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4066 拜占庭帝国是秘密潜伏的外星人
EuclidSCP-4066 拜占庭帝国是秘密潜伏的外星人Rate: 47
SCP-4066

3/4066 LEVEL 3/4066

CLASSIFIED

classified-lv3.png

项目编号: SCP-4066

项目等级: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所有对前拜占庭帝国疆域内遗址的考古发掘将由科研特遣队Digamma-7(“古典宇航员”)监视以寻找SCP-4066-A及-B的实例。寻获的SCP-4066-A实例应当被归档,以与自然风化,蓄意毁坏或破坏圣像运动1的方式破坏,而后返还至考古机构;SCP-4066-B实例应被没收并收容于Site-77的异常实体储藏区。所有直接接触到SCP-4066-A或-B的平民应被处以A级记忆删除。

关于对SCP-4066-B实体进行研究或逆向工程的提案应当被提交至作为SCP-4066收容主管的Kristin Maur 博士处,并需要得到Site主管Gillespie的批准方可进行。

描述:SCP-4066是对于所有由外太空或异维度实体建立、支持或直接组成的拜占庭帝国皇帝所统治的王朝的集体代称。从公元312年君士坦丁一世成为东罗马皇帝到1453年奥斯曼帝国攻陷君士坦丁堡为止,几乎所有拜占庭帝国的统治王朝都以某种方式与各类外星实体有所联系;在这一时期,在地球其他区域几乎没有发生得到确认的外星实体活动。对于这一现象的产生至今没有找到合理的解释。

来自拜占庭帝国的,直接描述或间接暗示外星实体存在及其活动的文学及艺术作品被称为SCP-4066-A;出现在这一时期的外星科技产物则被称为SCP-4066-B。

附录:受到外星实体影响的君主与王朝

该附录包含了对于已知受到外星/外维度实体影响的拜占庭帝国王朝的简单描述与总结,以及用以确认这些影响的性质及范围的补充材料。这些王朝被依次编为SCP-4066-α至-π。若需要关于单一王朝的完整档案,请联系SCP-4066收容主管,当前为Kristin Maur博士。

君士坦丁王朝 - SCP-4066-α(312-363年)

君士坦丁大帝是第一位转投基督教的罗马帝王。主流历史学认为这一转变是他在米维奇桥之战前经历的一次要求其使用被称为君士坦丁十字的基督教符号以保护部队平安的幻觉所导致的。现存于亚陀斯山大劳拉修道院图书馆的君士坦丁大帝个人日志显示其在统治时期内一直在收到来自同一实体的幻象;君士坦丁将该实体认作罗马的太阳神或是基督教的上帝,并且表示其幻象总是来自“太阳本身”。幻象给予了君士坦丁大帝关于军事、政治及经济事务的建议,并鼓励其支持密特拉神、太阳神及基督教等异端宗教的信仰。

君士坦丁王朝的继承者继续接收到了这类幻象,并且除了叛教者尤利安之外都遵从了幻象的指令。尤利安则认为其是“来自伪神的信息”并且在“让[整个帝国]为不属于我们的一场战争备战”。尤利安相信他的前辈们错误理解了这些幻觉的内容,它并未让尤利安支持基督教传播,而是希望其建立一个被其称为“无论依照罗马的旧习俗还是基督教的新规范都有违道德”的新宗教。尤利安就其接收到的信息与幻象进行了争辩,整个过程被记载于一部题为《与自己对立》的哲学对话集中,其中第三段对话的一部分选段见下文。

档案4066-α-17:《与自己对立》第三章,第四至六页
成书于约公元362年,第六代牛皮纸抄本,发现于意大利威尼斯,原文为希腊语,由Gavin van Hofwegen 于1937年翻译。

对话涉及的主要角色为尤利安本人(以下简称为“尤”)与代表他所见幻觉的“幽灵”(以下简称为“幽”)

幽:可是尤利安,整个世界都处于危险之中,不对,应该说所有世界都处于危险之中。我和我的兄弟们都在一天天的变得衰弱,而在我们变弱的同时,我们的敌人却在变强。

尤:哦,幽灵啊,你说的那些敌人又是谁呢?是那些一直在袭扰我国东部边疆的波斯人吗?还是说他们是哥特人、阿勒曼尼人或者法兰克人,那些被我的叔叔征服的野蛮人之一呢?

