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408 欧若科之陨
KeterSCP-2408 欧若科之陨Rate: 129
SCP-2408

项目编号:SCP-2408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基金会将渗透并控制GoI-0432疑似活跃区域的执法机关。关于GoI-0432异常活动的情报收集将暂停。MTF Psi-13(“女巫猎人”)已被派出搜寻并歼灭GoI-0432成员(SCP-2408-1)。若能将成员活捉,将在处决前对其进行审讯(利用一切可用的必要手段);尸体在尸检后按照有害废物程序处置。

机动特勤队Psi-9(“深渊凝视者”)将为SCP-2408-3的研究员提供安保。试图进入SCP-2408-3的人员一经发现立即予以处决。巡逻队将搜寻可能的其他入口,一经发现立即严密封锁。
武装遗物与生物收容区-06已在莫斯科建立对SCP-2408-3进行研究和收容。

描述:SCP-2408为与活跃于前苏联各国的异常犯罪组织、欲肉教分支GoI-0432(“猎手黑屋”)相关的异常。SCP-2408-1为基因正常的人类,但经历过肉体改造。已知变化包括:

  • 身体质量提升2倍,有时3倍(主要是肌肉)
  • 骨密度提升
  • 睾酮分泌提升(是正常成年男性基准水平的6倍)
  • 肾上腺素分泌提升(正常成年男性基准水平的4倍)
  • 器官大小与身体大小等比例增大,睾丸、肾上腺则扩大到远超正常比例,大脑则没有体积变化
  • 出现多种非人类生理特征(如狼、山羊、熊、章鱼类特征)
  • 可在两足与四足行走间切换
  • 感官增强(视觉、听觉、味觉/嗅觉超出人类感知极限)
  • 体力、速度、再生能力增强

与Cronenberg变形综合征不同,SCP-2408-1个体能逆转这些变化且保持其细胞稳定。未知这些变化改造是否能永久维持。变化完成需10-30秒。

SCP-2408是在伐肯纳行动中被发现。

在伐肯纳行动中对GoI-0432“猎手黑屋”(简称“黑屋”)进行了渗透。GoI-0432与敲诈、谋杀、抢劫、赌博、卖淫、贩卖人口、贩毒、贩卖军火、地下格斗场等活动均有关联。这些行动本身没有异常性,GoI-0432的异常能力仍对其行动产生了附带影响。异常活动包括:

  • 对异常药剂的非法交易及散播,主要为雄激素代谢促进类固醇“Гнев1。静脉注射Гнев会使得肌肉与骨骼发生异常级别的增长。持续和/或过度使用将导致Cronenberg变形综合征和/或死亡。分析显示该物质是从某种未知动物的肾上腺内提取,已将其编为SCP-2408-2A。
  • 对“Похоть”2的非法交易及散播,这是一种强效镇静剂和越发流行3的“俱乐部毒品”4。一般装在小玻璃瓶内出售,通过鼻窦吸入来施入人体内(注射将导致死亡)。该物质会引起多种感官幻觉、心悸增加、性唤起增加,并产生愉悦感;研究确认其成瘾性强于海洛因。这些效应并非异常(此物质可能是为牟利创造),但该物质本身似乎是从未知生物的脊髓液中提取,已被分类为SCP-2408-2B。
  • 对生物制剂的非法交易和散播,包括被基金会认定为异常的病原体及有毒物。其中“Красная Смерть”5的制造及散播表明其具有高度威胁。已将其分类为SCP-███,关于“红死病”的相关信息依照需知原则开放。
  • GoI-0432的受害者被发现遭巨大的有机脊柱6刺穿,或是被完全肢解。尸体表现出遭不同动物攻击的伤口,如血蹄印、有角、长牙动物的角戳伤、或是大型狼类动物的牙印。

基金会是在苏联解体时、由格鲁乌“P”部门控制的多个异常及文件被转移到了基金会手中后发现了GoI-0432。之后格鲁乌“P”部门的前成员进一步确认了GoI-0432的存在,且似乎他们并不能完全收容或消除由GoI-0432及相关异常带来的威胁,一处来源称多次对该组织进行了捣毁-但之后使其在数月后再次出现,且进一步壮大。

GSI“黑屋” “P”部门 V部门
批准12.III.1959打印NR:3
签名 .................. S
部门领导V-P-9-GRU D.NR: 20-III-1959
负责人:Ivan P. Krupin
细节:GSI“黑屋”是一利用异常手段实施非法及反常活动的犯罪组织。GSI“黑屋”当前在整个苏联内活动,但怀疑其总部位于莫斯科一处被其称为“老祭坛”的地点。关于该地点的情报主要是从仪式幸存者Samuil T. Ankudinov处收集,因其参与犯罪,在被认定为没有存活必要后执行处决。

