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636-CN 物各有主
SafeSCP-636-CN 物各有主Rate: 20
SCP-CN-636
ocean_swirl

被收容前的SCP-CN-636

项目编号:SCP-CN-636

项目等级:Safe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CN-636及所有SCP-CN-636-1被存放在Site-CN-11的贵重物品保险柜,每周一次对SCP-CN-636进行保养。一台湿度控制装置被用于将保险柜内相对湿度保持在20%以下,一组可持续使用48小时的备用电池将在遭遇停电事故时维持湿度控制装置运转。SCP-CN-636在名义上仍为Mott Hery博士私人所有,无项目主管Hery博士的书面批准不得将SCP-CN-636取出,一切实验应在其本人监督下进行;负责实验的工作人员须在标准认知阻值测试中取得40以上的分数。一切SCP-CN-636及SCP-CN-636-1相关的实验均被禁止。

应对存活的SCP-CN-636-2个体使用C级记忆删除治疗并保持观察至少两周。

描述:SCP-CN-636是一支由Pelikan公司生产的M805系列海洋漩涡Ocean Swirl款钢笔,原为机动特遣队指挥官Mott Hery博士的私人物品。当一名人类个体观察到项目时,其将产生不可抑制的使用项目的冲动并最终付诸实践;对于认知阻值水平在30CRV或以上的个体,此种强迫效应将大幅减弱。如个体使用项目的行为未得到Hery博士任何形式的允许,SCP-CN-636的后续异常效应将会显现,此时的个体是为SCP-CN-636-2。

在使用项目后的睡眠中,SCP-CN-636-2将梦见一片广阔的充满危险暗流的水域,随着睡眠次数的增加,水域的天气将逐渐由阴天转为暴风雨且伴随有海啸。目前没有在现实中发现与其描述相符的水域。此外,SCP-CN-636-2的皮肤上会随机出现与SCP-CN-636笔身花纹类似的红斑,红斑随时间推移将在一日内遍布其全身,同时,个体频繁出现肌肉抽搐现象,表现出明显的平衡感丧失、精神躁狂与思维混乱。SCP-CN-636-2在第一次梦见水域后将表现出对水和体表斑纹的强烈恐惧。除去一人之外,因SCP-CN-636转化而来的SCP-CN-636-2均在第五次经历夜晚后以类似破伤风病人的强直姿态死去,尸检结果显示其骨骼被粉碎为体积不超过5cm3的碎块,内部组织与器官被撕裂并混合,显现出和SCP-CN-636笔身花纹类似的图形。

当SCP-CN-636处于相对湿度高于30%的环境超过24小时后,其异常效应可随机传染给与其同处一密闭空间内的小件物品(下称SCP-CN-636-1)。由于进一步详细实验将造成过量的人员消耗,其传染性作用距离与传染物品大小极限均为未知。SCP-CN-636-1具有与SCP-CN-636相似的异常性质,作用于不为SCP-CN-636-1拥有者的使用者,但导致的后果通常为永久性的肌无力症和/或全身多处不可治愈的骨折而非死亡。存活的SCP-CN-636-2均受到了IV级精神影响,表现出记忆紊乱和自我控制能力下降。

以上异常效应均对Hery博士无效。

项目最初被发现于Hery博士办公室内一以未知异常方式出现的邮递包裹内,一封POI-64124(Site-CN-11前信息安全主管何宏1)所写的信件随项目附来。在造成两名清洁人员死亡后,SCP-CN-636被怀疑具有异常性质,对其的研究随之展开;初步实验意外发现项目之异常性质可传染,其分级被上调至Euclid。

附录:

实验记录1:

实验次数:1

实验对象:D-2653(亚裔男性,32岁,画家)

前言:本次实验在一间标准人形收容间内进行,房间内的锋利物品均被移除,灯光在夜晚将被保持在不妨碍观察的最低限度。D-2653被给予少量书籍用于娱乐,其生理状态被一套评估系统实时反映。研究人员在收容间隔间通过单向玻璃观察实验情况,收容间内有一扬声器可用于双方交流。


<记录开始>

D-2653进入了收容间,在得到自由行动的许可后很快镇定下来。他注意到了书桌上放置的SCP-CN-636,使用其在空白笔记本上写下了大量文字,在此过程中,个体十分兴奋,其心率读数升高。结束写字后,D-2653取出一本书籍开始阅读。

