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190 老妈来电
EuclidSCP-2190 老妈来电Rate: 98
SCP-2190

项目编号:SCP-2190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潜伏在当地手机生产商、销售商内的基金会特工将确保所有在SCP-2190活跃区域内出售的手机装有能自动过滤SCP-2190来电的改造SIM卡。

生活在POI-2190-2居住地附近的秘密外勤特工被指派监控POI-2190-2及其家人的生活,并保证其生活状况良好,此外还需劝导社区居民相信POI-2190-3是个爱家人的好丈夫。

描述:SCP-2190是一出现在电话通信中的实体,仅在菲律宾国内的电信系统中出现。过往显现记录显示SCP-2190的人格、声音、经济来源都与一名已故的菲律宾裔老年女性████ █████████(编为POI-2190-1)相同。SCP-2190能拨通任何处于POI-2190-2当前居住地周围100km内的移动电话。

SCP-2190对POI-2190-1的存款和流动资产有着完整且无法撤销的控制能力。这包括POI-2190-1死前拥有的一切财产,在POI-2190-1在法律上被宣告死亡后她仍对这些财产享有完全所有权。怀疑其中有异常官僚干预。

所有阻止或限制SCP-2190接触其财产的尝试均告失败。使用电脑系统对POI-2190-1的银行账户进行冻结、转移所有或结平将遭遇系统错误,对与SCP-2190财产相关的文件进行的物理修改将在第二天被异常恢复。此外,任何金融机构的雇员会立即忘记令其改变或拒绝POI-2190-1银行账户处理的指示。

每2~3周一次,SCP-2190会给一名被其选定的人员打来电话。记录显示SCP-2190在选择时会参照以下标准:

  • 对方必须居住在POI-2190-2住所附近。
  • 对方必须身体健全、智力正常,具有正常行为能力。
  • 对方必须因某种原因急需大量钱款。

SCP-2190在电话中自称为POI-2190-1之女██████ █████(编为POI-2190-2)的母亲。SCP-2190会宣称POI-2190-2遭到其丈夫Albert █████(POI-2190-3)长期虐待,并请求接电话者帮忙结束两人的婚姻;事成后将有一笔$5,000(₱224,850)的报酬,并提前交付10%的定金。若对方同意,SCP-2190会说出POI-2190-2当前的住所及POI-2190-3和他们的儿子 Philip █████(POI-2190-4)当前所在位置。若接电话者同意上述条件,他们将在接下来的2~3日内以电汇收到$500(₱22,485)的钱款。

SCP-2190在2008年当地警方对一起针对POI-2190-4的绑架进行调查时被发现。绑架者对POI-2190-2提出的赎救条件是要求她立即结束婚姻、改回原名并回到母亲住所居住。POI-2190-2无视了这些要求并报警求助,警方成功解救了人质并逮捕了绑架者。绑匪声称POI-2190-2的母亲是其共犯,POI-2190-2也证实与其母有过频繁通信,然而调查却发现此人早已去世多年。潜伏在菲律宾司法部门的特工向基金会报告了SCP-2190的存在。

在确认SCP-2190属于异常后,POI-2190-2的家人被基金会扣留。最初安排他们永久居住在Site-92内;然而这使得SCP-2190开始往基金会机密通信系统中拨打电话。由于这种情况属于不可接受的安保突破,POI-2190-2的家人被施以记忆删除后回归社会。对POI-2190-2家庭生活的多年广泛监控确认POI-2190-3并无虐待倾向。

文件记录:下面是POI-2190-2在短暂居于Site-92内时进行的采访摘录。

我的父母都出生在这,菲律宾,但她自己离开[他]去找了个美国人,这样她就能拿到去美国的签证、我和父亲一起被抛下了。她从未联系过我,直到我19岁时。她打电话给我,我很怀疑,因为我觉得她根本不知道我的存在或者根本不关心我。她告诉我为我在美国物色到了一个丈夫,而且正派[他]到我这来好让我们结婚。

我告诉她“不行,我有男朋友了。”她问我男朋友是不是美国人,我说不是。然后她就说我必须和美国人结婚到美国去。她说在那生活好得多。我告诉她我爱我男友,她就开始骂人了,说我太傻,还说我必须要嫁给美国人。她说她依然爱我,希望我去美国和她一起住。你能想象一下过去19年里她连话都没和我说过吗?

