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118 遗言女童
SafeSCP-2118 遗言女童Rate: 119
SCP-2118
2118-1.jpg

SCP-2118

项目编号:SCP-2118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2118当前收容于一标准人形收容间内,以标准动作感应安保摄像头全天监控。房间内需有适合█岁儿童使用的家具,以及2个动物玩偶(鲸鱼和大象玩具)。SCP-2118每日可到户外区活动一次,时长从1小时到每日0900-1700期间不等。项目的活动需由1名随行人员陪伴,该人员须从未生养子女,并熟练掌握美国手语翻译(ASL)运用和礼仪。除获批试验对象外不得令SCP-2118与任何人员进行语音交流。

描述:SCP-2118是一█岁人类女性,有着橙色头发和浅灰色瞳孔。其右脸颊有一9cm长的开放性插入伤留下的伤痕。SCP-2118称这是在多年前被一陌生人在街上所伤,但不愿透露此事细节。

SCP-2118主要以ASL进行交流,有时也以书写交流,虽然其完全能正常说话。

SCP-2118的异常性质会在其暴露于一曾经生养过子女、但子女已死亡的人员时显现。此时SCP-2118会发出一种异常声音。该声音不是SCP-2118本身原有的声音,而是这些已死亡子女(称为SCP-2118-01)在其死亡时所发出的声音,声音所反映的年龄、性别均变为与之相符。SCP-2118完全清楚自己所说的话语异常和这种声音对那些丧子父母带来的痛苦,也会在其说话期间以手语表达歉意和正常交流。测试显示SCP-2118-01在死亡时须为青春期前18岁以下(更多测试显示这不是生理年龄而是法律年龄,SCP-2118-01以此为标准界定为“儿童”)。

SCP-2118所模仿出的声音和话语均与SCP-2118-01死前最后说出的话/发出的声音相同。当前未确认SCP-2118是如何精确模仿出溺水、窒息以及喉管水肿下的声音的。值得注意的是SCP-2118在进行这些拟声时脸上总会露出愧疚的神情,无论这些SCP-2118-01是否是因暴力死亡。

采访2118-01:

受访者:SCP-2118,Danvers博士翻译

采访者:Lavoie博士和Wu博士

前言:由心理学家Lavoie博士和SCP-2118首席研究员Wu博士进行的首次采访。SCP-2118的所有手语翻译都以括号标出。

<开始记录>

Lavoie博士:早上好,SCP-2118。

SCP-2118:[这不是我的名字。我的名字是█████。]

Lavoie博士:因为各种原因,现在你是SCP-2118。你知道你在哪吗?

SCP-2118:[某种科学实验室。]

Lavoie博士:没错。你知道你为什么会来这吗?

SCP-2118:[我做了坏事。]

Lavoie博士:为什么你会觉得做了坏事?

SCP-2118:[因为我一说话,人们就要生气。是因为那位用钱包打了我的女士吗?对不起。我能回家吗?]

Wu博士:继续,Lavoie。

Lavoie博士:是的。好吧,SCP-2118,这里就是你的新家。我们在这研究你,想办法弄明白为什么人们听到你说话会生气。

SCP-2118:[因为我的声音像他们的孩子。]

Lavoie博士:什么?

SCP-2118:[妈妈是这么说的。如果我像他们的孩子那样说话,那些人就会伤心生气。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Lavoie博士:SCP—

SCP-2118:[有次我用胶水把嘴巴粘上,结果张不开嘴了,最后我还是得去医院。你们有胶水吗?特别的胶水?]

Lavoie博士:我们不会把你的嘴粘上的。

SCP-2118:[我惹你生气了?对不起。请别和我说话了。]

Wu博士: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记录结束>

采访2118-09:

受访者:SCP-2118,████████女士翻译

采访者:Lavoie博士和Wu博士

前言:对27岁男性D-3498进行采访,该人被控对其妻子和三岁的女儿实施二级谋杀。SCP-2118的所有手语翻译都以括号标出。

<开始记录>

<D-3498进入;SCP-2118在他坐下时开始发抖。SCP-2118沉默了35秒。>

Lavoie博士:SCP-2118?你—

SCP-2118:[对接下来的事我很抱歉。]

<SCP-2118突然开始尖声大叫(121Db),声音推测是属于SCP-2118-01,持续5秒。>

SCP-2118:爸爸!爸爸!救我!爸爸!

