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141 原初巨龙
EuclidSCP-2141 原初巨龙Rate: 49
SCP-2141

项目编号:SCP-2141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2141所在隧道的入口应保持畅通,直至20██年7月4日。在站点主管L██████的命令下,机动特遣队Omega-23被指派作为维持SCP-2141收容措施的主要组成部分。

SCP-2141收容工作的后勤工作由Provisional Containment Site-141负责,此站点位于(44.0437°N,73.9265°W),SCP-2141东北东方向6km。此站点坐落于一个森林服务前哨站前。

当SCP-2141-1在SCP-2141中出现并试图逃脱时,在场人员须记录异常出现的日期与时间,以及所观察到的运动方式,包括平均速度以及SCP-2141-1实例钻入地下的情况。在获得所需数据后,在场人员须唯一使用橡胶子弹对其进行射击,直至其失去行动能力。在最后,在场人员须联系站点主管L██████以确认SCP-2141已回收SCP-2141-1,并进入地下休眠状态。

描述:SCP-2141为一巨大、类似蚯蚓的生物,位于阿迪朗达克山脉附近一条废弃隧道中,坐标为(44.0345°N,73.9416°W)。SCP-2141的直径约为8.5m,体型超过了隧道容积,目前尚未获得长度信息;目前SCP-2141的出现尚未使得其全部身体出现。从理论上来说,SCP-2141为一空间异常,可以将自己的身体“浓缩”在隧道中,以弥补其过大身体所造成的结果。

在隧道入口约5km内,会发生轻微的录像与无线电干扰。然而,所有在隧道入口49m内使用的电子设备都会永久性失效。

在事件2141-I发生后,SCP-2141会每隔23 18天从隧道口外约200m处一个未知深度的裂缝中钻出。在钻出后,SCP-2141会在隧道内约50m处放置SCP-2141-1。

SCP-2141-1为一名毁容的女性实体,被认为是Mrs.████ █████████的身体在大量接触SCP-2141后所发生的变化。显著特征包括腹部严重肿胀以及所覆盖的一层淡黄色液体。为实现身体位移,SCP-2141-1会将身体调整至面部朝上的状态,并使其用来“滑行”的那一面与地面平行,在这期间使用身体上覆盖的液体减少摩擦力。此液体同样给予了SCP-2141-1更强的创伤恢复能力,这使得该异常实体在一次事件中幸存并有限地恢复了失去的下肢。

在事件2141-II发生后,我们认为SCP-2141以一种妊娠“巢穴探针”的功能使用SCP-2141-1,为其后代寻找合适的出生地点。相应的,SCP-2141会极度保护SCP-2141-1,并在其失去行动能力后立即回收。但是,SCP-2141似乎对SCP-2141-1所受的其他非致命伤害不予理睬。

除SCP-2141-1在隧道外试图逃跑时失去行动能力外,SCP-2141不会出现,这使得收容措施的实行更加便利。但在回收失去行动能力的SCP-2141-1前,SCP-2141不会进入休眠状态。当SCP-2141在进行回收工作时,其极高的速度(5██至███km/h)与巨大的体积会对地形造成巨大伤害。

在少数情况下,SCP-2141-1会效仿SCP-2141的行为,例如速度与钻入地下的倾向(见事件2141-III)。

关于SCP-2141的出现:SCP-2141在一次对美国东北部的例行SAR1绘图中被发现。绘图的目的是在发现SCP-███后进一步探测地下异常实体。阿迪朗达克公园西北部的雷达成像显示成像畸变超出了绝对阀值,这促使研究人员向受影响未知发送了一(1)个遥控GPR2单元进行地下调查。电磁干扰阻止了该单元对地下异常进行检测,但该装置附带的录像装置在被干扰的同时,根据其所发现的未能在任何地图上找到的一条小路,最终在上述地点找到了SCP-2141的栖息地。

在林务局中潜伏的基金会特工被动员封锁隧道外围。但特工报告,其为█████████家族的私有财产,这其中包括一间被一对已结婚一(1)年的夫妇(Mr.█████ █████████与Mrs.████ █████████)季节性居住的度假屋。对该地区的间断性监视与勘测仍在进行当中,且由两(2)名外勤特工伪装成林务局员工,在█████████夫妇回到度假屋时去往他们的住宅与,以获得借清除有害物质与当地危险动物的借口对隧道进行勘测的许可。

