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3053 疯狂板车
EuclidSCP-3053 疯狂板车Rate: 72
SCP-3053

项目编号: SCP-3053

项目等级: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伪装成狩猎监督者的安保人员将保持对SCP-3053-A的观察。以存在不稳定的地面沉降的理由来警告平民离开,任何试图进入SCP-3053-B或-C的人都将被控制并护送出该区域。

描述: SCP-3053是一个为三部分的空间异常,位于美国密苏里州Broken Cliff西南部约7公里的林地中。

SCP-3053-A是一节废弃的货运车厢,上面有现已倒闭的密苏里和北阿肯色铁路公司1的标志,据调查迄今尚未直接证实此车厢属于该公司。根据对SCP-3053-A的构成和微量物质的检测表明,车厢曾被用来运送铅和锌以及采矿用设备及物资。目前尚不清楚它是如何到达目前的位置的,因为没有已知的M&NA铁路线路通过该区域。而且自从发现SCP-3053-A以来,所有移动SCP-3053-A的尝试都失败了。

SCP-3053-B是一个超维度空间,可通过以类似气闸的方式穿过SCP-3053-A的方法进入,即从东侧进入并从西侧离开。如果从反方向进入,或者两扇门同时关闭超过30秒,或尝试从外部打开西侧的门都将导致无法访问SCP-3053-B。SCP-3053-B内部的空间约为4000平方米,高度和深度未知。位置上对应现实中的SCP-3053-A西侧的空地,除了SCP-3053-C以外。 尝试使用从穿过SCP-3053-A返回之外的任何方式离开该区域,都将导致旅行者在SCP-3053-B的一侧消失并在另一侧重新出现。

SCP-3053-C是一座位于SCP-3053-B内部的两层灰泥石房子。建筑的内外部的几个橡木墙面已经严重年久失修。对SCP-3053-C内部进行了三次无人机探索,没有任何重要发现2。 计划于20██-██-██派遣人员实地探索。

附录 3053-001: 3053/04号探索活动按计划进行,并被进一步指定为3053/01号事件。在进一步通知之前,对相关日志的访问限制在3/3053或更高级别。

基地小队: 初级研究员Alex Markaby,机动特遣队 Delta-10(“Hellbillies”)队员两名,待命。

探索小队: D-2172

前言: D-2172装备D级战术背心、穿戴式摄像机、无线耳机及喉头送话器、头灯和D级空气面罩。

<记录开始:>

D-2172: 检查麦克风,检查检查检查。

Dr.Markaby: 麦克风正常,2172。 摄像机已接收到画面,请向镜头挥手。

(D-2172张开的手出现在画面中,快速上下移动。)

Dr.Markaby: 摄像机工作正常,谢谢。现在开始向3053-C移动。

(D-2172接近SCP-3053-C的正门。 木制大门在之前的无人机探索时已经被打开,露出黑暗的内部空间。)

D-2172: 啊,收到。“鬼屋突击”行动现在开始,长官,哈哈嗝。

Dr. Markaby: 请拿出点专业水准来,2172, 我们这是在工作。

D-2172: 好吧,只是有点紧张。

Dr. Markaby: 紧张可以理解,但请不要表现出来。之前的无人机探索没有发现任何威胁,你应该非常安全。

(D-2172穿过正门进入SCP-3053-C内部并停下观察。 室内没有任何光源,从正门口射入了一些光线。窗户都用木板钉死了,一道道光束从木板缝隙透进来,尘埃在光束里飞舞。 木制地板大部分是完好的,零星有几处缺损。 远处的墙壁看不清楚,在房间的左侧可以隐约看到一个木桌。 其他不太明显的物体被淹没在黑暗中。)

D-2172: 好,很好,也许生活在这里的东西不喜欢吃无人机。

Dr. Markaby: 请打开你的灯并继续。

(D-2172的头灯照亮了房间,她走向房间深处并向左转。)

D-2172: 收到照办。现在我们来到一个俗称为“厨房”的空间,里面放有餐桌、案台、木柴炉子和食品柜。餐桌看上去不太稳,上面有些划痕,不是很深;炉子上面……放着几个生锈的铸铁煎锅……里面满是烧焦的残骸,把这些锅仔细清理干净的话能卖上千美元,妥妥的。

Dr.Markaby: 我们不是来发掘古董的。检查一下食品柜。

D-2172: 好,好。

(D-2172打开食品柜,里面大部分是空的,只有一些灰尘和七个破罐头瓶,里面有一些黑色不明物质。)