一小时后,对象注意到其右手臂上出现不明红斑,询问了研究人员相关事宜,研究人员对其进行了安抚。

晚间,D-2653正常入睡。凌晨三点左右,对象醒来并在床上不断翻滚,生理评估系统显示他的左小腿出现了肌肉抽搐现象。稍后,症状缓解,对象报告称梦见了“一片望不到头的海,水色湛蓝,天空无云但阳光昏暗”,他进一步阐述了水域的详细情况,声称“水面平静,可水里有无数暗流,有些特殊的还散发着微光”。被研究人员询问他在梦境中处于什么位置和为什么能够得知这些不能通过视觉获取的信息后,D-2653表现出困惑,无法给出明确的回答。

调高灯光亮度后,D-2653发现其整条右臂连同上半身均覆盖满红斑,即刻叫喊出声并显得极其不安。他要求了一套画具,请求得到批准,SCP-CN-636同时被回收。对象开始尝试描绘梦中所见,其情绪趋于稳定。

第一个白日中,对象正常进食了三餐,但对于水表现出明显的恐惧,反复要求研究人员不再向其提供饮水。红斑完全占据其体表,D-2653在镜中观察到面部的斑痕后打碎了收容间内的镜子。他的行动有着失衡的倾向,间或在未受干扰的情况下摔倒,不能确定该现象是其紧张情绪或SCP-CN-636的异常影响所致。

当晚D-2653再次在凌晨三点醒来,双腿抽搐,报告称“海上开始起雾,水里的暗流把我的腿卷了进去”。对象表现得精神紧张,要求对其施用镇静剂以便再次入睡,被拒绝。他将灯光调到最小亮度,用一本较薄的书籍打开盖在脸上继续睡眠。

第二日,由于对象拒绝饮水,研究人员将其餐饮换为富含水分的食物以保证其健康。对象提出将他的衣物更换为长袖的请求,被批准,同时给予其的还有一副手套。D-2653日间不断作画,此外情况与前日无异。

第三晚,尽管生理评估系统各项数值均在一极大的区间内不断跳动改变,但D-2653似乎经历了一次良好的睡眠,排除了生理评估系统故障的可能。被问及梦境时,对象以一种空洞、恐惧而狂热的眼神凝视扬声器,用忽高忽低、夹杂笑声的声音详细描述了海洋上的暴风雨和自己被卷入漩涡的感觉。对象在试图下床时摔倒,反复尝试六次才终于成功站起身,行走了一段不足5米的距离即跌倒在地,其行走姿态相似于亨丁顿舞蹈症病人,进行作画时同样无法完全控制肢体动作。D-2653在午后与研究人员进行了交谈,其语言组织能力出现明显降低,眼球凸出,无法依序回忆起最近一周的活动。对象仅在晚餐时食用了少量食物,随后不断干呕。

晚间,对象被施打了一剂镇定剂以帮助入睡,生理评估系统全部读数归零,无法唤醒对象。

D-2653于次日早晨七点整准时醒来,以高亢激动的音调报告梦境中起了海啸,而他本人则“被锋利的漩涡搅碎”。评估系统显示此时对象心率读数短暂超过了120。对象四肢频繁出现抽搐现象,几乎无法进行正常活动。在偶尔能够活动的间歇,他尝试着继续完成关于梦境的画作,同时以极快的语速喃喃自语;对录音的回放分析表明这些话语均是无意义的。

下午,D-2653开始试图毁坏收容间中的物品,书籍大部分被撕毁,桌椅遭到了轻度损毁,床单被撕作条状摆成漩涡图样。

临睡前,对象突然陷入消沉,躺倒在床上反复向Hery博士道歉并忏悔,其如何了解Hery博士的姓名及他拥有SCP-CN-636这一事实均无从得知。该过程持续约十分钟后,对象进入睡眠状态。

当晚,对象在睡眠中不断发出尖锐的惊叫,面部红色斑痕出现扭曲,最终于第二日早晨六点死亡。研究人员对其进行了尸检。

<记录结束>

访谈记录:

前言:本次采访发生于第4次观察实验的两周后。该次实验之实验对象为研究员刘██(从属于MTF-癸巳-1 “比普朗克更短的须臾” 支队-1 “苍天博物志”下属异常心理小组),她在使用了后来被证明是SCP-CN-636-1的异常物品后出现了SCP-CN-636-2的典型表现并主动申请成为实验对象。

采访者:Dr. Hery
受访者:研究员刘██


<记录开始>

Dr. Hery:下午好,██,我希望你感觉好一些了。

刘研究员:是的,指挥官,只是身体稍有不适。

Dr. Hery:嗯。那,我们来谈谈之前的实验吧。

刘将椅子往后挪了一下。

刘研究员:……不,我不想……

Dr. Hery:把事情说出来会好一些,好吗?

