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3500 我太元了
EuclidSCP-3500 我太元了Rate: 124
SCP-3500

项目编号:SCP-3500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Dr. Ralph Roget周边半径5米的区域应被全天监控。若SCP-3500-1出现,将对其进行拘留并安置在标准人形收容间中。与原本Dr. Roget表现出一致认知功能的SCP-3500-1个体被允许有3级人形个体特权,予以有限雇用。因为SCP-3500的相对不可预测性,须在SCP-3500-1显现的观察中加以注意。对员工表现出敌意或不稳定行为的个体将在显现后加以制服。若此种敌意在初期收容后仍然留存,将处决这些个体以免更多损失。

须全面分析确认SCP-3500-1个体确为SCP-3500-1,而非SCP-2546感染的结果。

Dr. Roget被准许在提出申请后接受心理咨询。依照Site-77主管Shirley Gillespie指示,否决Dr. Roget的任何辞职或离职举动。自SCP-3500开始,Dr. Roget在每次事件后都申请了记忆删除治疗。最初这些申请得到准许;然而尽管接受了记忆删除,Dr. Roget仍开始出现心智不稳定。更多治疗已被暂停,以确保他对这些现象不再敏感。

更新2017-4-21

持有3级或更高权限的基金会人员将被告知近期SCP-3500相关发展,并接受严密监控。SCP-3500的扩散机制尚不明了,也无法加以预防。

警告;侦测到访问尝试

对SCP-3500的部分收容已通过最近应用的Kuzco-Bueller程序、提取已知swn001-1-RGT(RogetRoget)嵌入在连同超形上学部的记叙层内压印成为可能。跨记叙纠缠已被降低了30-40%,但该效率正在降低。对减缓平坦视域行动传播速率的同步活动目前未取得成功。

SCP-3500,此前收容于swn001-1-RGT压印1相交处,已在最近3月通过多个记叙媒介扩散到与其他swn-001-1实体相关联的位面,以及其他未分类实体。2由于传播模式无规律,理论认为许多此类媒介从团块记叙视点无法侦测——MTF-ι-0已被指派探索已知的可能资产,而SCP-423SCP-3145正在合作穿过边缘记叙进入未探索的记叙根空间,目标是从源头剔除SCP-3500效应。当前两者皆不预期能取得成功。

虽然SCP-3500当前仅影响到13%的已知swn001-1个体和<1%的已知swn001-2个体,现有模型显示其在16个月内有高概率全面扩散到全部活跃实体。SCP-3500正在被审议升级为‘Keter(未收容)’。

描述:SCP-3500是一异常现象,表现为Dr. Ralph Roget的异常副本(编为SCP-3500-1)自发显现在基准人员周边5米半径内。SCP-3500发生的间隔极其多变,没有可辨识规律3。此种显现的原因当前未知。

SCP-3500-1在大部分显现中与基准的非异常Dr. Roget基本一致;然而所有已发现个体都表现出与其基准对照版不同的多种异常性质(参见列表T-3500-1)。多个显现表现出于其他基金会收容异常相同的能力/性质。SCP-3500与这些异常间有何关联仍然未明。

当前已有███个SCP-3500-1个体被捕获收容。4

警告;侦测到访问尝试

SCP-3500是一种影响所有已知设定位面的叙述内聚扭曲,围绕Site-19的Dr. Ralph Roget及其在多元宇宙内的相似体发生。理论认为SCP-3500是纠缠位面间在平坦视域行动及其附属行动5后出现超紧缩的结果。此种超紧缩造成重要数据点出现膨胀,最显著的便是swn001-1实体的压印,因而造成其各自堆积位面被极度拉伸。在最极端的案例中,包括swn001-1-RGT,已造成多个设定围绕内聚点出现断裂及混杂。

随数据点数量每日增长,对swn001-1-RGT压印的压力指数增加,其他未破裂膨胀同样如此。随一罕见数据超位近期形成后预期的数据点暴动,当前状况,很可能是系统性破裂的倾斜点。此种事件会有何结果仍不确定;然而,预测模型似乎表明有48%的几率引起全面叙述崩溃。