幽:不,尤利安,敌人不在他们之中。

尤:那敌人就应该是在国内了:难道是我在高卢和叙利亚的那些想要反叛的附庸,或者可能还有我那几个想要夺取我的皇位的信基督教的堂兄弟?

幽:那些敌人不在你的帝国之内,也不在任何凡人建立的国家——无论帝国,王国还是城邦之内。

尤:那难不成我不知怎么就惹怒了众神?或者说半人马们又要从旷野之中归来与人类开战了吗?再或者基督教徒们才是对的,他们的上帝要带着一群圣灵回来为我的叛教行径把我投入塔耳塔洛斯深渊2了!我说的差不多了吗,幽灵?

幽:差得多呢,尤利安。我们的敌人不来自地狱,也不来自天堂。他们不在你所在的世界之中,也不在任何其他世界之中;他们不居住在任何星球之上,也不在星球之间的虚空之中。

尤:那么,幽灵,那些敌人又是谁呢?如果他们不在世界之中,我们又该去哪寻找他们呢?

幽:我们的敌人不在神明创造的世界之内;无论人类还是其他神灵都对他们一无所知;他们憎恶整个世界与其中的一切生命。

尤:那样的话,聪明的幽灵哟,我又要如何对抗他们呢?我该如何动员我的军团们,来与这些憎恶一切的存在交战呢?

幽:只有我与我的兄弟们可以与之一战。你必须在我们与他们的永恒之战中支援我们。

尤:我又该如何支援你们呢?

幽:祭拜我们。为我们永恒的战斗把你们的鲜血借与我们。为让我们的战斗继续而献上贡品。

尤:这下我就看透你的动机了,幽灵!你只是饿了,不是吗?渴望得到贡品?渴求凡人的崇拜?

这一章节又继续了七页,最终尤利安得出结论:这个幽灵是某种渺小的,寄生于皇家之上,希求崇拜与祀奉的恶灵。关于书中幽灵提出的观点与第二海托世教会主流神话的相似之处的调查正在进行中。

瓦伦提尼安王朝 - SCP-4066-β(364-379年)

瓦伦提尼安王朝由一种具体起源地不明的外星智能人形实体组成。描绘瓦伦提尼安王朝成员的SCP-4066-A作品显示其君主与其他王室成员都具有与昆虫类似的面部特征,包括复眼、与蝗虫类似的咀嚼型口器、以及长触角等;这些个体拥有四支手臂,身体每侧肩膀关节处长出两支,以及两条腿。对瓦伦提尼安君主的艺术描绘带有轻微的逆模因效果,会使观看该艺术品者将其视为对正常人类的描绘;因此,直到20世纪80年代基金会第一次开始使用记忆增强药物时,SCP-4066-β的异常特性才得以被发现。

狄奥多西亚王朝 - SCP-4066-γ(379-457年)

狄奥多西亚王朝的建立者狄奥多修斯一世与多个外星及外维度城邦,包括Cephus自治领、阿拉卡达城邦3、L’Kir中部共同繁荣超立方及新迦太基等具有亲密的贸易关系。Demetrios Makellos与Kouius Skotos,两位与皇帝关系紧密的顾问,在这些交易中担任中介;这一系列的交易造成了外星消费品、神秘学及炼金术相关的道具和非人类奴隶的大量流入。

利奥尼德王朝 - SCP-4066-δ(457-518年)

整个利奥尼德王朝似乎是于8世纪中期某个时间点突然被虚构出来的的,并在该过程中替换了两位狄奥多西亚王朝的皇帝,狄奥多修斯三世与阿卡狄乌斯二世,还有一位不属于任何王朝的皇帝菲利普·赫里索斯托莫斯4历史纪录与实物证据都明显的被替换了,但大多数人的记忆未被改变;然而,当时只有少量的修道院学者发现了历史遭到改变的事实,并且没有人公然发表过这类信息。

对于现代伊斯坦布尔城内由利奥尼德王朝第一位君主利奥一世建立的教堂,圣玛丽之泉教堂的检测发现了在一块由逆模因魔符封印的古代基石上的一段碑文;这段碑文由拉丁语和Lisk’Kvar5两种语言共同写成,见下文。

文档SCP-4066-δ-17:基石上的碑文,圣玛丽之泉教堂
具体时间未知。大理石碑文,发现于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城,以拉丁语及Lisk’Kvar写成。由Anne Benoit 与Ezekiei N’krumah于2012年翻译