在外勤特工到达该住宅,并问及Mr.█████ █████████关于存有SCP-2141的隧道时,他表现得十分暴躁,并使用一把无法从现场寻获的仪式刀刺向特工。特工以武力回应,对Mr.█████ █████████的腹部射击了两次。伤口被认为是非致命的,但在受伤时,Mr.█████ █████████割喉自杀。在三(3)分钟内,SCP-2141到达了该住宅,摧毁了该建筑物并“吞噬”了Mrs.████ █████████。

幸存的特工受了重伤,但在基金会人员到场前回收了以下文件。

从Mr.█████ █████████的家中回收的文件

母亲不可否认后代。

尽管在明天,我就将背叛你的信任,但亲爱的,这是超脱了男女性别,为母性的服务。而且我还明白,我将以我的鲜血偿还对你的任何错事,这也同样是做父亲的代价。

但父亲不可否认他与生俱来的权利。

尽管我的父亲、我的祖父以及他们的父亲都没有履行他们作为父亲的义务,我父亲的确向我传授了如何获得我遗产的方法。虽然这不是我所提及祖先的意志,但存在已久的原初意志否认了人类所不合理地享有着的劳动果实。

你难道不知道吗,肉欲知识并不是专门为了人类,而是龙?

我们于烈日下离去。我感觉我的决心在酷热的天气下在我身前摇曳。然而今夜,传承的决心将充满月亮。因此,就让拯救来临吧。

不,我不应请求原谅。你不会怀抱我们的孩子,但你将见证无穷大的事物。在你女性生活里的第二十一年里,你将使我们从原罪中解脱。

此后,隧道裂缝中的生物被称为SCP-2141。两名个体已被认为死亡。此后,SCP-2141栖息地周围区域的所有权已被立即转移至基金会名下,以促进有效收容。

关于Mrs.████ █████████的再现:直到另行通知为止,SCP-2141-1被指定对Mrs.████ █████████的再现进行描述。于20██年6月23日晚8:41,其第一次出现。中断了研究员对隧道附近一地点地质学年龄的测定。

高级研究员L██████命令人员对SCP-2141-1进行非致死性伤害,以进行回收与活检,以证实她的假设——SCP-2141选取了Mrs.████ █████████作为其后代的宿主。在SCP-2141出现并试图回收SCP-2141-1的情况下,她进一步命令人员延缓对其进行回收。

SCP-2141在SCP-2141-1失去行动能力后不久出现,并在回到地底前对其进行回收。因此,高级研究员L██████建议,在SCP-2141-1最初出现时立即将其行动能力剥夺。收容措施已作出相对调整。

尽管研究人员无法取得SCP-2141-1进行测试,但SCP-2141-1在现场存留的液体与羊水的微量元素相符。高级研究员L██████较早的猜想——SCP-2141可能在其出现的间隔中孵化后代——被视为正确。

高级研究员L██████因其谨慎的性格与现场指挥才能被提拔为临时站点主管。

有关隧道内与周围区域的地质学年龄的测定尚未得到结果。

在事件2141-II后,遵循站点主管L██████的命令,建立了临时收容措施,包括建造阻止SCP-2141-1移动的路障。下午2:37(建造完成后六(6)分钟内),SCP-2141-1于路障外的地底中钻出。其立即以介于5██~███km/h之间的速度向南南西方向移动,并持续以0.03s的极短间隔进行下潜并再次浮上地面。此种移动方式前所未有,在场人员无法使SCP-2141-1失去行动能力或阻止收容突破。

相反,SCP-2141-1与一辆行驶于91号州际公路的拖车相撞,并失去了行动能力。这导致SCP-2141自膝盖以下截肢。SCP-2141回收了SCP-2141-1,并将其截肢。

基金会在场特工报告了7█起伤亡,其中1█名为基金会人员。此外,91号州际公路受到了严重的结构损坏,财产损失为8██万████.██美元。

原因被公开解释为由████&███████钻井公司在附近的活动所引发的一系列山崩、泥石流与塌陷。在此公司随之破产后,基金会有能力通过提供前期服务以修理损坏部分以及占据大量空置林务局地点的方式,显著提升在SCP-2141周围的人员密度。

