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639 电子游戏暴力
UnknownSCP-2639 电子游戏暴力Rate: 43
SCP-2639

项目编号:SCP-2639

项目等级:Euclid(前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2639-C存于站点内TEMPEST-保障1的隔离房间内。限4级人员访问SCP-2639-C;测试目前禁止。

描述:SCP-2639为一种1立方千米大小的异常现象,有异常实体与物件(编为SCP-2639-A与SCP-2639-B)显现于其中,在1-2小时后消失。有无形障碍阻挡SCP-2639-A个体离开此效应区域。

SCP-2639-A为3名配备异常武器与防具的异常实体。每名实体均表现出超人类的速度、力量、耐受力与伤害抵抗力,且没有对疼痛或不适的感知。当个体被消灭,会有一未受损的个体新副本出现在影响区域中。

SCP-2639-B为分散在效应区域内的22“类”无实质物体。每一个体漂浮在离地0.1米处,沿水平轴心以一定速率旋转。若SCP-2639-A个体与-B个体接触,该-B物体一般会消失,并对-A实体产生正面效应。已观察的效应包括(但不限于)得到新的异常武器、伤害抵抗力增强和更高的整体破坏力输出。

有一类SCP-2639-B(“弹药包”)只会出现在有SCP-2639-A个体或非异常人类死亡后。

SCP-2639-C是一定制改造的桌面计算机。该计算机运行时无可见能源,自1997年起一直运行着一场被高度改动过的《雷神之锤》2线上死亡竞赛。活动参与者通过异常方式与该主机连接,已辨识其为三名失踪于18/06/1997的青年3。自2010年发现SCP-2639-C以来,他们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已经进行了十余年的游戏。

SCP-2639事故数据库

earthquake2.jpg

Madonna di Siena的废墟。

事故编号:231

日期:18/08/2009

地点:锡耶纳市,托斯卡纳区(意大利)

报告:SCP-2639发生在托斯卡纳区锡耶纳郊区;异常围绕一座小教堂(Madonna di Siena)展开。当地警方对异常做出响应,造成异常升级最终使教堂坍塌。所有SCP-2639相关异常在05:41 UTC消失。

伤亡人数:96(54人死亡,12人重伤,30人轻伤)