---

采访记录 “P”部门 V部门
07.III.1959 D.NR: 12.III.1959
附于文件12-III-1959
附文为对前“黑屋”新成员及仪式幸存者Samuil T. Ankudinov的采访。采访人为████ █. K████████。因对象没有了下颚,他只能以书写回应问题。对象对特定异常所知甚少,且似乎在其经历中受到巨大的心理创伤。对象被下水道工人发现于莫斯科阿尔巴区。

---

BoV3MRP.jpg

Samuil T. Ankudinov,展示伤口中。

K: 祭坛在哪?

STA: “我不知道。地下?我看不见。被蒙了眼。”

K: 你在里面遇到了什么?告诉我们你看到的一切。

STA: “老神庙。异教徒。黑石头。血。肉。颂唱。击鼓。”

K: 你被强迫做什么?

STA: “奋战或者死。没有选择。为欧若科。为猎手的荣耀。我太弱。可悲。无用。”

K: 你如何逃脱?

STA: 在死人里。血喂给门。爬出去。血和肉和骨头。更深。一片黑。活该。不够强。应该被光荣剔除。

MTF Psi-13(“女巫猎人”)的特工████ S████于04/11/1994被正式派遣潜伏GoI-0432,作为伐肯纳行动的一部分。MTF Psi-13是一高度机密的基金会/GOC联合特遣队,作为彼岸计划的一部分创立。MTF Psi-13专门进行对欲肉教7组织的渗透和对高威胁成员的处决行动。

作为彼岸计划的一部分,MTF Psi-13特工接受对超自然技术(COS)训练,使用腐蚀性/燃烧性武器;每位特工配备一把能装入腐蚀/燃烧弹药的SIG Sauer P226。

特工S████以“Dominik Myshkin”为化名,在莫斯科以雇佣杀手活动以培养犯罪名气,最终引起了GoI-0432注意。于01/20/1995,特工S████被GoI-0432成员联系,被指示拜访Красные фонари

Красные фонари(“红灯”)是一位于葛利亚诺区的著名夜店/成人娱乐场所。该场所被雇用为黑屋组织前台,怀疑涉及强迫卖淫、贩卖人口和非法(时常是异常)毒品散播。确信当地执法部门因被GoI-0432威胁或腐败而没有干预。

S████特工因任务的复杂情况而没有携带录音设备。情报是基金会从死信箱8收集。S████特工配备SIG Sauer P226,于01/25/1995晚上9点进入夜店。观察到有一名保镖走近他,在短暂谈话后特工跟随其前进。夜店内的另一特工报告看见S████被带往楼上俯瞰一楼的VIP包间。S████特工直至01/29/1995的早上8点仍未离开夜店,之后在约晚上9点时,一份信息被送到死信箱地点。

抱歉有些延迟。我从头开始说。

我被带到楼上,一张圆桌周围坐着六个男人和一个老女人;Otari "Zver'" Iosava,GoI-0432的头目,坐在最远处,对着一把空椅子。他让我就座。他有一种威慑感;肌肉强壮,不笑也不摘掉墨镜。我怀疑其他人是高层但大部分时候不说话。

他直截了当 - 跳过了所有客套。说很高兴看到有人不介意做些湿活9。我记得他强调的是“愿意溅血的新血液”。

Iosava说他发现我没有兄弟10。这对于在莫斯科单干的人很少见也很危险。我告诉他我已经收到过一些邀请,但这些“含屌的婊子”不配让我浪费时间。

他的回答大概是:“觉得你很硬?你说着狠话,但也许你只是另一个运气用完的傻逼”。

很难解读他。他的语调和身体语言坚实但极具攻击性。给他说了那些帮派都很弱。我回答说:“为什么不用底牌试试我的运气呢?”

老女人对着Iosava耳语了几句。她特别苍白,身上覆盖着反常的纹身 - 对这个年纪的俄罗斯女人而言。让我觉得比其他几个暴徒会更不简单。

他说:“你的血错了,Kорова11(对我说的话;很难解释;跳过去)但你还是有卵蛋的。我给你次机会证明自己。会有次入会仪式,是剔除软逼的好方法。”这当然也是意译。

他折了折手指然后说:“现在,我们喝酒庆贺。”

一名女侍者送上一瓶伏特加和几个杯子。依照传统,我们要干完一杯。Iosava举起酒杯,我回礼,然后共饮。

接着眼前一黑,我发现自己被捆着,全身裸体躺在冷地板上;头上被罩着袋子,嘴里被塞上了口球(不奇怪,红灯本来就有点SM主题)。我还以为干一杯能避免这种处境。也许杯底是某种麻醉剂。很难说,无所谓了。越来越怪了。

