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5n Foundation
Branch of SCP Foundation
nn5n: scp-5055 潘多拉
UnknownSCP-5055 潘多拉Rate: 106
SCP-5055
SCP-5000-1.jpg

她打开了盒子,而里面是…


SCP-5000-2-A-FINAL.jpg

Joshua将布片在口中摁下,压在他的牙齿和舌头上。每天早晨,他都会将布片放进热水里煮沸,取出晾干,然后浸在他的早餐中。他每天,乃至于每分钟都在咀嚼着这块布料。一直咀嚼却从不吞咽,这一行为足以令人发疯——但这也帮助他摆脱了更深的疯狂。

Joshua收拾好了他的野营地,并沿着寂静的公路前进,四周的空荡车辆与扭曲的钢筋如同荨麻林一般。在经过时,他快速地朝每辆汽车里面瞥了一眼,但从不因此放慢脚步或是抱有奢望,他早就知道结果了。此外,这也不是他来这里的目的。他只不过是想要利用公路最原始的设计目标——作为一条从一处到另一处的快速路线。

到车窗上反射出的有光之处去。

他在两天前就从城市的另一端看到了光芒的源头:一块屏幕,位于一栋摩天大楼的24层,正在许多摩天大楼组成的森林深处发着光。即便是现在,他的视线也逐渐开始变窄,并聚焦在了那仿佛白昼中的黑暗般显眼的一点上。它就像在遥远的房间中有一张熟悉的人脸,呼唤着他。这可能,或许意味着……

“求您——”

Joshua微一蹙缩,转过头来。他盯着车窗上的光芒太久了,以至于都忘记了周围的环境。他被发现了,而有什么东西正在追迹而至。

一个高挑如同骷髅的人影从两辆卡车的缝隙中朝着Joshua冲出,双手前伸。

“恳求您——”它尖叫着,“我需要它!求求您,我太……”

枪声响起,回音的余波环绕在这空荡的城市中。附近树上的鸟类曾经可能会被这声响惊动,继而张开翅膀飞离——当然,无论是鸟和树木都在很久以前便不存在了。而在当下,那个生物颤抖着向前又蹒跚了两三步,一只手仍旧保持着伸出的姿势,随后倒下。

Joshua没有放下手中的枪,他知道这声枪响会带来后果。他检查了四周的盲点,果然,还有六只这样的生物,正用它们凹陷下去的双眼观察着他。它们大多数保持着蹲伏的姿势,只有一只走到了公路的中央。好笑的是,这些生物注视着Joshua的视线和之前那只几乎一模一样,流露出乞求的情感……也许,但这很难说,毕竟它们已经几乎没有可供阅读的脸部细节。Joshua微微屏住呼吸,等待着仿佛掷硬币般的未知发展,它们是准备朝他冲锋,还是……

不,它们潜藏着后撤了,一个接着一个地爬上汽车的引擎盖并穿过了混凝土瓦砾。那个站在公路中间的生物停留的最久,他凝视着Joshua直到最后一刻,方才转身离开。

Joshua松了口气。他脚下踩着被自己杀死的那个生物,一枪穿颈,既幸运又干净利落。这种生物从来就没有粗壮的脖颈,只有一条细小的、像鸡骨头一样的骨节支撑着头颅。这家伙也不例外,还有着干瘪空荡的脸颊和棕色的牙齿。Joshua抽出弯刀,用尖端抵住并剖开这个生物的肋——长满坏疽的血肉如同米纸那样薄地贴在扁平的骨头上。没有多少肉可供收集。

无用至极。


当Joshua抵达摩天大楼时,已经很晚了。在一片寂静中,他沉默地爬过许多段楼梯,臂弯下紧紧地夹着挎包——挎包很轻,太轻了。他粗鲁地咀嚼着口中的布料,枯燥无味。这让他的胃部蠕动起来,但他不得不这样做。他不想变得和他们一样,没有什么比这更加重要。他咀嚼得过于用力,以至于牙龈都开始渗血。

2405号房间。

房门没有上锁,甚至没有完全关上。Joshua走进房间,这和许多他曾经闯入的寓所一样,全是空空荡荡的置物架和损坏的橱柜,充斥着因长久的闲置而积攒的污垢。地上散落着被摔坏的家庭照片和个人的小饰品,明显当一切都开始朝着最坏的方向发展之后,就没有人会关心这些小玩意儿了。

