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456 Dreams of a Broken World
KeterSCP-2456 Dreams of a Broken WorldRate: 54
SCP-2456

项目编号:SCP-2456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因SCP-2456的模因性质,且疑似感染人员数量巨大,完全收容之对当前的基金会技术而言没有物理可行性。基金会研究当前正在开发无效化未控制SCP-2456个体的主题方法。限当前参与蒙塔古计划的3+级人员查阅记录过往SCP-2456-α的手抄本。

虽然活跃的阿尔法个体在自然环境下非常少见,SCP-2456被编为III级模因危害,并被视作高优先度事项。网络爬虫GH739U(“Lorem Ipsum”)被安装用于在各式社交媒体网站、宗教数据库及域名上扫描任何与SCP-2456-1相关的关键词。一旦将其识别,α-个体将由合适的外勤特工抓获带回Site-33。研究中的α-个体必须被关在III级MKHC1中。D级测试限于3级人员进行。所有对活跃SCP-2456个体的测试已被中止。测试限于对α状态SCP-2456进行,必须由4级人员监督。任何情况下不得让两个活跃的α个体相互接触。若出现收容突破,Site-33将启动封锁程序。III级模因处决触媒将在设施内散播(参见事故2456-C获取详情)

若SCP-2456达到流行级别2,批准以最终或原型形态适用MOBAB协议。机动特遣队ψ-10(“撒盐者”)被指派处置后续事宜,并进行全面媒体压制。

描述:SCP-2456被确信为一种模因寄生物,存在于约0.█%的人类人口中。对大部分受影响者SCP-2456处于休眠状态,在初期阶段也没有传染性。可能的SCP-2456感染迹象包括:

• 被占星术、天文学和/或伪科学所吸引
• 对外国方言越发熟练,特别是在印欧-斯拉夫语系、亚非语系和[数据删除]地区的语言
• 持续出现严重精神错乱及妄想症症状
• 对几何图形、图案和数字五产生强迫症和高注意力时间
• 解离性人格障碍(DID)

SCP-2456会在对象出现严重紧张时脱离休眠状态,此时对象会经历α–事件。对象会进入一段深度REM睡眠,持续三到四天。醒来后α-个体会宣称自己做了一系列生动且神秘的梦。其内容为看到相关神学中的先知被某种刀剑处死,以及天体在天空“跳舞”。α-个体的此类SCP-2456发作可通过D级记忆删除清除。

α-事件后,对象会进入六天到六年的潜伏期,之后进入β-状态。在此状态下,α-个体会开始传播一种抽象神学SCP-2456-1,也是SCP-2456的唯一已知传播途径。以此方式被感染的对象称β-个体。已观察对象中感染率极高,成功率为 ~70%,上下波动~4%。关于SCP-2456-1及其核心要素的知识不具传染性;感染需要直接与α-个体或β-个体发生听觉接触,受感者也必须有坚定的既存宗教信仰。

SCP-2456-1总为一神论性质,有如下可辨识特征:

• SCP-2456-1一开始表现为某种既存神学的变体
• 在书面教条中会频繁出现数字五。
• 神性形象与太阳同一,并被认为会在未来带来末日。
• 少数时候会在抄本中提及一个不存在的“█████████海”。基金会研究当前在寻找其与SCP-████的关联。
• 多处提及天体,基于当时既有的天文学知识。
• 在宗教符号和标志中出现手形图案和矩形。
• 对太阳的宗教符号有某种有限的数学意义。

SCP-2456-1每次出现都具有不同的现实扭曲效应,在初期阶段基本无害。随着每个新β-个体产生,此效应的范围和强度会指数级增长。SCP-2456-1还会促进暴力与攻击性,一般会在被感染者中引发自残和好战表现。β-个体会积极寻找未被感染者,试图向其传播SCP-2456感染或杀死对方。

潜伏期的SCP-2456-α个体对SCP-2456-1的感染免疫,然而,暴露于SCP-2456-1会造成对象出现紧张,提升SCP-2456进入活跃的几率。若两个活跃中的α-个体发生接触,将[数据删除](参见事故2456-C