但无论怎样,她是我母亲,我还是很高兴知道她还爱我,所以我告诉她,“我不会离开Albert,我很爱他,但我会想办法拿到签证来看你的。”她告诉我只要我去她身边怎样都好。接着她每周都要给我打电话,问我关于Albert的事。她问我他是不是天主教徒,我说谎说“是”,我怕她因为知道他其实是基督徒1而心生不满。

两天后我接到电话,我母亲对着我大吼大叫。她说我必须离开Albert,因为他是基督徒。我告诉她,“不,我爱Albert,我爱基督徒Albert,而且我自己也是基督徒。”她很生气,说我应该祈祷不下地狱。她说她会祈祷Albert离开我免得我继续当基督徒不能得救。我问她是怎么知道Albert是基督徒的,她告诉我她给在菲律宾的亲戚打电话确认过。

这之后她和我没怎么通过话。每次她都说她很爱我,想要我和她一起住到美国的大房子里,而且每一次都要问我有没有甩了Albert或者[他]有没有甩了我。好几次Albert在回家时被人袭击,还说让他下地狱去。他们把他打倒在地,是女人的话还会用指甲抓他。我以为那是我母亲的亲戚或者朋友,但当我问她时她说对此事一无所知。

最后母亲告诉我她会为我垫付去美国的路费,让我和她待在一起。她说她现在很富有也不必工作,如果我和她去一起住我也不用工作了。那是在1995年,Albert和我才刚结婚,Philip才刚出生。我们很缺钱,于是我去申请了工作签证,准备去美国找工作再给家里寄钱。我问母亲能不能去找她,她说可以。

等我到了美国,那里有个-你们怎么叫它的-一辆又大又长的车?噢,对。有辆豪华轿车在机场等着我。我母亲的房子真的大。她丈夫自己有家公司,很有钱。我母亲开了一场大派对来迎接我。她给了我很多礼物,说她爱我。她说房子里只有她和她丈夫实在太空旷了,她想要自己的孩子陪着她。她还说她也希望Philip来这里住。

我母亲不希望我去找工作,但我还是这么做了,因为我必须寄钱给Albert。几周后,母亲拿着一件很贵的裙子到我房间里,说要带我去她朋友家参加聚会。裙子很漂亮,而且那时我工作也很累,所以我同意了。

但等到我们进了车,她开车到了一个夜总会一样的地方。我问她,“为什么要来这?你说我们是要去你朋友家。“她笑着告诉我这是个惊喜。她要给我一段好时光。我们已经在这了,我也只好进去。母亲一直要我喝酒,一直灌我。我没有真的喝下去,只是假装配合。

过了一会儿,母亲把我带到一个叫Randall的男人面前。她说这人很有钱,想和我睡觉,他甚至能和我结婚,帮我弄到永久签证。我问母亲,“这就是你要我来这里的原因?把我灌醉绑去和美国人上床?你不知道我已经和Albert结婚了吗?”她说要我忘掉Albert,我必须和美国人结婚。想象一下,我已经有丈夫有孩子了!

我让母亲带我回家。她很生气,但也没反对。那之后,她总是把各种男人带到家里。她一遍又一遍地告诉我必须嫁给美国人,趁着我才26还算年轻漂亮。

一天晚上我告诉她。“妈。请别这样了。我爱Albert ,不是因为钱,只是因为我爱他,我们在一起很幸福。“我告诉母亲我绝不离开他。虽然有些残酷,我还是说了狠话:“我不会像你一样抛下自己的丈夫和孩子!你为了钱派对和玩乐抛下我们,19年对我不闻不问,直到你突然发现想要我陪着!你不爱我,你只想把我当玩偶摆弄。你只爱你自己!”

