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127 黑白追凶
UnknownSCP-2127 黑白追凶Rate: 48
SCP-2127
Hinterkaifeck-Marterl-small.jpg

SCP-2127所处的纪念碑。照片拍摄时有研究人员处于SCP-2127-1内。

项目编号:SCP-2127

项目等级:Neutralized(原为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2127依附的纪念碑与其周边地区需以修缮名义封锁。项目旁边需全时由两名人员看守。如果有平民试图接近SCP-2127,守卫需制服他们,并在盘问后施以C级失忆措施。如果该平民知晓SCP-2127的性质,或SCP-2127-1的存在,则需被施以B级失忆措施。

描述:SCP-2127为一张放至在德国Kaifeck镇一座纪念碑上的纸条。纸条上以Comic Sans 字体写着“谁干的!?”字样。当一名或多名人员拿起SCP-2127时,他们会瞬间被传送至SCP-2127-1。在SCP-2127被触发后,纸条会重新出现在纪念碑上,直到下一个人员接触到它。一次SCP-2127启动可以传送最多两名人员。

基于基金会资料库和已公开的档案提供的信息,SCP-2127-1与当地Hinterkaifeck农场以及附近的两个镇子Ingolstadt和Schrobenhausen地区一模一样。基于照片以及接触过SCP-2127的人员报告,SCP-2127-1唯一与现实不同之处在于那儿除了六具人类尸体(三具女尸,一具男尸以及两具儿童的尸体)之外,没有任何人类存在。

档案显示在1922年3月31日,居住在Hinterkaifeck的一家五口以及他们的女仆被杀害于此。农场里的日历显示日期为4月1日。日历的日期,以及SCP-2127-1内农场依然存在这个事实1,证明SCP-2127-1应发生于案发翌日。值得注意的是,SCP-2127放置的纪念碑正是为纪念该事件而建立的。

基金会在收容项目后,派出两名D级人员探测SCP-2127-1:其中一名为24岁的男性,另一名为31岁的女性。作为对比实验,D级人员被指令在异常空间内不得离开出现地四平方码范围内的地区。在之后的报告中,两名人员说SCP-2127-1内完全是黑白两色。两名人员还在那儿听到爵士乐的声音。

实验发现进入SCP-2127-1的女性会身穿灰色连身裙,男性则身穿黑色条文西装,头戴灰色礼帽。之后的实验对象也都身穿这套服装。服装上都附有慕尼黑警署的警徽。两名D级人员没有发现服装上有任何奇特之处。

对象进入SCP-2127后,所有进入前身上的服装和随身物品都会消失,并在离开SCP-2127-1时回到对象身边。同样,所有在SCP-2127-1采集的物件在离开时也会消失。对象在SCP-2127-1待上24小时后,会被传送回纪念碑处,身上会附有一张写有“别灰心哦,神探!”。这个惯例只有在一次案例中没有出现。(见探测记录2127-1A

人员进入SCP-2127-1时获得的物件:

  • 一(1)把装满子弹的.357左轮手枪(实验发现子弹都是空的)
  • 一(1)把塑料手电筒,以及替换电池
  • 两(2)支白粉笔
  • 三(3)个标记过的证物袋
  • 一(1)本笔记本和一支钢笔
  • 一(1)包香烟糖

以下信息是从与Daniel Jackson特工的数次访谈中收集的。Jackson特工与Lucas Heller特工于20██年五月十二日进入SCP-2127-1。两人均具有相当的犯罪学知识,Keller亦懂德文。两名特工的任务为找到SCP-2127-1内遗体的凶手,以达成SCP-2127的目的。(之前不成功的任务可在提交书面申请后查看)。

0:00 - 爵士乐响起。特工前往六具遗体当中四具所处的牲口棚处。

01:14 - 到达案发现场,期间没有发现证物。发现农场里的牲畜都喂养过,且暖炉里仍有燃烧着的煤块。

01:40 - 在简短勘察了农场北部的田地(特工们认为他们看到那边有动静)后,Keller特工在回到农场的路上被一个铁锅绊倒,并因而发现地面的冻土上被前一夜的大雪覆盖,“像是烙在地上般”的脚印。Jackson特工声称当时背景里一直播放着的爵士乐轻了下来。

