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2417 神明、宇宙和折纸
SafeSCP-2417 神明、宇宙和折纸Rate: 55
SCP-2417

项目编号:SCP-2417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2417应当被收容于Site-201的一间标准收容室内。每24小时,一个装有0.5毫升血液的容器应当被提供给SCP-2417。在与SCP-2417的访谈中,访谈者和SCP-2417应当被墙隔开,使用麦克风和扬声器交流。可以给予纸张、血液作为提供信息的奖赏。

描述:SCP-2417是一张有智慧的折纸用白纸1。SCP-2417能够将自己折叠成不同的形状并移动。它偏好的形态类似一只拥有七只触腕的章鱼,高8厘米并宽14厘米。SCP-2147能够通过异常手段发声,精通英语及一门被称作“奥托旦”的语言。通过SCP-2417的协助,翻译此门语言的研究正在进行中。

当纸张被带给它时,SCP-2417擅长折纸,并已用折出的作品装饰了它的收容室。它通过将自己的一部分躯体折成控制部件来操纵纸张。它创造的模型并无异常性质,给予它纸张作为合作的奖赏已被认为是安全的。

SCP-2417朝拜一个被它称为拉克莫-路桑的神,并声称自己属于一个被称为“第二hytoth教会”的组织。2SCP-2417声称,拉克莫-路桑每天需要血液祭品以帮助它。仪式包括SCP-2417在人类对象的手指或手掌上制造一个伤口。而后,SCP-2417吸收在二十秒后消失的血液。SCP-2417的紧张情绪会随着它无法得到祭品的天数增长,声称“拉克莫-路桑的尽头将要来临。“约五天后,SCP-2417会开始躲藏在收容室一角,通常将自己变为立方体或金字塔形。如果一名人类对象在此阶段期间进入收容室,SCP-2417会攻击对象以期得到血液。

2016年8月9日,SCP-2417在艾力森-基力安,加拿大多伦多一家日式折纸店拥有者的公寓内被该人的一名朋友发现。发现前一天,艾力森已因内部出血在德国度假期间死亡。该朋友在声称被”活的折纸“羞辱后报警。一位基金会的地下特工截获了此通话,伪装为警察的MTF-埃普西隆-20(”霍格镇3驻军“)被派往该地点。

SCP-2417及一些折纸在厨房中被发现。这些折纸包括一套通向厨房桌子和橱柜的楼梯,七个四臂的人形,尖顶,及一张小圆桌。该公寓中发现的其他物品包括一罐血液,几叠折纸用纸,有关第二hytoth教会的宗教文档,及近似SCP-2417偏好形态的折纸。据文档,艾力森-基力安是第二hytoth教会的一员。对该教会存在及下落的调查正在进行。

附录:

[记录开始]

████ Akio博士:早上好,SCP-2417。

SCP-2417:欢迎,博士。你是来给我更多血液的吗?你已给予我的足够了,但如果更多的话,不胜感激。

Akio博士:不,我是来问你一些问题的。

SCP-2417:噢,如果这样的话,请吧。

Akio博士:在我们开始前,你有任何你偏好被称呼的名字吗?我理解有时被称作SCP-2417可能会很奇怪。

SCP-2417:叫我第二hytoth教会的安麦科祭司艾力森-基力安。

Akio博士:嗯…艾力森,作为一个开始,谁,或者说什么,是拉克莫-路桑?

SCP-2417:啊,高尚的拉克莫-路桑!最后的伟大的科陆-特勒萨,第二hytoth的七位圣武士,我们的世界。当他们逝去时,拉克莫-路桑继续存在并保护着我们领域的入口!

Akio博士:科陆-特勒萨?

SCP-2417:圣七位曾经也像你我一样,他们从他们的凡人形态攀升以抵御乌鲁的力量—威胁了现实的外界领域。为了保护我们和先于我们的那些,他们战斗了亿万年,但却一个个失踪或被打败。第一位献祭了他自己来拯救我们。第二位和第三位被彼此的嫉妒和厌恶杀死。第五位被遗忘。第六位,在战斗中被杀死。第七位不再存在。拉克莫-路桑,第四位,是我们领域的唯一保护者。

Akio博士:我明白了。所以,为什么你需要给拉克莫-路桑血液?

SCP-2417:想想人类失血时会如何。他们会头晕,会变得虚弱,会昏厥。如果你从凡人变成神,你会保留凡人的一部分特征。科陆-特勒萨保留了血液,但他们的血会泄露。他们的神圣形态内不能存在凡人的血液,但他们和我们一样需要血液。所以他们要求,先于我们的那些要给予他们血液,这个要求传承给了我们。时间流逝,他们被遗忘,没有血液他们就会逝去。很少有人知道拉克莫-路桑的存在,那些知道他存在的也被教会的敌人杀死了。

Akio博士:我设想你教会中的其他人相信同样的事。

SCP-2417:相信我们知道是真实的事有什么意义?