她又生气了,就像有个魔鬼在她心里一样。她大喊大叫,把东西扔的到处都是。最后只有让她丈夫过来把她带了出去。[他]告诉她我是个大人了,应该自己决定婚姻大事。于是母亲保证不会再带男人到家里,但我觉得这只是要合她丈夫的意。我告诉他我要回家,他给我找了张票,第二天我就离开了美国。

我回到了菲律宾,再没听说过母亲的事情,直到,我记得是2002年。她说她丈夫过世了,她很孤独。她要我回到美国带上Philip,但必须和Albert分开。我告诉她,“不。”但她还是不停地打来电话,我不再回应她。

接着就有传闻说Albert在殴打我,就是在教堂里人们也说听到了这种传闻。我知道这又是母亲干的。我告诉Albert“也许她以为有了流言你就会离开我。”他说这没什么,他绝不会抛下我。自我们相识,我们一直深爱彼此,我们在一起很幸福,就算没有钱,就算是现在在这里也是如此。

母亲不停地给我打来电话,不断制造流言。我丈夫被人袭击,好几次他甚至被逮捕,我只好和警察解释清楚。有次一个男人打了我一拳,后来他道歉说有人付他钱让他来打我。之后又有别人,我开始不停地被人殴打,周围人都觉得是Albert做的。我们搬了好几次家,但到哪都是如此。

有几次Albert说如果我说是他就会离开我。他不希望我再这么受罪,他也不希望让Philip在成长中听到说他父亲是个打老婆的败类。我告诉他只要他还愿意和我在一起,我就绝不会让他离开。在我母亲给我带来这么多痛苦后,他是我一生中唯一能让我高兴起来的人。

Albert、Philip和我因为我母亲受了很多苦。每晚我都向上帝祈祷,“求求您,主啊,让她死掉不要来折磨我们了。”接着我就祈求原谅,因为她毕竟是我母亲,我知道我应该爱她。你知道吗,我真的还是爱她,就算是现在。我不可能接受她对我家庭的所作所为,但她是我母亲,我恨她做的事但仍然爱她。

我最后一次和她打电话的时候,我说“我爱你,也爱Albert。我对你的爱没有因为他消减过。”她哭着告诉我她一个人在家里很孤独。她说她的房子在变大而且不会停下。她说有时候她会在家里迷路。家里堆满她给孩子和孙辈准备的裙子和玩具,但她还是孤单一人无法摆脱。

我不知道她会不会停下对我家人的折磨,但我已经不在对她感到愤怒了。我知道她让我痛苦的同时,她自己也承受着更多的痛苦,而这都是开始于她在活着的时候做过的事。我每日为她祈祷。就算她再也不能打来电话,我们在这里过的很幸福,我还是祈祷她能得安息,因为她是我母亲。

附录:下面是SCP-2190监督研究员Jethro Bostenero博士就SCP-2190收容措施所做声明:

在过去几年里,有多位同事来找我问及SCP-2190的收容问题。基本上人们都会问:“为什么我们要花费如此多的财力人力维持现在的收容措施?将POI-2190-2和POI-2190-3分开不是很有可能能让异常停止么?”

确实这种替代收容措施曾被提议并被考虑过。当前的收容措施是由O5议会专门挑选并批准,理由如下:

首先,有意分开POI-2190-2与POI-2190-3可能构成对一异常现象的刻意消除。消除尝试仅在异常对常态和人类造成巨大威胁时才会被执行。SCP-2190并不符合这一标准。“我们不是联盟,我们收容,不是消灭。“这句话流传已久,你们估计都听烦了,但对当前的情况确实适用。

其次,当前的收容措施并非如反对者认为的那般过度。派遣秘密外勤特工驻扎于大型人口中心属于标准措施,碧瑶2不是例外,故我们并未为此浪费额外人力。SIM卡改造费用已由手机销售盈利填补,在此也并未花费额外财力。

第三个理由,很简单,情绪。基金会人员自杀率偏高不是秘密,这一般归因于那些我们所作出的艰难决定,以及我们为维护大善采取的行动。SCP-2190是少有的胜利,通过收容SCP能让一个家庭从忍受煎熬走向幸福生活,这样的案例实在为数不多。仅仅由几个正面故事带来的有限士气提升不能被夸大。

若你对SCP-2190有其他问题或疑惑,欢迎在工作时间随时拨打我的电话。

– Jethro Bostenero博士

页面版本: 4, 最后编辑于: 28 Aug 2017 10:09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