刘研究员:最开始……我非常平静,之前一直在为了新的研究计划头疼,但是那种焦虑突然就消失了。(刘皱起眉,神情紧张)第一天晚上之后什么都变了。我淹没在又咸又涩的海水中,日光下彻,我的眼前一片白茫茫,温暖和冰冷的暗流贯穿我的身体,烧灼、冻伤,同时我还能清楚地意识到我、醒来,身处收容间,回答你们的问题,回答说我没事我很好海洋非常美丽……!我甚至没法控制我的身体!

Dr. Hery试图握住刘研究员的手,刘面带惊恐地躲开。

刘研究员:后来我看见别的。很多、无数,没有脸孔的人死去,像是小孩子抓住了一只蜘蛛把它的腿一条条拔去一样地被杀死;我的朋友,围绕着血池跳舞唱歌,然后机枪扫射,她们跌进池子里把它染得更令人作呕……(刘掩面哭泣,拒绝了Dr. Hery递过来的纸巾)我可爱的小女儿,被拽着头发从我怀里带走,酸液腐蚀她的面容,蛆虫从她体内钻出。而看着这一切却无动于衷的……

刘注视着Dr. Hery。

刘研究员:那是您,指挥官……——,带着好像欣赏了了不得的喜剧一样的笑容。

20秒的沉默。

Dr. Hery:我……我、很抱歉,你知道我对你从来没有恶意……如果现在你的状态不好的话,我们可以改日再聊聊。

刘研究员:然后你进了我的收容间,和我一起吃晚餐,守在我的身边安慰我——该死,天知道当时我有多想杀了你!但我没有,没有,真是愚蠢。(刘喝了一口水)水,很棒,里面加了什么呢?我会在几分钟后死去?曾经你不就是这么做的吗,对那些交代了一切的间谍和叛徒、以及废弃的棋子?

Dr. Hery:什么?

刘研究员:ISD2的审讯官,你从来没有隐藏过你的履历,Mott、默、基金会的黑犬。

Dr. Hery:接下来呢?

刘研究员:海洋漩涡告诉了我一切,你如何折磨那些人,并且以此为乐,你对待他们的方法甚至比我在暗流侵蚀中看见的总和还要为人不齿……(刘开始啜泣)可是、不对,可我所认识的指挥官是个好人。

Dr. Hery:为什么,告诉我,为什么你对你的幻觉如此坚信不疑?

刘研究员:不是幻觉,那是记忆,我亲眼见证——(刘抱住头)怎么可能怎么……!我根本没有!根本没有见过!没有!没有!没——有——!

刘开始尖叫。Dr. Hery站起身,双手搭在她的肩上。

Dr. Hery:放轻松一点、放松——

十分钟后,刘研究员的情绪逐渐平稳下来。

刘研究员:指挥官?

Dr. Hery:我在。

刘研究员:那些鬼东西……就算是真的也没关系的,现在的您已经非常好了……忘掉它吧。——但我无法抑制自己,我不断地回忆起我那几天之内看到的一切,不断地想象那些被折磨的人,他们经受着怎样的痛苦呢?他们的哀嚎,如此真切地穿过虚实的界限,在我心中盘桓不去。我想象如果是我处在他们的境地,我想象我的身体被撕裂、积雪没过头顶,我无法停止想象。

刘研究员双手颤抖,Dr. Hery握住了她的手。

Dr. Hery:谢谢你——我会给你安排一次记忆删除治疗,一切都会好的,没事的。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刘研究员:我在总部工作的时候曾经接触过一个能分解人的自我的东西……对不起,我的意思是,之前我们只做过单人实验吧?如果把两个或者更多SCP-CN-636-2放在一起,也许会有一些出人意料的结果。

Dr. Hery:我……(Dr. Hery思考了大约一分钟)我会参考你的建议的。

刘研究员:我十分地、怀念孟加拉湾。

<记录结束>


备注:访谈结束两日后,刘研究员被发现于海边自杀。

实验次数:9

实验对象:D-7124(亚裔男性,45岁),D-7156(亚裔男性,37岁)

