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1620 镜像感染
EuclidSCP-1620 镜像感染Rate: 81
SCP-1620
bathroom-relection.jpg

第一阶段感染成熟期的SCP-1620-1

项目编号:SCP-1620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1620需要被收容在一个墙面漆涂为均匀灰色的密闭房间中,并且项目的内表面在任何时候都不能指向门。任何带有反射性表面的物品都不允许被带入SCP-1620的收容隔间,相机镜头也包括在内。需要进入SCP-1620的收容隔间以获取样本的人员必须得到4级人员的认证,进入时需身着非反射性衣物,在取样结束后该人员需要被隔离24小时以防止SCP-1620-1的意外传播。

如果一个个体执意要被SCP-1620-1感染,他需要被控制在一个有空气供应的收容箱中并立即被转移到一个仅拥有一个可移动镜面的隔离间里,该隔离间不能有除此之外的任何反射性表面。这面镜子在另一个个体进入此隔间时必须被平放在地面或者墙上,但追踪SCP-1620-1的发展状况的时候除外。一旦SCP-1620-1发展至第三阶段,这面镜子必须被取下,感染个体会被在隔间中控制至少三(3)个月。在隔离结束后,如果个体没有在他们的镜像中发现任何SCP-1620-1的踪迹,他们可以被释放并回到原来的岗位上。

描述:SCP-1620-1是一块矩形合金,尺寸大约为2m x 2.5m x 0.25m,并且在长边上有约2.5°的弯曲。项目的一个短边缘参差不平,另外的四条短边非常平滑,呈现出完美的角度。SCP-1620的样本光谱无法分析出其组成,仅仅检测到了高浓度的钛和钨。项目的“外表面”呈现出与经受过进入大气层时的摩擦的人造物类似的焦黑、坑坑洼洼的状态,并且这一面没有显现出任何异常性质。SCP-1620的内表面拥有极高的反射性能,这一面可以引起SCP-1620-1的出现。

当一个人类或者其他人形生物被SCP-1620的内表面反射时,他将会变成被命名为SCP-1620-1的有机体的宿主。SCP-1620-1是一个无肉体的寄生实体,它可以复制并显现人类的镜像。同时,它只在处于能被观察到的反射性表面上时才可见并可互动。实体的感染可以被分为三个不同的阶段,从第一阶段到第三阶段,总共持续1-10个星期。

感染的第一阶段持续6-8个小时,从宿主被暴露于SCP-1620或一个正在显示处于第三阶段的SCP-1620-1的反射面时开始算起。在第一阶段中,实体与它宿主的真实镜像并无二致,此时宿主本人以外的人不能将其分辨出来。第一阶段持续的时间越长,实体越倾向于和宿主的真实行动不一致,开始的标志是一个轻微的“迟滞”效果,因为它的模仿稍晚于宿主的行动。到达一个时间点之后,实体的行为将会完全独立于宿主的行为。

感染的第二阶段持续1-7天,然而第一阶段与第二阶段的转折点并不容易定义。在第二阶段中,SCP-1620-1仍然能够进行独立活动,但它还不能实际影响除它所在的境面以外的环境。当见到除宿主以外的的人类时,SCP-1620-1会尝试模仿一个普通的镜像,虽然第一阶段带来的“迟滞”效果仍然存在。如果看起来它与它的宿主单独在一起,实体将会表现出一种友好、非敌对的行为,并且能够利用肢体语言来展现出非威胁性的态度。当宿主不在其视线范围内时,远程监控发现SCP-1620-1会带着愤怒和显而易见的敌对态度学习它的宿主,这一行为时常伴随着突然的、不加掩饰的威胁性手势。当第二阶段持续下去时,实体开始在外貌上与宿主产生不一致,这表现在身体重量的增加或减少,面部特征的改变以及体态的变化。当SCP-1620-1的样貌稳定下来后,感染将进入第三阶段。

感染第三阶段的持续时间不确定,已知的案例中没有超过9个星期的。在第三阶段中,SCP-1620-1会呈现出一个勉强能够被辨识、而且被高度扭曲了的宿主形象,虽然形象随宿主不同但能够发现一些共同点。在已经进行过的实验结果中,感染第三阶段的实体外貌被认为是宿主潜意识的自画像而不是他们的外在形象。值得注意的是,不知是出于意外或是恶意,SCP-1620倾向于展现宿主最消极的自画像,这一现象经常会导致宿主在实验过程中承受很大的压力。一个处于第三阶段的SCP-1620-1实体是有传染性的,无论它当前处于哪个平面上,它都能够把自己传播到任何合适的宿主的镜像中。