在世界历5945年6,利奥大帝见证了奇迹,圣母赐予他神力来治愈一位盲人。在他登上王位之后,他在这处泉眼上建立了一座仅为圣母玛丽而设的教堂,以纪念这次神迹显现。

[翻译者的笔记:碑文余下的部分由词意依上下文变动极为复杂的Lisk’Kvar表意文字写成,对其翻译无法做到精准]

在[暗/黑/隐]星之年7,“穿过[红色/橙色/燃烧]的[水果/食物/染料]树林的车轮”8来到了这个[行星?],并在其上创造了一个[艺术品/奇迹]。“车轮”[重制/改写]了一个[人/国家]的[历史?],但没有改变人们的[心灵/记忆/灵魂];所有[智慧生命/艺术家]太[快的/简单的/自由的]忘记了他们的[历史?]


铭文上有文档中提到的“车轮”个体的签名。基金会至今无法向任何Lisk’Lurthan个体询问关于利奥尼德王朝、铭文本身以及其中提及的个体的信息。

查士丁尼王朝 - SCP-4066-ε(518-602年)

在Nx-34发掘中回收到的档案显示所有查士丁尼王朝的重要人物,包括皇帝们在内,都被一种被Nx-34附近居民称作“灵魂窃贼”的精通灵能的外星物种所控制。在君士坦丁堡港口附近的一处人工洞穴内灵魂窃贼建立了一处殖民地;当一位受其控制的皇族成员离开城市时,一只潜伏在海里或是乘着带有折光力场的罐状物的灵魂窃贼将会跟着他。福卡斯对莫里斯皇帝成功的篡位(见下文)可能与其和正常人类不同的生理结构带来的天生灵能抗性有关。

福卡斯 - SCP-4066-ζ(602-610年)

描绘僭主福卡斯的SCP-4066-A实例显示其具有倾斜的额头,明显的眉骨与突出的下巴,和尼安德特人(Homo neanderthalensis)相似;来自同一时代的其他信息显示他与他的家人说希腊语时带有一种与国内其他任何人都不相似的口音,他有时也会模糊的提起他再也不能返回的一个出生地。
不确定其是否来自外星球/外维度,但存在一定可能性。

希拉克略王朝 - SCP-4060-η(610-695年)

虽然当前未发现能直接把希拉克略王朝与外星生命体活动联系起来的文献证据,对于这一时期的遗迹的考古发掘发现了大量SCP-4066-B实例,具备代表性的实例列表如下。

表格4066-η-1:具有代表性的SCP-4066-η-B实例

地点 时间(大致) 物体
以弗所(今土耳其塞尔丘克) 614 两支可能因先前地震造成的损伤而无法使用的固定式磁轨炮。实体被发现于古代港口外的海滩上(由于Küçükmenderes河的水土沉积作用现在变成了距海岸数千米的内陆地区)实体显然曾被连接到某种在发掘中未发现的外部电源。
尼尼微(今伊拉克摩苏尔) 627 四具动力甲外骨骼的残骸,严重战损且内部电源被移除。四个实体的表面均刻有来自基督教经文的词句,每个个体的胸口部位都有一个刻有新约启示录中四只与福音传教士相关的有翼生物之一的铭牌——狮子,公牛,天使与雄鹰。
耶路撒冷 637-638 巨大的六足哺乳动物的骸骨,死于颈部被长矛刺伤;基因检测显示该生物起源于外星球。骨架被发现时包裹在一套重度锈蚀的带有马鞍的鳞甲内,其设计与同一时代拜占庭马匹铠甲相似。
腓尼卡斯(今土耳其菲尼凯) 654 航海用气垫船的残骸,长15米。气垫船本体显然由太阳能供能,舰艏装有青铜冲角,舰艇中段配备了两具弩炮。
亚美尼亚第温古城 686-688 47枚锂离子电池,处于一个封闭的陶瓷容器之内。电池似乎在被抛弃之前已被用尽电量;同时发现了多个可以利用此形状的锂离子电池的SCP-4066-B实例。

这些SCP-4066-B实例无法被追溯到同一个外星文明;希拉克略王朝可能与某种外星军火贩卖团体建立了贸易关系,但他们向军火商提供以作为回报的方式未知。在希拉克略王朝末期被发明的名为“希腊火”的燃烧物质有可能也是外星实体卖给或赠与他们的,对此的研究正在进行中。