Akio博士:嗯。教会也会举行仪式,类似你的那些,对吗?

SCP-2417:是的。但我能直接将血液引予拉克莫-路桑,其他的那些需要将一块带有科陆-特勒萨神圣标志的石头浸在要引的血液里才能成功传输。

Akio博士:现在,你说我们的世界是第二hytoth。这意味着曾有第一个hytoth,对吗?

SCP-2417:是的,一个奇特而异样的世界。一块让宇宙来临的试验田。

Akio博士:发生了什么?

SCP-2417:它被一个野兽吞食了,那恐怖野兽的名字已被遗忘了。

Akio博士:这野兽还存在吗?

SCP-2417:真相已遗失了亿万年,虽然有些说那野兽仍静静地隐藏在领域间那些看不到的角落里。也许有一天它会回来,就像所有东西最后都会变得饥饿一样。

Akio博士:最后一个问题。作为最后一位科陆-特勒萨,如果拉克莫-路桑死了,会发生什么?

SCP-2417:想象将毒药倒入一池满是鱼的池水中。从它被倒入的位置起,它会慢慢弥漫到整个池中,然后杀死其中的所有生命。那毒药,无尽的恐怖,使佛伦徘徊,他们会找到一切机会进入这池子中。我们的存在依赖着拉克莫-路桑,而他的存在依仗着我们。

Akio博士:好,谢谢你配合访谈,艾力森。

SCP-2417:我的荣幸。

[记录结束]

Akio博士:你好,艾力森。

SCP-2417:另一个访谈,我猜?

Akio博士:没错。

SCP-2417:好,但确保结束后你给我一些血。拉克莫-路桑需要血液来打败他的敌人们。

Akio博士:当然。现在,你能告诉我们一些关于你生活的信息吗?

SCP-2417:最开始,我的意识被从虚拟之池带入了现实,在8月3日,20—不,19—那是在8月3日。我似乎忘记了具体是哪一年,虽然现在那并不重要。我的家庭并没有将我带入教会,因为他们并不知晓拉克莫-路桑的荣耀。

Akio博士:你什么时候加入的?

SCP-2417:我大学第二年前一直不知教会的存在,直到我遇到了戴安娜-奥莉文,我的一个室友。她告诉了我关于教会的事和宇宙的真相。我抱着怀疑的态度,直到我进行了我的第一次血祭。戴安娜将刀放到了我左手食指上,割了一道小创口。我的血滴到了一块标着圣七边形的石头上。当他们接触时我看到…我感受到…

Akio博士:嗯?

SCP-2417:抱歉。那场景现在仍使我入迷。我的意识被拂到了宇宙中一个被遗忘的角落里。那时我看到荣耀的圣第四位,悬浮在现实的一个洞上方。我看到极为明亮的光和黑暗组成的拱门,还有一个骑士,穿着破损但耀眼的盔甲。我的意识在一瞬间连接了宇宙又断开,我知道我还需要学习更多。可惜的是从这里我的记忆开始变得模糊,许多我过去的记忆与我的意识割裂了。

Akio博士:嗯。你能记得就在我们遇到你前你做了什么吗?

SCP-2417:我住在一个安麦祭司家里,艾力森—等等,他的名字是…不,那不可能…但她…她的名字不重要。她很和善,但她在我能更了解她之前就死了。

Akio博士:节哀,艾力森。

SCP-2417:不必感到抱歉,她的灵魂现在住在更好的领域里。无论如何,她死后,我的老朋友哈奈-奇友来拜访我,她看上去,很不安,像是被吓到了。我不知道为什么她会那样,但她跑出了我的公寓。接下来发生的事你很清楚了。

Akio博士:好吧,如果你能想起任何其他的事,确保你告诉我们。

SCP-2417:如果我能的话,对我们双方都会是个大发现。在你离开之前,我能请求一件事吗?