从无SCP-2456-α个体成功感染过超出5%的既存人类人口。当前基金会模拟显示SCP-2456感染率若超出7%将会引发CK级世界末日情景,此时传染将恶化到治疗不可能进行。此外,SCP-2456-1的现实扭曲效应在此级别也会摧毁时空完整性——若感染率超出9█%,SCP-2456-1被预计会[数据删除]。

发现历史:SCP-2456是在对蛇之手位于俄勒冈州██████的一处据点展开临时突袭时被发现。于06/10/2016,MTF Tau-9“书虫”被指派去获取SCP-████的一份副本,确信其被存在某个废弃工业仓库内。在破门进入后,发现有蛇之手成员在其中,发生交火。基金会阵亡总计█人。在回收SCP-████及其他相关异常器物后,在一个熔炉边发现了一个木箱,其上印有"心之五轮”字样。箱中发现有有多份第五教会文本,包括对SCP-████的另一份副本,以及一张风化的字条:

George,这是我们最近得到的;请经由你的(原文)慎重考虑尽快烧了它们。别让傻子找到这些。—L.S

文书最底部发现多份老旧的抄本,其上记录了过往的SCP-2456-1个体详情,基金会历史学家注意到可能有未辨识SCP。



下面是SCP-2456-1个体列表。迄今,已知有六种SCP-2456-1变体。然而研究显示可能还有其他█个个体存在。描述会随新情报的发现增补。

最近一次与2456无关的服务器突破损坏了文件。我已经尽可能进行了修复,但如果有人发现系统还能动,打给我,你们知道号码的。—Eric

名称:拜上帝教
SCP-2456-α:洪秀全
Rownt评分:5
补充神学:儒家/天主教

flagsarefun.PNG

太平起义军军旗。

因政治不稳定以及洪秀全本人身心的虚弱状态,SCP-2456在1837年早期进入活跃。洪秀全经历了一系列生动幻觉,内容基于其过往对儒家和基督教传教活动的了解。在进入β状态后,洪秀全进入了6年的准备期,之后SCP-2456-1A被创立。当地客家人首先被感染,但其与政府越发紧张的关系促成了太平军的创立,成为了SCP-2456感染大范围传播的重要因素。

虽无先进军备,太平军仍然彻底破坏了中国;在14年的活动期中,它进军到了中国几乎每个省区3。太平天国的建立提高了其稳定性,但也削弱了SCP-2456的感染率。

SCP-2456-1A更为普遍的性质之一是其有能力让有机生物出现彻底的原子级变化。SCP-2456-1A相关记录表明β-个体时常会非自愿变形为地质物质。在搜查文献描述的区域时,基金会地理学者发现在火成岩中有人类粪便及唾液,还有人科DNA“嵌入”沉积物中。



下列摘录采集自从蛇之手处回收的文本。已将其从各自语言翻译,此外已经分析其无任何潜在认知危害。完整文件可联系异常文本部获取。

摘自《天王神智录》,公元1861年:

…先知立站天国边,睥睨贫疲苦人间。贤圣先知心悲苦,男男女女匍匐山灰秽污中,由是开口有圣言。天父子弟同落泪;人人尽知近天星…

…寻迹烟气至成汽,成雾又成汽;他见南人自西来,助他大梦知心头。先知修验整五月,五十五月又五十五天,终于明悟心有得…

…西来南人速归去,顽拒先知大天命。先知心怒又了然。其人需时明事理,自将思议构妙景…

…伟圣先知灰中领薪民,兴师大起战。新年拂晓时,僭贼袭攻来,烈阳助我侧,吾军得大胜。彼贼速败逃,余留之辈见先知,心头自明悟。届五日,其人身化乌油黑沙同白盐。

一日五省奇思念。

孝徒求师有问曰,“吾人生,吾人长,吾人苦劳终生忙,其天命使然乎?”贤师慧智答,“天地尝衰分五片,天星总为成三亡。”逆徒心愚钝,竟骂其师不知事。

行游必先偿债清

二人抬望满天星。相问“奈何长长久久天星缚吾人?”对曰“何尝有物于此焉,汝人大可自为自得。”

五告天星碎
五行永相争
五官唤灵起
五片渐为开

黑月嚎啕,是乃人目不配之景也。

摘录自《阿吞大圣歌》7的歌词:

汝占有了世界,以汝之所愿
但将心脏给予它的独子
凭羽生的王,两地的主
涅弗克普鲁拉,拉的独一者,西尼罗的至尊。
谦逊的书吏,我可敬爱的导师,
你荣耀的信使,同你崛起不忘。
群星与大地听候汝愿
独有汝描绘彼等生命,黑暗中的烛火
汝同彼众一并起,汝亦同其一并死
于汝行于天空的轮回,汝送来天国的幻景
遥远的憧憬,水中的光火
汝居于大[Gzymmtprhic?]海最深邃的湿润
汝确有故去于淫妇之间;至日的第五日,
而夏日收获的第五年,汝确有受苦
但无论何由,无论艰胁
汝必以恣意居于新世凭汝神性的反逆!
由是诉说黑月于冬月。

摘录自奥古斯丁•罗伯斯庇尔日记,1793年11月11日–1794年7月27日:

21 Brumaire II,

La Fête de la Raison意外成功!雅各宾派在街上游行,向空中播撒花瓣,孩童们歌唱欢笑!变革的时代已经到来,但是!暴政的时代还未结束。法国人民为进步骄傲,但庆祝还为时过早。

29 Brumaire II,

我亲爱的哥哥,马克西米连,提出了他对理性崇拜的想法。我在客厅收到了他的信件,邀请我于黄昏时刻独自出席███████8沙龙。我发现他在角落,读着卖报亭的报纸,斜过眼与我对上视线。他对宴会的卑劣大发雷霆,是官员的伪善组织了它。我坐在对面,手拿烟管,bemusingly看着他。我的哥哥是一位幻想家,但这样的时刻他的想法只会吞噬他自己。给他些时间,他会明白不必惧怕改变。

23 Frimaire II,

昨夜我做了一个无比古怪的梦。但和其他的不一样,它进到了我的白日梦里,一个清楚的想法在我的心中蚕食。Ce n'était qu'un [不可辨识]?

30 Frimaire II,

现在我看梦境越来越清楚了。一位好战的主宰挑战一切逆境与期望。它将以法国为头像,夺回全世界。教皇,斩杀。国王,死去。世界,臣服。一切归于唯一真王的荣光。人民为科学、为世界的精神欢庆。一位王必须在社会中存在。哥哥一定能理解我;我一定要和他分享这启迪的神奇!

13 Nivôse II,

已经收到了哥哥给我的回信。内容是草画着一艘船在海上,全无道理可言。有时候我为他担忧。明日我要自己去找他。我只愿分享梦境,但看起来这又变成了新的魔怔。

14 Nivôse II,

我敲了他的门,但没有回答。看起来好像很久没人住了。我开始妄想哥哥是不是和我的好友塞巴斯蒂恩一样,在我同他分享梦境后就不知所踪了。然而,正当我继续敲着,门慢慢开了缝,我哥哥恐惧的面容从链子后露了出来。他看到只有我一人后松了一口气,赶快把我带进屋里。

他给我倒了杯冷茶,开始向我甩出关于梦境的问题。我告诉他了一切,甚至是让我心里恶心的教派想法。他随着我的每句话越发兴奋,开始在小本上记起了笔记来。我分享着他的欢喜,变化对心而言总是好的,但我担心他的健康。他的手就像我在医学期刊上看过的那些一样,是死人和垂死人的。

15 Nivôse II,

我回到他的租屋,却没人在家。邻居说看到我哥哥早先离开,但罗伯斯庇尔的目的地无法确定。我问他是否觉得我哥哥看起来为病痛所困,但却惊讶地听到了正相反的答复。非常好奇。

18 Floréal II,

Le culte de l'Être suprême正式创立了!议会成员满是怀疑,但给它些时间吧,我们需要时间,我们的成员定会扩大!