提比略三世 阿普西玛 - SCP-4066-θ (698-705年)

提比略三世为山达基教9教徒。更多相关信息仅限被分配至FROZEN SOUL计划及时间异常部的人员知晓。

阿纳塔休斯二世 - SCP-4066-ι(713-715年)

已寻获的阿纳塔休斯二世的遗骸显示其为一部以胸腔内的小型驾驶舱操纵的人形机器人。驾驶舱尺寸适合15到20厘米,拥有至少六支操纵用附肢的实体。阿纳塔休斯二世由一台在其被利奥三世处决时被损坏的微型聚变反应堆供能;其驾驶者的具体身份与命运未知。

伊琳娜女皇 - SCP-4066-κ (797-802年)

由为自己的儿子君士坦丁六世摄政到成为独掌大权的统治者的伊琳娜女皇,曾是一种对裸眼不可见但可以被视力经过异常增强的人看到的地外寄生物种的宿主。不同的人对于该寄生生命体的描述不同;女皇的一位顾问,阉人Aetios,在他所作的女王传记Τὸν Βίον Τᾶς Βασσιλίσσας(《女皇的一生》)中汇编了多种描述。

档案 4066-κ-5:Τὸν Βίον Τᾶς Βασσιλίσσας,第四卷第六章

成书于约公元800年。第四代羊皮纸抄本,发现于意大利罗马城,原文为希腊语。由Ioannes Pappapetrou在1927年翻译

当然,女王能看到她自己的守护灵10,她的法师与炼金术士们,还有由上帝赐予了神之视力的僧侣与教士也可以。但这些人看到的守护灵的形象都不相同,并且总是互相争论谁看到的更加正确。

宫廷巫师阉人Bartholomes Timotheou看到一个火焰组成的光环环绕着女皇的头,在火环中有无数金色的眼睛向四方张望;当然,他发誓这是一位被上帝派来辅佐女皇的,较低阶的天使。他的学徒Petros Polydactulos(此人左手生有六指,标志着他在巫术方面的天赋),相信有五个以互不相同的宝石打造的,可以穿过一切固体的飞盘一直环绕在她的腰间。一直被我们称为哈伯科拉底11的那位埃及哑巴医师,在给自己涂上某种眼药膏之后,画出了他所看见的情况:蜷曲的烟柱从女王的耳朵与鼻孔中散出,一边盘绕一边上升,最终组成了复杂的螺旋形状。

教士们看到的图景更为奇特,然而无论看到怎样怪异的场面,他们都会一直相信这个守护灵本性非恶。来自Stoudion修道院的教友Leontios看到了在女皇脸上如蛇般盘旋爬行的黑线;这些线有时会离开她的脸,在空中腾跃一小段距离,而后再次攀附到她的皮肤上。在为女皇举行圣餐时短暂的获得了天使视力的君士坦丁堡牧首则看到了无数根针,有些以黑铁制成,有些则是红铜制的,正在无血的穿刺女皇的脸与胸;它们不停的沉入身体而后又重新上升,有时进行规律的波浪状运动,有时则毫无规律。

女皇本人声称它长得像一只章鱼或者乌贼,总是把触手缠在她的头上;只有她能听见它的声音,它说话的声音和老婆婆的声音很相似,但又如专门训练过的演说家一般精炼而动人。当我讲到这些对守护灵不同的描述时,我想起了来自波斯的盲人摸象的预言:每个人只能摸到这只野兽的一个部分,因此他们把象错当成了某种比它真实的样子简单得多的模样。就像我们比地上的爬虫更为高大一样,女皇的守护灵也一定比我们高大得多;或许每个人只能看到它的一部分,并因此被自己的不可靠的感官误导。

Aetios 声称寄生体的建议都很隐晦并且看起来总是提供不了多大的帮助,但伊琳娜却“从它的话中得到了莫大的慰藉”并且只要有可能就会遵从它给出的指令。他把寄生体提出的一些信息与伊琳娜女皇对其的解读编成了一篇Τὸν Βίον Τᾶς Βασσιλίσσας的姊妹篇:Ἀγαθαδαιμωνολόγοι (《善良守护灵的教诲》),部分选篇见下文。