掩盖故事:装有9000加仑汽油的油罐车发生侧翻引燃,造成巨大爆炸。火灾加重了教堂的结构损坏,造成其坍塌掩埋了聚会中的信众。

附录2639.1:聊天记录

[GRRGRL] 哈哈
[WTF_STFU] 老子用科学枪爆射了你的脸 :>
[BOOGER] 哦你爆射我的脸好啊
[BOOGER] 不过不是用科学
[WTF_STFU] >
[WTF_STFU] <3
[BOOGER] <3
[GRRGRL] 选下个地图
[GRRGRL] 还是死亡竞赛?
[WTF_STFU] 对
[JBREINER] 我同意。
[GRRGRL] 呃
[GRRGRL] 你好?
[WTF_STFU] 滚你妈出去
[BOOGER] 有点礼貌
[GRRGRL] 嘿抱歉但这是私服
[JBREINER]我理解,抱歉我闯入进来。
[JBREINER] 但我得和你们三位谈谈。
[WTF_STFU] 踢了他
[WTF_STFU] 载入下张图
[GRRGRL] 等下你怎么访问到服务器的?
[JBREINER] 我从我们发现的电脑上访问的。
[JBREINER] 我想那是属于你们中某位的?Gloria Stanfield女士?
[BOOGER] ……呃
[WTF_STFU] 操你妈的黑客
[WTF_STFU] 赶快把他踢出去完事
[GRRGRL] 你怎么知道我名字的?
[JBREINER] 我们正在调查情况。你们有谁能告诉我你们身在何处,现在?
[WTF_STFU] 耶稣艹基督啊为啥我们还要和这个屁王扯淡下去
[GRRGRL] 等等
[GRRGRL] 你什么意思,“我们在哪里”?
[JBREINER] 你们能描述下周围吗?除了面前的电脑屏幕。
[BOOGER] ……呃
[BOOGER] 不
[WTF_STFU] 别告诉他操
[BOOGER] 不我是说
[BOOGER] 我就是不能
[BOOGER] 到底怎么了
[BOOGER] 除了屏幕我什么都看不到了
[WTF_STFU] 这他妈
[WTF_STFU] 这他妈
[WTF_STFU] 我也不能了
[WTF_STFU] 这他妈他做了什么
[JBREINER] 好了。我什么都没做,我发现这样也没多大意义,但我想你们可能是困在这台电脑里了。
[GRRGRL] 一样
[GRRGRL] 是说,我也什么都看不到
[GRRGRL] 除了屏幕
[WTF_STFU] 那我他妈是怎么打字的
[WTF_STFU] 我都看不到键盘
[JBREINER] 请保持冷静。我知道这可能让人困惑不安,但我希望你们明白我们也在想办法调查情况。
[JBREINER] 我们来这是帮忙的。
[JBREINER] 但是,也有必要请你们不要再彼此进行游戏比赛了。
[GRRGRL] 为什么?
[WTF_STFU] 我们这样多久了
[WTF_STFU] 我们玩游戏多久了
[WTF_STFU] 这他妈怎么回事
[WTF_STFU] 这他妈
[BOOGER] 伙计冷静。
[BOOGER] 冷静没什么大不了。
[BOOGER] 不管是什么我们能弄明白的
[GRRGRL] 为什么我们不能再玩比赛?
[WTF_STFU] 你认真的吗谁要管这种事
[WTF_STFU] 我想知道为啥什么都看不到了除了这个烂屏幕
[GRRGRL] 不嗯我同意
[GRRGRL] 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我们“必须”要停止游戏。
[JBREINER] 这可能让营救你们变得更困难。
[BOOGER] 好
[BOOGER] 我们在这多久了?我感觉刚刚大梦初醒
[WTF_STFU] 我确实记得
[WTF_STFU] 玩了几百场比赛
[WTF_STFU] 就像我们在这有几周了
[WTF_STFU] 操蛋
[BOOGER] 我们的父母知道吗?
[JBREINER] 不,还不知道。他们以为你们从1997年就失踪了。
[WTF_STFU] 等下什么
[WTF_STFU] 什么叫做从1997年?
[BOOGER] 我们在这多久了?
[BOOGER] ??
[BOOGER] 你好?
[BOOGER] 今天是几号来着?
[JBREINER] 现在是2010年。
[BOOGER] 什么??
[BOOGER] 不
[BOOGER] 这不
[WTF_STFU] 我们在这十年了
[WTF_STFU] 我们玩游戏玩了他妈的十年
[GRRGRL] 继续玩游戏怎么会让情况“复杂”的?
[WTF_STFU] 闭他妈的嘴
[WTF_STFU] 闭他妈的嘴我不管
[WTF_STFU] 我们在你的傻逼服务器上玩雷神之锤整整他妈的十年
[WTF_STFU] 我他妈才不管为啥要我们停下
[BOOGER] Jim。
[BOOGER] Jim拜托。
[BOOGER] Jim?
[WTF_STFU] 操
[WTF_STFU] 操蛋
[WTF_STFU] 抱歉
[WTF_STFU] 我很抱歉
[GRRGRL] 没关系。
[GRRGRL] 我们得停一停,思考一下情况。
[GRRGRL] jbreiner,你还在吗?
[JBREINER] 是的,抱歉。我和同事讨论了下。商讨可能的办法。也许要测试。
[JBREINER] 我们认为也许你们应该开一局比赛-但不是为了玩,你们要听我们指挥。
[GRRGRL] 好
[GRRGRL] 就告诉我们你们要我们做什么
[JBREINER]载入下张地图,但是什么都别做。不要动,不要攻击,站在原地。
[GRRGRL] 好