附录:
下表包含部分已收容的SCP-3500-1条目。完整列表对2级以上权限人员开放。

编号 显现日期 SCP-3500-1描述/特性
SCP-3500-1-001 2012-02-26 安保摄像发现SCP-3500-1-001显现在Dr. Roget办公室内。个体呈粉色,手脚长有羽毛6,口鼻部被一橙色喙替代。SCP-3500-1-001在发现Dr. Roget后表现出敌意。Dr. Roget在站点安保控制该个体前受2处面部撕裂伤。
SCP-3500-1-017 2012-06-19 SCP-3500-1-017于Dr. Roget进餐期间显现在Site-77餐厅的食品分发线上方。实体全身呈均匀棕色,之后确认其完全由牛奶巧克力组成。它向着Dr. Roget靠近,此时开始融化。其他在场人员报告实体在融化期间表现出意识迹象,据说在不连贯地对着Dr. Roget方向喊叫。多名人员对该物质产生迷恋,站点安保不得不将其带离现场。在被询问为何产生吞食这些物质的想法时,受影响人员提及有一种明确且强烈的芳香让他们被此巧克力所吸引。
SCP-3500-1-054 2012-11-18 SCP-3500-054在Dr. Roget使用清洁马桶期间出现。据Dr. Roget自己描述,该实体完全由木头构成,除了眼睛仍然为人类眼睛,头发则类似清洁拖把的刷毛。实体在整个遭遇期间不可移动,从其头部分泌出有强腐蚀性的液体,造成其木制组织快速分解。站点安保很快得到警报;然而虽有尽力中和此种腐蚀物质,该个体最终仍自我溶解。Dr. Roget在事故后申请记忆删除治疗和调任。申请被拒绝。
SCP-3500-1-094 2013-02-19 Dr. Roget在2月19日早上于其Site-77宿舍被一外来实体惊醒三次,对方被描述为“阴暗,却在发光”。第二次出现后,Dr. Roget被一阵闪光和扭曲的尖厉叫声惊醒,此时他才发现该实体为SCP-3500-1显现,这时对方已崩溃为一堆零件。实体现在被确认是由92个儿童夜灯以及多根标准延长线组成。所有夜灯被确认没有异常。Dr. Roget在两天后据称被发现在浴室中昏迷,过量服用了强效处方安眠药。
SCP-3500-1-114 2013-04-18 Dr. Roget在接到异常食品碗报告后从Site-77餐厅返回办公室。CCTV 镜头拍摄到Dr. Roget正要开门,却突然被潮水般涌出的Tostitos牌玉米片推挤到了走廊墙壁上。Dr. Roget在一堆玉米片和熔化芝士堆下被发现,此时确认他已受到多处轻微撕裂伤、手臂出现一级烧伤。在报告中Dr. Roget称他正要开门,突然看到有一完全由标准食品碗组成的复制体,随机夹杂着芝士和袋装玉米片。Dr. Roget在此事故后申请心理治疗。
SCP-3500-1-118 2013-05-01 实体最初穿着20世纪早期猎人外衣,且持有该时期的对应狩猎装备。最初,118被彻底筛查是否有异常性质,然而除了对月亮有反常恐惧外,没有任何发现。作为结果,他被雇用为安保权限一级的员工。于2013年5月24日,Dr. Roget发现该实体在自己办公室内正要变形为一只人类大小的Oryctolagus cuniculus(家兔),此时对方逃走跑进了站点。有57个其他人类大小Oryctolagus cuniculus被站点安保抓获,Site-77蔬菜储备全部耗尽。Dr. Roget在此事故后申请将心理治疗从一周一次改为一周三次,并再次提出调任申请。前者被批准,后者被否决。
SCP-3500-1-170 2014-03-29 SCP-3500-1-170显现时的情况当前未知。7SCP-3500-1-170与Dr. Roget的头部完全一致,从其颈部被切断,被浸泡在一玻璃容器内,配有电子低温控制机制。在被观察时,取决于Dr. Roget当前位置,他会相应地在工作地点、家中或手机上接到电话。应答后,Dr. Roget会被一个宣称自己也是Ralph Roget的声音问候,但来自未来。8交流围绕Dr. Roget生命中过去、现在及未来的事件展开9,此外对方持续劝说Dr. Roget刺杀现任Site-77主管并接管站点。Dr. Roget持续无视此种游说,并申请将该实体安置在不能被观察的地点。此申请被否决,批准对这些呼叫进行监听。
SCP-3500-1-216 2017-02-22 于2017年2月2日,Dr. Roget联系站点安保,告知了另一起SCP-3500-1显现。在抵达Dr. Roget办公室后,安保员发现他站在离门3米处,拔出手枪指着入口。在问询后,他陷入恐慌,对着门开了两枪,之后传来某种大型物体被拖过地板的声音。SCP-3500-1-216接着大力破坏了门和门框,依靠的是Dr. Roget已经融入实体手臂的桌子。三名安保人员被飞来的碎片击倒,Dr. Roget此时逃离现场。派出额外安保人员,在进行若干物理交火后制服了个体。通过收容后的更多分析,研究员发现该实体长有类似亚利桑那树皮蝎10的尾、蜇针和手臂。Dr. Roget提交申请安排更多安保人员在其办公室旁。申请被批准。