档案 4600-κ-7:Ἀγαθαδαιμωνολόγοι 的选段
成书于约公元801年,第四代羊皮纸抄本,发现于意大利罗马城,原文为希腊语。由Ioannes Pappapetrou 于1929年翻译。

守护灵说道:“一个没有君主的帝国中的君主。太阳倒转,西升而东落。背叛招致蓄奴招致背叛。”女皇说:“它说的一定是那个法兰克的伪皇帝12;他想要占据这顶皇冠,但它只能属于我。他会尝试着从我这里盗走它,并且他会失败。”

守护灵问道:“为什么我们不是哲学家?”女皇答:“因为哲学家们无论多么品德高尚,都是异端。”守护灵问道:“为什么我们不是哲学本身?”女皇对此未作出答复。

守护灵说道:“并非所有真相都令人快乐,并非所有伤口都鲜血淋漓,并非所有植物都枝繁叶茂,小心蝴蝶。”女皇说:“令人不快的真相是阿拉伯人的力量。无血的伤口是布塞拉利安军区。无叶的植物是我现在没有子嗣的状态。蝴蝶是那个想废黜我的男人。”

守护灵说道:“渴望。自娱自乐。最高权力中的腐化。为一个年轻人的欲望而建立的王国。”女皇说:“阿拉伯帝国的腐化已经蔓延到了它的核心。它已无力抵挡品德高尚的基督教徒们。我们会征服他们,夺回我们的圣地。”

守护灵说道:“所有恶魔都被放了出来,后来者看到了还未到来便已死去者留下的讯息,而后他们理解了讯息,控制了威胁。”女皇理解其中的含义,但她不能告诉我,因为她对我的信赖还没有达到让她可以把她隐藏最深的秘密告诉我的程度。

守护灵说道:“历史即为悲剧。悲剧即为历史。姐妹就是姐妹并且仇敌就是仇敌。”女皇说:“我的嫂子13是那位做了尼姑的安绍莎,我的仇敌是意欲夺取曾经属于我的儿子、而后则属于我的皇位的家人们,我们家族过去有过的悲剧已经很出名了。”

守护灵说道:“不要叫出你所不想成为的事物的名字。”女皇说:“当一个人细想失败的时候,他会越来越快的滑向失败。我只想成功,也只说与成功相关的事。”

当伊琳娜于803年死于她的流放地莱斯博斯岛时,寄生生物也与她一并死亡;被派遣去寻回她的尸体的帝国特工表示它被埋没在一大堆填满了她的小房子的石头、金属、碎玻璃与烂肉之中。

利奥五世 - SCP-4066-λ (813-820年)
利奥五世的一份由一名书记员记录而成,一开始储存于Stoudios修道院而后被转移到Bab-i Mukhfi14的个人日志,描述了这位皇帝在20岁左右时经历的一次外星人诱拐事件。选段见下文。

文档SCP-4066-λ-3:利奥五世的个人日志
成书于约公元814年。第五代纸质抄本,发现于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原文为希腊语。于1977年由Anne Benoit 翻译。

甚至在我还没有参与巴尔达尼斯那场失败的革命的时候,我就知道我总有一天会成为皇帝。正如选择君士坦丁大帝一般,上帝也通过让我瞥见天堂幻象的方式让我知道祂选中了我。

这发生在第三财政周期,我出生后的第二个周期15八月时,我和几个伙伴一起出城16去布塞拉利军区的林子里打猎。我们在去安希拉17路上的一家旅馆过夜,在庆祝了一整晚之后,我们回到各自的房间歇息。

在夜里天最黑的时候,我走出房间去上厕所;当我从厕所回来时,一道亮光从天上照了下来,把我定在了原地。无形的手把我抬离地面,推向光的方向,我渐渐能看见那道光是由某艘飞行的船上固定着的一盏灯发出的;我被从船底的一扇门送进了船内,然后被放置在一块抛光打磨过的金属地板上。

在我面前站立着的是一位天使。他的身高比我还高出半人高,穿着完全覆盖皮肤的闪耀的银色铠甲;他的头盔上脸的位置有一块透明的玻璃,我可以透过它看到他的脸。他没有鼻子,只生有一只独眼;他的嘴里满是像狗牙一般锋利的牙齿;但我不害怕,因为我知道他是上帝派来的天使。

然后他便开始说话;虽然他说的不是希腊语,也不是凡人使用的其他任何一种语言,我却能够理解他的话,因为天使的语言就是能够使大家都理解。一张金属桌从地下升起,他让我脱下衣服躺上去,当我做完这些之后他又要我睡觉,于是我就睡了。

