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399 故障中的毁灭者
KeterSCP-2399 故障中的毁灭者Rate: 144
SCP-2399
redspot.gif

SCP-2399行进路线,所拍摄时间自██/██/██到██/██/██。

项目编号:SCP-2399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介于SCP-2399所处位置及其本身特性,目前尚无法对其进行收容。潜伏在各大天文台的基金会特工应回收所有关于SCP-2399的图片与摄影。目前散布的虚假信息可完全对公众掩饰SCP-2399的存在。

环绕木星的基金会卫星现正监视SCP-2399的自我修复工作,同时实施阻碍行动将其完成度限制在75%以下。此外,在木星高轨上设置有多个电磁干扰卫星(屏蔽阵列)。该阵列拦截到的所有通讯信息都应被解析并保存。

如若SCP-2399修复完成度超过75%或有信息突破屏蔽,应认为其已完成修复,基金会相关人员应实施LEGIONNAIRE-5协议(参见附录2399-L5)

描述:SCP-2399是一组位于木星低层大气的巨型复杂机械结构。SCP-2399在1963年被发现,从那时起项目一直在使用先进的反物质武器进行破坏活动,并摧毁大气[数据删除]导致了巨型红色漩涡的出现,即木星大红斑。

SCP-2399上有部分破损,可能是由于在到达目前位置前与木卫一相撞导致的。观察显示SCP-2399释放出大量八爪型无人机对其所受损伤进行修复。部分无人机环绕在SCP-2399周围,其他无人机则在附近的木星卫星上巡航,或深入木星大气寻找SCP-2399掉落的碎片。计算机模型显示SCP-2399已修复59%,并以每年0.78%的速率持续增长。该速率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只有0.12%。

除了表面损伤,SCP-2399还具有以下特性:具有无限能量供应,电磁护盾,物质分解武器,自我修复的功能,以及追踪锁定系统(参见附录2399-2b)。介于SCP-2399的制造者与人类之间有巨大的科技水平差异,目前没有任何手段可以摧毁SCP-2399。理论上极强的电磁脉冲可以对SCP-2399造成破坏,但目前该技术尚不存在。

redspot2.png

从障壁单元21可见的SCP-2399(红圈处)

从1971年起,SCP-2399持续接收着一条从三角座星系发来的不间断信息流,三角座星系距地球约三百万光年。SCP-2399到达太阳系以及实施该通讯的技术目前尚不明。1971年至1985年间,SCP-2399持续收到一段信息,经解析翻译后内容为命令其修复进入太阳系时受到的损伤。随后,基金会建立屏蔽阵列以拦截此类信息。阵列完成后信号流中断了一段时期,直到1996年,从信号源发来了另一道不同的命令。屏蔽阵列目前正在阻止SCP-2399收到该指令。(参见附录2399-Comm-Log)


SCP-2399发现经过记录:

SCP-2399最初由乔凡尼·卡西尼1与1665年发现,但该事件一直不为人知。以下内容直接引用自卡西尼的记录,由意大利语翻译为英语。

08/10/1665
我在天上发现了一个不得了的东西。昨晚我看向自己的望远镜,发现一颗可能是星星的东西,散发着耀眼的光芒撞向了我们太阳系的边缘。我从未见过这么快的东西;它只花了两小时就通过外围行星!我一直看着,用我的双眼,我看见它慢慢靠近木星,拐了一个大弯,然后消失在了行星表面。然后我看见光线爆发开来,在夜空下我能看得清清楚楚,直到日出。我必须继续记录下这些东西,我还有责任要警告我的同僚们。

15/10/1665
昨晚我带皮特来到我的观测点,距离我看见木星上的火雨已经过了一周了。他带着他的望远镜,我们一起向那颗巨星投去视线。巨大的变化把我们都吓了一跳。木星,那个遥远的世界一直只有斑斓的表面,如今在那颗星星坠落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大红斑。皮特对这样一个惊人的发现就这么出现在我们眼前感到难以置信,我理解他。我会继续记录这一切的。

18/10/1665
今晚我看向自己的望远镜,我对天发誓我看见大红斑里发生了巨大的爆炸。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天体学出现以来没有任何有关这样巨大的天体爆炸的记录。我明天会和皮特讨论一下,希望从他那里我得到一些建议。

19/10/1665
皮特和我看到了一样的景象!我对他说的我的想法,他和我想的一样,我们随后的讨论推测这一定是我在那天晚上看到的陨星造成的后果,这不是我们的错觉。我很想知道我们的邻星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巨大变故。对这件事的记录一定要进行下去。

附录2399-2b:

██/██/██,████时,53号阵列单元观察到有修理无人机在靠近一块碎片,并立即确认那是属于通讯阵列的一部分。考虑到该零件所起的功用以及被SCP-2399回收的后果,下令45号阵列单元使用搭载的冲击炮对无人机开火。