前言:本次实验在一间有两个卧室和一片公共区域的人形收容套间内进行,房间内的锋利物品被移除。两名实验对象均佩戴有通信装备以便分别与研究人员进行单独交流。


两名D级人员在进入收容间后开始了友好的对话,研究人员被命令不予阻止。

凌晨两点左右,D-7124和D-7156同时因肌肉抽搐醒来且均报告了所梦见的海“散发出浓重的血腥味”。疼痛缓解后,D-7124重新进入睡眠,D-7156来到公共区域开始阅读书籍。D-7156在阅读时无法集中精力,频繁看向另一名实验对象的房间,研究人员就这一点向其发问,他回答表示自己似乎不太清醒。

次日清晨D-7124在例行询问中抱怨昨晚第二次睡眠中梦见他在昏暗的灯光下读书,感到十分疲惫。在研究人员的要求下,他复述出了部分书中词句,这些片段被证明出自D-7156所读的书籍。

两名D级人员就其过往经历进行交流直至下午四点。当时D-7156面部出现红斑,D-7124在注意到这一点后立即将手头的厚重精装本书籍向其砸去,两人开始打斗。四点二十分,实验对象体表均被红斑覆满,对象的攻击方式从最初的使用器物捶击身体变为抓挠暴露的体表,收容间内的部分物品被破坏,对象受到了密集的抓挠伤,体表斑痕模糊。研究人员施放了镇静气体中止了实验对象的无意义斗殴并将其带回各自房间,受损物品被撤换。应当注意到,两名D级人员的攻击动作与伤痕分布表现出一定的相似性。

在D-7124清醒后,项目主管与他进行了一次简短的对话,内容如下:

Dr. Hery:D-7124,徐██。

D-7124:博士?

Dr. Hery:刚刚在和另一个人打架的时候,你有感觉到什么吗?

D-7124:没有。

Dr. Hery:你知道说谎的后果吗?

D-7124:……快点让我死吧!我、我描述不出来!同时看到整个房间……他的脸、我的脸……什么都混合在一起!你、你刚才叫我什么?我的编号是64124——不,7156!不对,不、我是说……是……

Dr. Hery:D-7124,请继续吧。

D-7124:你在折磨人这方面真是个天才……哈、哈,漩涡……漩涡、漩涡。

和D-7156的对话获得了几乎一致的回答。

两名实验对象开始有目的地破坏收容间内的物品,研究人员未加制止;事后分析显示,当时实验对象正在尝试制作具有伤害能力的工具并且取得了部分成功。晚餐结束后一小时,对象再次开始了暴力行为。

[根据心理创伤防御条例,以下记录请在向站点信息管理中心申请并成功接种顺行性遗忘型心理保护模因后观看。]


备注:实验在进行了30小时后被强行终止,D-7124和D-7156已被就地处决,收容间内的血迹和人体组织碎块无法通过常规手段清除。在场研究人员除Hery博士外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PTSD症状,已给予研究人员A级记忆删除治疗和一个月的心理治疗假期;Hery博士拒绝了记忆删除治疗并陷入了严重的抑郁情绪,已批准其使用SCP-CN-521-1进行治疗。

信件记录:
以下是随SCP-CN-636出现的私人信件,已获Hery博士许可放出全文。

默:
见字好。
说起来也许你注意到了,在从拉丁语派生的所有语言中,“同情”这个词都是用前缀“com-共同”和词根“passio苦痛”组成,compassion英语la compassione意大利语a compaixão葡萄牙语等等均是如此;最近我翻阅了被放逐者之图书馆里各种记述历史的书籍,也发现了不少类似于此的语言。更有趣的是,拥有“同情”这一概念又将其理解为“共-苦”的物种,它们往往在身处的世界中位居顶端并且更加聪明、更加强大。
这多少有点意思。在固有的印象中,同情通常和软弱联系在一起,导致我们在最紧要的关头犹豫不决,举棋不定,最终只能落得失败的结果;同情使我们不断地想象他人的痛苦,那种虚无的痛苦层层反射回响,令我们不堪重负;于是GOC、于是我所背叛的基金会抛弃了它——但更广阔的世界发出了反对的声音。到底哪种观点才是对的呢?
而我想到了你。
你曾被认为是中国分部最冷酷残忍的审讯官之一,现在却开始试着关怀他人,这种改变是因为你变得更加强大了吗?还是说你太软弱,因为良心不安——在每一个噩梦里见到你的受害者们那扭曲的脸——而试图作出补偿?无论怎样,我都希望你能够记住你的所作所为,即使往后成为了最好的人,亲爱的默,你也不应该忘记你过去是一个施暴者。
这支笔我做了一些加工,送给你作为迟到四个月的生日礼物,和一个警示。
替我问候绍礼。

父 何宏
11.19.2017




页面版本: 4, 最后编辑于: 11 Jun 2018 15:21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