[JBREINER] 你好?
[GRRGRL] 哟
[GRRGRL] 地图载入了
[JBREINER] 好,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WTF_STFU] 就是些惯例的地图
[WTF_STFU] 大平地有些树
[WTF_STFU] 有些僵尸还有洛特维勒。
[JBREINER] 洛特维勒?
[BOOGER] 一种怪物。
[JBREINER] 明白了。有什么可辨别的特征吗?
[GRRGRL] 可辨别的特征?
[BOOGER] 为啥怪物在逃跑?
[WTF_STFU] 它们一直如此
[WTF_STFU] 我是说不是一直但一般如此
[WTF_STFU] 是这个mod搞的
[BOOGER] 对。我之前一直都没想过这问题
[JBREINER] 停一下。先别动,不要攻击。我们在试图找到你们。
[BOOGER] 找我们?
[WTF_STFU] 操
[WTF_STFU] 咕噜步兵
[GRRGRL] 别动。别管他们。
[WTF_STFU] 他们在射击我们
[GRRGRL] 没关系。
[WTF_STFU] 我要死了诶
[GRRGRL] 你会重生的
[GRRGRL] JIM
[GRRGRL] JIM停下
[GRRGRL] 别开火
[GRRGRL] JIM马上停下
[GRRGRL] 让他们杀你
[GRRGRL] JIM
[WTF_STFU] 这他妈
[WTF_STFU] 这他妈你拦我做啥
[GRRGRL] 他们不是咕噜
[GRRGRL] 那些是人
[WTF_STFU] 你说啥
[GRRGRL] 警察
[GRRGRL] 或者我不知道士兵之类带枪的人
[BOOGER] 噢上帝
[BOOGER] 不
[BOOGER] 不要拜托这是什么恶心的笑话对吧
[WTF_STFU] 这他妈就是个傻叉游戏而已
[WTF_STFU] 这不
[WTF_STFU] 噢
[WTF_STFU] 噢操
[WTF_STFU] 操
[WTF_STFU] 这里是公园
[WTF_STFU] 我们是在公园
[WTF_STFU] 我一直都在
[WTF_STFU] 每次我需要弹药我都
[WTF_STFU] 不
[JBREINER] 很抱歉。我得离开键盘了。
[JBREINER] 请千万什么都别做,站在原地。我们会找到你们在哪里。我们会派人来营救你们。
[BOOGER] 我们在哪
[BOOGER] 你们怎么找到我们
[GRRGRL] 你怎么想
[GRRGRL] 他们大概是得去看新闻了

[JBREINER] 你好。
[JBREINER] ?
[JBREINER] 有谁在吗?
[GRRGRL] 哟
[JBREINER] 一切安好吗?你们不载入新比赛我们没法测试。
[GRRGRL] 不觉得今天我们有心情博士
[JBREINER] 怎么了?有什么我们可以说说的吗?
[BOOGER] Jim不和我们说话
[BOOGER] 他过去三天一直一言不发
[GRRGRL] 你看我们很感激……这一切,我想
[GRRGRL] 你们帮我们弄清楚了很多情况
[GRRGRL] 甚至是如何选择出现在哪里
[GRRGRL] 但
[WTF_STFU] 我到底杀了多少人
[BOOGER] Jim!
[WTF_STFU] 只是
[WTF_STFU] 告诉我
[WTF_STFU] 我要知道我杀了多少人
[JBREINER] 我不知道,现在没有。就算我知道,我也不知道这种数字是否有所帮助。
[WTF_STFU] 是过一千了对吧
[WTF_STFU] 我赌有一千多
[BOOGER] Jim,拜托别
[WTF_STFU] 你知道最坏的是什么吗
[WTF_STFU] 我杀他们只是为了弹药
[WTF_STFU] 于是我就能射杀朋友
[WTF_STFU] 但不这还不是最坏的
[WTF_STFU] 最最坏的是我都不知道他们长什么样
[WTF_STFU] 他们就只是僵尸咕噜和怪狗
[WTF_STFU] 我都不知道杀的是谁
[BOOGER] 我们都做了
[BOOGER] 我们一起做的
[WTF_STFU] 我不能
[WTF_STFU] 我想死
[WTF_STFU] 我该死
[WTF_STFU] 但我知道只会他妈的重生
[GRRGRL] 过会儿再来好吗,breiner博士?
[JBREINER] 好。

[JBREINER] 你们好?
[JBREINER] 有人吗?
[JBREINER] ?
[JBREINER] 我知道你们还在。我们可以看到你们还在线。
[JBREINER] 已经一个月了,你们都不和我们说话。
[JBREINER] 看吧,我知道这很难。
[JBREINER] 但你们不能一直逃避。
[JBREINER] 好吧。
[JBREINER] 行。
[JBREINER] 我想你们可以。
[JBREINER] 我明天再来。