在第三阶段,实体不再讨好宿主或积极地与宿主互动,相反它会表现出一些威胁或侮辱性的行为,无论宿主的注意力是否在它身上。无论是威胁宿主还是完全忽略宿主,SCP-1620-1的行为要么是为了让宿主感到消极并寻求他人帮助,要么是为了获得旁观者的注意以使它的繁殖更容易。当第三阶段的实体达到了它的界限,这个实体将会死亡。死亡后所有镜像的改变都会在几分钟之内消失,宿主的镜像也会变回普通的形态。到现在为止,所有曾经作为SCP-1620-1的宿主都没有报告过这个现象的复发,虽然作为宿主的个体会有很高(大于60%)的几率患上轻微乃至严重的恐镜症。

日期:04/12/██:
实验流程:数个D级人员被分别给予了打火机,喷灯,气焊枪和火焰喷射器,他们被要求接近SCP-1620并试图灼烧任意一个表面。
结果:所有试图用高温损坏SCP-1620的尝试都失败了。D-1620-4拒绝按照命令使用火焰喷射器,被处决。爆炸也未对SCP-1620产生任何作用。

日期:04/14/██:
实验流程:SCP-1620被从收容间移至一个封闭的,不透明的容器中带至室外以进行破坏测试。D级人员被给予多种不同的建筑工具(包括手锯,电钻,燕尾锤,大锤和手提钻)并被命令尝试在SCP-1620上造成可见的损伤。
结果:所有手持工具都未能对SCP-1620造成刮擦、钝挫损伤甚至留下任何可见的痕迹。风钻成功的对项目受损的一面造成了损伤并取下了数个样本,这些样本将会被用于未来的研究。

日期: 04/18/██:
实验流程:对象D-1620-5故意暴露于项目,并被允许发展到第二阶段的感染。在这之后他被要求与SCP-1620-1互动并且向它提问。
结果:SCP-1620-1并不打算回应这些互动,相反它对着D-1620-5微笑,愉悦地点头,表现出欢迎的样子并不时对着空气拥抱。当D-1620-5的视线离开镜子时,SCP-1620-1的表情迅速变得平淡甚至蔑视起来,咬着它的牙并且反射性地掐着空气就像要扼死对方一样。

日期: 05/04/██:
实验流程:一只活着的猩猩被暴露于SCP-1620并被收容在一个带有镜子并且拥有远程监控的独立房间中。监控画面可以观察到房间中的镜子。
结果:最初暴露的14小时后,猩猩的镜像开始和所有第二阶段的实体一样变得独立于宿主存在。猩猩表现出强烈的不安,对它的镜像做出了威胁性的动作就像对方是一只不友好的猩猩一样。

日期: 05/11/██:
实验流程:活着的鬣鳞蜥,斗牛獒,金枪鱼,非洲灰鹦鹉被按顺序分别暴露于SCP-1620,并被放置于独立的房间中以观察。
结果:所有被测试的动物和他们的镜像在暴露后72小时中都没有展现出任何异常属性,该测试被中止。

日期: 05/16/██:
实验流程:对象D-1620-6被暴露于SCP-1620,并被允许在感染第一阶段的途中在SCP-1620-1表现出异常性质的时候摧毁SCP-1620-1存在的镜子。
结果:镜子轻易的碎裂了。SCP-1620-1在下一次在另一个反射面上被发现时明显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并且对它的宿主不表现出任何反应。但是在第二阶段中对宿主的不友好的、侮辱性的手势频率明显增加了。

日期: 05/18/██:
实验流程:对象D-1620-7被暴露于SCP-1620在感染进行到第二阶段时被移至一个放着两面相对的镜子的房间中。
结果:SCP-1620-1的表现和一个标准感染第二阶段的实体相同,并且所有可见的SCP1620-1实体的表现完全一样。

日期: 05/23/██:
实验流程:对象D-1620-8和D-1620-9被暴露于SCP-1620,均被允许感染至第三阶段,之后被同时限制在一个只有一面镜子的房间中。
结果:两个对象的寄生实体(被分别编号为SCP-1620-1a和SCP-1620-1b)都非常愤怒地回应对方的存在。两个实体都不再假装与它们的宿主待在一起,而是在房间的镜子中不停的穿行并且攻击对方。在SCP-1620-1a获得显而易见的的胜利并且它的对手被[删除]后,D-1620-9陷入了一阵突然的大笑,不久就死于脑出血。D-1620-8没有遭受任何可见损伤,但是陷入了歇斯底里状态,不停地重复着“那不是他!他不是这个样子的!”在移出收容间之前需要对其进行镇定。

页面版本: 2, 最后编辑于: 08 Jun 2017 06:14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