尽管已走过███km,但SCP-2141的“头部”与它的起始点间被注意到仍然连续。此外,对录像与无线电异常干扰的源头来自于SCP-2141,此影响存在于其整个身体。我们认为此干扰来自于SCP-2141的空间异常性。由基金会特工假扮的到场医护人员已进行了A级记忆消除,以确保公众对SCP-2141的存在保持未知。

受访者:Provisional Containment Site-141主管D███ L██████(“DL-141”)
采访者:Site-28主管(“Admin-28”)
采访地点:Site-28,纽约市,纽约州

<记录开始:20██年██月██日晚7:25>

DL-141:我的娘嘞,这一采访间。

Admin-28:你打来电话;你告诉我很严重;现在变得很严重。这可是标准程序。你有一些关于SCP-2141的紧急信息要分享,没错吧?你是觉得我们把你从北边空运过来,所以你就打了个电话问候一下?“暗箱操作”现在可不是你的手牌,D███。

DL-141:我打给了O5们——(停顿)——“二十八”,不是你。他们让我“听从”你的——(轻蔑地发出哼声)——“专业知识”。

Admin-28:有一点不对,D███。O5的决定可有时候不是我的决定,这你知道的。

DL-141:别满嘴喷粪了。这是因为事件[-2141]-III。他们不相信我的——他们说什么来着?指挥决断?职业性判断力?你们都在说的“我是个歇斯底里的傻逼”是怎么回事?你们把我空运到了这里,所以我能自己解释

Admin-28:损失非常严重。死者不都是基金会人员,还有平民。我们清理了——我们还在清理——但我觉得挺合理的,如果O5议会想让一个人确认你今天为我们带来的信息不会导致其他结果——

DL-141:所以说呢,这就是“不对的那点”,是吧?我操你妈,二十八。你想着你会干得更好?你可已经看过了报告。“空前的”。我——我们——没有理由相信封锁2141-1的出口——我必须补充一下,在如此小的范围内——会导致收容失效。这逼玩意——(停顿)——一直在学习。

Admin-28:那来自于SCP-2141。这是你说的。

DL-141:那他妈的是Euclid级,二十八。我大部分理论都只是猜测。但那些猜测有确凿的证据。自从事件2141-I开始,she就——

Admin-28:it”。“SCP-2141-1”。我认为,以你所坐的位置,会学到一定程度的职业疏远能力,D███。(小声)天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干。

DL-141:(沉默)

Admin-28:你看吧,主管。我们是站在你那边的。但你必须要知道,这不是策略。这是保护。这都是优先权。控制,收容——

DL-141:保护。(叹气)我知道。(停顿)妈的,搞砸了。(小声)搞砸了啊。

Admin-28:你“犯下了一个错误,原因是高度易变的异常特性使收容复杂化”。(小声)你必须习惯这东西,D███。你是对的。我们——我——已经看过了报告。现场也有同意你修改收容程序决定的人。这些人的死不是你的错,SCP-2141-1的困境也不是“死者”妻子的错。这些责任只应该归咎于——事实上,首选就是这个现实。

DL-141:(笑)这是一种心理评估吧,嗯?

Admin-28:(笑)就像我之前说的,标准程序。我们不认为你是——那术语叫什么?

DL-141:“一名基金会承受巨大压力的高层由于,在执行职业性操作的过程中,所容易受到的典型压力与心理困扰。”

Admin-28:你正在学习。

DL-141:哈,我想是吧。

Admin-28:我们正在认真对待你,D███。你有什么要给我们的?

DL-141:(呼气)这儿。(将一份文件递给了Admin-28)

Admin-28(阅读文件)更多的SCP-2141实体钻入地底。(继续阅读)SCP-2141-1以更高的频率出现。

DL-141:大概每十八天左右一次。

Admin-28:但现有的收容措施是否有效?

DL-141: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保持,就不会有效了。

Admin-28:你什么意思?

DL-141:就像我之前说的——(停顿)——它正在学习。这个异常正在学习SCP-2141的行为——有些时候会模仿外观。那层粘液——虽然说我们第一天看见她的时候就有了,但我们注意到了其他的一些东西。

Admin-28:比如说?