一个年轻人坐在沙发上。他穿着肮脏的T恤和牛仔裤,黑色的长发疏于打理,蓬头垢面。他的皮肤显出不健康的病态,但体态却有些臃肿,使得皮肤仿佛覆盖在一块用脂肪、肌肉、筋骨构成的床垫之上。

当Joshua进来时,年轻人方才抬起头来。在一个漫长且空旷的片刻中,两人互相凝视着彼此,直到年轻人重新低下头,将注意力放回到了茶几上一个闪烁着的小屏幕上。

Joshua走到沙发的扶手边,将布片从口中抠出,用混杂了惊讶与敬畏的眼神注视着那台智能手机,破裂的屏幕上依旧顺畅地播放着亮光和人物的动作。Joshua已经记不清上一次看到发亮的屏幕是什么时候了,但是话又说回来,他之前也从未尝试寻找过。

“你在看什么?”Joshua问道。

《鬼灭之刃》Demon Slayer。”年轻人回答道,他的声音干涩而刺耳,但仍充满青春的活力,“一部日本的动漫作品,它真的很棒。我本来打算去日本旅游,你知道的,在这一切发生之前。我把这一整部动漫都保存在了我的手机里,本来准备在飞机上看,但……所以我觉得不如现在看完它吧。”

又过了一会儿。

“看上去不错。”Joshua终于开口说道,随后环顾四周的房间,“你有没有……”

“吃的?”年轻人结束了观看,“没有,昨天就全都吃完了。”

“真令人惭愧。”Joshua说,“你知道那些东西会看到亮光的,对吗?”

“谁?”年轻人问道,将视线从屏幕上移开投向别处。屏幕上的演职人员名单开始滚动,微型扬声器上正播放着一首忧郁的外国歌曲,“啊……你是说那些饥饿者,是的,我知道他们会。但我现在已经不关心这些了,我太累了——我厌倦了每时每刻都要他妈的饿着肚子去扫荡食物,我也不关心那些东西会不会找到我……嘿,但是看起来最后找到了我的是你!”

他笑了起来,露出黄色的牙齿和淡粉红色的牙龈:“这不是很幸运吗?我已经很久没有和其他人聊过天了。所以我的朋友,你的想法是什么?你觉得为什么那群东西死不掉?”

Joshua没有回应。

“所有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你知道的。回想起以前,当我们还有足够的食物的那时候,互联网上还充斥着各种活跃的推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要我说,他们好像是恐怖片里走出来的东西!不过,他们确实不太像僵尸,他们会思考,说话……好吧,我想他们可能还是人类,只不过是饿疯了而且不会因此而死的人类。这还是有点他妈吓人,不是吗?”

Joshua没有回应。

“所以,你怎么想?”年轻男人问道,将头朝一侧偏去,“超级病毒?外星人的精神控制?某种政府实验?”

又过了一段冗长而令人痛苦的、安静的时刻,这个男人终于问出了那个本来应该是第一句话的问题:“说起来,你为什么要来这里?”

缓慢地,且看上去一丝恶意都没有地,Joshua举起了他的弯刀。

“啊,当然了。”年轻人说道,回头看着咖啡桌,双手交叉着叠在腿上。

“你也饿了。”


a-rectangular-siculo-arabic-ivory-casket-sicily-1314th-c-1.jpg

SCP-5055.


特殊收容措施:与SCP-5055相关的收容措施已不可能执行。一次LK级“火灵脱缚”Agni Unbound重组情景已经发生。

描述:SCP-5055是一个由象牙,青铜和染色木材构成的小箱子。该箱子于一处古君士坦丁堡遗迹下方的考古遗址中被回收,回收时被密封在一6m²的固态水泥(或称罗马混凝土)中。当被触碰时,SCP-5055会引起触碰者强烈的恐惧感。

2020年1月1日,D-6106被指示开启SCP-5055,以确定其内部内容。


SCP-5055中是人人应得之物


一张手写便条同时出现于SCP-5055中,上面写着

> "抱歉,请再试一次!" <


页面版本: 1, 最后编辑于: 13 Feb 2020 17:56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

Privacy Policy of website