这次睡眠中我没有做什么梦,但它感觉好像很漫长;当我醒来时已经是早上了,我躺在床上,腹部有一道刀痕,就像被手术刀切开的一样。在这以后,当我与统治安纳托利亚的阿拉伯人作战时,一个拿刀的叙利亚士兵在我的腹部砍出了很深的一道伤口,那个叙利亚人很快就被我的战友杀死了;在包扎伤口时,在我腹部的皮肉之下发现了一件我马上就会讲到的奇怪的物体。

这个物体由白色的石头或是及其光滑的陶瓷制成,没有接合缝隙更没有开口,在它的表面镶嵌着银色的奇怪的图形,我想那可能是天使监视者18与亚当之后的第一批人类一同使用的文字。当这件物体被带到Stoudion修道院以语言天赋著称的教友Ioanness Euglossos面前时,他立刻理解了这段文字并把它翻译成了希腊语,我接下来会将他的翻译内容读出来。

“Glumoriclopharnion19内置跟踪设备。请植入中央体腔。需要帮助的话请通过远声号码8-7-6-11-4-1-0-2-9-10-1-920或访问我们的穿行网地址来联系我们21
无论是我还是修道院里的其他学者们都无法理解这段文字的含义,但或许我的儿子或者儿子的儿子会发现其中的秘密,而后他们将再次联系天使们以寻求指导。在那一刻到来之前,这件物品将被与其他圣遗物一同被储存在皇家保险库中。


其中提及的物品,SCP-4066-λ-B-1,在君士坦丁堡沦陷时被奥斯曼帝国所占有;当第一次世界大战后Bab-i Mukhfi被解散时其被转交到基金会。

马其顿王朝 - SCP-4066-μ(867-1056年)
马其顿王朝的君主属于多个携带有使其能够伪装成人类的全息或模因隐身设备的不同外星物种。该王朝的上台是一个名为“HarrShaNget拟真产物公司”的外星娱乐公司操纵的结果;多位君主们与他们伪造的家庭成员们之间的权力争夺被录制成在多个星际娱乐服务公司被播放的真人秀系列:“原始社会领导权的超越与竞争”。在第十九季之后该节目被取消,余下的所有参与者要么装死退场,要么则由机器人所替代。

杜卡王朝 - SCP-4066-ν(1059-1081年)
杜卡王朝的所有成员都可以使用与scp-1980相似的意识转移技术。撰写了杜卡王朝君主传记的宫廷阉人以弗所的阿卡狄乌斯在其传记中提及每个家族成员都“戴着与皮肤紧贴的一块覆盖着宝石的黑色金属护身符”;当一位皇室成员杜卡斯伊欧尼的护身符被一个儿时玩伴取下的瞬间,“灵魂从他的双眼中逸散,直到护身符被戴回他身上时才终于返回”。据传所有杜卡皇帝都以惧怕暗杀密谋为名为自己找过替身;文献显示至少出现过两次本被认为已死于战斗的皇帝之后又出现并称之前死去的是替身的情况。当前未知其使用的科技来自另一个类似SCP-1980的遗迹或是从其他独立渠道获得。

科穆宁王朝 - SCP-4066-ξ(1081-1185年)
对保存至今的科穆宁君主遗骸的研究暗示多位君主被一个未知实体或群体进行了大量的神经机械改造。以下是一份删减版的已知受到改造的王朝成员与具体改造内容的表格。