D-2172: 呕,发现一些罐头瓶,里面的东西…呃…发霉了然后连霉菌都死了。如果你好好求我的话,我可以把面具摘下来替你们闻一闻是什么味道,虽然我很不情愿。

Dr.Makaby: 不必了,采集一点样本,然后继续行动。

(D-2172从她的背心中拿出一个样品收集工具,从每个罐子的内部取下碎屑。)

D-2172: 好,现在来到客厅。看看…沙发已经完全破碎了;墙上有一两幅肖像画,褪色得什么都看不见了;壁炉里满是枯叶;还有一个老式收音机,看起来…没法使用。毫无疑问,我相信他们有一段时间没付电费了。这里的墙比厨房里的要坏得多,很多木板都掉了,可以看到里面的石头。 和…哦,看啊,墙里还有干草。

Dr. Markaby: 之前无人机已经采集了样本,那是鼠尾草, 用于绝缘。

D-2172: 漂亮。 真是活到老学——

(沉默了五秒。)

Dr.Maraby: 有问题吗,2172?

D-2172: (低声) 刚刚听到楼上有东西。就像孩子们在笑一样。你确定这里没有别人吗?

Dr. Markaby: 非常确定,没有。我们这边没有接收到任何声音,可能是你幻听了。请到二楼去。

D-2172: (低语) 好吧,嗯,申请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

Dr.Markaby: 拒绝申请。

D-2172: (低语)好吧,该死。

(D-2172慢慢地向房间后墙的门移动。穿过门框的时候,她停了下来,拿着摄像机扫描沿着门框一路拍过去,并给门框上的几个小刻痕拍了特写。 每个刻痕都附近都刻有名字,“Mary”或“Dorothy”,名字后面的日期是20世纪30年代的。D-2172把摄像机重新戴好。 )

Dr. Markaby: 一个有趣的假设,让我们看看它是否成立。

(D-2172在摄像机前做一个竖起大拇指的姿势,然后进入房子的后屋。各种各样的盒子、袋子和散乱的物品堆放在房间里。D-2172弯下腰去,捡起一把断柄的生锈铁锹,把它拿在手里准备上楼。)

Dr. Markaby: 小心,2172。杀死、伤害或以其他方式破坏未经研究的异常可能延长您在基金会的服务时间。

D-2172: (*无法理解*)

(D-2172开始向房子的二楼移动,楼梯吱吱作响。四周漆黑一片,头灯是唯一光源。她来到二楼走廊,慢慢移动到右侧墙壁最近的门口。麦克风在此时接收两个声调的语音。分析表明,这两种声音都属于青春期前的女性,但都无法分辨出所说的任何话语。D-2172进入房间并环顾四周,发现两个阴暗的、模糊的类人生物站在角落里。之前听到的语音停止了,因为类人生物把头转向她,可见有虹膜无瞳孔且没有其他明显的面部特征。)

D-2172: 天……你们看到了吗?

Dr. Markaby: 看见了,呆在原地别动然后……

(D-2172跪下来,放下铲子,向类人生物伸出双臂。)

D-2172: 嘿,姑娘们,没关系,别害怕。看,我手上没有武器,我没有恶意。

Dr.Markaby: 2172,不建议你这样做。

孩子 #1: (*无法理解*)

D-2172: 没什么,别害怕,我只是在和我的一个朋友说话。他是一位博士,你们没事吧?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孩子 #2: (*无法理解*)

Dr.Markaby: 2172,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D-2172: 啊,孩子们,稍微等一下,嘿,你不是说你能看见么?就那两个……

(图像颤抖了两秒钟,并且SCP-3053中某个地方发出的爆炸声音。D-2172离开类人生物,推测是想往走廊上看。)

D-2172: 什么鬼?!

Dr.Markaby: 2172,发生什么了?快告诉我们。

D-2172: 我不知道,只听到火车出轨一样的巨响!听着,我要把这些孩子带出去。嘿-

(D-2172转向类人生物。孩子1号爬进了木墙的破洞里,并伸出手帮助孩子2号爬到同样的位置上。)

D-2172: 孩子们,嘿,别去那里,跟我走吧-

(孩子2号也爬上了墙洞,两个类人生物像融化一般融入了石灰岩墙。)

D-2172: 这他妈怎么回事?

Dr.Markaby: D-2172,快回答!

D-2172: 来了,不好意思回答晚了,这简直太奇怪了。

Dr.Markaby: 是很奇怪,但这就是我们来这里的原因。我们需要你集中注意力,重新开始工作。你能做到吗?

