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360 齿轮召唤
EuclidSCP-2360 齿轮召唤Rate: 152
SCP-2360 - 齿轮召唤

项目编号:SCP-2360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2360将被收容于罩有法拉第笼的收容间中。收容站点必须配备电磁干扰发生器以应对收容突破的情况。可在项目其要求下派出专业人士对其身体改造进行检修。

SCP-2360将被提供2360专供流食而非标准人形SCP配餐。研究员可视其表现是否良好来考虑允许为其供应标准配餐。

若SCP-2360接触联网游戏或游戏碟,可以研究员意见作为违规行为警告并处罚;但是项目会在被允许这么做时更为顺从和稳定。

SCP-2360登陆局域网的时间必须严格安排。每天最多三小时,每周不超过6天。与SCP-2360进行对抗的人员必须保持1:2的死亡竞赛胜率;胜率低于此标准超过一场游戏的人员将被替换。若SCP-2360表现出发生涅槃事件的迹象,必须立即切断网络连接并执行近神(Upasana)程序。

描述:SCP-2360是三名男性人形实体,其身体均接受过相同设计的电子系统改造。

SCP-2360经受的主要改造是一套与其脊柱连为一体的定制包裹物,内有被拆解、重装以符合其身体结构的XBOX360游戏主机的零件。主机的部分零件经过改良 使其使用寿命得到了加长。参见SCP-2360零件记录。项目接收到的视听数据会通过皮下传输到安装在其耳蜗和眼部的移植物。项目耳蜗的移植物未暴露在 外,不使用扫描设备则不可见1;然而其眼窝已接受过高度改造、装入了带有高清媒体接口的人造电子眼。SCP-2360的虹膜中装有发光二极管,会在游 戏机启动时发出绿光;据SCP-2360自己所言这仅是为了美观而已。

SCP-2360的手腕装有摇杆作为控制输入设备;这些摇杆会在不使用时折叠收起好让其能自由活动。SCP-2360的手掌和手指不会流汗;腕载输入系统内自带皮下水冷系统和提升神经反射速度的毛细肌肉刺激器。

项目身上的电子改造和宿主经过改良的消化系统结合在一起,并直接从消化中获得能量。SCP-2360 能在服用足够多的特制流食下无限期的保持生存和活动,这种流食的成分包括高糖玉米糖浆、咖啡因、诚挚、苯甲酸钠、溴化植物油等。

SCP-2360的主要活动是进行游戏《使命召唤:现代战争》。在未被收容的状态下,SCP-2360会使用其主机登入在线多人模式持续进行游戏,直至其需要休息为止。在游戏刚刚开始时SCP-2360会与其他玩家、或是相互之间以内置麦克风交流;但在进行游戏1小时20分钟后, SCP-2360个体将完全同步。此时,测试期间录下的游戏视频显示三人在游戏中的活动完全同步(如集中火力、搜寻隐藏威胁等),且相互之间未进行任何交流。

若未登入在线服务,SCP-2360会使用无线网络适配器展开一个本地“系统连接”继续联网游戏;但这样的本地游戏中不会出现同步现象。最初的收容措施禁止项目如此活动;在SCP-2360一再抗议后,项目被转移到不同的收容间内,在保持其电子改造能相互交流的同时将其与在线服务隔离。

在这之后,SCP-2360越发强烈地要求进行在线游戏,并称这是宗教迫害。这一行动最后发展到绝食、拒绝摄入流食、甚至对自己的身体和机械进行自残。最终基金会人员与SCP- 2360达成了妥协,允许其通过本地局域网(LAN)与基金会人员进行受限制的定时在线对抗。但是,基于SCP-2360自己所称,在游戏中取得胜利将使它们获得涅槃;因此与SCP-2360对抗的人员必须经过仔细挑选,反制措施已制定。

LAN使用权最初仅作为缓解措施,但由于这使得SCP-2360表现出了明显地顺从度提升,该措施将被长期执行。

采访2360-A摘录

采访者:告诉我你们是怎么得到这些改装的。

SCP-2360-A:怎么说,比如,从头开始?

采访者:这样更好。请说吧。

SCP-2360-C:我们被邀请去参加一个青年集会。

SCP-2360-A:是啊,Wallace带我们去的。

SCP-2360-C:一开始我们只是冲着免费食品去的,但是几周后,教会神父开始向我们传话了。

SCP-2360-A:我们这才意识到我们是破碎的。

SCP-2360-B:破碎了。只有唯一的神能治愈我们。

采访者:神?

SCP-2360-A:你从没听闻过神么?