DL-141:她的眼睛。巩膜、虹膜都变得很黑。而且那看起来像是得了白内障的眼睛让我们猜想,她根本就没有再用那双眼睛——如果她之前用过的话。在发生事件2141-III后——(停顿)——之后的头几次出现,她撞到了墙,移动也更加不方便——之后就稳定了下来。SCP-2141没有眼睛——它是怎么样进入地底的,是怎么样找到SCP-2141-1的位置的,这些现在对我们来说都是迷——所以说这只是一方面,SCP-2141-1变得更像它的……

Admin-28:祖先。

DL-141:没错。但还有其他的。

Admin-28:钻入地底,异变的速度。

DL-141:对。和我们在事件2141-III中看到的不同,但足以引起我们的担忧。如果它再展现一次那种行为……

Admin-28:现有的收容措施将不会有效。

DL-141:正确。

Admin-28:你是否建议将SCP-2141-1处决以防止收容突破?

DL-141:绝对不会。就我们所知,那玩意能再生。(犹豫)我提议——(停顿)——把SCP-2141“无效化”。

Admin-28:我——啥子?怎么做到?那么庞大的规模——甚至就算我们能够杀掉它——

DL-141:——无效化它。

Admin-28:(停顿)无效化它。——我们该怎么——

DL-141:处理遗体?我知道。但我们必须做点什么。我——我试图阻止SCP-2141-1的移动。那不起作用,我不建议再次尝试。即使可行,错误的代价可——那太多了。尤其是,如果我们没有得到天赐,我们就会得到一辆该死的18轮卡车。(停顿)你知道那玩意距离这个站点的预计距离有多近吗?如果它没有撞上那辆卡车的话,会发生些什么?

Admin-28:此外,我们甚至都不知道如果撞击使它无效化了会发生些什么。

DL-141:正是。然后继续往下读吧。

Admin-28(阅读文件)“此外,驻站人员报告,休眠状态的SCP-2141附近的地区的地震活动性会增长”。我操。

DL-141:再说一次,正是。而且我们无法了解那下面发生的任何事。那些干扰挡掉了所有试图进入地下超过█km的GPR。

Admin-28:耶稣基督啊。

DL-141:所以你看,我究竟是为什么来这里。这有一个时间表。我们无法知道SCP-2141究竟会怎么样回应我们的收容程序。我们无法保证任何我们实施的收容程序都不会使他出现任何前所未有的异常行为。这不是第一个表示出对现有收容程序威胁的scip,但这一次的却比我们准备应对的速度更快。SCP-2141-1出现次数增加——这表示了SCP-2141孵化一个后代所需要的时间更短了。

Admin-28:你的理由?

DL-141:没多少。但如果这些东西要被带着度过整个分娩期,就像它们现在做的那样,我们在它的分娩期放进SCP-2141-1的那堆屎不可能让那些正在孕育的便便在它体内生存。至少,我们认为SCP-2141在每次它回收SCP-2141时都在进行损伤控制。修复胎儿的损伤。但甚至再多出一件事情就会让我们无法控制局势。就更别提预算了。

Admin-28:我还没有看到哪次该死的结冰冻结了我们的预算,D███。

DL-141:没错,因为这可能是你看到的最后一件事情。

Admin-28:这是真事。(停顿)我正在把我们谈话的记录发送给O5。我会支持你的建议。我们正在优先考虑处决SCP-2141。

DL-141:不可思议。(整理纸张的声音)

Admin-28:等等,还有一件事。

DL-141:啥事?不出五分钟,我就大概能赶上飞机了。

Admin-28:事件2141-I里的那份文件。O5们希望你对它做出一点评价。这不包含在采访中。

DL-141:那疯子一样的文章?(嘲弄地笑)我不知道他到底想写些什么鬼东西,而且老实说,我根本不在乎。没准我们正在处理的这事,有些史前文明的传说。(小声)我担心的是,可能还会有更多像他一样的傻逼。或者甚至其他地方的此类事件都处于潜伏状态。(停顿)我对那份文件的评价是,只有一个SCP-2141,因为他将这个异常称为独一无二的。但这并不是一个无懈可击的结论。

Admin-28:正如你所说的,事件很少。再接再厉吧。

<记录结束:20██年██月██日晚7:58>

此后,由于其在指挥中的管理不善或疏忽而对站点主管L██████的指控均被清除。

页面版本: 2, 最后编辑于: 28 Feb 2020 11:34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