D-2172: 好好好,我可以这样做。好的探索是吧。检查二楼的其他房间,看看那声音是从哪儿来的,再去找那些女孩。马上去。

Dr.Markaby: 谢谢你,2172

(D-2172拿起坏掉的铲子,回到走廊。她向右转,停了下来。另一个类人生物,在组成上和孩子1号和2号很像,但是更高,站在大厅中央。)

D-2172: 该死!嗯,你好,女士。

女人1号: (*无法理解*)

Dr.Markaby: 她说什么?

D-2172: 她…为某事道歉?我不知道,嘿,你能说慢点吗?

女人1号: (*无法理解*)

D-2172: 什么鬼

(伴随着D-2172在的惊叫,从摄像机视野来看,D-2172被抬起猛烈地向一侧抛出,在与墙壁发生碰撞后摄像机黑屏了一秒钟。 视野回到先前的高度,快速向前倒去,撞击在女人1号面前的地板上。视野被翻过来对着天花板,此时D-2172已停止所有发声并且被判定为无意识。女人1号和另一个类人生物从相反的方向倾斜看着D-2172。 另一个类人生物说话,它的声音深沉而具有侵略性。)

男人1号: (*无法理解*)

(两个类人生物一齐弯下腰来抬起D-2172,一前一后的搬着她走下楼梯,进入储藏室。此时D-2172恢复了意识,开始激烈的挣扎。)

D-2172: 嘿!上帝!该死的!

Dr.Markaby: D-2172,报告状态!

D-2172: 我特么的状态?!

(不顾D-2172的挣扎,类人生物抓着D-2172来到一楼厨房。来到了餐桌前。)

Dr.Markaby: 试着和他们交谈,问他们想要什么。

D-2172: 该死的,他们要—-

(D-2172的话被打断了,她在被举到空中并扔在餐桌上。男人1号按着她,一只手悬在空中,手指变成了手术刀的形状。然后向下伸出,D-2172痛得惨叫起来。当男人1号的手收回来时,它的手指被鲜血覆盖,手掌中有一小片肉。它用手捂住脸,尽管没有口腔,却似乎吞下了手指上的血肉。)

D-2172: 操你妈的,你个狗娘养的!

(D-2172试图击打男人1号,但她的手臂被女人1号抓住了。)

Dr.Markaby: 272号站点宣布任务中止。坚持住,2172,我们马上来接你。

(此时MTF D10-B1和MTF D10-B4离开基地,准备进入SCP-3053-A。男人1号再次伸手抓向D-2172时,却突然倒下并发出痛苦的声音。D-2172挣脱女人1号的控制,从餐桌上滚了下来。当她挣扎着站起来寻找前门时,瞥见孩子1号和孩子2号正压在男人1号身上,男人1号正在推开她们。D-2172跌跌撞撞地跑出了门,进入了SCP-3053-B。)

Dr.Markaby: 好样的,2172,继续撤离,Bravo 1 和Bravo 4会在 A 区与你汇合。

(D-2172继续向车厢跑了5秒钟,然后减速并停了下来。她转身面向SCP-3053-C。)

D-2172: (喘粗气) 不行…不。我…我得…

Dr.Markaby: 否决,D-2172,不要返回 C 区. 我再重复一遍,不许返回,立刻撤离。任务已经终止,如果你坚持这么做,后援将被取消。

D-2172: 取消就取消吧。

(D-2172摘下耳机,开始跑回SCP-3053-C。她冲进前门,没有放慢脚步。快速移动导致摄像头画面失真,逐帧分析显示男人1号站在桌子旁,按住孩子2号并准备下刀。女人2号坐在角落里,保护着孩子1号。当男人1号抬起头看的时候,D-2172直接冲向他,跳上桌子,双脚滑踢过去。)

(视频剪辑了大约10秒后,D-2172正从上爬起来。在画面边缘可以看到男人1号正在做同样的动作。D-2172转向炉子,抓起一个铸铁煎锅,又转向男人1号。当她走近时,男人1号伸出手来,随即被煎锅打开了。)

D-2172: 去你!妈的!

(D-2172使用煎锅击中男人1号的脸部和头部。它再次伸出手,抓住D-2172的背心,把她举到空中。当D-2172用一只手抓住类人生物的手臂,并用另一只手击打它时,声音听起来像为是长柄煎锅敲击地板。这个类人生物用手指向她猛抓过去,在镜头上留下了一道薄薄的血痕。D-2172抓住它的手臂,抬起下半身,用双腿夹住它的手臂和脖子。失去平衡后,这个类人生物倒在了地上。D-2172松开它,爬到掉落的煎锅旁,捡起煎锅站起来,转身冲向男人1号,此时男人1号也同样重新站了起来,并开始后退。)

男人1号: (*无法理解*)

D-2172: 来啊!再来啊!婊子。

女人1号: (*无法理解*)

男人1号: (*无法理解*)

D-2172: 听你老婆的话没错,伙计。

(男人1号停顿了6秒钟,盯着D-2172看,然后慢慢后退。D-2172跟着它,直到它退到客厅墙壁的缺口处。)

1号男人:(*无法理解*)

(男人1号头也不回地跃上缺口,融化在灰浆里。D-2172又转向了其他类人生物。)

D-2172: 上帝保佑,你们都还好吗?