表格SCP-4066-ξ-1:受改造的科穆宁成员
王朝成员 改造内容 其他笔记
阿莱克修斯一世科穆宁 人造右臂及右腿;躯干与颈部皮下植入了防弹纤维材料;盆腔上部植入未知器官 尸体有机部分的严重腐败使得额外植入器官的作用无法被了解,它似乎被连接到生殖系统
安娜科穆宁 未发现,参见笔记 尸体有遭到死后肢解的迹象:双眼、肺、心脏与左腿均缺失。其仿生部件有可能在死后被拆解以备再次使用。
约翰二世科穆宁 从食道到直肠的消化系统被能滤除病原体与毒素,同时可以消化多种常人所无法消化的物质的人造器官所代替;左臂从肘部开始被替换成人造手臂 左臂的替换似乎发生于其死前不久。
曼努埃尔一世科穆宁 自颈部以下完全被替换 身体缺失了数个部分,包括右臂、双脚、多个内部部件、以及数块人造皮肤和装甲(参见下文阿莱克修斯二世的部分)
安条克的玛丽亚 人造双眼与左腿 左腿比右腿略短。在植入器官附近的疤痕显示其可能经历了中到重度的排异反应
阿莱克修斯二世科穆宁 右臂、双脚、心脏、肝脏、部分皮肤被人造器官所取代 植入物与曼努埃尔缺失的部分相符,且与阿莱克修斯二世并不相称。在植入器官周围有可能是在植入过程中留下的伤痕
安德罗尼科斯一世科穆宁 左臂被人造手臂替代 人造手臂由青铜与白银以符合其所在时代的金属成型技术铸造,不包含电子元件,可能是在模仿之前几位皇帝使用的先进仿生器官

除安德罗尼科斯一世原始的仿生臂之外,所有其他皇室成员使用的仿生器件的组成元件及外观审美均高度一致,暗示其来自同一来源。

安吉利德王朝 - SCP-4066-ο(1185-1204年)

安吉利德王朝由一个提供金、银、铜以换取无名圣像的SCP-3201个体所大幅资助。安吉利德皇室相信SCP-3201实体是上帝派来赐予他们的家族繁荣的天使;康斯坦丁·安吉利德,这一家族的开创者,选择了这一姓氏22以表现这一关系。据信当该SCP-3201实体满足于其收集到的圣像并停止提供贵金属资源时安吉利德家族失去了皇位。

帕里奥洛加斯王朝 - SCP-4066-π (1261-1453年)

帕里奥洛加斯王朝并非由外星实体构成,也没有受到任何地外文明的控制或支持;然而他们意识到了SCP-4066现象的存在,并积极采取措施以遏止外星实体对拜占庭帝国政治的影响。 在从拉丁帝国手中收回君士坦丁堡之后,迈克尔七世帕里奥洛加斯组织了圣君士坦丁大帝骑士团,一个与当时主流的天主教骑士团,如圣殿骑士团与医院骑士团等模式相似的骑士团;它的基础档案,下文中的《圣君士坦丁信条》,建构了这一组织义务与责任的框架。

文档4066-π-1:《圣君士坦丁信条》
完成于约公元1265年。大理石碑文,发现于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原文为希腊语。由 William Wentworth FitzWilliam与Viscount Milton于1864年翻译。

我们以万能的圣三位一体,天堂上的圣父与为我们的罪孽而死的圣子耶稣基督还有圣灵的名义起誓;

我们也以圣母,圣女玛丽、圣君士坦丁大帝以及自天国之上俯瞰我们的所有圣人的名义起誓;

我们同样以我们对皇帝与罗马帝国的忠诚,以基督教世界现在与永远的守护者的名义起誓;

我们发誓保卫整个罗马帝国与她所有的附庸国与保护国免于所有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事物的攻击与侵染,无论它们看起来来自天堂,地狱还是其他未知之处;

我们也发誓保卫唯一的神圣的基督教与罗马教廷免受之前提及的攻击与侵染,同时谨遵教廷的教诲与习俗;

我们发誓使用由皇帝传给我们的骑士团的不属于尘世的武器与工具来反击他们的创造者,同时尽我们所能维护这些物件的状态;

我们发誓保卫帝国与教廷免于任何无论在内还是在外的威胁,绝不允许世外的影响于神圣的帝国与教廷的任一部门之中生根发芽,也以此种方式防卫我们的骑士团自身,保证我们正义的目的不被收买。

如此,我们在与我们信念一致而同握武器的兄弟面前,在我们的皇帝面前,在我们的教会面前,在我们的上帝面前立下誓言。阿门。

骑士团成员仅限于来自“未曾受到世外侵染”的家族的贵族成员,因此,包括科穆宁与安吉利德家族剩余的成员在内,多个地位显赫的家族的成员完全被禁止加入骑士团。虽然圣君士坦丁大帝骑士团不是第一个异常物件收容团体,但它是第一个取得巨大成功的:他们阻止了多次地外及异维度势力推翻、控制、贿赂或是替换帕里奥洛加斯君主的阴谋,并两次带领帝国军队战胜了组织充分的外星入侵。这些胜利均记录于由大量拜占庭宫廷学者与书记员共同编成的纲要类作品Συγγραφαὶ Ἱππῶν Κονσταντίνου(《君士坦丁骑士史纲》)中;下文是其中描述1312年尼戈米迪亚之战的一段,这次战争中入侵的敌方军队显然是团结于一个名为“来自群星的亚历山大”的个体之下的地球与外星佣兵团。
文档 4066-π-12:Συγγραφαὶ Ἱππῶν Κονσταντίνου 第七卷,第二十三章
成书于约公元1315年。第二代牛皮纸抄本,发现于俄罗斯圣彼得堡,原文为希腊语。由Ioannes Pappapetrou于1933年翻译。