采访者:我想问的是你们说的是哪位大神。

SCP-2360-C:神啊。先生。

SCP-2360-B:那位神破碎自己融进了我们的图景。

采访者:所以你们说的是破碎之神教会。

SCP-2360-A:就是这个名字,对。

SCP-2360-C:神父说神的教会从不在乎宗派,但它尊重改革者和融合派的信条。

SCP-2360-A:仅仅关注当下。

采访者:改革派和融合派?

SCP-2360-A:改革。这就像…神在我们之中。当然他也在你之中。所以当我们开始改革,当我们开始创造新的技术…

SCP-2360-C:那就是唤起神的碎片,兄弟。

SCP-2360-A:那就是在让我们重新完整。嗨,你是工程师么?

采访者:那“融合派”又是什么意思?

SCP-2360-C:这个嘛,我们当然必须尽可能地靠近神。

SCP-2360-A:既然新技术就是神的一部分…

SCP-2360-B:这就正是我们将自己献与神的道路。

采访者:于是你们就这么把自己改造了?

SCP-2360-A:神父说过,“当你们感觉与机械融为一体之时,你们将希望它成为你们的一部分。”

SCP-2360-C:我们四人明悟这点,就是在我们一起玩使命召唤之时。

SCP-2360-A:于是我们便如此做了。

采访者:你们四人?

SCP-2360-C:对啊,Wallace本来也加入了我们。

SCP-2360-A:但是360有…25%的崩溃率。

SCP-2360-B:在那之后他就没怎么和我们说过话。

采访记录2360-B 抄录

采访者:你们为什么要不停地玩游戏?[采访者指着SCP-2360们存放在珠宝盒里的的游戏碟。]

SCP-2360-C:那是超越之道。

SCP-2360-A:就像…冥想。超越史诗。

SCP-2360-C:我们每得一分,离神就近了一步。

SCP-2360-A:我们每赢一局,离凡尘就远了一步。

SCP-2360-C:我们是世间最虔诚者。

SCP-2360-A:自动瞄准——

SCP-2360-C:——与我们同在。

SCP-2360-B:我们将不用瞄准镜地登上天堂。

SCP-2360-C:除了…

采访者:除了?

SCP-2360-C:我们在游戏里不可彼此对抗。

SCP-2360-B:我们只可杀伤那些非我族类。

SCP-2360-C:否则这就只是演习而已。

SCP-2360-A:这是残片。

SCP-2360-B:神不在残片上。

SCP-2360-B:我应该告诉他们么?

SCP-2360-A:别这样,Kamal。

采访者:如果你们对我们有所隐瞒,我想我们恐怕很难达成共识。

SCP-2360-A:好吧,好吧,说吧。

SCP-2360-B:两个月前,一些警报响了,对吧?我们都看见了那眩目的红光,当我们睁开眼,房间和屋门都被拦腰熔断。闻着就像枫糖和屁。Hunter,他说——

SCP-2360-C:好吧,从我开始成为整体时我已经很注意言辞了,但我还是说了句…“操,快看看能不能上网!”

SCP-2360-B:所有的守卫都跑了过来,喊道“把主引擎关掉,不要让F-er找到它!”

SCP-2360-A:于是我们连上服务器开了局死亡竞赛。

SCP-2360-C:但那服务器——

SCP-2360-B:没人了。

SCP-2360-A:我们找到个人,问他从我们上次登陆以来有没有出新的使命召唤。

SCP-2360-C:他说出了,六部。

SCP-2360-A:我们寻找着以往一起游戏的兄弟们,但他们都去玩别的游戏了。

SCP-2360-C:接着刚才和我们说话的那人也下线了。

SCP-2360-B:我们没时间换服务器了,所以在你们把我们带到新房间时,我们只是在地图上跑来跑去…

SCP-2360-A:直到信号切断。

采访者:这就完了?

SCP-2360-A:你什么意思?

采访者:你们在登陆线上服务的时候就没有做别的事?你们和外边的人除了使命召唤就没说点别的?

SCP-2360-C:没有。

SCP-2360-B:我没有。

SCP-2360-A:我也没有。我们就忙着找人开一局。

采访者:记下了。我们会核实,如果这是真的,我们会对于你们的忠诚和在收容突破期间的老实表现提供一些宽大处理。

SCP-2360-C:谢谢,伙计。我能再问一件事么?

采访者:问吧。

SCP-2360-C:外面有出新XBOX么?

SCP-2360-A:比如720。

SCP-2360-C:或者360 2,或者——

SCP-2360-B:就是我们体内那种东西的新一代,他们说的是这个。

采访者:抱歉,在监督者批准前我不能透露任何信息。

SCP-2360-C:这——

SCP-2360-A:好吧。

SCP-2360-C:很好。

[记录结束]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