[日期丢失]

我开始看到了。我们的力量增长着。噩梦增强了。

有一天,我坐在长凳上读着诗集,一个男人走了过来。他向我打听一个Louis d'or, 就如某种流民在街上肆虐。但他说他需要一个硬币打发摆渡人,否则就不能渡河。他摘下帽子,我把硬币放入,但这人竟无话回应。何等粗鲁!但无头的人根本不能说话。于是他就这么欢快的走了,阳光反射在他的骨节上,在穿过橡树干后消失了。

第二天,我走进当地沙龙,但一团干冷的烟与水之云笼罩了空气。我偶然钻进了一间吸烟室,但不是普通的吸烟室。Drrkwyd公爵正坐在他的闪亮王座上!我害怕地发抖着,对这位可亲爵爷弯腰,亲吻他的左脚,他和蔼地拍了拍我的头,用他球根样的手。另一只拿着一条长长的鸦片管,第三只:拿着弯刀,但是!后两者是连在一起的。五个头轻蔑地怒视,在镣铐中争斗。他如一头神奇的野兽般咆哮。一头值得牲祭的怪兽,一头值得献上血肉的雄狮,让他开宴-就如神奇的蛆在我的皮肤上滋生!

[日期丢失]

街道被血和愤恨染红。我能听到他们在头落篮中后还在惨叫。这么多的血,这么多的血!血,还有血,还有血。它们从尸首里渗出,就如夜之死亡的涌泉和匕首。这都不能满足滋长的饥饿。我的哥哥,他不明白。他努力穿过梦魇,希望找到天国。空妄的主许下空头的允诺。但无论如何,他是我们的主。

9 Thermidor II,

原谅我,亲爱的哥哥。在过去的几天,整个世界都被la démence所毒害。我和你一样有罪,但你不应遭受如此卑下的命运。是我给了你那些天生的思想;吞没我的黑暗低语也把你抓住了。你的眼中失去了某些东西,哥哥;它变成了某种明亮恶毒的光—就如一颗远方的星。现在,即便死也不能让你自由了。惩罚我吧,王!让我为那些受难者受难吧!

于21/12/2016,在对基金会服务器的例行梳理中,一处防火墙响应警报有一未辨识音频文件发往研究员████████。未发现基金会凭证,但该文件被追踪到来自一件空置6年的小卧室。8反常地,其硬件已短路且严重腐蚀,有丙酮酸、盐酸和[数据删除]痕迹。

终端尚未被破坏到无法修复,部分文件可以抢救,其他应损伤而损坏。试图修复完整音频未能成功。抄录已回收部分如下。

作在基金会20年了;我看到过人们因为一首献给什么鬼山的曲子流干血。我听说有skip能让受害者缝自己的嘴。我已经测试过无数D级,用能打碎他们身体、他们心灵的书,将他们的存在抹去到一处虚构幻想之地。但现在是我自己快死了,如果你可以这么说。事实上,我的灵魂在慢慢燃烧殆尽,我非常害怕。

我不知道我要说的这些有多少是真的。Simon可能是我们中理解的最好的那个。Simon,这个名字我好久没听到了,但这也没所谓。他已经去了,好像没人在乎。

过去只有我,Simon,Charlie和[音频损坏]。我们在SCP-2456被首次辨识后就被调了过来。我们的任务很简单:整理所有过去的SCP-2456-1事件。这不是第一次我处置模因,也不是第一次处置Keter级,但这任务看起来要比以前的简单些。对D级的测试让你在前几周后麻木,但你从未真正适应它。我其实几乎在被调走时松了口气。

[音频损坏]是第一个走的。一分钟,我还在和他吃午餐。下一刻他就倒在了地上,叫喊着什么海的幻觉,什么trloplic世界的统领。他们把他拖进了医务室,之前他还用餐叉戳中了守卫的腿。一小时后我要求去看他。想象下我有多惊讶吧:他们居然说过去四小时内没有收治病人。

这个Skip相对而言是新的。我们没有完全明了它,似乎我们也只掌握了一部分情报。简单来说,这是没被记录的SCP-2456第三阶段—“伽马状态”,如果你愿意这么叫。构建一张DNA分子,它如何创造蛋白质?我知道,随便问哪个实验室的哥们,他们会嘲笑你,把你当成某种傻子。好吧,不用细节烦人了。但基本的蛋白质合成需要两个主要步骤。第一步,翻录,让RNA聚合酶构建RNA分子详记了指示。DNA转录,在最基本的定义上说,是读取RNA粒子。这就缔造了产物-IRNA首先带来蛋氨酸,然后条链结束在“amber”或“ochre”或“opal”。恭喜,你已创造了蛋白质的原始结构。

