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119 播音寄生虫
EuclidSCP-2119 播音寄生虫Rate: 34
SCP-2119

项目编号:SCP-2119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迄今为止,收容SCP-2119是不可能的。然而,所有的基金会设施均应监控SCP-2119的传输的无线电频率514.1875 MHz。如果有所发现,机动特遣队Epsilon-734(“消失行径”)应被派遣以收集并收容广播信号的个体。若是收容会引起无法接受的对基金会活动的关注,目标将被监视直至收容成为可能为止。

被发现正在广播SCP-2119的传输的人员将被送往隔离设施。特工被允许对不服从基金会人员的SCP-2119感染者使用镇静飞镖以及非致命弹道学武器1。任何广播SCP-2119的传输的人员只能由穿着3级危险品防护服的人员处理。

除非需参与测试程序,否则SCP-2119的群体应单独存储于屏蔽无线射频(RF)2的玻璃容器中。对于频率为514.1875MHz的无线电波,其衰减系数3应为1.1或更高。所有测试应在由钢筋混凝土墙构成的密封收容室中进行以确保SCP-2119的传输被完全吸收。所有处理SCP-2119群体的人员都必须穿3级危险品防护服

描述:SCP-2119是一种寄生于人体胼胝体4的寄生生物。群体长度为5至15mm,呈灰色,拥有一个分节的身体、六条多关节的腿以及从头和腹部伸出的类似触角的突起。每个个体的底部都带有六个带刺的钩子,用于将自己与宿主的大脑连接。SCP-2119的个体包含有机材料,97%的生物成分与东南田蟋蟀(Gryllus rubens)相同,以及包含技术元素,包括性质未知的硅组件和铂布线。因此,研究人员得出结论,这些实体很可能是人造的。

个体具有解决问题的能力,使其能够在逃避检测的同时跟踪潜在的宿主。当在SCP-2119附近时,未穿3级危险品防护服的人会在暴露3至8分钟后开始表现出明显的嗜睡,其中有100%的对象在暴露12分钟后丧失意识。一旦个体丧失意识,SCP-2119的群体将通过鼻孔或耳道进入对象的头部。对象在此过程中不会表现出痛苦,并将在5分钟内恢复意识。

SCP-2119只会感染无意识的人类。个体试图隐藏自己并将等待至潜在的宿主屈服于其镇静作用,并会主动逃离那些意识到它的存在的人。当被收容后,SCP-2119将调查其收容室的范围。当没有发现潜在的宿主或逃离收容的方式时,该生物将尝试隐藏自身并保持静止。群体似乎没有意识到摄像机是一种观察手段,并因此忽略大多数远程控制设备。因此,当不被植入到人体时,该个体很容易被收集和储存。

然而,没有穿着3级危险品防护服的与感染者密切接触的人会在没有SCP-2119个体进入身体的情况下有14%的几率发生自发感染。由于群体似乎没有可观察到的繁殖方式,目前尚不清楚SCP-2119的其它个体如何产生,以及宿主之间的确切传播方式。

一旦植入宿主,SCP-2119将广播一个514.1875MHz的无线电信号,范围约为3km,由持续.05秒、间隔两秒的音调(155.56Hz,波长:222cm)组成。相信该信号被用于定位其它SCP-2119个体。一旦建立连接,群体会在不同的个体之间连续传输不同长度的连续音调流,范围为70Hz至1305Hz,波长范围为480cm至25cm。迄今为止,仍未发现任何图案或代码。目前尚未知传输是否包含任何相关信息或只是完全随机。

SCP-2119的宿主并无其他症状。机体的免疫反应为零。被感染的个体并未表现出异常效果、行为或属性。宿主未表现出有意识到感染。

迄今为止,任何将SCP-2119从其宿主中移除或通过非侵入性手段使其失活的尝试都导致宿主所有的电神经活动立即停止。一旦宿主死亡,SCP-2119会离开其身体并试图将自身隐藏在环境的某个地方,并选择在附近没有人的时候离开。

除非有在不杀死宿主的情况下使SCP-2119失活的办法,否则由于广泛的感染,收容是不可能的。直至撰写本文时,已确认有███个人受到感染并处于监控中,估计还有█████例感染病例尚未发现。

SCP-2119被在Site ██时,D-9934因多次自残刺伤而死亡后从其左耳爬出时发现。最初被认为是新发现的SCP-████的异常现象,但后来确定该生物与此无关,因此被归类为SCP-2119.经过测试后,发现有██位基金会工作人员与██名D级人员也被感染了。工作人员被安置入检疫设施██。D级人员被分配到SCP-2119进行研究。

事故2119-14:在█/█/████,所有被SCP-2119感染的已知个体都同时停止了所有行动。检查显示对象肌肉极度僵硬,缺乏瞳孔反应、反射反应、心跳、呼吸和大脑活动。在整个过程中,对象同时发声。(见抄录2119)当前理论认为这是SCP-2119个体的制造方制造的意外传输。停止行动后七分十二秒,对象恢复了正常行为。在此事件期间,个体没有因缺氧而导致的受伤或组织损伤的迹象。通过对对象的询问,研究人员认为感染者没有意识到这一事件。在整个事故期间,SCP-2119的传输的复杂度增加了312%。

抄录2119
事故2119-14:█/█/████
[开始抄录]
<14:03:12>所有被SCP-2119感染的对象同时停止了一切行动。对象开始窃窃私语。((研究人员得出结论,这相当于环境噪音。))
<14:04:01>对象剧烈吸气,并用喉咙发出刺耳的声音。((研究人员得出结论,这相当于椅子在混凝土上刮擦的声音。))
<14:04:09>“嘿你看到我把7097放哪了吗?我把它放在了支架上来清洁,现在它不在那了。”
<14:04:17>声音变小。“是啊。你错过了连接器上的一大堆闪光。我把它放回溶胶里了。如果Rike看到了那坨屎他会杀了你的,兄弟。现在不是该引起注意的时间。”((研究人员得出结论,这种音量上的差异是由于说话人离广播单元更远。))
<14:04:26>窃窃私语继续。
<14:05:10>“随便吧,那个傻逼。都不是我们的错。我们完全按他说的来造它们了。死亡撤离。是他叫的,不是我们。”
<14:05:20>声音变小。“兄弟,我懂了。我想说的是保持低调,别他妈在小事上搞砸了。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么紧张。”
<14:05:28>“是是是,给我罐可乐。”
<14:05:35>对象发出各种非语言的声音。((研究人员得出结论,这相当于打开和关闭小型冰箱的声音,一个人递给另一个人物体,碳酸饮料罐被打开发出的声音,以及人类饮酒时发出的声音。))
<14:05:57>窃窃私语继续,其中夹杂着断断续续的点击声。
<14:09:46>“怎么回事?”
<14:10:20>“我操。”
[结束抄录]

在事故2119-14后,基金会通过主要新闻机构和社交媒体传播了关于可能引起暂时性中风的病毒数量增加的报告。

SCP-2119已被升级为Keter状态,正在等待项目分类委员会的批准。

目前正在调查“Rike”的身份。

附录:从██/██/████开始,O5-█下令研究人员将专注于同时使所有SCP-2119个体失活,并利用其信号作为传输失活剂的手段。由于缺乏可行的收容措施以及未知团体或实体可能对基金会的了解,将不再优先考虑宿主的生存。

页面版本: 1, 最后编辑于: 18 Jan 2020 10:16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