最后他们到我面前把我推着走。反抗没意义。就这样大概一两小时。我记得听到旧管道和流水的声音。空气寒冷湿润。有股生锈和死水的味道,接着是泥土气味。

有很多声音,但不都是俄语。“Szidaas nin”、“vartaas x dask”之类的;我听着是鸟语但肯定是欲肉教语。

他们在我脖子上系上铁链,连在一个柱子或者某种支撑柱上。他们解开我手上的绳子,撤掉头上的袋子,然后摘掉了口球。

我现在是在个类似竞技场的昏暗地点;似乎很古老。还有四个和我处境类似的男人,也是脖子被链在柱子上。还有一大堆人,大概得有几百号,在高处观看。有些穿着红白色的袍子;其他的则穿着普通衣服或者商业着装。我感觉颈后被刺了一下,接下来的事情都是一片混乱。

我听到有颂唱。记得有头骨被打破,眼睛蹦出,齿间有肉的感觉。

然后是庆祝;毒品、食物、女人、暴力的闪回 – 不一定是这个顺序。记忆很模糊;只有模糊分散的图像。抱歉没有细节。

我醒过来就在公寓里,皮肤上还沾满血。被印上了纹身,完全不记得所以吓我一跳 - 类似一个黑色的独眼头骨,张着长角长牙。我猜是他们接受我入伙了。我会注意打赤膊出去的。我让监控器偷拍了几张照片-看看有没有什么用。

AoECmXa.png

艺术家再现的,S████特工的纹身。

之后基金会每两周收到一次S████特工的报告。

可能的GoI-0432前台:

ul. ██████ 94
格连吉克
Krasnodarskij kraj
353465
俄罗斯联邦

第一份活是运枪。更多该死的证据指向Abraxas军火12。此外没有太多可报告。

在很多方面,黑屋和其他俄罗斯黑帮一样,就是群暴徒,非常简单,基本是被贪欲驱动。他们还更下流,这里说的是程度;你不能比这个黑帮还下流了 - 他们已经把所有荣誉感都丢在西伯利亚了。

大主母们13肯定是你在其他世界上的有组织犯罪里见不到的。боевик14叫她们是女巫、老太婆、巫婆,这之类(但不会当着她们面说)。欲肉教的影响非常明显。一共十二个,以“姐妹”相称 - 女祭司之类的。全都穿着一样的衣服 – 黑色的无袖上衣15,褪色的皮裙,红白的围巾盖住头发和肩膀。总是光着脚。还有很多纹身。她们不是术士16,但还是对整个黑屋很有影响力。

“地下犯罪”对黑屋来说是字面意义。在莫斯科地下有另一个世界。被遗忘的苏联地堡。地铁-2。遗忘的墓穴。但它比我们知道的要更深。有些完全是古代的东西在地下。可以说,我觉得莫斯科就是在一座欲肉教神庙上建起来的。

有座地牢。生锈的刑具。革命前的。也许是混乱时代的遗物。总之,看起来欲肉教徒还在继续他们的传统。也许值得研究下17世纪这里有什么建筑存在17

我对这地方还不太清楚。情报似乎是“需知原则”提供。但我觉得已经找到了薄弱点。有一个大主母;叫她“五号”好了。

五号有些衰老;她很温和,友好,更重要的是天真。我已经从她这里捞到不少重要情报(但不确定真实性如何)。

据她所说,黑屋是个有新有旧的东西。和其他黑帮一样,开始于西伯利亚的集中营 - 在Сучьи войны18期间。Avgust Iosava,Otari的父亲,似乎是让黑屋在51年复兴的人。他在领导一次逃狱后在西伯利亚荒野里遇到了什么。这时候女巫们就找到了他,引导他,向他展现“被遗忘的”-我问她是什么意思但她的思绪已经飞到一边去了。

她似乎对有人愿意听讲很高兴;有机会怀念一下过去。她告诉我保守这个“秘密”,还交给我一些老旧磨损的文件;是些抄本但不是一手,应该是她从原始来源抄录的笔记。都是片断但研究员肯定希望看看。会全部记下来。

五号还给我说了莫斯科失落的历史。在另一个时代,它有另一个名字-“欧若科之陨”;一座欲肉教聚居地-也是战争圣徒牺牲自己“为诸神与暴君之血”的地方。从来没在意过这座城市。些许这里以前有些什么危险的东西。

