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1588 峭壁人脸
EuclidSCP-1588 峭壁人脸Rate: 203
SCP-1588 - 峭壁人脸

项目编号:SCP-1588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其尺寸,构成,和位置,SCP-1588无法被移动且从根本上无法收容。基金会应和海岸警备队合作,限制可以清楚观测到SCP-1588的区域的海上交通量。任何在平民中流传的SCP-1588照片将被解释为幻觉。

处于SCP-1588之上或之下的土地将处于闭路电视或基金会便衣人员的监控下。为了安全期间,基金会和当地执法部门应阻止平民步行靠近SCP-1588。任何与SCP-1588发生交流的平民应被盘问并实行A级记忆消除。提及SCP-1588历史及其异常性质的文学作品将被禁止并在必要时退出流通。

SCP-1588将被近距离监控是否有任何被侵蚀的迹象或地质不稳定性。若发生侵蚀引起的崩塌影响到了SCP-1588的情况,应尽快恢复和SCP-1588的联系并对其进行彻底检查,并视情况而定进行重编级。

描述:SCP-1588是多佛白色悬崖的一部分,位于英国的东南海岸,约有80米长,100米高。SCP-1588,作为没有异常性质的白色悬崖,主要由被黑色燧石分割成条状的白色突出滑石所构成。SCP-1588突出的部分在照片中,当被一个人类观测时,像是一张有眼睛,鼻子和嘴的含糊的人脸。

SCP-1588拥有完整的视觉和听觉,并拥有基本的嗅觉。SCP-1588的视野被限制在英吉利海峡和它所直接面对的法国北岸。SCP-1588被证明可以识别数公里之外的小细节,在一个例子中,它可以辨认出约离其有34公里远的,站在法国的Cap Gris Nez(灰鼻子)上的一名工作人员所拿着的旗帜的颜色和图案。与SCP-1588的通信的内容主要是SCP-1588描述的驶过英吉利海峡的各种不同船舶的细节。SCP-1588将这种识别和编目船只的事情称之为“嗜好”。

SCP-1588可以通过在其所在的悬崖产生低频率震动来交流,可以把在悬崖边缘5米范围的震动看做和一个人进行对话。SCP-1588有能力在该半径范围内听见并理解人类语言并保持长时间交流;SCP-1588被确认能流利的使用现代和古代英语,法语,肯特方言,威尔士语,盖尔语,马恩岛语,英格鲁-撒克逊语,凯尔特语,拉丁语,和[删除]。

基金会在19██年注意到SCP-1588,对一份二战文件的调查指出英国政府和盟军在战前就注意到了其存在,并仰赖它提供的,有关德国海军演习和法国沿岸兵力调动的情报。随后对当地民俗学家的调查显示英国领导者自11世纪起就将SCP-1588用于此类目的,各种来源将其称之为“悬崖上的老人”("the Old Man in the Cliff"),“精灵脸”("the Fairy Face"),和“绿盾王”("King Greenshield")。SCP-1588声称没有名字,或没有关于其年龄和起源的记忆;基于它所发现的船只的描述,它似乎自8世纪起就拥有记忆了。通过对SCP-1588的风化程度进行地质监测指出它保持当前的形态至少有█████年。

由于主要由侵蚀引起的地质不稳定,SCP-1588被认为有可能因为自然因素而被损坏或摧毁。SCP-1588在其邻近的一片白色悬崖发生了一次大崩塌后声称感受到了疼痛。当前未知SCP-1588是由表面的白色悬崖所构成还是进一步延伸到土地中。若发生一次大崩塌影响到其的情况,SCP-1588可能在不久的将来被重编级为Neutralized。

调查记录1588-1

被调查者:SCP-1588

调查者:██████博士

前言:在3/15/2012,位于SCP-1588西侧的一大段白色悬崖崩塌入英吉利海峡中。██████博士联系了SCP-1588以确认它是否受到了崩塌的影响。

<记录开始,上午09:38>

██████博士:早上好,SCP-1588。最近你附近有一次崩塌。你今天有疼痛或不适么?

SCP-1588:不。我只是很悲伤。

██████博士:你为什么很悲伤?

SCP-1588:最近太安静了。昨天只有378条船经过。

██████博士:只有378?

SCP-1588:以前有更多。在25123天前,我在一天内数出了6939条船(指1944年的诺曼底大登陆-译注)。

██████博士:你为看见的每条船都计数么?

SCP-1588:当然。船只如此迷人,不是么?我特别喜欢航母。和木质护卫舰,不过除了有时出现的博物馆船只外很少看见它们了。我喜欢非常旧的船,那些更大的船出现后他们就停止制造的那种。白船(The White Ship)是特别有趣的一条,不过它在沉没时我闭上了眼睛。那些小人扑腾着,惨叫着溺死,这让人感到不适。

██████博士:有趣。所以你最近没有感到疼痛,是吧?

SCP-1588:是的。我感觉到其他悬崖崩塌了,不过只有一会。当我想到这可能很快发生在我身上时我有点被吓到了。

██████博士:你害怕死亡么?

SCP-1588: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和那些船上的小人一样会死。我知道悬崖一直在剥落而自从我兄弟的脸剥落后我就再没听见它说话了。

██████博士:你有个兄弟?在哪还有你的同类?

SCP-1588:我不想谈论这个。

<记录结束>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