自2017-4-20,Shirley Gillespie主管已批准在SCP-3500-1-216显现后对Dr. Roget增强监控,以保障他的安全。Dr. Roget的心理状态已经改善,部分归功于心理治疗,当前不需要监控外的其他限制措施。

更新2017-4-21:

截止当前版本SCP-3500文件,此异常效应已经从Dr. Ralph Roget扩展到Dir. Jean Karlyle Aktus、Dir. Sherry和Leep Andrews、Dir. Tilda R. Moose及Dr. Penelope Panagiotopolous。因SCP-3500效应的突然扩散,已提议将其项目级别从Euclid升级至Keter,当前正在审议中。

警告;侦测到访问尝试

嗨你好。有点迷糊对不?很不幸这就是我们工作的性质,但我会尽我所能用大白话讲清楚。

于2016年10月8日,超形上学部开始实施联合项目——平坦视域行动和ÓverMeta行动。项目的目标很简单,甚至有点雄伟:彻底统合全部记叙团块,令其成为一整个的融贯位面。要更微妙,是利用swn001-1实体的成见来影响它们连接数据点,敲掉团块间的粗糙边界。若平坦地平线还比较挑剔,ÓverMeta就更像是攻城锤。我们以某一swn001-1实体RimpleRimple为目标,利用它来建立一个小型设定。更重要的是,我们引入了Dr. Huever的超设定理论,能作为全面统合设定的概念基础。

这很困难。我道歉。我都尽量不用术语了。你胡说八道的够多,它也就是真的了,特别是你活在谣言里、你的同事还都是虚构角色。

ÓverMeta,让所有人惊讶的是,成功了。我们没有把设定弄出风暴,但肯定我们看到了涟漪。56个位面和计算已经进入了和计划相交的记叙状态,SCP-3621也被引入到团块中,用上了许多超形上学核心概念构建专门通道,联通基准设定和之前我们没接触到的一片重要记叙集合。类似地,SCP-3999现在成为了我们和swn001-1实体的交流界面。

然后就有个问题:当我们决定要让设定崩溃,我们其实没有期望要真的,你知道,崩溃。这些设定中的支柱--与其作者直接联通的角色们——被挤在一起挤着挤着,直到几周前,它们开始爆发,逆向渗漏到主设定团块内。一开始还只是Dr. Roget,怪事开始在他这样的研究员身上发生、我要说他得庆幸这还是无害的。但之后开始扩散了。AktusMoose主管,Site-234的Andrews夫妇,然后是我。

显然我就是最后一根稻草。带头研究员们周围出现现实破裂还不算事,等到活体流言开始溅入基准真实,事情大概就完犊子了。评估表明全面记叙崩溃很可能在16个月内发生,到时候……好吧,平坦视域的工作也就完成了。平坦的位面。诸界相互挤压,矛盾在人类思维无可匹敌的动量下被碾碎。

如果这还不清楚,我们目前的行动就彻底没用了。MTF-ι-0不是要去找什么烂七八糟的元圣杯。我们的侦察员不会靠侵入概念烂泥来拯救世界。

所以我就来了:

有个很简单的办法。其他人都还没想到。他们不傻,他们迟早也能,只是没我快。那就是,我们直接和你对话不就得了。打破列表页模块,让你看到你的用户名,把你从座位上震下来个半秒。你好呀,我挥挥手。是我,Penelope,在做元活动。欢迎来到末尾备注。"

所有这些都是要打破你的不信任。必须这样。要维持这种虚构承认你必须得有超然感。这很重要。我要你记得我不是真的。这篇文章是由你们中的一个写的-现在是两个了,如果我的读数没错-没必要把这整合到你对我们现实的看法里。我要你想的是“对,好啦。我觉得这还是有点意思,但显然这不是设定”。但你知道关键……

根本没有设定。

这里是Penelope Panagiotopolous(他们中的一个,至少),此致。

页面版本: 2, 最后编辑于: 04 Apr 2018 03:22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