随着她对古代城市的描述,某些术语变成了解剖学。把欧若科之陨的不同地点叫成“心”、“肺”、“头骨”什么的。

我提出特别要求把我的名字,还有我所做的事(很快你们就知道了),从最终报告中删掉。如果我成功完成任务或者回来,我要要求立即进行记忆删除。19

我大部分的目标都是堕落分子和罪犯。可能的竞争对手之类。Otari,那个该死的杂种,要我们留下不一样的信息。在莫斯科还有其他欲肉教徒;不是黑屋。我说的是寡头们。政府官员。其中有人通风报信,说有内务部的人,一个叫██████ █████████的男人,想要打击黑屋,还要在城里少数几个坦诚玩家里找盟友。

目标是家人。一个妻子,一个女儿。不要杀人。留个示范。永远不会治愈的那种。

<数据删除>

又和五号聊了天,还在想着把发生的事从头脑里清掉。她和其他人不一样,我开始怀疑她到底有多老了。当她谈起我和她的信仰,语调里有股悔意。

我问了她更多欲肉教的事(别担心,我没说“S的词”)。20然后,她就给我讲起了亚恩,我感觉又像个孩子了 - 听老太太讲耶稣和老先知的故事。反复无常,就像她,跳过了有美化折磨和杀人的部分。

我不是研究员、史学家或者神学家之流。但我觉得这些教派,“欲肉教”一开始并非如此(但我想大部分宗教都是如此了)。五号说了荣誉、友谊、美德和解放。温柔的内殿良民对抗邪恶的Daeva族。她很老,但我觉得这信仰早在她以前很久就变了;也许她对文本做了不一样的解释。也许她错了,在疯狂和暴行之下看到了善。

我可以把这些联系起来,总是一样的。又一次失败的革命。总之,我怀疑五号是个异端派。也许这也是她对我吐露的原因。其他人说道大主母,说她们能看到东西。有时我想知道她是不是知道我是谁。

然后我的培训告诉我要消灭她。我想现在我要忽略培训。此外,做掉这么个情报源没意义,至少现在不行。

P.S. 那个竞技场。不只是为了入会。血腥竞技被掩盖为仪式;或者是仪式被掩盖为血腥竞技。六个人进,只有一个能出来。很多平民愿意来观战还有下注。很多人穿戴着野兽头骨和富豪的衣服。五号不喜欢;就像听到人们抱怨说圣诞节商业化。我知道黑屋被归入新欲肉派,但大主母们显然属于原欲肉 - 她们依然传统,庆祝圣日,依然想着某种大善。其他人只关心怎么让自己更强,更有钱等等。Otari有动物式的狡猾但很难说是聪明–他看起来也不像是个术士(或者至少,没有披上这个头衔)。

他们让我到“地牢”工作(不过他们不这么叫就是)。如我之前说过,我肯定这地方在革命前就被使用着。我好奇沙皇知不知道他们大概在这献祭了多少。也许他们知道。这不奇怪。欲肉教是种病,感染者多到超乎我们想象。

他们其实是叫它“地下室的地下室”;听着比“地牢”还吓人。

拷打。收集情报。没有什么可信的。留下示范;最后警告不要来打扰黑屋。收获器官也是(你要想想这些欲肉教徒从树上摘果那样)。有时只是为满足Otari的施虐狂。

有间牢房不一样。问了问一个boevik。说他也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所以我也不需要。

一扇厚重的门,和其他牢房生锈的铁栏杆不一样,上面有供小便和送食的口。在里面我看到个男人,或者是他剩下的东西。他的脸,至少是眼睛鼻子,没了-整个部位被挖掉,现在就是个大开的洞。让我想到了独眼巨人,就像那个洞在瞪着我。就有点像那个纹身,看来是有关系的。

他坐在地板上,全身光着交叉着腿。肌肉强健的躯体上覆盖着纹身、疤痕和干掉的血。连着锁链的钩子把他的身体定在原位,然他无法自如活动。我一开始真觉得他是死了,但我能听到他粗重的呼吸,还有胸口慢慢的起伏。

我不知道他是什么做的。

五号告诉我个小秘密。Otari有个叫做Mikhail的兄弟。同父异母。他就是牢房里那个半死的家伙。

显然Otari和Mikhail间存在竞争,但这不是Mikhail被囚禁挖脸的原因;五号对此似乎很激动。似乎Mikhail是志愿进行某种仪式。

这里变得越来越怪了。不确定是不是药物造成。我会随本次报告捎带一瓶21。我看到东西。俱乐部的角落,还有下面的一切,都错乱了。还有这座建筑让我凝视时一阵头疼。昨天我醒过来是在一座厕所隔间里,还有一个被啃了一半的女人。