01:53 - 特工发现脚印是赤脚的脚印,而不是意料中的鞋印。脚印是从农场地下室的窗户出延伸出来的。特工从正门进入农场,走向地下室。

02:02 - 特工花了不少力气打开地下室的门。之后发现门锁已经坏掉了;一根被用作门闩的锄头顶住了门。特工在开门的过程中折断了锄头的木柄。

02:16 - 在仔细搜查了地下室,在里面找到一个“闻起来像从来没被清洗过的马桶”的床后,特工离开了农场,进入了附近的森林。

05:29 - 在进入空间五个半小时后,Jackson特工身穿进入空间前穿的服装重新出现在纪念碑处。在他的身上有一张与SCP-2127大小一样的纸条,上面写着“你破案了,神探!感谢您参加‘谁干的?:Hinterkai-fun!版”。在发现特工失去直觉后,现场的研究人员立即以工程事故的名义将其送入了附近的医院接受治疗。特工的伤情包括内部损伤以及三根折断的肋骨。

SCP-2127探测负责人██████博士的笔记:我们尚不清楚Keller特工和Jackson特工离开地下室与Jackson特工重新出现之间的三小时里发生了什么。Jackson特工的报告十分含糊不明。他对特工进入树林的过程形容为“我们走进那儿”或“我们被拉进那儿”或“他看见我们被叫进那儿”。三份报告中的最后一份是由Jackson特工事件之后的胡言乱语中拼凑出来的。由于Jackson特工需要相当的心理辅导才能提交出目前所知的信息,目前不再对其进行访问。不过由于探测后SCP-2127并未再次出现,我们可以猜测Jackson特工已成功发现了凶手的身份。

于20██年六月一日,即SCP-2127最后一次测试两周后,Martens博士的基金会邮箱收到了两份录像带。录像带被寄送了该处的方式不明。录像带上以黑色水笔写有“Hinterkai-fun特别录影带 - 经典黑[原文如此]电影重见天日!!!”字样。目前正在研究其他这样的录像带是否存在。若发现任何存在的证据,需立即通知Marten博士或任何4级以上人员。

录像带的内容为Jackson特工与Keller特工在SCP-2127-1的行径。虽然Jackson特工没有在SCL-2127-1内看到任何摄影机,录像中的许多片段明显是在两名特工面前拍摄的。第一卷录像带的内容由特工进入SCP-2127-1开始,到打开农场地下室大门后荧幕慢慢暗下,并打出“剧终”字样。

第二卷录像带的边脊上以黑色水笔写有“新增片段”字样。第二卷录像带的质量比起第一卷要差很多,有不少画面或音响失踪处。它的内容包括特工离开农场,进入森林后的遭遇。

在影片二十分钟处,影像显示Keller在穿过一片树丛中是被一个绳圈陷阱套住。在试图解开Keller特工一分钟后,Jackson特工跑回了农场,将自己锁在了女佣的卧室里。在这个片段可以看到特工奔跑中不断回头,因此可以猜测他正被追赶。Jackson特工在女佣卧室里时可以听到估计是门外传来的金属摩擦声。不久之后,特工意识到他的笔记本和钢笔不见了,影片切至特工如何在树林中丢失了它们。接下来五分六秒片段的影像和音响完全失踪。

影像和音响恢复正常后,影片显示Jackson拼命跳向神志不清的Keller特工。Jackson特工脸上和手臂上有严重的烧伤;特工归来时没有烧伤的原因尚且不明。Keller的笔记本从外套口袋中掉下,Jackson特工将其捡起后跑走。Jackson特工由镜头左侧跑走十五秒后,一名暂时命名为SCP-2127-2的不明个体由镜头右侧走入,很明显正在追赶特工。

虽然由于影像的质量以及该个体的行动速度太快导致个体的外貌不清,SCP-2127-2似乎手持用来闩住农场地下室门口的锄头的一段。在SCP-2127-2离开镜头十秒钟后镜头切断,之后有二十分十七秒的空白片段。在倒放这段“空白片段”时,可以不时听到痛苦的叫声。尚不清楚这些叫声是属于Jackson特工,SCP-2127-2,还是某个未知第三方人员的。

目前正在研究SCP-2127-2是否现在或曾经处于在SCP-2127所处的纪念碑两公里范围内。如果有证据显示SCP-2127-2来过这儿,或目前居住于此,本附件的信息将立即公开予所有权限人员,且本项目可能将提升至Euclid级别。基于录影带提供的信息,Keller特工的状态已由“失踪”改为“殉职”。希望使用录影带的研究人员需要两名四级或以上人员的书面许可。Marten博士目前在研究这些录影带,以进一步了解SCP-2127-1的性质。

页面版本: 2, 最后编辑于: 27 Aug 2017 08:50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