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20 二人相伴
SafeSCP-220 二人相伴Rate: 118
SCP-220

项目编号:SCP-220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220目前居住在在一个最近才被Research Sector-09取得所有权的公寓里。该项目认为此建筑里住满了其他住户,允许其保持这种想法。

在上述建筑的入口附近已设置了一个假的公交站牌;这种方法被证明了可有效阻止SCP-220逛出收容区域。SCP-220对离开此建筑的大厅外表现出了不安,很有可能是因为部署有机动的警卫;该项目有时会坐在公交车站里超过一小时然后再返回建筑内。

SCP-220的房间里配备了一部连接到一个自动录音设备的电话,表面上应像对待一位住户一样礼貌;需从上述的录音和一些录像中弄清其饮食供应、医疗服务以及休闲需要,以便向其提供这些服务。若有新要求,则需将其提交给Hart博士来决定是否批准。

鉴于事件220-P所导致的后果,现只允许D级人员与SCP-220直接接触,并应在接触后对他们实施与Sector-09的2型传染病防治程序相一致的隔离检查。

描述:SCP-220是一位讲英语的混血男性人类,在2012年5月15日时的年龄为76岁。

SCP-220表现出了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的症状,经常把自己当做两个不同个体中的一个,并按其所饰身份的行为特征来活动。目前不清楚SCP-220这样做是受到了精神紊乱的影响,还是他故意一人分饰两角。

在SCP-220的公共行为和私人行为中,“Ormond Garibaldi”和“Ollie G████”(此名与项目的出生证明上的名字相符)这两个身份一直在互相交替。任何与SCP-220直接互动的人都会把这两个身份当做两个独立的人。

据观测,这种现象有两种不同的情况:

  • SCP-220展现出了 “Ollie”或“Ormond”的身份,并将另一个人格称作是他的一个朋友或亲属。在这种情况下,即使事先向测试者通告了SCP-220的性质,他们也会迅速地接受并认可SCP-220的说法。
  • SCP-220展现出了“Ollie”或“Ormond”的身份,并在交谈过程中变更了身份。这两个人格特征并没有太大的不同,不过记录表明这种变化总伴随着一种特定的姿势的变更,随之改变的还有说话的口音和语调,甚至人格也会改变。尽管如此,SCP-220的谈话对象不会意识到这些变化,他们随后的表现像是一个人已经离开了房间,而另一个人参与到了谈话中来。在一些罕见的情况下,测试者会表现得似乎在与“Ollie”和“Ormond”同时对话。

不论这些对话的异常特性,测试者在被要求回忆与SCP-220待在一起的时间时从未表现出恐惧或忧愁。

无论是否在接触实验前和/或后告知测试者关于SCP-220的性质的信息,SCP-220所造成的效果都是不可逆的。在与SCP-220接触的4-6小时内,受其影响的测试者会表现出轻微的迷惑—忘记他们进入房间的目的,或是忘记了谈话的主题。

这种迷惑的情况可能会导致永久性的身份混淆:受到影响的个体将会把他们接触到的所有人都认成两个明显不同的个体。这会导致受影响者在与一人谈话时会认为他在同时与两人交谈,或是在两个不同的对话间相变换。大部分受到影响的人都会将这些臆想出来的身份中的一个认成他的一位密友或亲属,无视他们的长相,也不管交谈对象到底是陌生人还是熟人。

Hart博士笔记的摘录

在Palermo博士对D-7905所进行的精神评估中,偶然地发现了与SCP-220直接接触所导致的第二种效果。在D-7905暴露在SCP-220之下24小时后,测试者混淆和迷惑的情况加剧了,甚至多次将Palermo博士认成其父亲。录音表明,在三十分钟的采访中,Palermo博士也开始出现了混淆和迷惑的现象,他一会儿将被采访者认成了D-7905,一会儿又将其当做了他的儿子。

由此认定SCP-220的效应有高度传染性,通过直接接触传染(包括不含任何语言沟通的眼神交流)。随后隔离了五人;处决了已被感染的D级人员。

Palermo博士的症状已从身份混淆恶化至了一种类似于晚期老年痴呆症的状态。已证实这些症状的接触传染性随着症状的严重程度而增加。

已证明通过听觉或视听设备观测SCP-220的个体不会受到异常效应的影响,但不得通过录音录像与SCP-220进行双向交谈。

附录1:
在2012年1月26日,SCP-220在摔倒后受到了严重的擦伤。D-9120,装作是建筑内一名居民,被要求去评估项目的伤势。观测到了SCP-220情绪的低落加重了D-9120受到的异常效应的效力,她很快地就失去了判断力,忘记了她的目标。随后指示D-9002去从收容设施里回收D-9120,他由于这些症状而变得不愉快,但效应产生的速率明显比平常缓慢。随后隔离了D-9120和D-9002,并对他们实施了安乐死。

附录2:
如下的记录是SCP-220通过电话提出的所有要求的列表。需在SCP-220外出进行每天五次例行的在公寓大厅附近散步时,向其提供并补充已被批准的要求和食物。被拒绝的要求需通过以该公寓的“管理者”的名义做出的一份道歉声明向其传达,理由是无法获取该物品。

由SCP-220在“Ormond”身份下所提出的要求:
-阿瑟•柯南•道尔所著的《福尔摩斯探案集
(已批准)

-一双丝绸家用拖鞋
(已批准)

-一个法压壶、研磨机和咖啡豆
(鉴于安全考虑,已拒绝)

-一个电热小水壶
(已批准)

-要求管理人员张贴其公开邀请其他客人来看一场象棋锦标赛的布告
(已拒绝;拒绝理由是“最好推迟到旺赛季”)

由SCP-220在“Ollie”身份下所提出的要求:
-一幅其妻子的照片
已拒绝;资料显示Ollie G████从未结婚已批准;在Hart博士的许可下,助理研究员Evans向其提供了一张其已过世的祖母的照片)

-复方醋氨酚片
(已批准;剂量减少至两片)

-一份地址薄
(已批准;观测到SCP-220经常地在此书上写字)

-要求将电话接至其孙女处
(已拒绝;没有SCP-220家庭的记录—拒绝理由是“电话号码是空号”)

-一辆自行车
(已拒绝)

-一本在佛罗里达观察鸟类的指南
(已批准)

-一副双筒望远镜
(已批准)

-一盒象棋
(已批准;观测到SCP-220花了四个小时以上的时间在棋盘上对战,既当了白方也当了黑方)

page revision: 2, 最后编辑于: 28 Dec 2015 04:52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