亚历山大军的使节在开战前夕到来。他派来了他最为信任的三位附庸与伙伴。他们中的每一位都曾是一位独立国王,却为了能在其他国君的保护与支援之下进行扩张而向亚历山大宣誓效忠。

第一位是比一般人还要高出半个人那么高的巨人Agaleüs Ironclad,他的躯体比起血肉更像钢铁;他指挥着五千名步兵。第二位是Gnephrou Dorokrates,一只体型如一个小男孩那般大小,乘坐着一架一直悬浮在与常人腰部同等高度的飞盘的章鱼;他指挥着一队骑兵,有两千名骑着钢铁骏马,还有四百名驾驶与它相似的飞盘。第三位是被称作“噬日者”的Theulian,他是一个身体被流转的光影所覆盖的中等身材的努比亚人;他指挥着十二位术士,以及与他们相近的十二乘十二位恶魔。

他们为皇帝与它的顾问们带来了一个来自亚历山大的提议:只要皇帝对他宣誓效忠并且帮助他完成对世界的征服,他就可以让皇帝与他的子嗣继续统治直到他们的血脉断绝。知晓亚历山大的本性,他的狡诈多端以及对权力的渴望的皇帝拒绝了他的提案。使者们一边吵吵嚷嚷着要惩罚皇帝一边赶回他们的主子那里。

天还未亮,两军便在城墙外的平原上集结了。在第一缕曙光在山顶浮现的同时,亚历山大军的轻弩车向我军发射;很久以前由某位捐助者赠予君士坦斯二世的隐形圣盾弹开了他们的弩箭,同时我们的战争机器投出了一连串的燃烧罐与石块作为反击。它们落入了敌军右翼的德国佣兵群中,杀死了很多敌军并且造成了大范围的混乱。

在两军互相冲向对方的同时,箭矢、火焰长枪与子弹漫天乱飞。我们的骑兵冲向敌人右翼的佣兵,斩杀着没有被之前的攻击杀死的敌人;敌人的飞天骑兵想要截住他们,却被军用火箭组成的弹幕所击退。两方步兵在中军接战,由Agaleüs领导的铁人们撞穿了我们的阵线。我们的中部步兵拖住了对方的第一轮进攻,随后,在敌人的上一次入侵中被缴获的,仅有的一百多部战争巨构赶来支援。

战斗持续了一整个白天;两方军力如此相称以至于没有哪一方可以完全的占到上风。我们以为我们可能战到最后一人战死也无法真正击退敌人的入侵。但这天上帝给了我们眷顾,让我们得以避免这样一次战败。太阳即将下山之时,敌军开始撤退;在部队撤离的同时,前一天出现在皇帝面前的那几位指挥官举着休战旗向我军骑马赶来。亚历山大窒息而死,他的铠甲的通气孔被战场上的淤泥和他杀死的人流出的鲜血糊的严严实实;而且,正如古代那个与他姓名相同的人一样,他也没有继承人,而他手下的将领们则急于赶回自己的王国巩固统治。他们回到了他们乘坐的战舰与飞天战车上,离开了我们的土地。


在君士坦丁堡于1453年陷落之后,圣君士坦丁大帝骑士团分裂了:其中一支相信奥斯曼帝国已经通过征服的方式获得了罗马的衣钵的骑士们,向奥斯曼苏丹宣誓效忠并被同化成了Bab-i Mukhfi的一部分,而另一支则逃往俄罗斯以继续支持东正教廷。骑士团在俄罗斯的分支于1699年依沙皇彼得大帝的命令被并入沙皇先知会23,致力于利用预知术与奇术预测设备来预先摧毁异常威胁的基金会前身组织之一。
页面版本: 10, 最后编辑于: 23 Jul 2019 13:57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