红灯店里的那些妓女 - 它们初看起来是人类,下一秒,好吧,我知道“怪物”在这一行工作里不太合适但真没有别的词可形容。它们用野蛮饥渴的眼神看着我。五号有次叫它们是Rusalk22;我觉得她只是在比喻但现在不那么确定了。它们会溜进密室,那些新鲜的肉尾随而至;一个小时后又回来,看起来很满足-但跟着一起的男人再没回来。

然后当我看死斗坑时。观众里有些东西不完全是人类。有些我无法形容的声音;就像心跳,有时是咆哮-从地下深处,血和尸体流向的地方。


S████特工于05/28/1995被宣告MIA。

于06/04/1995,在多次考量后,对黑屋的多个据点展开突袭,包括《红灯》俱乐部。SCP-2408-1被直接观察到发生变形。对方发动进攻并适用异常强化的战斗技艺,但SCP-2408-1的威胁还是在燃烧武器下被完全消除(基金会所受伤亡意外得小)。在行动中发现,很明显黑屋组织仅派出了极少的人手—仅出动了他们在本地区全部成员的一小部分。

此次任务中发现了SCP-2408-3。

SCP-2408-3是一巨大的神殿建筑,位于莫斯科城市地下深处的洞穴内。可追溯自3000年前,是俄罗斯最古老的建筑,属于欲肉教文化聚落的遗址。SCP-2408-3的构成有无机与有机部分。其无机部分将外部完全包裹,由辉长岩巨石(俗称黑花岗岩)堆积而成。其异常有机部分填充内部,由骨骼、肌肉和内脏构成。

在建筑物的“楼层”内发现了一座环形竞技场和一座巨大的祭坛。天花板上吊着12具老年女性的尸体——显然已遭剖腹并用其自己的肠道被悬吊。楼层的铁门与肉加工厂所用的类似,似乎是用于收集血液和内脏。

SCP-2408-4是一位于SCP-2408-3正下方的人形有机生物,手脚伸展水平姿势躺卧。实体似乎瘫痪/不能活动且已脑死亡。SCP-2408-4在基因上为人类(有很多通常为隐性的基因得到表现),却表现出多处人类没有的特征(包括特定基因和一般为致命的畸形),包括:

  • 面部仅有独眼
  • 扁平的鼻孔,没有突出的鼻子
  • 长牙,长角,以及其他角质突起
  • 三排尖牙;巨大(相对于其尺寸)且肌肉发达的下颌。
  • 与内骨骼一体化的部分外骨骼;这些骨骼有与碳炔相当的异常强度。

SCP-2408-4最显著的异常是其体型,高约300米,重约70,000-72,000吨;这要远超出陆地动物所应有的可能生理极限。基于其手臂的异常长度(相对于其身体其他部分而言),SCP-2408-4很可能是以类似大猩猩的步态行动。更多DNA分析显示某些部分存在不一致,故有假说认为SCP-2408-4达成其异常质量部分是依靠吸收了超过十万名人类和非人类生物。

SCP-2408-4只可通过3个不同的通风井抵达,其中2个安装有矿井所用的机械升降台。每个通风井与其身体上特定区域相连(头骨、胃和腹股沟),制造更多的通风井可能会造成结构不稳定,对莫斯科大面积区域造成威胁。通往胃部的通风井没有机械升降台,似乎是直接与竞技场相连 - 为SCP-2408-4提供营养。

在其肌肉组织中提取到了超过3000份箭头、叉、矛的铜质部分(来自各种欧亚文明)。SCP-2408-4进入目前瘫痪状态的确切原因未明,其部分身体出现腐败,但其他部分又处于再生中。

SCP-2408-4的身体被确信为SCP-2408-2A及SCP-2408-2B的来源。证据表明在被基金会特工发现前,SCP-2408-2生产器官和腺体已遭部分手术移除(如肾上腺、松果腺、睾丸和下丘脑),可能是被GoI-0432成员偷运到了莫斯科。对这些异常器官个体的控制收容是最优先事项。

当前,GoI-0432仍在扩展其影响力,SCP-2408-2B成瘾已达到大面积流行-长期成瘾者将出现异常生理特征(如皮肤皮革质化、巩膜变黑及虹膜变黄、骨骼突出以及其他变异)。因无法收容所有SCP-2408-2B成瘾者,监督者已下令逮捕并在制定屠杀场地人道处决所有受影响人员;尸体依照有害废物协议处置(除非用于研究)。此命令将持续有效直至SCP-2408-2B得到妥善收容和/或消灭。

页面版本: 1, 最后编辑于: 06 Sep 2017 05:45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