SCP-2456-2居然是一种强效逆模因,会造成剧烈的局部维度转变。它很微妙-很脆弱-需要仔细准备。贝塔个体对SCP-2456-2的感染是非直接触媒。当贝塔个体写下关于SCP-2456-1的信息,就会创造出伽马个体。如果有对象读到了伽马个体,那么这个SCP-2456-2就可能进入到对象之中。对象会慢慢地从存在中消失,所有关于对象的记录和信息都会一并消失。但是这个过程居然也不是完美的。有时候会留下尸体,又时留个名字。以及,从个人角度看,SCP-2456-2还能在对象中造成生动幻觉并植入假记忆。Simon在被这东西吞没之前一直在对我讲着他过去一生的故事,它们好像一直在变。

我们一开始并不知道。Charlies告诉我这可能是某种“幻影字母表”在让我们变成幽灵。我告诉Charlie闭嘴。我其实不知道是哪个傻逼招了这个人。不过Simon,他是个聪明人。他提出理论说SCP-2456远比这复杂。他三天前失踪了。我们就在同一间房里。我转过头一秒,他就没了。只剩他最爱的咖啡杯—他总是带着的,有史努比穿着傻傻的圣诞帽的那个?—倒在地板上半空着。

为什么整个世界还没在05年崩溃?全美国的人都部分性读到了那个该死的怪物。个人而言我不是很确定。我觉得有地方出问题了。我觉得第五教会没有完全明白SCP-2456,故SCP-████没有成为一个稳定版的SCP-2456-2。伽马个体不会创造出贝塔个体。SCP-2456在这个感染级别只会变得脆弱。SCP-████创造的不是贝塔个体,而是阿尔法个体。但就算如此,我觉得它确实一定程度有效。那女人的名字是什么?那个脱口秀主持-我才发现她居然再没出现过。

基金会对这个skip没有完全理解。问题在于,它不是寄生物。SCP-2456是梦。

一位沉睡的王在水中安息。碎为五片,他翻滚在永恒的噩梦里:一个篡权者夺取了他的王座。但他并非全然不知。第五王看向世界,用不息之火焚尽世界,惩罚那把他流放的叛徒。他的怒火是无可驾驭的。所以,他分享了梦。他们为特定的缘由被选中,他们是他的斗士,命定要以他的荣光共享这世界。命定要用妨碍他者的血沐浴世界,提醒所有人谁为真正的尊主。即便是怀着最盛的饥渴,有时他们也只咬一小口。血祭是其所欲。魂祭是其所需。

我感觉它又来了。就在我写的时候。它们对我低语[不可辨识]。我梦到了非常、非常恐怖的东西。有时候是数字五,有时候是六。我也感觉到它们,写在我的皮肤上,然后-噢,可能还有认知危害?这能解释很多事。闪烁的小骗徒潜伏于孤海之中。特别的群星如此细致地指引歌声。而挖掘的人可能会找到[不可辨认],如果他们挖的太认真。你有想知道“A A”9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吗?别,停下来。我挖的有点太深了不是吗?但就是好奇-这兔子洞到底多深?深到一座塔门,带我去到享乐与奇趣之地?还是深到一片大湖,歉疚的住人浮在水面,凝视着烈阳火热的深渊?

我的死期就要到了。所以记住,记住,记住。为什么你会以为我们从未知晓?基金会很古老,但世界更老。大部分时候,我们有些帮助。比那第五王更古老的团体,想要为他的噩梦带来终结。我不会奇怪蛇之手可能参与到了遏制他的行动中。毕竟,我们确实在他们的总部找到过些伽马个体。但现在它们都在基金会之手,它们绝不会被消灭。

我听得到水仙之域在唤我的名了。空气突然变得厚重起来-我能闻到甜美的海风。跟着水上的烟气。听到雾角呼唤死去的同伴,海沫咆哮拍打浪潮。我还没准备好,我还不够格。

这是高级研究员John Richards,此致。在我投水前最后还有一件事。

一旦历史被遗忘,它必将重蹈覆辙。第六轮将永恒回响。

备注:基金会对此抄录中列出的人员,以及“John
Richards”不存在任何记录。然而,这些人似乎与基金会高层的某些不明失踪可能相关。基金会正在对此进行审查。
– O5-3



页面版本: 6, 最后编辑于: 06 Jan 2018 14:51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