Akio博士:任何能提升你收容条件的事。

SCP-2417:你能联系教会吗?我想知道他们怎么样了。最近他们过得并不好,我需要保证拉克莫-路桑得到足够的供给。在[数据删除]联系他们。

Akio博士:我会马上尝试。

[记录结束]

注:访谈后使用提供的号码联系教会的企图已实施。一条自动信息被播放,声明”第二hytoth教会正忙。请稍后重拨。赞美第四位。“更多的尝试以同样的结果告终。目前SCP-2417并未被告知此事。

附录-2:2016年8月19日,一封信被送达艾力森-基力安曾居住的公寓内,并被基金会地下人员截获。检查证实其并不具有任何已知异常性质。截至写作时该信并未被出示给SCP-2417。

致安麦科祭司艾力森-基力安

很高兴收到仪式成功的消息。像我们拥有的许多其他古老仪式一样,你很难说仪式的后果和它们说的一样,或者说它们有没有任何意外的后果(像在澳大利亚的那次一样)。现在我正在组织其他的一些祭司来进行同样的仪式,一旦我们准备好,虽然折纸折得和你一样好的人并不多。

无论如何,我认为也许我们应该考虑改变计划。如果我们把纸折的船放到外面,谁说敌人不会迷惑它来获取信息?如果它们被摧毁(很有可能)这就是浪费时间、功夫、和血液。你的主意似乎也会快速变得暴力,不会让我们比那些玷污了我们声誉的达伐斯更好。现在,我知道我马上要说的事并不能被为了计划改变,但让我和朋友们组成的失忆的船到处游荡的这主意听着很奇怪。让有些人接受这个主意可能要花些时间。

最终,这会增加教会的规模并让获得和输送血液变得轻松,但这些问题必须先被解决。不管怎样,我希望你享受你在德国的假期!帮我向你的船(和其他的那些)问好!

安麦科大祭司肖恩-格伦-麦卡斯

附录-3:2016年8月25日约下午2时51分,Akio博士进入了SCP-2417收容室的相邻房间以进行第三次访谈。房间之间被带有传声作用小孔的玻璃镶板隔开。进入房间后SCP-2417折叠了它的躯体并穿过小孔攻击Akio博士,割伤其颈静脉。此行为导致Akio博士三分钟后死于失血过多。而后SCP-2417吸收了血液,血渍三小时后消退。SCP-2417声称为了防止拉克莫-路桑的死亡它必须如此做。收容措施已被更新,将SCP-2417重新分类为Euclid的要求正在考虑中。完整事故记录可在事故记录2417-A1中查看。

近日第二hytoth教会在温哥华一会议地点的发现证实了该教会的存在,充分调查正在进行。因此发现,给予SCP-2417血液以使之后访谈可能的重要性已被认定。由于SCP-2417对该教会的顾虑有可能是此事故发生的一部分原因,SCP-2417将被持续告知教会的情况。

我能感受到拉克莫-路桑正在死去。邪恶的佛伦塔特环绕着他,施以一道道伤口,将他的盔甲划开深深的裂缝。我本可等待教会来行动,但我不愿等候可能不发生的事。因此我杀死了博士,将博士的血引予了拉克莫-路桑。我祈望我不需做下如此可怕的行为,但若没有血液无数生命会消逝。无需担心,博士的灵魂已去了爱托斯以弥补博士悲剧的死亡。是去是留现在取决于博士的意愿。

第二天在其收容室中,SCP-2417开始在一张纸上书写,将其卷须之一作为笔使用,并有墨水从中溢出。当被询问书写的原因时,SCP-2417回答因为它想”传播宇宙的真相。“以下为它书写的内容,从奥托旦语翻译而来。

拉克莫-路桑站在第二hytoth的大门前

他的四只手臂挥舞着他胜利的棍棒4,染着入侵者的血

他守护了这个世界五亿万年,也会继续守护无数亿万年

他和他的兄弟逃离了第一hytoth,宣誓保护那些追随他们的人

当有七位时他挫败了黑暗控制新世界的企图

当有六位时他终结了那些破碎之人的崛起并将他的城市锁到了他处

当有四位时他从骗子们沃拉科的背信弃义中拯救了括耐克,爱托斯的守望者

当有三位时他终结了初神的崛起

当有两位时他杀死了沃拉科,现在他们重新繁衍了

当有一位时他抵御了佛伦塔特的入侵

拉克莫-路桑没有陷入第一hytoth已失落的尖叫中

他没有向星之声的神王弯腰

他没有像他的兄弟一样接受他们的失败

拉克莫-路桑会一直战斗,直到他死去,直到时间的尽头,直到无名的创造者不再注视

拉克莫-路桑会保护我们

附录-4:伴随SCP-2417的收容,多种关于第二hytoth教会(现特定为GOI-03088)及其奥托旦神话的异常性质已被发现,包括SCP-2742SCP-3140SCP-2651SCP-2821有可能但未被证实的联系。

页面版本: 11, 最后编辑于: 20 May 2018 14:11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