D-3498:这TM是怎么回事?

SCP-2118:爸爸!爸爸![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D-3498变得十分紧张并起身离开。SCP-2118的声音突然停止,变成了一种被掐住喉咙无法呼吸时发出的咕噜声。D-3498试图睁开束缚,发现无效后转向了SCP-2118。>

D-3498:闭嘴,小婊子!婊子!这不是你的声音!

<D-3498抵抗着束缚冲向SCP-2118 ,特工M██████████和C█████进入,把D-3498带去处决。>

Wu博士:谢谢你,SCP-2118。你可以回房间去了。

SCP-2118:妈妈?

<SCP-2118的声音变成了一个8岁左右男孩的声音。特工M██████████停下帮助特工C█████,转过来盯着SCP-2118>

SCP-2118:妈妈,我冷。胸口好痛,手指也痛。 [为什么?]

Lavoie博士:你能告诉我这是谁的声音吗?

<SCP-2118没有以语音或手势回应,而是看着特工M██████████>

SCP-2118:我好冷,妈妈。你在哪?你去哪了?妈妈![你怎么能?]

Wu博士:出去,快点出去。

<扭打的声音,SCP-2118开始哭泣(25dB),撞门声>

<记录结束>

结语:特工M██████████已离职送交警方调查。 -Wu博士

采访2118-12:

受访者:SCP-2118

采访者:研究员Anselman

前言:该次未批准采访是由研究员Anselman对SCP-2118进行,在视频中被记录到。Anselman研究员已不再被分配至该SCP。 SCP-2118的所有手语翻译都以括号标出。

<开始记录>

<在23:45,动作感应安保摄像头72号监测到Anselman研究员走近SCP-2118房间前方的玻璃。SCP-2118正在睡觉。研究员看了一会儿。SCP-2118睡了96秒,之后被Anselman研究员敲打玻璃的声音吵醒。>

Anselman研究员:SCP-2118?SCP-2118,醒醒。

SCP-2118:[你不该来这。]

<SCP-2118开始发抖,显示SCP-2118-01将出现。在32秒后SCP-2118开始以青春期前男性的声音说话。>

SCP-2118:爸?[你为什么要让我这么做?]

Anselman研究员:Dewey?

SCP-2118:我好害怕,爸。

Anselman研究员:别这样。你现在是SCP-2118的声音,她—

SCP-2118:我们死之后会发生什么?

Anselman研究员:什么?

<SCP-2118变得十分痛苦且愤怒;其手语动作不再流利,变得不安。>

SCP-2118:不,我知道,但我以为你会知道得更多的。关于你的工作什么的。[你真以为自己能和他说上话么?]

Anselman研究员:Dewey,你已经走了。你应该是知道这之后我们会……

SCP-2118:没什么,爸。真就这样。我爱你。[他死了。他们都死了。我不能为你变成他。我不能变成别人。]

<Anselman研究员开始哭泣,敲打玻璃,看向地面。SCP-2118站起走向玻璃,看着他。>

Anselman研究员:对不起,我没能快些救下你。

SCP-2118:[我讨厌这样!我讨厌这样!]爸?爸,我—

<朝向SCP-2118收容间走廊西北门的安保摄像头03号启动。Wu博士进入,在看到Anselman研究员与SCP-2118交谈后停止移动并注视。SCP-2118在此期间发出喘息和呼吸困难的声音,其表现则变得更加悲伤且愤怒。在58秒后,声音停止,SCP-2118安静下来,继续盯着Anselman研究员。>

SCP-2118:[我帮不了你。]

<Anselman研究员在原地待了3.5分钟,之后起身走出了摄像头72号镜头,进入摄像头03镜头内。SCP-2118继续留在原地。>

Wu博士:别这样,Anselman。你知道的比我清楚。

Anselman研究员:我知道。抱歉。

<Wu博士带着Anselman研究员离开。SCP-2118用前额顶着玻璃,盯着摄像头03。确认是Anselman研究员刚才站立的位置。5分钟后,摄像头72号自动关闭。>

<记录结束>

页面版本: 4, 最后编辑于: 26 Aug 2017 03:18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