1号女人: (*无法理解*)

一号孩子:(*无法理解*)

D-2172: 好吧,好,好,该死,好了,夫人,我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你不能让那家伙为所欲为。我知道这有点困难,但是…该死。

(八秒的沉默)

1号女人: (*无法理解*)

D-2172: 啊,啊,呀,这……我很抱歉,这是搞砸了。听着,我为之工作的人…好吧,我不知道有多少用,但我会看看我能让他们为你做些什么。好吗?我得走了。

1号孩子:(*无法理解*)

D-2172: 是啊。 当然,孩子。 别客气。

(D-2172把煎锅放在桌子上并离开SCP-3053-C。在她穿过SCP-3053-A后,MTF D10-B1和-B4将她拘留并关闭了摄像机。)

<记录结束>

受访者: D-2172

访问者: D级主管Donald Kell,安全人员Oliver Wendt陪同。

前言: 在探索3053/04结束后约6小时进行访谈。

<记录开始>

(D-2172坐在审问桌前。在她的脖子和右脸都可以看到绷带。她的手被铐在桌子上。主管Kelly走进来,坐在D-2172对面。安全人员Wendt站在门口。)

主管Kelly: D-2172,我是主管Kelly。我是来和你谈谈3053/01的事的。

D-2172: 是房子里发生的事吗?

主管Kelly: 是的。

D-2172: Markaby博士呢?

主管Kelly: Markaby博士目前正忙于自己的调查,现在由我来跟你谈话。D-2172,你还记得在这里工作的具体协议吗?

(六秒钟的沉默)

主管Kelly: 那让我们一起来回忆一下。你自愿参与异常测试工作来减少你在Broken Cliff监狱的刑期。如果你不服从命令,或者过度地危害自己或他人安全,或者故意打断正在进行的研究时,则视为你单方面违反协议。你明白吗?

D-2172: 我明白,先生。

主管Kelly: 从你过去的记录以及你在3053/01事件中展现的来看,我不得不承认,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你可能会在志愿者期结束时得到一个E级的职位,甚至可能免除所有刑期,成为一名基金会的正式雇员,可能是外勤特工,或者是像Wendt先生这样的安全人员。但考虑到你最近的所作所为,我们只能把你送回监狱再多加几年刑期,或者让你在这里继续当D级人员。你明白吗?

D-2172: 我明白,先生。

主管Kelly: 你真的明白吗?2172,你给我好好听着。你的行为不但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你还将所有未来可能与SCP-3053和其内部实体打交道的人员置于危险之中。虽然SCP-3053-C1已经有敌意了,但在你把它彻底惹毛之前,我们至少还能想办法补救。你的行为甚至可能刺激到它扩大它的影响范围,甚至可能扩展到SCP-3053之外!你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吗?D-2172?如果 Broken Cliff 附近有小孩子在半夜里被吃掉了腿,那就是你的责任!算在你的头上!你真的听明白了吗?你真的知道你到底做了什么吗?

(十秒钟的沉默)

D-2172: 我听懂了,我听出你就是个混球。我也听懂了你是在为了以后可能发生的事情向我大发雷霆。我非常清楚我到底做了些什么,你知道孩子们和他们妈妈是怎么说的吗?

主管Kelly: 这跟她们有什么关系,D-2172?

D-2172: 她们告诉了我每天发生的事情。那个大王八蛋SCP多少号来着?那是他们的爸爸。他每天都要去抓那两个小女孩,已经80年了,每天都是,抓住,然后吃掉她们。还逼着她们的妈妈帮忙。每!一!天!都!是!所以我操翻了他,女孩们今天没被吃掉。

(D-2172向主管Kelly举起了双手,突出两只中指。)

D-2172: 操他,也操你。

<记录结束>

后记: 采访结束时D-2172拒绝进一步合作。她被制服并被关在宿舍里,等待她作为D级人员的正式雇佣决定。

目前正在全面重新评估SCP-3053的组成,并更新SCP-3053的收容措施。对SCP-3053-C的进一步探索已被无限期中止。

页面版本: 15, 最后编辑于: 29 Aug 2018 04:25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