冲击炮对无人机无法造成伤害。53号阵列单元的录像显示,向无人机发射的炮弹被SCP-2399发射的炮击击毁在距目标5km的位置上,分析录像发现SCP-2399[数据删除]随后的异常现象从████-██-████-█开始[数据删除]导致45号阵列单元被44号,51号以及55号阵列单元摧毁。

现不允许屏蔽阵列上的卫星对SCP-2399及其释放的无人机施加干涉。

附录2399-2c:Gigas计划

██/██/██事件后,决定配置能够摧毁或限制SCP-2399行动的力量。使用基金会以及其他45个国家的资源(主要为 █████ ███████、███████、█████ ██████、██████、███████ ██████、██████'█ ████████ ██ █████以及██████████ ██████'█ ████████ ██ █████),一个搭载有██枚装备███Mt炸弹弹头和██枚装备EMP炸弹弹头的卫星站台被发射升空并进入环绕木卫二的轨道。在██/██/██,████时,由十五名站点主管以及O5█、O5█、O5█、O5█和O5█下令,对SCP-2399发射Gigas计划内所有的弹头。

[数据删除]

现正在研究消灭SCP-2399的其他方法。

附录2399-L5:

那么,关于SCP-2399。

你可曾坐下来好好想过,当你身后的街道发生了车祸,或者你才离开的城市被炸弹袭击,你是有多么幸运才能活下来?多少的机缘巧合才能你存活至今?晚几秒或者早几秒,弯腰捡个东西,都能导致两辆巴士相撞。这样的事情无时无刻不在发生。但那就是我们出现的原因。我们保护普通人,因为他们都不知道要如何在未知中保护自己。

我们不能关照到方方面面。有些东西我们可以控制住,可以把那些能毁灭我们的威胁限制起来,但有更多的我们毫无对策。有的太过巨大,有的太过迅速,有的能力无边,这些东西眨眼间就能毁灭人类。它们之所以还没这么做,只是我们运气好。但2399和它们不一样。

关于SCP-2399的动机,起源,和它的能力我们所知甚少。我们不知道它如何能进行那么远距离的通讯,不知道是谁建造了它(如果它真的是被建造出来的)然后送到我们这里。我们不知道SCP-2399完全修复以后会发生什么,不知道如果屏蔽阵列出现漏洞,让它接收到信息后会发生什么。我们不知道,所以我们要做最坏的打算。就目前来看,SCP-2399一旦到达地球就能瞬间毁灭我们。

但人类总能得到帮助,总有东西能阻止末日的到来。这个帮助,对我们,对SCP-2399来说就是木星。SCP-2399在接近地球的时候撞上了木卫一,卡西尼目击了这件事而我们也确定了,它受损了,不能脱离木星的引力拉扯。它们使用了武器,但遭受灭顶之灾的是木星,不是我们。

SCP-2399终将完成修复工作,然后它会离开木星前往自己的目标。现在我们可以肆意往它头上丢核弹和EMP炸弹,但连它的毛都伤不到一根,事实正相反,这样做什么用都没有。如果它修复了,我们就玩完了。

木星给我们争取了时间。现在SCP-2399只能呆在那儿修复自己,我们要想办法阻止它。不论如何,我们在和这东西搞军备竞赛。乐观估计,它在25年后就能穿过我们的屏蔽阵列收到信息。在那之前,我们必须抓住机会。我们必须利用好每一分每一秒。

所以我们发起了退伍兵LEGIONNAIRE协议。一枚威力巨大的EMP炸弹,用天知道的什么方法驱动,随后跟着能把人类文明毁灭上千次的核弹。这是个笨办法,简单粗暴,而且很可能是徒劳。基金会,乃至全球的科研人员都在想办法把这些东西上去,更别说怎么运转。我们连完成退伍兵的时间都不够。但我们必须搏一把。我们要行动起来。就算要散尽千金,我们也必须试一试。

你很难碰上一辆巴士突然拐弯朝你冲过来,你想闪开地话那更加难。不过木星在我们毫无察觉的时候给了我们一个机会。我想我们应该把握住。

Randall McAllan
主管
障壁计划,Site ██

附录2399-Comm-Log:

以下信息不断重复,直至收到新信息或该电波中断。

██/██/1971- 本机受损:修复
██/██/1985- 更新指令:保持当前位置:修复
██/██/1985- 电波在该期间内中断,屏蔽阵列已建立。
[座标已编辑]:修复
██/██/2015- 本机在目标范围之外:前往该星系第三颗行星[座标已编辑]:目标优先:停止修复

页面版本: 1, 最后编辑于: 03 Sep 2017 22:18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