[JBREINER] 你们好。
[JBREINER] 这只是我的每周检查,看看你们还在不在愿不愿意说话。
[JBREINER] 看,我
[JBREINER] 好吧,这大概不太专业,但老实说我们好久没听到你们哪个人吱一声了,高层都开始怀疑你们还是不是异常。
[JBREINER] 所以……
[JBREINER] 我要给你们分享一点小秘密。
[JBREINER] 我一直给你们说我知道这很难。
[JBREINER] 但事实上我一点都不知道。
[JBREINER] 没有谁知道这对你们来说有多困难。
[JBREINER] 甚至没有谁能构想出来。
[JBREINER] 你们只是一群年轻人,全无察觉就被吸进电脑里了。你们没有物质的身体,至少我们找不到。
[JBREINER] 以及,虽然不是你们自己的错,你们还是要对此负责……
[JBREINER] ……数字是1531人。至少,我们能确认的这么多。我是说死亡人数。
[JBREINER] 以及我觉得我们中没几个人能想得出这是怎样的感觉。某天从梦里醒来发现这不是梦,你们记得和你们关心的人在一起的记忆,其实只是……
[JBREINER] 看吧,我自己也有个十几岁的儿子。所以,就像-我不是说我理解,但我同情。我能想象如果有这种事发生在他身上会是怎样,而……我不知道。这种事真的可能发生,我非常害怕。
[JBREINER] 我不认为你们有谁是坏人。我认为……你们的遭遇很不公平。远不止于不公平。
[JBREINER] 但我也不认为逃避在黑暗里能有什么好处。
[JBREINER] 你们得和我说话。
[JBREINER] 不只是为我们。也为你们。
[JBREINER] 好吧,我放弃。抱歉长篇大论了,不是我的风格。
[JBREINER] 下周我再试试


警告:下列文件为4/2639级保密


任何无4/2639级权限的访问尝试都将被记录并立即处以纪律处分

[JBREINER] 救命
[JBREINER] 你们有谁还在吗?
[JBREINER] 我都不知道上次试图和你们交流过去多久了
[JBREINER] 但是拜托,回个话
[JBREINER] 我需要你们帮忙,你好?拜托
[JBREINER] 拜托回话
[JBREINER] 操
[GRRGRL] 哟
[JBREINER] 谢天谢地
[JBREINER] 我需要你们帮忙
[JBREINER] 我困在实验室了
[GRRGRL] 怎么
[JBREINER] 我们发生了收容突破
[GRRGRL] 那他妈是啥
[JBREINER] 没时间解释了
[JBREINER] 但简单说你们不是我们收容的唯一一个异常
[JBREINER] 其中有些
[JBREINER] 是怪物
[JBREINER] 有一个逃跑了
[GRRGRL] 好吧
[GRRGRL] 你要我们做啥?
[JBREINER] 帮我们
[JBREINER] ?
[JBREINER] 拜托
[GRRGRL] 不太明白你在要求什么,博士
[GRRGRL] 以及不清楚其他人还在不在
[JBREINER] 我能听到它就在大厅
[JBREINER] 拜托,它在杀人
[BOOGER] 你要我们和它打?
[JBREINER] 对
[GRRGRL] 你们还活着吗?
[BOOGER] 不造
[BOOGER] 大概是
[JBREINER] 你们能帮我们吗?
[BOOGER] 能吗,G?
[GRRGRL] 你干嘛问我 Tom
[WTF_STFU] 因为你是队长
[GRRGRL] jim?天哪
[GRRGRL] 你还在?
[WTF_STFU] 死不了
[WTF_STFU] 所以对的
[WTF_STFU] 召集吧
[GRRGRL] 我不能
[GRRGRL] 我是说
[GRRGRL] 就是因为我才搞出这些的
[GRRGRL] 我知道你把这些死人的事都怪在自己头上但这也不是你的错Jim从来不是
[GRRGRL] 是我的电脑
[GRRGRL] 我的mod
[GRRGRL] 我的服务器
[GRRGRL] 我不能
[WTF_STFU] 胡说
[WTF_STFU] 是的你能
[WTF_STFU] 召集吧
[WTF_STFU] 我们跟从你的领导
[JBREINER] 请帮我们它要破门了
[GRRGRL] 载入地图。我们来了。

