流利的SCP-1537并且能够读写。 SCP-1537-1是SCP-1537-B所理解的第一个短语。SCP-1537-B实体与其受感染前的状态相比没有表现出心理上的变化或是异常,只表现出对自己理解了SCP-1537适度的惊讶。然而,SCP-1537-B实体似乎更易接受TBOA的建议和劝说。

SCP-1537-B实体能够对SCP-1537-A实体以SCP-1537或者其他语言下令。这些命令包含日常杂务到攻击指令。此外,SCP-1537-A对SCP-1537-B完全忠诚且对其安全极端重视,并会用自己的身体为后者做盾牌。

数据删除:关于SCP-1537-██的信息被转移至安全文件-THANATOS-1537 (需要5/1537级权限)

附录[1537-001]:发现时的材料

以下是1982年从全球超自然联盟处回收的材料。

文件0423-7B
侦查报告
[已编辑]

源头是两个男人(白人:25-35岁,棕色/绿色;中东人:30-40岁,黑色/棕色),其自称是“Akul'hi的代表”。我们没有关于符合这个身份的地球上的,地球外的,其他维度的实体的报告。从我们在其他组织的卧底报告也同样如此,虽然这只是暂时的情况。关于这两人最初的监视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行为,并且捕获行动一切正常(他们没有敌意且没有抵抗)。[已编辑]筛查结果是否定的。

(GOC操作员Anton Weiss的个人记录节选)

██/██/1982

他们不断地叫嚷着某种奇怪的喉音语言。我没办法弄清楚,别人也都不行。他们不断重复着这个短语[数据删除],别人都觉得没什么,但是每当他们说那个短语的时候,我脑海中不断浮现[已编辑]这个单词。这究竟是怎么了?我不喜欢这样。

文件0423-8A
事故报告
[已编辑]

几个与0423-Alpha和0423-Beta接触的人员患上了未知的疾病。IV级生化灾害协议启动,所有受到感染的对象将被强制隔离。症状包括发烧,疲劳和口感金属味。

镇压指令被管理员Kellogg拒绝。对那些个体的审问将会继续调查其组织。同等级的威胁个体2存在可能性比0423-Alpha和0423-Beta的直接威胁性更加重要。

(操作员Weiss的记录节选)

██/██/1982

操。所以他们带着某种瘟疫,怪不得他们就这样让我们抓住他们。现在他们就能传染我们全部了。我的建议是炸开他们的脑袋但是那个愚蠢的Kellogg是负责人,而他更还想谨慎行事。碰巧,我就是现在那个得看住他们屁股的那个人。就因为我的提议,他们不让我带着手枪进监控室。所以我现在只能坐在这里听他们用管他妈是什么的鸟语闲聊。

这真的很奇怪。我听他们说话的时候,总感觉有其他的两个人在我的脑袋里说话。我脑袋都被填满了。我从未听过这种语言,但是我感觉就像是听英语一样。我没有产生任何症状,这又是什么?我发誓我会亲手宰了Kellogg,如果我是因为他的原因才这样的话。

文件0423-8B
事故报告
[已编辑]

受到0423-Alpha和0423-Beta感染的人数现在是11。这一疾病的晚期症状是内出血。Sector-G7的封锁是有效的。管理员Kellogg签发的关于0423-Alpha和0423-Beta的备用计划仍在静置当中。审问目前还没有结果。备用计划目前处于争议中,操作员Anton Weiss向地区主管Esperanza申诉过。

(操作员Weiss的记录节选)

██/██/1982

他们的话钻穿了我的脑袋。我能理解整段对话。他们不断地谈论“他”,Akul'hil。他对“其他人”感到不耐烦了、很明显他对他们对“铸钟匠”容忍感到愤怒。他们说他是在吹牛。“他是在浪费我们的时间。”[数据删除]“女儿在哪?”[数据删除]“在仆人准备好之前还需要多久?”

[数据删除]

(操作员Weiss的记录节选)

██/██/1982

这些东西爬满了我。如果它们有眼睛,它们一定紧紧盯着我。我在想他它们要我做什么。两周前他们都是我的朋友,现在它们是一堆堆地黏液。

女儿和她的随从来了。他们杀死了所有人并且放出了被感染的人。她饶了我一命,因为我“有价值”。谁他妈知道什么意思。他们也杀死了Kellogg。可是,如果我现在能杀死什么人,我想一定是你,Akul'hil。你既然给了我这些“天赋”,能够理解你的语言,能够命令这些东西,因为有价值?这些东西的唯一用途就是杀了你。

Remy躺下了……我想,在我的腿旁边。我猜想他是不是还认得我。他现在是同等级别的威胁了,我完全有能力杀了他。我完全可以命令这些东西跳进火里。我在说什么?我才是个威胁,我不会天真的以为杀了Akul'hil能够改变这一切,但是我的生活已经没有了其他的目的。我也不能选择别的目的了。

页面版本: 2, 最后编辑于: 15 Jul 2017 09:29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