[JBREINER] 你们好?
[GRRGRL] 哟
[JBREINER] 你们今天感觉如何?
[GRRGRL] 好些了
[GRRGRL] 我们聊了很多
[GRRGRL] 死了多少人
[GRRGRL] 我是说昨天
[JBREINER] 我们还在清点。但。
[JBREINER] 现在得到的数字要远低于预期,如果没有你们在。
[GRRGRL] 不错
[GRRGRL] 我是说好
[GRRGRL] 我想要个直接的答案
[GRRGRL] 我觉得我已经知道真相了所以
[GRRGRL] 如果你说谎我会知道的,那样我们会再次沉默
[GRRGRL]所以下个问题诚实回答,好吧?
[JBREINER] 好。
[GRRGRL] 除了那个怪物
[GRRGRL] 我们有杀掉人吗?比如,非……怪物的人
[JBREINER] 不。
[GRRGRL] 你确定吗
[JBREINER] 是的,除了我和其他两个人,你们显现区域的其他人已经死了。
[GRRGRL] 好吧
[GRRGRL] 这也是我们预想的,我只是
[GRRGRL] 要确认下
[JBREINER] 你说你们聊了很多。是关于什么?
[GRRGRL] 我想我们有个决定
[JBREINER] 决定?
[GRRGRL] 对
[GRRGRL] 你们对我们搞了都不知道多久的测试
[GRRGRL] 我们还是困在这
[GRRGRL] 你们又不让我们和家人说话
[GRRGRL] 你们做的就只有愚蠢的养宠物
[JBREINER] 我明白。我很抱歉。我希望能让你们和家人说话,特别是你们还救了我的命,救了站里其他所有人。但你们的情况很复杂。
[GRRGRL] 对
[GRRGRL] 我们知道
[GRRGRL] 但重点是
[WTF_STFU] 操你妈
[WTF_STFU] 操你妈还有你们的测试
[WTF_STFU] 这就是重点
[GRRGRL] 说保守点,我不认为我们还能出的去了
[GRRGRL] 对吧?
[GRRGRL] ?
[JBREINER] 抱歉,在想。
[JBREINER] 我们还在探索解决方案的时候你们就不再响应测试了。我们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做。我们检查过你们和我们通信的电脑,但还没有发现把你们救出来的办法。
[JBREINER] 甚至没有东西表明你们的“思维”是在它里面。更像是你们从外界哪里和它连接上了。我们讨论过强制关停游戏,但我们也很肯定这只是会切断你们和我们的联系-你们彼此也会断了联系。
[BOOGER] 对,我们想到了
[BOOGER] 就是说我们困在这了
[BOOGER] 就这么让你们跑测试然后等着电脑彻底崩溃
[BOOGER] 到时候,我们就彻底孤独了
[BOOGER] 我们甚至连彼此都不会有
[BOOGER] 只有永恒黑暗
[WTF_STFU] 哇厉害了摇滚仔
[BOOGER] *拨开眼前的发丝* :>
[BOOGER] 你知道你喜欢
[WTF_STFU] 哈哈
[WTF_STFU] <3
[BOOGER] <3
[JBREINER] 所以……我们要怎么帮忙?我们能做什么?
[WTF_STFU] 我们想做点事
[WTF_STFU] 老实说也只有一件事我们能做了
[GRRGRL] 我们已经造成了太多破坏,有很多人因为我们死
[GRRGRL] 我们以为那只是游戏,但
[GRRGRL] 他们也还是死了
[GRRGRL] 但我们对此没有办法,我们不能弥补,不能逆转,甚至,就像……好吧我想我们只是能,告诉你关掉电脑。
[GRRGRL] 然后坐在黑暗里,孤独,赎罪
[GRRGRL] 但那迟早有一天也会发生的
[GRRGRL] 所以,这期间
[BOOGER] 所以,这期间,也许我们可以挽救生命。
[JBREINER] ……怎样?
[WTF_STFU] 天你是认真的吗
[WTF_STFU] 你以为怎样呢你个傻逼
[WTF_STFU] 我们是无法阻挡的基本不死的数字化死神有10+年相互实操无限杀人狂欢经验
[WTF_STFU] 所以我们准备组队
[GRRGRL] 我们只有一个条件
[BOOGER] 不能是人。
[WTF_STFU] 我们不会杀人,决不。不讨论。
[WTF_STFU] 只有怪物
[JBREINER] 我会和上级谈谈。

[JBREINER] 你们好?
[GRRGRL] 哟。
[JBREINER] 他们说行。

MTF Omega-9("洗刷者")

small.jpg

特遣队任务:机动特遣队Omega-9由3名异常实体组成,能近乎瞬时地部署到需要递送压制性武力的紧急情景中。其主要目标是作为快速响应小组应对涉及暴力性、敌对性异常的收容突破事件。作为与3名实体达成的合意,MTF Omega-9仅用于消灭非人类敌对目标。

页面版本: 5, 最后编辑于: 14 Sep 2017 05:35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